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捂住眼睛,却不能停止爱你
董大胆
董大胆
多愁善感巨蟹座
在校生,喜爱文学,多愁善感的巨蟹座
我可以捂住眼睛,却不能停止爱你
文/董大胆 《十二》

1.

陈予已经忘记自己熬了几晚,又往肚里灌了多少酒,才换来甲方的松口。走出包厢的同事松了口气,说道:“我不行了,我得先回宾馆好好睡一觉再回家。”

“辛苦你了,你先回宾馆吧,我去逛逛。”陈予略抱歉地宽慰他。

待同事走远了,陈予往前走了段路,上了一辆公交车,在靠后的空座坐了下来,将头抵在玻璃窗上眯了一会。

公交车的终点站在大学城,下了车的陈予轻车熟路地往东走了几米,在巷子里七拐八拐后,停在一幢两层楼前,从侧边一个小门走了上去。

不过是一对夫妻开的一家小店,室内的装潢并不精致,没有明晃晃的灯光,一连数年,室内的陈设都没怎么变化。陈予坐到了靠窗边,他伸手拨弄了一下摆在窗前的绿植盆栽,心里十分喜欢。

“要点菜吗?”夫妻中的大叔从收银台走过来,礼貌地问他。

“来一个茄子煲,一份幸福咖喱饭,还有一个凉拌鸡丝。”陈予将菜名脱口而出。

“经常来吗?”大叔笑着说道。

“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有个姑娘特别喜欢您家的菜,常拉着我来。”他告诉大叔缘由。

“是你的女朋友吗?”大叔八卦地问道。

“我很喜欢她,可她最后也没能成为我的女朋友。”陈予仍温柔地回应,语气里没有半点不甘。

2.

陈予曾在心里问了自己很多遍,到底是何时爱上廖妙的。他一开始以为是第一眼,社团招新会上,他远远地望了一眼那个笑起来有着星星眼的姑娘,便丢了魂。

为了和她说上话,他拿了一份报名表,从人群中挤进去大声问道:“学姐,报名就能得到你的电话号码吗?”

廖妙并没有听到,周围人声鼎沸,她忙得满头大汗,实在分身无术。陈予失落地握着那张报名表,却被一同前来的室友大力拍了一下头,“你瞧,那上面写着她的联系方式呢。”

欣喜的陈予望望招新展板,又望望摆在她前面的姓名牌,再三确认后才乐呵呵跑过去把电话号码记了下来。还不忘仔仔细细地把报名表填好了,其认真程度堪比高考填志愿。

只是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能在几百张报名表里发现他,并且成功选中他,这种几率是很渺茫的,何况他的证件照还有点傻。他一想到她的脸,就不敢去赌。犹豫许久,他用手机给她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他说:“学姐,你不选我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真的。”打完又急急按了发送键,半晌才发现自己没有落款,她根本不会知道是谁发的,似乎也没兴趣知道。他盯着手机屏幕半个小时,并没有短信回过来,他泄了气,索性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连几天后公布招新名单的时候,他还在寝室和室友组队打游戏。

打到关键时候,隔壁寝室的一个男生跑进来取下了他的耳机。他有些愤怒,男生却说:“陈予,廖妙学姐在楼下等你。”

他愣了几秒,便丢了手中的鼠标冲了出去,只听到室友咬牙切齿地咆哮:“陈予,你这个王八蛋!”

当他气喘吁吁地站在廖妙面前时,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嗨,学姐。”廖妙有些哭笑不得,“之前是谁斗志昂扬地说我不选他一定会后悔的,现在又是谁这么重要的日子都没个人影,甚至连电话也不接。”

“你怎么知道短信是我发的?”他尴尬地挠着头问。

“报名表上不是填了电话号码吗?”她瞥他一眼,又轻飘飘地说一句:“真让我好找。”她略显嗔怪的语气,像羽毛在他心上轻轻挠了一下,之前想放弃的念头瞬间烟消云散了。

3.

