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黄子京
黄子京
作者、诗人
作者、诗人,微博@黄子京hzj
有些事情,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文/黄子京 《错过》

1.

孟阳最近常做同一个梦。

梦里自己在一辆公交车上,除了自己和司机之外,车上还有两个人。他仔细辨认,发现其中的一个是赵澜,而另一个,似乎是赵澜的现任男友,和赵澜看起来很是亲昵。孟阳想要下车,可是公交车却不在任何一个站点停下。他想要和赵澜说说话,却怎么喊也发不出声音。

孟阳知道,自己始终没能放下赵澜。五年了,“赵澜”这两个字不但没有从他的字典里消失,反而像一颗扎了根的种子,在他的心中慢慢发芽,继而遮天蔽日。他试过以不断交女朋友的方式来促进遗忘,然而每当女朋友想要吻他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都是推开。也许身体真的骗不了人,他讨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和自己靠得太近。

如果不是这次见客户回来恰巧路过赵澜家楼下,孟阳也许永远也不会主动联系赵澜,尽管他的手机里始终存着她的号码。他试探性地给赵澜发了一条短信,他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赵澜有没有换手机号。没想到,不到两分钟,他便收到了赵澜的回复。点开短信的那一刻,孟阳承认自己有点激动。

如果回到五年前的那个秋天,孟阳想,自己不会选择和赵澜分手。而事实上,当时的孟阳也并没有真心想和赵澜分手,他只是气不过赵澜总是对她的男闺蜜嘘寒问暖,于是便假装和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举止亲昵。他只是想气气赵澜,让她有一点危机感,没想到赵澜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接过他打给她的电话,一段恋情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街边的小卖部放着歌,是赵澜曾经最喜欢听的《七里香》。周杰伦用慵懒的嗓音唱道:“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初恋的香味真的能够被寻回吗?孟阳点了一支烟,坐在街边的台阶上,看着周围的人来人往。

2.

如果用一种颜色来形容女生,孟阳觉得,赵澜在他眼中是橙色的。每次想起她,孟阳的心中总是那么甜,可仔细品品,又有一种难言的酸涩涌上心头。

如果不是因为那天晚了半个小时去食堂,他或许直到毕业也不会注意到,隔壁班有一个女生叫赵澜。

那时孟阳刚上高一,周三的体育课是上午第四节课,每次下课铃响的时候,篮球正打到一半。那天孟阳和同班的几个男生索性一直把篮球打完再去食堂,可是等他们到了食堂,发现偌大的食堂里只剩下一个女生还在吃饭。同班的男生说,那个女生叫赵澜,是隔壁班的好学生,为了把排队的时间省下来做题,每天都会晚半个小时来食堂。

“赵澜……”孟阳暗自在心里想,“这女生长得还挺漂亮的。”

那天之后,孟阳下课的时候都会格外留意隔壁班门口。他开始关注赵澜,假装不经意间和赵澜擦肩而过,然而赵澜一次也没有正眼瞧过他。为了能够名正言顺地和赵澜搭讪,孟阳报名参加了学校食堂的勤工俭学活动。站在赵澜最常去的蔬菜炒饭窗口,孟阳勉强算是和赵澜有了交集。

然而这样的交集也仅止于礼貌性的问候,孟阳知道,这样的交流,在赵澜心中并不会掀起多大波澜。好朋友撺掇孟阳,让他找机会和她表白。于是在中秋节放假前的那个中午,孟阳以食堂搞活动为由,在赵澜买蔬菜炒饭的时候,送给她一个淡蓝色的信封。赵澜问这里面是什么,孟阳说,是几句老套的节日祝福。

刚说完,孟阳就后悔了。他担心赵澜不会打开这个信封,甚至直接把它丢在垃圾箱里。然而中秋节放假回来的第一天中午,赵澜在买蔬菜炒饭的时候,便丢给孟阳一张纸条。孟阳喜出望外,只是纸条上面写着:“谢谢你的喜欢,但希望你能多把一些精力用在学习上。”

孟阳连忙追了过去,他拉住赵澜的衣袖,反问道:“难道成绩好就不能谈恋爱吗?”

“时间不对。”赵澜小声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我和你考到了同一所大学,我们就能谈恋爱了?”孟阳不肯放弃一丝希望。

“或许吧,”赵澜轻声说,“孟阳,我要回教室了。”

这一天距离高考还有九百多天,但和赵澜考上同一所大学,成了孟阳在高中时期唯一的愿望。

越是想要达到的目标,往往越难达到。孟阳和赵澜的成绩差距太大,尽管孟阳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如愿。

然而幸好他们考到了同一座城市,而这两所大学报到的时间又恰巧相同。在八月的尾巴上,孟阳通过赵澜的同班同学要到了赵澜的手机号,问她要不要一起坐火车去学校。

赵澜痛快地答应了,孟阳想,也许在赵澜的心里,她是喜欢他的吧。

3.

