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不再唱歌
韦伟(旅行团)
韦伟(旅行团)
旅行团键盘手
旅行团键盘手
于是我不再唱歌
文/韦伟(旅行团) 《于是我不再唱歌》

我是旅行团乐队的成员韦伟,其实当我最开始要写《于是我不再唱歌》写背后故事的时候,有一点不知所措,拖了很久直到坐在今天飞机上方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2005年我们从老家广西小城来北京发展,命运眷顾,遇见很多朋友和好人。到了2013年,我们这样一支默默演出的独立乐队已经发行了5张唱片,其实作为一只独立乐队有这样的机会和产量我很骄傲。

就在那一年,我们正在计划着更多的演出和出更多的唱片的时候,成员小P提出离开乐队,确实在那时是对我们有着很大的影响。记得当时在排练室的那个小屋子里,小P很平淡地跟我们说他要离开,表情平静语速很慢。大家好像也被他突如其来的表达给弄懵了,所有人沉默了很久一言不发,然后就各自离开了。

我在回家的三环路上写了这首歌的歌词,在家的窗台下写了这首歌的曲子。歌词里不停地重复着 ,“于是我不再唱歌,我开始……” 有了哪些变化,有很多好像理想不在后,生活痛苦的变化以及深深的遗憾,好像理想没了生活只剩下了残酷的买卖交换。新的生活需要买,旧的生活需要卖,黑夜只能用来习惯,冷漠要学会喜欢,就算能买得起房子,也未必能得到祝福,这样放弃理想的方式,好像在未来只能剩下深深的遗憾。

如此晦涩的表述,当时这首歌好像收获了一些伤感的文青的青睐,但并没有激起太多人内心的波澜。就这样,一首很晦涩的歌过了几年也渐渐被人淡忘了,就连我们自己在现场的时候也很少演唱了。

前不久,在网综节目上看到一个叫斯外戈的朋友演唱了《于是我不再唱歌》,很感激他能在那么重要的一个舞台上选择唱我们的这首作品,尽管很努力控制自己情绪,但当第一句主歌歌词刚出来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控制住泪水,哭着唱完了整首歌。

看完整个表演,我心里有很多很复杂的情绪,完成音乐理想路上的种种委屈和艰难我们大家都是共通的,只是我们并没有这位选手面临的那种巨大压力,我们一直很幸运地做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不需要面对那么多人的质疑与批评,很钦佩他的勇气。

世界很奇妙,我们并没有像其他的独立音乐人那般幸运,几年过去,市场似乎也不太需要我们的音乐。好像这样的时代已经不再需要我们这样的后知后觉的声音,每每想到此都很遗憾。因为每一个做音乐的人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得到更多人的肯定,获得更多的机会来发展自己的事业,有朝一日也能成为家喻户晓的音乐明星。

但是这样的结果真的好微妙,《于是我不再唱歌》似乎只成了画面的背景音乐,所有人只看到了悲伤的画面,并没有get到这首歌背后这一群炙热的年轻人,他们对未来、对能被他人肯定的渴望。

谁又不是呢?我们只能收拾心情,第二天还是要写歌排练演出,然后吃饭睡觉,继续重复重复,等待等待。几年的时间里一直被这样的情绪困扰,很难自拔,相信很多朋友也一样,常常在这样无奈的循环里周而复始,渴望冲出海面,无奈海好深好深,用尽全力也被迫掉回原点。是继续还是放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和选择。

每一篇老掉牙的文章写到这都要来个峰回路转,煽情抒发一下自己的价值观,不,我不想这样。多年以前面对乐队的挫折我已经选择了自己的答案,我知道很多事情就算你再坚定再努力,可能大部分时候你都要接受事与愿违的结果,就算成功了,你收获了无数的光环与荣耀,最后还得回归生活的平凡。我不想再用“于是我不再XX”这样的句子来决定自己的人生,我希望我能勇敢,能面对和接受春天以后的另一个自己,我希望我是“我希望中的”我,不想背负太多欲望或者怎样情感寄托的压力,愿我能坦然面对每一个时期不同的自己。“希望春天以后,你能成为那个你,我能成为那个我”,这可能是现在我对《于是我不再唱歌》这个作品最深的理解吧,真的很希望勇敢能伴随大家,面对每一个时期的问题,一直到永远。

此刻坐在去往下一站工作的飞机上,写下这一段想了很久都不知道如何表达的文字,希望大家都能理解我想说的。就算再累,我今晚也要吃个火锅(这是什么逻辑),我想说乐队要继续玩着,生活也要精彩地过着,未来可能没有什么波澜更也不会有什么壮阔,除了演出做唱片录音,我们各自也过着很平常的生活,喜欢这样的日子吧,生活满是蜿蜒,看不见笔直,愿我们加倍勇敢,爱护彼此,永远都会在。

文/韦伟(旅行团键盘)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