他在廖妙面前,就像一个毛头小子,时时处处都会闹出笑话。廖妙倒是觉得他这样特别可爱,她第一次带他去吃饭的地方,就是在这家夫妻俩开的店。她在靠窗的座位率先坐下,细心地先替他倒了一杯水,将遮住脸颊的头发别到耳后,“来一份茄子煲吧,这里的茄子煲可好吃啦。”

陈予有些痴愣地望着她,室内暖黄的灯光照在她的头发上、脸上,显得她无比温柔。回忆很多遍后,陈予终于相信,他就是在这一刻爱上她的。他见过很多姑娘,她们活泼、明媚、敢爱敢恨、豪爽英气,却没有哪个人像她这般温柔,多看她一眼,原本浮躁的心瞬间就能静下来。

对她示好的男生很多,陈予对那些人口中说的承诺嗤之以鼻,同时也笃信自己与他们不同。有次他正巧遇上一个和他同年级的男生对她百般纠缠,他立马冲上去将她护在身后,斥责道:“小子,别打我们社长主意。”

碰了一鼻子灰的男生灰溜溜地离去,倒是廖妙捂着嘴笑了出来,“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你是非常可爱的人,应该遇到最好的人……”年少时抄过的情诗就这样脱口而出,可惜还未等他说完就被打断。

“最好的人未出现,我却丧失了爱人的能力。”她脸上的表情沮丧无比,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悲戚。

原来在此之前,她刚结束一段感情。她那样一个对事事皆淡然处之的人,在感情上却认了死理。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自然也忽略了他未说完的话,来自王小波的《爱你就像爱生命》:“你是非常可爱的人,真应该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陈予了解她的心情,不再急不可耐地想要表明自己的心意,他想让她知道,来得急的爱情,总会让人摸不透抓不住。他坚信,在某个时刻,她会明白,原来一直陪着她的人都是他。

从那天以后,他便成了她身边的小跟班,只要她需要,他便会随时随地出现。大小活动上,他都能帮她承担许多琐事,她只当他是她的得力助手,肯积极上进。却不知他藏着一颗真心,渴望她回头望一望。每个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陈予让熟人帮忙试探,得到的回复是,她从来都只把他当学弟。他顿时方寸大乱,他以为无论如何,她心里总归有他的位置。当幻想被戳破时,他迫不及待想要她知道自己的心意。

去见她之前喝了些酒,倒是让一向认怂的他多了点勇气。她望着他,温柔地问:“陈予,怎么了?” 

“我不信你不知道。”他望向她的目光,一如往常般炽热。

她说,对不起。

“学姐,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刚和你开了个玩笑。”他尽力使自己发出笑声,眼角却不自觉淌下一滴泪。

她不喜欢他,她不会喜欢他,她不可能喜欢他。在她身边这么久,他越了解她,便知道越没有可能。她只是把他当学弟,一个可以倾诉,可以分享,却不会相爱的人。他等待的那个结果,哪怕倾尽全力,也只会一无所获。

4.

她疏远了他,他知道,无论如何补救,他们都回不到从前了。再后来,她毕业了,他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她毕业的时候,他去送了她,如同遇到她的那一天,远远地望上一眼,仅此而已。他在那一刻设想,假如他早点说出来,会不会有那么一点可能,他能够走进她的世界。但时光飞逝,悔恨已无意义。

后来他也毕业了,他们的生活再无交集,她是个不喜发动态的人,他甚至连她的近况都一无所知。某天发现她换了头像,洁白的婚纱,精致的妆发衬得她越发娴静如水。他笑,自己内心到底是起了涟漪。

出差回到这座城市,故地重游,原来她的笑还鲜活地存在于他的记忆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男主最后的独白,放在陈予身上,贴切的有些过分。

“岁月匆匆,我爱上过很多女人。当她们紧紧拥抱我时,问我是否会记得她们。我说,是的,我会记得你。但唯一我从来没有忘记的,是一个从来没问过我的人。”

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的皮鞋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发出细微的响声。他想起,在同样的场景里,有个姑娘跟在他身后喊着,“陈予,你等等我。”他曾无数次想要回头握住她的手一起往前走,却只是选择耐心停下来等她。

再重来一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不管不顾地,握住那双手。

雨淅淅沥沥下着,他没有再踟蹰,迈开腿大步向前,直到确定所有的旧时光统统都留在了身后。

文/董大胆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