去学校的路程长达十几个小时,火车上,赵澜靠在孟阳的肩膀上睡着了。孟阳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了赵澜。

还有半个小时到站的时候,赵澜醒了。孟阳问她有没有饿,她点了点头,孟阳连忙从书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腿肠。

“你对我真好。”赵澜轻声说道。

“那你想要我一直对你这么好吗?”孟阳紧接着问道。

赵澜不吭声了,窗外的景色一点一点向身后退去,孟阳忽然觉得,这一刻很是美好。

孟阳和赵澜的学校距离并不远,坐地铁二十多分钟就能到。孟阳喜欢在周五的晚上乘地铁去赵澜的学校找她,陪她一起逛学校附近的夜市。

然而好景不长,几个星期之后,他却发现,赵澜在和他一起逛夜市的时候,经常有一个男生发短信过来。

“他喜欢你?”孟阳的问题直截了当。

“没有,”赵澜斩钉截铁地答道,“他只是一个学长,算是我的男闺蜜吧。”

“反正我不相信男女之间有什么纯友谊。”孟阳吃醋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明显。

“孟阳,”赵澜转过头来看着他,“你不要太小气了。”

孟阳真的生气了,他一把抱过赵澜的头,一个吻就这样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你怎么不躲?”孟阳亲完赵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因为你是我男朋友啊。”赵澜笑着看着他的眼睛。

4.

也许恋爱真的会让一个人的神经变得敏感,孟阳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赵澜的控制欲越来越强了。

他虽然嘴上不说,却极其讨厌赵澜和男闺蜜的每一次见面。他开始给赵澜约法三章,比如周一到周五的晚上只能和他通电话,周六周日如果没课,必须和他黏在一起。

终于有一天,赵澜受不了了,她冲孟阳大吼,自己只是他的女朋友,而不是他的私人物品。

孟阳是个爱面子的人,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女朋友在公共场合冲自己大吼。隔天见面,孟阳故意带来了学院里对自己有好感的那个女生,而且和她十指相扣走了过来,赵澜皱着眉头对他说道:“孟阳,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孟阳当时只是觉得气一气赵澜很是痛快,可是没过几天,他就后悔了。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然而这一次,赵澜却没有给孟阳悔改的机会。那天之后,赵澜再也没有接过孟阳的电话。

也许自己本该落得这样的下场,孟阳觉得自己没脸去学校找她。他迅速交了一个新女友,试图用新恋情来忘记旧恋情,却没想到,自己总是拼命地在新女友的身上找赵澜的影子。

没有赵澜的日子,时间过得飞快。毕业的时候,孟阳本有能力到大城市闯一闯,却还是回到了家乡。他听说赵澜在家乡找到了一份工作,心里暗自期待着一场不期而遇。

然而他们却并没有偶遇过,孟阳时常感慨,区区一座小城,却将两个曾经那么近的人,彼此分隔得那么远。

亲戚们开始催婚,孟阳总是说不急。其实他根本不想和现任女友结婚,也许他心里还在期待着些什么。

5.

手机屏幕上,赵澜的回复简洁明了:“不如我们见一面吧。”

西餐厅里,赵澜穿着一袭长裙出现在孟阳的面前。尽管他不愿看到,可她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

“我结婚了,”赵澜轻啜了一口酒,“他是个工程师,典型的理工男思维,不懂得浪漫,却让我觉得很踏实。”

“恭喜啊。”孟阳尴尬地笑笑,猛喝了一口酒。

“你呢?还是单身?”赵澜笑着问道。

“有个女朋友,或许快要结婚了吧。”孟阳苦笑了一下。

“怎么还说或许?你可要对人家好点,”赵澜接着说,“当一个女生准备结婚的时候,可是赌上了一辈子的幸福。”

“知道了。”孟阳的眼神在闪躲。

一顿饭吃得食不甘味,孟阳打心底觉得压抑。他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公平,凭什么有的人转身就能忘记,有的人,却偏偏记了那么多年?

“孟阳。”买单之后,孟阳刚要从西餐厅里走出去,赵澜却叫住了他。

“婚礼的时候,记得给我发请柬。”赵澜说着,手不自觉地理了一下头发。

“一定,”孟阳顿了顿,“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赵澜笑着说,“今天这件衬衫,看起来很适合你。”

6.

孟阳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如果当年自己主动去学校找她一次,她就会顺势与他和好如初。她只是想要他当面向她道歉一次,哪怕只是简单哄哄她也好。

然而他却在吵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后来听说他已经另有新欢,便彻底寒了心。留在手机里的号码似乎再没有存在的意义,她在删去这个号码的同时,也决心将孟阳这个人,从自己的心中狠狠删去。

错过的恋人总是这样各执一词,在爱情的结尾两个人分明都觉得自己尽力了,若干年后回过头想想,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未在这段恋情中拼命争取过什么。

孟阳走出西餐厅之后,赵澜默默地将无名指上的钻戒摘了下来,她从来没认识过什么工程师,也不知道结婚是什么滋味。

她从包里拿出一个淡蓝色的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赵澜同学,请允许隔壁班的孟阳喜欢你。”

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瘦削的字迹上,赵澜轻轻抚摸着纸面的纹路,像是抚摸一件无价的珍宝。

文/黄子京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