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然而止的故事,总好过狗尾续貂
黄子京
黄子京
作者、诗人
作者、诗人,微博@黄子京hzj
戛然而止的故事,总好过狗尾续貂
文/黄子京 《Get Away for Real》

1.

孟露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像是被豁开了一道口子,一股脑儿地倾泻在她的身上。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和林凯一直喝酒到深夜。

这世上总有一个名字,是你心中永远无法拔去的刺。对于孟露来说,林凯这两个字,代表着整个青春,以及与青春相关的所有浪漫与美好。

但在林凯心中,孟露于他,又是怎样的存在呢?孟露轻轻叹了口气,她不敢妄加揣测。

吃过早餐之后,孟露收到林凯发来的短信,这样频繁的联络,令她一时间感到不适应。

距离她和林凯分手已经八年了,有人说,一个人周身的细胞全部更换一次需要七年,七年之后,你所记挂的事情,都会烟消云散。可孟露算着天数苦苦捱过了八年,心里却还是放不下林凯。

她至今仍能够熟练地背出林凯的手机号以及QQ号,准确地说,他的各种联系方式在她的手机里从来就没有过备注,因为最熟悉的人,根本就不需要用备注来提醒。

八年后的再相见,孟露本以为“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这样的臆想,却在林凯说出那句“你还是老样子”之后,一瞬间土崩瓦解,化为尘埃。

或许在他眼里,她始终是那个呆板而无趣的人吧,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让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仅仅是因为她收到的短信里那句“我刚刚路过了我们的高中”吗?

孟露越是想这些,脑子便越是混乱。她皱着眉头删掉了林凯发给她的短信,没想到在上班的路上,却又遇见了他。

“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你昨晚喝了那么多酒,今天应该好好休息的。”

林凯故作宠溺的语气令孟露感到恼火,她从不会喝酒,之所以昨晚会喝得酩酊大醉,完全是因为他无意间说了句“八年都过去了,没想到你还是不会喝酒”。

孟露向来对他说的每句话格外在意,只要他对她的评价中稍带一点负面的情绪,她都要以实际行动来努力更正。她甚至都已经忘了,林凯心中那衡量女人的标尺,向来是有失偏颇的。

2.

林凯第一次在孟露面前亮出他那衡量女人的标尺,是在高二的新年联欢会上。

千人礼堂里,孟露竟和隔壁班的林凯被分到了相邻的座位。在此之前,两人也不是不曾相识,在高一暑假的补习班上,他和她就曾经是同桌。

“是你啊。”林凯看起来很是惊喜。

“嗯。”孟露小声应了一句。

“今天我喜欢的那个女生有个节目,一会儿她出来的时候我指给你看。”

早在补习班上,孟露就听说林凯暗恋同班的一个女生,也看到上课的时候,他经常看着那个女生的QQ空间傻笑。

能有机会见识一下绯闻女主角也没什么不好,反正高中生活已经那么沉闷了,不靠点八卦,怎么度日。

只是孟露没有想到,林凯喜欢的那个女生,竟然是她曾经的小学同学,那个在年级里最嚣张跋扈的女生。

“漂亮吧?”林凯指着台上那个跳着拉丁舞的女生说道。

“听说,她的脾气不是很好。”孟露说话向来直来直去。

“你懂什么?那叫有个性。”林凯忙为自己喜欢的女生辩护。

然而这个“有个性”的女生,却从来没有给过林凯好脸色看。高三百日冲刺大会结束后的那个下午,林凯向这个女生表白了,不出所料,他得到的结果是拒绝加讽刺。

“我失恋了,”林凯向路过班级门口的孟露说道,“不如高考之后,我开始追你吧。”

孟露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她心中不是没有对林凯有过好感,只是她一直觉得,像林凯这样性格外向的男生,是不会喜欢上她这种默默无闻的女生的。

也许是天助孟露,高考之后,她竟然和林凯来到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她在管理学院,而林凯在音乐学院。

林凯没有食言,开始猛烈地追求孟露。教室、食堂、超市、宿舍楼下,到处都是林凯献殷勤的身影,可是孟露始终觉得,林凯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

她清楚,自己只是林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她在林凯面前,始终是自卑的。

3.

大三那年,林凯和戏剧学院的一个漂亮女生在一起了,两个人在操场上手拉着手从孟露面前走过的时候,她觉得那天的阳光格外刺眼,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

晚饭之后,她一个人走遍了校园里所有残留着他们回忆的地方。金融学院的喷泉前,他曾经轻轻地吻过她;求学广场的杏树下,他曾经对她说过永远不分开;雕塑园的长椅上,他甚至和她一起幻想过婚后的幸福生活。然而当一切美好的故事终化作残忍的回忆,所谓青春,便一同草草地收了场。

离开林凯之后,孟露似乎迅速地成长起来了。缺少了一个男生的照顾,她必须学会独立。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她在周六周日还早起去参加瑜伽课和摄影课。她的失恋期在旁人看来几乎为零,然而只有孟露自己知道,躺在床上,一个人看着月亮从一端移到另一端,继而天光渐亮,却还是无法入睡,到底是怎样一种滋味。

林凯在她之后又交过五任女友,孟露都有所关注。她总是在乘地铁的时候默默点开林凯的微博主页,然后仔细端详他女友的照片——她只是想找出这些女生相貌上的优点,然后与自己相比,看看自己究竟差了多少。而她也渐渐发现,林凯在她之后交往过的女生,都是嚣张跋扈型的,眉宇之间,也和他高中时暗恋的那个女生颇为相似。也许自己在林凯眼里,始终是个异类吧。孟露得出这样消极的结论。

工作之后,公司里的同事也不是没有向她介绍过优秀的男生,但是接触几天,孟露总是觉得差了点什么。直到林凯的短信突然出现在她的手机屏幕上,她才猛然发觉,自己不过是一直在怀念只在林凯身上存在的那种,初恋的感觉。

4.

