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甲归田忆往昔,不负人间好光景
花粥
花粥
民谣歌手,独立音乐人
民谣歌手,独立音乐人
解甲归田忆往昔,不负人间好光景
文/花粥 《顺平侯》

《顺平侯》是鸡哥写给我的第四首歌词。

他发给我那天,我正在打游戏,随便瞄了一眼,想到自己现在粥郎才尽的状态,前些天又被下架了一大批老歌,只觉得写歌真没劲,还是吃鸡有意思,于是一门心思地投入到跳伞模式,一口气玩了三天除了吃饭睡觉没停歇过。

果然一把鸡都没吃到。

我就知道我在电竞行业屡战屡败,就是因为音乐细胞太旺盛,我就应该去写歌。

拿起《顺平侯》读了一会,脑海中浮现出了小时候接触过的赵云形象。当时玩了一个单机游戏叫《三国赵云传》,里面的赵云居然是跟神仙学的本领,不仅武艺高强而且会法术,长得又帅气无比,少女时期的我一下子就被他迷住了,还记得长坂坡那关,需要捡起道具阿斗,然后在上班高峰期一样的千军万马里面,砍出一条血路,我死了好多回才通关,十分悲壮。

当时觉得仅仅是一个游戏场景而已,如今却感慨颇多。

死了那么多人,成名了一个将军。

乱世出英雄,那到底是先有的乱世还是先有的英雄。

从事独立音乐七年,我其实比大部分人都更能深刻地感受到大环境对于个体的影响力,我不知道,倘若民谣没有像前两年那样火起来,现在的我是否还在以唱作谋生,或许在某一年穷困潦倒的搬家途中,扔了没用的吉他,从此开始朝九晚五的踏实工作。

我不知道,那是我未曾踏足的平行世界。

但这里的我也始终清楚一点:我并没有十分过人的音乐天赋和专业知识。坐拥着几十万听众,大大小小的音乐节也接了不少,仅仅是因为,现在的人们需要这样的我。这与我本身优秀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归根结底,我实在是个普通到尘埃里面的人啊。

我原本就是个竖子。可赵云不是,我记得小霸王游戏机里面有一款三国游戏,赵云是除了吕布以外的所有武将里面单挑最强,忠诚度极高,很是好用。

前几天在北京见鸡哥,我质问他,赵云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竖子?

鸡哥答:“谁是敌军?都是百姓。”这正是《顺平侯》最初版本里的一句歌词。

我心中一动,想起游戏里赵云的兄嫂死于战乱。这样一个百战不死的硬汉,他在战场上砍杀的时候,面对着自己刀下的亡魂,或许心里想的是,这都是别人的兄嫂啊,我杀了他们,使他们的家人痛哭流涕,我算是英雄吗?或许在某个麻木不仁的瞬间,忽然感怀,这已经不是他原本期待的男子汉建功立业的蓝图了。

我心中的将军啊,他始终带着些许少年的稚气,像极了我们每个人年轻时候的自己,想成功,想作为,却又不想伤害任何人,不愿毁去任何美好的东西,甚至在某些时刻看起来有些妇人之仁,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本性的单纯良善和那颗赤子之心。

历史久远已不可考,可就在这一瞬间,我却忽然明白了“顺平”二字,也忽然读懂了鸡哥笔下的子龙,我决定要写下来这首歌,再录下来,不为别的,只为小时候心中的那个翩翩少年,和当初那个懵懂年少的自己。

于是拿起吉他,我添了最后一句歌词。

解甲归田忆往昔,不负人间好光景。

重新打开绝地求生的时候,我再也不会开枪去杀任何人了。

嗯,绝对不是因为我的枪法实在烂到不行。

文/花粥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