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们玩开放关系,玩崩了吧?
夏堃
夏堃
一点点刻薄
一点点刻薄
让你们玩开放关系,玩崩了吧?
文/夏堃 《布达佩斯之恋》

我有段时间常在豆瓣上看到这样的帖子:能接受开放关系的,私信我。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少无知,觉得你如何能接受你的情人跟其他人在一起,直到《布达佩斯之恋》为我展开这个新世界。

这个故事发生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听起来就是一个很浪漫的城市,你可以在这里幻想一切邂逅、艳遇、露水情缘。

甚而至于,在一家小小的餐馆里,都会有让你惊为天人的人。

伊洛娜就是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女人。

她和餐馆的经理拉西楼保持着肉体关系,但在潦倒落魄的钢琴家安得拉许来到店里以后,沉醉在他的才华里。

拉西楼是一个能够清楚分清伊洛娜感情取向的男人,在回家的分岔路口,他说:你可以跟我们任何一个人走。

在伊洛娜选择了安得拉许的家以后,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拉西楼知道的是,在这一段关系里,终究有一道灵和肉的分界,而伊洛娜的天平更倾向于那个能够给她灵魂震颤的男人,自己永远只能是经济上的依靠。

 安得拉许是一个钢琴家,甚至买不起一件体面的西服,但却能够仅凭一首曲子就虏获伊洛娜的心。同时也靠这首《忧郁星期天》一举成名。

他的所有压抑和抑郁都在这首曲子里。所有听懂这首曲子的人,都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安得拉许的悲伤没有停止过,包括在这一段三角关系里。

但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终于到达一个交汇点的时候,拉西楼和安得拉许愤怒了,他们同时指责这个女人:你有两个男人,但是我们两个各只有半个女人!

而伊洛娜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贪心所带来的压力,她提出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两个男人。

拉西楼和安得拉许喝得酩酊大醉,他们躺在一张床上,忽然意识到,其实他们俩是同一个人的一个部分。

拉西楼是肉身,安得拉许是精神。

于是在这里,他们和解了。

如果到这里,这将是一部很成功的开放关系的影片,但这部片子里还有一个角色:汉斯。

这个德国人,初到布达佩斯的时候,唯唯诺诺,一眼就爱上了伊洛娜,成为其裙下之臣,甚至在求婚失败之后要跳河自尽。

所以当他归来的时候,是一个纳粹,带着恨意和复仇的计划。

击溃安得拉许无疑是最容易的,因为这个钢琴家什么也没有,只有爱。只要让这个爱产生一点点动摇,这段关系就完蛋了。

所以汉斯可以让安得拉许以为,伊洛娜来找自己商量拉西楼的事情,是为了与自己偷情。汉斯利用了安得拉许的猜疑,让这个钢琴家痛不欲生,在伊洛娜唱完填完词的《忧郁星期天》以后,他带着压抑和悲痛开枪自尽了。

但拉西楼却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况且拉西楼救过那个为情自尽的自己的性命。拉西楼是一个犹太人,所以他没有安得拉许那么脆弱,精明又有点狡猾。

之前伊洛娜提议三个人一起去维也纳的时候,拉西楼第一个想到的是,不行,那餐馆谁来管理呢?餐馆一年无休。

汉斯答允伊洛娜去救拉西楼,但强行和伊洛娜发生关系以后,他却更加愤怒。因为这个自己曾经奉为天人的女子,却愿意为了另一个男人这样放弃自己的原则。

他违背了诺言,同时也违背了自己心里最后的一点点善良和人性,把自己的恩人拉西楼送去了集中营。拉西楼到最后连尸骨都没有遗存下来。

伊洛娜承接了餐馆的生意,她在拉西楼和安得拉许的墓前说,今天餐馆又要开业了。

她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她也会开始复仇。

汉斯再回到这个餐馆已经是六十年之后的事情,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军官,拥有着德国最大的进出口公司。谁也不知道伊洛娜是否还活着。但是当看到自己曾为伊洛娜拍摄的那张照片时,他还是激动地站了起来,然后捂着心脏,痛苦地死去。

这个借着战争发财的军官,在死前看到的,是他妻子不停拾着散落一地的珍珠,而不是伏在自己身边痛哭。

汉斯的碗碟是一个年迈的女人清洗的。这个女人的手边摆着一小瓶毒药,是当年安得拉许想自杀时准备的。

这个年迈的女人到影片的最后也没有转过身来,她只是拥抱了一下自己已经成为餐馆经理的儿子。

儿子问道:妈妈,你累了吗?

伊洛娜摇摇头,却也没有转过身来。

因为美人是不会老的,美人也不会是恶的。

或许除了汉斯与伊洛娜的复仇,更多人想知道的是,在这份开放关系里,伊洛娜更爱的到底是哪一个人。

这是无法分割的,无论失去拉西楼还是安得拉许都会让伊洛娜痛苦万分。

在一段恋爱关系里,你不可能仅有情欲,或仅有精神高潮,独占一份,我觉得即是《布拉格之恋》中所阐释出的媚俗。

正因为不可分割,所以我们才能知道爱一个完整而真正的人有多重要。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