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熟鱼桑

生命是一桩太好的事情,好到你无论选择什么方式度过,都像是一种浪费。 from 《隔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