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谈恋爱了
倾墨
倾墨
“十年后”公众号主编
离经叛道,异想天开,写爱与人性。个人微信公众号:天生我才貌双全(ID:jiusiqingmo)
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谈恋爱了
文/倾墨 《Shadow in the Dream》

1.

许安准备辞职的前一周,还仓促地答应和丸子交往着培养感情,下班后心照不宣地一起去吃饭散步,偶尔看个夜场电影。

丸子仍然记得第一次看完电影走到楼下广场,许安说去一趟卫生间,然后让她就站在这里等他不要乱走。许安去得蛮久,一回来就急匆匆拉住她的手说“跟我走”,她都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去哪里,小跑着就跟他走了,被他七拐八拐带进一个楼梯口,好像是个逃生出口的后门。

“我找了一会才发现这个好地方,没人进来的。”许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将丸子压在墙上了,他凑近她的耳边,再一点点摸索到她的嘴唇。丸子是不抗拒的,甚至觉得有些罗曼蒂克,面前是她喜欢的人,周遭的氛围也烘托得刚刚好,黑夜,暗处,当许安的鼻息和她的鼻息纠缠,她是感到灵魂的战栗的。许安的吻技很好。她伸出双臂紧紧搂住对方,在随着这个吻的深入攀到许安的发梢。

许安享受却也很清醒,很快他就离开了她的身边,听到外边传来人声,立刻抓住她的手,往楼上跑。他们在每一层楼层接过吻,都要寻着人声东躲西藏,或上楼,或往下跑。那时候,丸子是快乐的,她跟着他,肆意而疯狂。她想着,许安一定也是这样感受的。

一个肯花心思在吻你的男人,他的身上一定是充满对你的爱意,无可置疑。

直到许安走的那一刻,丸子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男人只是不拒绝与她旖旎一场,他温柔地从开头,陈铺过程,清醒地看着她沉沦,或许他享受的不过是如此。他能接受她,不代表他爱她,只是他身边缺少一个合适的人取暖。

2.

许安走的那一天是周日,他是提前一天的晚上给丸子发消息,“一起好好吃一顿饭吧。”他是这样简单地说了一句,丸子还以为那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约会,高高兴兴地收拾一番去赴会。

一切照例,她逛了几家店,他体贴地跟着她身后护着她,免得她被人流挤散,时不时会对她看上的玩意儿微笑点评,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他会从柜台上拿出一模一样的交给服务员,“这个我要了。”他不会嫌弃她逛太久,反而会温柔询问“有没有累着,要不要找个地儿歇息一会?”轻声细语的,丸子从认识许安的那天起相处到现在,他的语气从来就没有变化,一直如此柔和,她想象不出他生气的样子。和这样的男生相处是快乐的,至少丸子觉得舒服,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吸引她的原因。

他照顾丸子,丸子也施之同礼。午饭的时候,两个人在三局两胜的猜拳中决定了一家餐馆,菜刚上来,丸子便夹了几筷子放在小碗里,妥帖地吹了几口要喂他。

第一次吃饭的时候许安是诧异于她的这种行为,但很快就接受了,“你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女生,没有人对我这样好了。”许安很会说话,让丸子在对他的照顾中满足应有的回馈,“你是个很体贴的女生,丸子。”

“我要你习惯于我的照顾,以后想离开我都不行。”丸子也不扭捏,将心中的小心思玩笑话地说出来。她觉得都交往快一周了,感情应该更近一步才是,一些小打小闹和无关痛痒的占有欲该适时表现出来。

许安这才说出来:“丸子,我辞职了,下午五点的高铁。”

说这话的时候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语气一如往常,没有不舍也没有愧疚,像说着“今天天气不错”的敷衍寒暄。是丸子喜悦的心情一下子沉重,放下筷子,不开心都表现在脸上。

“你才来这里不到一个月,和我交往也没有一周,怎么说走就走?”

许安却笑了,摸了摸丸子的头,说着安慰她的话,“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好不好。”丸子有些鼻酸,被这样的温柔席卷也不好发脾气,总觉得他们应该是正腻歪彼此都黏糊的热恋期才对,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对方吓唬一下她。等吃完饭说开了,一切都好商量的。

3.