相见的地点约在一家商场五楼的咖啡厅,孟露早早便起床赶往美发店,想要做一个漂亮的发型,让林凯眼前一亮。地铁上,孟露收到了林凯的短信,问她大约几点到咖啡厅。

“下午一点吧。”孟露刚编辑好短信要发出去,就收到林凯的第二条短信:“不如你收拾好之后给我发个短信,到时候我再出门。”

这算是多次恋爱之后得出的经验吗?孟露想起大学时第一次约会,林凯在宿舍楼下等了她整整一个小时,初恋时的他还不知道,一个女生在约会之前需要梳妆打扮那么久。

八年了,总归要有一些改变的。孟露在心里这样宽慰自己。

周六的咖啡厅有些喧闹,隔壁桌一对情侣似乎在闹分手,絮絮叨叨个没完。孟露坐在红色的沙发上,等待着林凯的出现,像是回到第一次约会在宿舍楼下推开门的那一瞬间。

林凯穿着一件深蓝色的T恤,搭配一条普通的牛仔裤闯入了她的视野。他看起来比八年前黑了一些,微微留了一点胡子,性感又不至于看起来邋遢,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坐到孟露的对面,手指交叉放在腿上。

“你还是老样子。”

孟露心里咯噔了一下,心底的自卑挣脱了高档风衣的束缚,一瞬间全部写在了脸上。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微笑着叫来服务生,问林凯打算喝点什么。

“摩卡吧。”林凯脱口而出。

不应该是拿铁吗?孟露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她记得大学时的林凯,是最讨厌摩卡咖啡的。

“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吧?”服务生走开之后,林凯轻描淡写地问道。

“嗯。”孟露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个问题里带着一丝嘲讽。

“那有男朋友吗?” 林凯进一步追问道。

“没有。”孟露的手不安地搅动着风衣的衣襟。

“不如我做回你男朋友吧。”

又是“不如”,孟露听到这里时,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也许自己在林凯眼里,永远都只能是那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吧。

“我觉得,你的性格还挺适合结婚的。现在,我也想安定下来了。” 林凯补充道。

孟露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失落,他终于想要回到她身边了,而且这一次,可能是一辈子,然而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样的复合,在林凯的语气里,总好像是一种施舍。

从咖啡厅出来之后,林凯又提议去KTV,孟露心里想要拒绝,却还是乖乖地跟在了他的身后。林凯一进包厢,就点了五瓶啤酒。孟露记得大学时的林凯,虽然总在朋友面前逞强,终归是不胜酒力的。如今看着他打开瓶盖之后,直接对瓶吹,俨然一副久经应酬的模样。

“要一起喝吗?”林凯倒了一小杯酒,推到孟露的面前。

“我不会喝酒。”孟露把酒杯推了回去。

“八年都过去了,没想到你还是不会喝酒。”

孟露深深地皱了皱眉,林凯的语气令她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糟糕。她想要在他面前证明自己不是他讨厌的那种女生,于是连忙站起身,从他手中夺过酒杯,一饮而尽,紧接着是第二杯、第三杯。

眩晕里,她注视着林凯的脸庞,眼前的他,似乎并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那个少年的眼神没有这么复杂,笑容没有这么虚伪,那个少年会夺过她手中的酒杯,而不是看着她一杯一杯,喝到醉。

5.

也许回忆只适合被当作回忆,而不是未来时光里如何继续生活的圭臬。

分开的八年里,孟露每天都期待着自己能够和林凯相遇,可能是在地铁上,可能是在餐厅里,也可能就在日日经过的那个街道拐角处。

然而当林凯真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却猛然发觉,一切早已时过境迁,她心心念念的那个少年,已经不再是当年那副模样。

厨房里,林凯忙碌的身影令孟露产生了一种错觉。她竟有那么一刻,以为他们已经结婚很久了,然而这样的婚姻,真的能够幸福吗?孟露已经骗不了自己。

“我今天正好也不用上班,你尝尝我的醒酒汤做得怎么样?”

孟露从林凯手中接过汤匙,轻轻地抿了一口。

“挺好的,谢谢你啊。”孟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对一个如此熟悉的人这样客套。

“林凯。”

“嗯?”

“你觉得,我们还能够回到八年前吗?”

林凯迟疑了一下,摸了摸孟露的头:“我们现在这样,不就挺好的吗?”

孟露摇了摇头,向后退了一步,低声说道:“林凯,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她想要的不过是一种初恋的感觉,一种熟悉的温暖,一种朝夕相处而不尴尬的温柔。

她原本以为这世上只有林凯一人能够给她这种感觉,然而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只有回忆才能够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人们的回忆总是自己不断美化之后的结果,而那些久经美化之后的事物,只适合定格在某一段时光之中,并不适合被贴上“未完待续”的标签,加上无限延长的期限。现实生活总是苍白而无力的,戛然而止的故事,总好过狗尾续貂。

从林凯家出来的时候,外面阳光正盛。孟露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林凯的微博主页,取消了关注。

她不会再关注他未来的恋情,亦不会再奢望回到过去。

她想,她该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了。

文/黄子京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