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给孩子科普宫斗剧?
刮刮油
刮刮油
我=榴莲
我所有的谦虚都是假的,我所有的赞赏都是真的。在这个大家都努力地想喂别人喝鸡汤的年代,我却要刮刮油呢。我的日记、广播大概都是真实发生的,所以,我不是段子手,生活才是。公众号:露脚脖儿(ID:jiaoboer2016)
如何给孩子科普宫斗剧?
匿名小网友问:
如何给孩子科普宫斗剧?


刮刮油答:

我最近在看《如懿传》,我儿子走过来,站在边上看了一会,问我:“爸,你看的这是什么?”

我:“《如懿传》,一个女人当皇后的故事。”

我儿子:“她姓如?”

我:“不是,她姓乌拉那拉,名字叫如懿。”

我儿子:“姓什么拉?姓四个字?”

我:“对,乌拉那拉,是个满族姓氏。满族姓氏跟汉族不一样,比如皇上就姓爱新觉罗。”

我儿子:“爸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耳熟,我好像也听过。”

我:“真的吗?你听的姓什么?”

我儿子:“撒隆巴斯!”

我:“边儿去!”

我儿子:“穿黄衣服那男的是皇上?”

我:“对,黄衣服那是皇上。”

我儿子:“那边上穿红衣服的那就是红上?”

我:“没有按照衣服颜色叫的。红衣服那是太监,也叫公公。”

我儿子:“什么是公公?”

我:“就是一种叫宦官的职业,经过了特殊处理之后,专门让帝王使唤的,虽然地位不高,但很重要,有时候可以干点儿大事。”

我儿子:“我妈管我爷爷叫过公公。我下回问问我爷爷,他是怎么特殊处理的。”

我:“我诚心诚意地劝你不要去问,那不是一回事,你瞎胡咧咧小心他揍你。”

我儿子:“哦,好吧。爸,这些女的是谁?”

我:“站着的是宫女,坐着的都是皇上的嫔妃们。”

我儿子:“什么叫嫔妃?是嘴特别贫还是家里特别穷。”

我:“嫔妃的嫔跟你说的那个就不是一个字儿。嫔妃是皇上老婆的级别,就像公司里的职位一样。做皇上的老婆有点像上班。比如那个就是妃,旁边那个是嫔。妃比嫔高一个级别。级别最高的是皇后,最低的是官女子答应。懂了吗?”

我儿子:“懂了,刮答应。”

我:“你洗洗睡吧。”

我儿子:“皇上一个人有那么多老婆啊。他要那么多老婆干吗?”

我:“这就是当年的习俗。现在我们是一夫一妻,当年不是,尤其是皇上,必须娶豪多老婆,还要生豪多孩子。”

我儿子:“皇上是专门负责结婚生孩子的?”

我:“你说的那是白蚁。人家皇上也治理天下。”

我儿子:“我看电视里他就跟这晃,什么也不干。”

我:“说的后宫的事,治理天下这骨节儿不用演。”

我儿子:“哦。她们刚才说的大阿哥是干吗的?”

我:“阿哥就是皇上的儿子。阿姨的阿,四声,哥哥的哥,轻声。阿哥。大阿哥就是皇上的长子,第一个儿子。”

我儿子:“那要是闺女就是阿妹呗。”阿妹俩字他也是严格按照发音规则说出来。

我:“没有这个叫法,皇上的女儿是格格。”

我儿子:“女儿是哥哥?我们击剑班刘禹馨就这么说话,她管‘我哥’叫‘我格’,她是河北人。”

我:“我有时候觉得你是成心的。”

我儿子:“她真是河北人,我跟她聊天她告诉我的。”

我:“我没说这个,格格的格是格子的格,格格,就这么叫。皇上是他们的阿玛。”

我儿子:“爸爸,你原来跟我说过不能拿聋哑人开玩笑。”

我:“阿玛,马马马,我没说阿巴。”

我儿子:“哦哦哦,那这些嫔妃都是阿哥的妈?”

我:“呃,理论上也可以这么算吧。”

我儿子瞪眼张嘴:“我~去~!这~么~多~妈~呀!太残酷了。阿哥太惨了。有一个妈就够可以的了!”

我:“我劝你不要当着你妈做出这个表情。”

我儿子:“那阿哥上学吗?”

我:“上啊,一对一私教,老师盯着他学,学不好就罚。上完学回家还有八个妈一起检查作业。”

他一脸惊恐。

我:“所以你更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你看,你们现在老师一对四十多个,哪有工夫搭理你们,而且回家就你妈一人检查作业。”

我儿子:“我妈一个顶八个。”

我:“我录音了。”

我儿子:“爸你别逗。我还是没明白这电视剧想说的是什么啊?”

我:“说就是这些人的事啊,这叫宫斗剧。”

我儿子:“宫斗?公公战斗?”

看他的表情,似乎已经在脑补红衣公公们葵花宝典对战化骨绵掌大乱斗的场景了。

我:“这是宫廷的宫,宫殿的宫。宫斗说的是后宫的嫔妃们互相的斗争。”

我儿子:“她们为什么要互相斗?”

我:“你想,那么多个女人,只有一个丈夫,大家就只能靠斗。选择结婚的女人哪个不需要丈夫的爱啊?”