许安察觉到她心情低落,所以一路上一直说着笑话调节两个人之间的氛围,许安一直是这样的人,从来不冷场,他能适时保持安静,也能很快活跃起来,却能很好地在冷漠和油腻之间平衡,不过度。

吃完饭一起去散步,他仍然是没说清楚要走的原因,不管丸子怎么问,他都只是笑着岔开话题,不正面杠。因为他很清楚,和女生正面杠是杠不过的,她们会哭会闹,只能迂回婉转地打马虎。

“你会不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吧,不清楚。”他拉着丸子的手,那双眼睛情真意切地看着她,“不要再问了,男生是会觉得一直叽叽喳喳的女生很烦人的。”还是那样温柔的语气啊。

丸子噤声了,她想如果他真的非要离开,那在离开前千万不能让他留下“那个女生真的很烦人”再也不愿想起的印象,所以她在克制内心的急躁和悲伤,极力地压制心头一团糟糕的情绪团。她便乖乖地跟在他身边,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开口只听他一个人在讲话。

两个人挤上赶往高铁站的地铁的时候,许安将她环在怀里,突然说“丸子你,真的很像我前女友”,语气仍然是漫不经心的叙述,但丸子分明感受到他回忆的时候被悲伤笼罩住了,“这就是我不得不离开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不能再继续和你交往下去的原因。”

“为什么,我哪里像?”丸子的脸窝在他的下颔下,闷声闷气地问,她心里有种嫉妒冲淡了原有的悲伤,她不懂。问完又担心对方会嫌她问得多,便继续不做声,只是搂紧了他。

丸子也没想到他继续讲下去。

“也不是很像,你比她温柔得多,她啊,非常地任性了,总是觉得我做事不能如她的意,时刻就会暴躁起来。她的情绪要时刻照顾到的,更不会做出像丸子那样喂饭的行为了,她更不会像你一样喜欢和我亲密,那个人特别注重私人空间,非常不喜欢我贴她太近,说关系太亲密会让人厌倦……”

“说来也蛮好笑的,她在和我谈恋爱的时候看上了另一个男生,然后在我和他之间选择了他。她跟我说,她把我和那个人都匹配了一遍,但星座学说她和那个人更合适。有理有据,我无法拒绝。”

许安摸着她的头,明明说着记忆中那个女生很讨厌的行为,声音却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所以当我知道丸子喜欢我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和你的交往,是因为工作相处中觉得丸子你是个很温柔的人,和她完全不同的人,会觉得这样的新恋情是个很好的开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能在你身上看到她的影子,会想到她,尤其是越来越觉得你像她了,这点让我难以忍受……我以为换个工作会好很多,但想想也许是换个城市才好吧。”

丸子终于明白了,她懂了。她一心迷恋的许安的温柔,原来是他在前女友那里滚了一圈历练出来的,而他磨炼出来的这一身体贴,她迷恋,但却不属于她,他想给的那个人却不需要这份温柔。可是他早已经将学出来的东西融入骨髓,成为他的一部分,他还拿着它来欺骗她,欺骗渴望它的人。

丸子将埋在他胸膛的头抬起来,和他对视,看清他眼底的悲伤,只看到一团雾。

“她是渣女了。”

“是啊。”

“你也是渣男了。”

“对。”

4.

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丸子估摸着支付宝余额里剩下的钱,让许安先别过安检,在门口等着她。

她轻车熟路地跑去附近的一家书店,她以前等车前如果空余的时间多就会在这里看书打发时间。她径直走到畅销小说的牌子下,把最新的东野圭吾的小说全部搜罗下来,看了看后面的定价,还是咬着牙捧了一摞到柜台,要买下,“再加一个纸袋。”

她拎着书回去的时候,许安还在那里等她,不知道她买了什么,但看她有些吃力的样子,还是礼貌性地上前迎她,把她手里的重东西接过来。

“给你的。”

许安打开看,心下便知道了。他第一次进新公司的时候,丸子过来和他搭话,问他的喜好。他说他最喜欢东野圭吾的书,没想到她一直记着,“丸子你,真的是非常温柔的人。”他心中感动,却又很清楚这个跟爱情是无关的,他绝对不会为眼前的女生留下。

丸子也明白,她希望眼前这个人能记住她的好,又隐隐期待他能说出不走这样的话。但当对方只是往常的赞美之后,她就明白了,许安这个人,她虽然爱,但最终不会属于她。

丸子想,他前女友能给他的她也能给,前女友没有的她都有,可是许安,先遇到的不是她。

如果……没有如果。

所以许安能全盘接受前任的坏,却无法给她一点时间去接受她的好。

她最后给了许安一个拥抱,比他先转过身,看似比他更潇洒地离开,其实心里仍有期望,即使她知道她贪念的那份温度从始至终不属于她。但女人总会有错觉,自己会是那特殊的一个。

丸子有回过一次头,早已经不见任何人影了,浑浑噩噩地跟着人流涌下去,却在地铁渣闸机口站了许久,刷了一会手机,直到看到许安给她发的消息,“我上车了,祝好”。

她说不出心里有多难过,只觉得有些东西空了。

许安受过的伤同样也刺伤了她,感情里的事情无一幸免,不能全身而退,她也会像许安那样有一段时间心中都是某个人的幻影,但她不会做那样的蠢事,在没有彻底清除对方在自己心里留下的影子前,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谈恋爱了。

丸子的手指点开许安的头像,滑到最下面,选择了“删除好友”。

她会一个人扛过去,但在此之前,许安,再见了。

文/倾墨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