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还能做朋友,是因为没爱过吗?
昔央
昔央
作者,编剧,已出版新书《想把我唱给你听》
已出版新书《想把我唱给你听》,关于小说家的唯一道德,就是吃下这个世界的噩梦。微信公众号:夕阳下的武士(ID :hyydnsz )
分手后还能做朋友,是因为没爱过吗?
禾木木问:
为什么有的人可以跟前任保持着朋友关系,我说的是真的、简简单单的朋友,是因为没有爱过吗?


昔央答:

凌晨一两点,朋友发过来一首歌的链接,叫我听听。我打开一听,发现是前任的声音,紧接着收到前任粉丝的微信:“你听了吗?你一听就能明白,这首歌就是写给你的”。

我听完在歌曲底下评论,我和前任几经周折加回了彼此的微信。话到嘴边,一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其实我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分手,又是为什么不联系了。”

“还是好朋友。”

一句“还是好朋友”,让我心头一紧,其杀伤力不亚于当年小S和黄子佼在《康熙来了》上的那场世纪大和解。

和前任分开,像是一场闹剧。那时我们前一秒还在机场拥别,后一秒分隔两地,默契地拉黑了彼此的微信,连“分手”二字都懒得说。

在此之前,我们像两头困兽,互相撕咬,直到筋疲力竭。我们把全世界最恶毒的话都说给对方听了,互相杠道:再和你说话我是你孙子,再跟你和好我就是条狗。最后,我们沦为彼此的小狗,彼此的孙子。我们既没有去死也没变成畜生。但是,我们终于彻底失去了对方。

可是今天,这个人很坦荡地对我说“还是好朋友”,而我也很坦荡地认同并且接受。

在有限的恋爱经验里,我从来没有和前任做过朋友。当然,也不是没想过原因,要么是离开得太不体面了,没法儿做朋友;要么是还在爱着。

《奋斗》里,杨晓芸和向南那样的情侣分手了就没法做朋友,可若角色互换到瑶瑶身上,她定能成为向南的红粉知己。可是向南最终选择和杨晓芸复婚,他突然明白了什么是责任,于是瑶瑶二话不说大方离开,留下一句“你知道什么是对你好么,这就是对你好”。

这两个都是极端情况。但还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你们两个在一起时经历的一切,早就超越了爱情?

你们两个一起从青涩稚嫩的小孩蜕变为妥帖从容的大人,人生中非常关键的一段时期是一同扛过去的,若是失去这个朋友,人生的一大段就缺失了。

当年他没钱做专辑,而我一个月的稿费不过两千来块的时候,我们躺在床上意淫,许下游遍世界的念想。现在我们各自安好,回过头去看当初的岁月,偶尔也笑对方痴傻。可我们都知道,那时候真好啊。

那时的爱情很好,自己的状态也好,即使有过不好,那也是人生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何必因为分手,就非得仇深似海,一定要把当时自己经历的一切从记忆里删去。当双方都已不再被那份感情羁绊,只是想和一起成长的那个人做可以聊几句的朋友,未尝不可。

去年去参加周迅举办的One Night给小孩慈善演唱会,当天邀请到的演出嘉宾里,就有周迅的前任朴树。演出结束后,两人在后台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就像好了多年的哥俩,丝毫看不出暧昧和余情未了的气息。周公子人如其名,举手投足间满是潇洒和坦然。

要知道,当年这对在娱乐圈里,也是羡煞旁人,为人津津乐道许久。而分手后,两人这么多年一直是好友,朴树的《我爱你再见》MV女主角邀请的就是周迅,周迅有什么活动也会请朴树当嘉宾,即便是大婚当日,也不忘给朴树的新歌打歌。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年轻,如今生活水落石出,他们萌生出比爱情更重要的友谊。

这一切并不能粗暴地归因为没有爱过。做不做朋友,与爱没爱过,不呈现必然的相关性。

我们总爱把“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会xxx”挂在嘴边,是因为我们知道,再也回不去了,要给自己留个好的眷念。但那时候好,就意味着我们真的想回到过去吗?并不是。相反,记忆只有在被远远观望时,才显得美好。一旦拉近、放大、重来,我们未必就能得到比当时更美好的结局。

而把这段逝去的爱情,进化为友谊,才是真正“向前看”的表现。因为,现在的我们拥有了各自的生活。新生活也许不尽如人意,可我从你的身上,学到了珍惜眼前,善待过去。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