对于在我们不懂事时伤害过的人,现在应不应该去做点什么?
黑旋风
黑旋风
我不是黑李逵。
外表暴力,内心犯怂。
对于在我们不懂事时伤害过的人,现在应不应该去做点什么?
LLM问:
对于在我们不懂事时伤害过的人,现在应不应该去做点什么?


黑旋风答:

年少时候的我们,心智未开,在有意无意之间,想必都有伤害过别人。对于自己在不懂事时伤害过的人,去做点什么的补偿心理,似乎是尚存一丝善良的人的本能。不过,与其说是想为对方抚平伤痕,不如说是在想让自己更好受一些。

伤害也是需要进行伤残鉴定,划分等级的。对于那些给对方造成一生影响的、不可逆的伤害,不管我们是无意还是有心,都无法装作视而不见。赎罪也好,为了获得原谅也好,自我慰藉也好,进行补偿难道不是必须做的吗?

当然,部分人很幸运,如你如我,我们虽然伤害了对方,但可能只是像小刀割破手指的小伤口,随着时间流逝,伤口早已愈合,连疤痕的颜色都已经淡去了。这种时候,你非要旧事重提,其实也挺没趣的。可能对方早已经忘了,你这样做显得多没眼力见儿啊。

更多时候,我们面对的情况是:那伤口不大不小,也许早已经痊愈,但是疤痕横在那里,你和对方都无法视而不见。而你也明白,应该勇敢去面对,尽力补偿,修复关系。可又会畏手畏脚,怕打破现在的平衡,担心突兀的抱歉也是一种打扰。

小时候犯过的错,大部分都是生命中令人感到后悔和遗憾的事。每当想起这些事的时候,我们作为施暴方,还是会感到心上不安。

如果让我来讲,我在不懂事的时候伤害过的人,脑海中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我妈。我的家庭生活不算和谐,小时候,爸爸经常对妈妈恶声恶气,嫌弃她不懂这个不懂那个。我跟在理直气壮的爸爸身后,连带着也觉得妈妈做事笨笨的,对她的态度常常是没好气的。公众号上的鸡汤文,那些《永远不要对父母说的十句话》里面提到的句子,我简直是反面典型,每条都中。

尤其是中学时候,我的叛逆期撞上我妈的更年期,我室友每次听我和我妈大声打电话,都在一边安静得像个小兔子。一次,我挂了电话之后,她问我:“你跟你妈每次打电话,怎么都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似的?” 

我当时很无所谓地说:“没什么,我就是烦她。谁让她总是像审犯人一样问我问题!”一副理不直气也壮的白眼狼模样。

现在回想起来,惹我对她恶语相向的,都是生活中她琐碎却被我当作累赘的关心,虽然笨拙,甚至有时候确实多余,但是一颗满怀温柔的心,被当时的我那样粗暴对待,我妈肯定伤心死了。

这种伤害,伴随着我跟她年纪渐长,我跟她的相处,不再是针锋相对的冲撞,渐渐变得和谐。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因为她总爱对我喋喋不休那些过时的人生格言时,让她别再说下去了。她就会叹口气,委屈巴巴地闭嘴。

第二天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她还是任劳任怨地在帮我洗衣篓里我前一天换下来的脏衣服,就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我走过去,挽着她的胳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前一天是自己说话太过头了。我妈有时候会不适应这种亲昵,有时候会对我说:“妈妈没生气,我知道女儿的心。”

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身为渣男被当做老实人的心虚和羞愧。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应该在对方身上。比如:你的补偿会对他造成困扰吗?你确定这种伤害是可以弥补的吗?对方会把你的补偿当做补偿,而不是打扰吗?我知道,对我妈来说,她与其想听我对于过去一句不痛不痒的道歉,或许更想让我在今后的日子里,耐心温柔地对待她。

所以,问题不在于你应不应该,而在于对方愿不愿意。虽然说,做错事道歉,天经地义。但有时候,道歉不是为了让对方好过,只是为了让自己解脱而已。 

你就是这么渣,你一直骗自己,以为做错事之后道个歉就能够改变自己的本性吗?不管懂事与否,我们都曾有意无意地做出过伤害别人的事,这是无法避免的。但你是否会对自己曾经做出的选择负责?

不懂事不是做错事的免死金牌,错了就是错了。人生啊,落子无悔君自便。你可以做个好人,也可以做个王八蛋。但更多的可能是,你设想的那种人设,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更多时候,我们想做点什么去补偿的想法,不过是在感动自己罢了。你以为,你居高临下的施舍和补偿,会让星星涌向她,让河流涌向她,让光芒涌向她,你们抱头痛哭,冰释前嫌,像电视剧的大团圆结局一样和好如初。但对方可能只想过风平浪静的生活,并不想要这种饱含撕裂和再生的震荡。但出于礼貌,还得一边配合你演出,一边在心里腹诽你是个戏多过头的戏精。

人,一定要朝着善良的方向走过去。不管岁月变迁,你我变成什么样子,我希望我们永远是善良的,自信的 ,永远充满能量的。有时候,为曾经做错的事积极补偿是一种善良,但善良绝非这唯一一种方式。

最高的善良是超越了自己的,让你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的事情。

责任编辑:梁莹 liangy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