我儿子:“我觉得我妈不需要,昨天她说烦死你了。”

我:“你作业写完了吗?黄冈小状元了解一下?”

我儿子:“爸你严肃点。”

我:“嘁。”

我儿子:“她们是怎么斗的?是用那铁指甲挠吗?那也太狠了。”

我:“不是,你说的那东西叫护甲,那是一种装饰。”

我儿子:“那用什么斗?要是我,我就直接踹他们的高跟鞋,你看她们穿那高跟鞋,一脚踹一个大跟头,甭想站起来。”

我:“那叫花盆儿底。宫斗不是格斗,跟你看的那奥特曼直接上手捶是不一样的,动手那种你奶奶看的调解节目里才有。宫斗用的是计谋,互相使坏。”

我儿子:“怎么使坏?”

我:“比如这边这女的,她给那边那个下过毒。穿蓝衣服的这个,给那边那个绿衣服的造过谣。”

我儿子:“后来呢?”

我:“后来都让后面那个粉衣服的给弄死了。”

我儿子:“啊?怎么弄死的?”

我:“又下毒又造谣。”

我儿子:“那可实在太没意思了。这帮人太坏了,一点也不正义。”

我:“看电视剧不能看正义不正义,追求正义就都没法演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什么人都有,你要觉得成年人做事情的目的只是为了正义那么单纯就错了。”

我儿子:“那还真不如奥特曼。”

我:“没有这么比的。”

我儿子:“这些女的里谁是那个如懿?”

我:“中间那个,就是人叫她皇贵妃的那个。”

我儿子:“哦哦哦,就是眼睛离得比较远,一说话有点下兜齿那个?”

我:“你能不能别老用挑毛病的方式形容人?”

我儿子:“我觉得旁边那个一直叫她姐姐的演员最漂亮了。”

我:“没错,那个是一台湾演员,她确实是最……不是,你这样很肤浅知道吗?我这看的是演技!”

我儿子:“那帮男的帽子太搞笑了,脑袋上顶一圆锥。”

我:“清朝的官帽儿就长那样。”

我儿子:“也不好看啊,跟窜天猴儿似的!”

我:“审美是变化的,这些服饰就是当年的审美。发型也是一样。你看他们的发型,现在谁会这么留?你妈要拿一案板顶在脑袋上再插一脑袋花儿楞充格格,估计就让单位开除了。现在谁要让我留一个那种辫子,打死我也不能留啊。”

我儿子:“你不是刚留了好几个月,没剪几天吗?”

我:“我那是后面留起辫子,我脑袋前半扇可不秃。”

我儿子:“爸,其实我没和你说,你那时候脑门跟他们这个也差不多了。撒隆巴斯·刮油。”

我:“你过来我看看你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警觉地往后退了一下。

我儿子:“爸,我觉得你看的这个《如懿传》跟之前我妈看的那个《延庆攻略》有点像。”

我:“那叫《延禧攻略》,“延庆攻略”是京郊旅游节目。”

我儿子:“对对对,反正差不多,是一样的吗?”

我:“不太一样,都是清宫戏,风格差别还是比较大的。”

我儿子:“那我妈为什么看那个不看这个?”

我:“那个剧有点像柯南,柯南你知道伐?破案的路线,隔个几集就柯南附体,站在那一本正经地分析案情,把犯罪路线全抖落出来了,我不太喜欢,但是呢看起来可能会比较爽。我看的这个就比较憋屈。看了生气。”

我儿子:“憋屈你还看?”

我:“奥特曼也有挨抽的时候,哪次不得让小怪兽虐一会儿?前半段憋屈憋屈是为了后面更爽。你明白吗?”

我儿子:“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奥特曼亮红灯之前,都是比较憋屈的,亮过灯就要发大招了,就爽了。但是他从来不上来就发斯特里姆光线,必须先挨顿揍。”

我:“对,就这个意思。”

我儿子:“有点像我妈怎么说你来的?”他看着我,“什么排骨?”

我知道他想说贱骨头。

我:“你觉得再给你报俩英语班咱们充实一下怎么样?”

我儿子:“别别别,爸,刚才嫔妃们说大阿哥薨了什么意思?”

我:“就是说大阿哥死了。过去有身份的人死了不能说死,要说薨。比如皇上死,就叫崩。”

我儿子:“薨,崩,怎么都跟炮仗似的。”

我:“人家那意思是响响亮亮地死,什么跟炮仗似的!”

我儿子:“行吧,那你自己看吧。没劲。”

我:“请问我邀请你看了吗?是你自己站着问半天。你先别走,问了半天最起码你现在应该知道这些人要放现在都谁是谁了。”

我儿子:“什么叫放现在?”

我:“就是放在现在咱们这个家庭的这个配备,比如你就是阿哥,你妹就是格格,你妈是皇后。”

我儿子:“哦哦哦。这个意思啊。”

我:“所以我呢?你想想还少个谁?宫里谁很重要,谁是干大事的人?”

我儿子想了想说,坐恍然大悟状欢快地说:“知道了!”

我微笑,示意他勇敢地说出那个人。

他眼睛闪着光说:“公公!”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