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贪恋这依赖感,所以从不惧怕重新开始
江不泊
江不泊
所以,你幸福吗?不要回答我。
所以,你幸福吗?不要回答我。
我贪恋这依赖感,所以从不惧怕重新开始
文/江不泊 《Ich schaue auf dich》

程晓棠万万没想到,会在旋转餐厅看见付博,他正笑吟吟地带着几个外国人尝鹅肝酱,还是一如既往流利醇正的伦敦腔,引得好几桌人回头频频观望。叶其昌背对着他,专心致志地帮她切着一块牛排,头也不抬地说:“也不知道这种三分熟的肉你是怎么嚼碎的。”她低下头,慢吞吞地卷着几根意面,挑起来又放下,攒了一个星期的好胃口在此刻也终于消失殆尽。

“棠棠,好久不见。”付博恰到好处地打了个招呼,还象征性地朝叶其昌点了点头才离开,整个过程用时不过三秒,是他一贯的社交习惯。叶其昌明显感到了他们之间怪异的气场:“是你的前男友吗?”晓棠帮他剥了一颗虾:“嗯。”

好像自从他向她表白后至今没得到回应,叶其昌就夹杂了些不安的情绪,或许来自两人之间相差的那三岁,或许来自她与前任付博之间曾经拥有过一份深厚感情的事实。她看着叶其昌被加班电话催促时去留不定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她笑了笑:“去吧,我一个人吃也可以的。”他满脸歉意:“实在是抱歉,下次我再请你好好吃一顿,一定要注意安全,记得到家给我来个消息。”她一个人挪到了靠窗的位置,离付博远远的,还能看见摩天大楼下面的好风景,霓虹初初亮起,满目的璀璨。

她突然想起在很久以前,跟付博也到过类似的地方吃饭,是在爱沙尼亚一家旋转餐厅,他偏爱当地的血肠和酸汁鱼,她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搭起来倒有点像毛血旺”,他却一脸正经地点头:“对,你也喜欢吃毛血旺?”她的舌根瞬间涌上一种难以想象的腥辣,但对着他亮如星辰的眼睛,就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结果之后整整一周,营里吃晚餐的时候,付博都找借口带她到同一家店点双人餐:“很少遇见跟我一样这么迷毛血旺的。”他爽朗地大笑着,晓棠只好在一旁使劲喝着Saku,借着啤酒的清香冲刷自己快要烧起来的食道。

好在这样看似愚蠢的付出还是值得的,夏令营结束后,她也跟付博手挽手回国了。她总嚷嚷着追到他有多不容易,差点连胃都搭上,某天付博终于出了声:“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我只请你吃了七天的饭吗?”晓棠只顾催促他快涂指甲油,要不就风干了,藏在抱枕下的脸却笑到皱成一团。那会儿付博做着外联的工作,一年里基本有一半时间耗在国外,于是他们把能呆在一起的每一分都过得无比认真。晓棠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在接到他要提前回国的消息时,她熬了三个大夜把手头的材料都翻译完毕后,又精神抖擞地去花店买了一大瓶满天星,又在那些星星点点的白色小花中间配了几朵淡紫色的矢车菊。付博像拎兔子一样把她轻轻抱在怀里,下巴摩挲着她的发顶:“真希望我们棠棠能永远粘着我啊。”

“后来呢,后来怎么就分开了?”爱追言情小说的表妹缠着她问个不停,她只得从厚厚的资料书中抬头,想了很久:“不知道。”她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分开之前,付博对晓棠无疑是家阳之于乔菲的存在,他翻译能力老练,在训练营教给她很多,爱情也是。以至于她现在跟叶其昌在一起的时候,还经常莫名想起付博分开时对她说过的那句话,晓棠,很多时候你让我很累。累吗,应该也是,她总是习惯性依赖付博,想要他的关心,即使只是冬天里一杯暖手的奶茶,从他手里递来的那一份也更甜,翻译上的事有问不完的问题请教他,在客厅等他等到睡着还要他耐着性子给她盖毛毯,她背负着这些细节,似乎眼下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迈进与叶其昌的姐弟恋。

付博手臂搭着西服走到她面前:“快吃完了吗?我送你回家吧,这么晚了女孩子一个人不安全。”她深谙他的个性,如今的举动必然是除了礼貌不含其余意思的,看了看窗外沉沉的夜色,晓棠点头:“麻烦你了。”

晓棠坐到后座上,一阵虚浮的无力感突然袭来,她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付博从反光镜看了一眼笑道:“你还是这习惯,一吃完就想睡。”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嗯,也改不了了。”“我记得你以前总要在饭后喝山楂汁,不吃香菜,菜里还不能放姜丝,现在还这样吗?”那么远的小事情被他提起,她都觉得有点陌生:“还那样,多少年养成的老习惯了。”她正随意翻着付博的朋友圈,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叶其昌的微信,还打错了一个字,她都能想到这个人在那边忙到偷空在老板眼皮底下发信息的样子,不禁勾起嘴角回了几个嘻嘻哈哈的表情。“什么事儿那么高兴?”付博边开车载音响边问她。她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半晌抬头:“我上次去交流会,那个出版社的女孩子跟我说你们的事了。”晓棠自然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又是故意套近乎又是晒合照,不就是怕她跟付博旧情复燃吗。

“嗯,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他浅笑着说了一句。

晓棠把车窗开得更大了点,夜晚的凉风一下子吹进来,她模模糊糊嗯了一声,便懒得再说话。

之前她无意中听同行的旧友说,付博又恋爱了,和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基本去哪个酒会都带着,他会不厌其烦地帮她一次次扣好安全带,在朋友圈晒九张一看就是她要他发出来的合影,晓棠以为他不喜欢被依赖,原来他只是不喜欢当初那个依赖他的人了而已。

而这半年她在叶其昌身上收获的感动与惊喜太多,直到某一天他因为发烧没到公司,她盯着那个空荡荡的工作间呆滞了好几秒时,她才意识到,那种暗藏悸动与全新的爱意已经重回身体。叶其昌用心记着她的喜好,山楂汁从来都会提前备好,点菜时会特别叮嘱服务员不要香菜和姜,晓棠跟他说,这些事情她自己来就可以,而叶其昌却一本正经道:“谈恋爱本来就是,自己能做的事对方非要给你做,那以后也我也为你做些什么吧。”男人说完就憋不住笑了,她笑着拍他,前几天她迷上《太阳的后裔》,他就跟着看了几集,如今还会现拽台词了。晓棠感叹,依赖感真奇妙啊,她好像一直以来都在寻找这种感觉,然后投入千万次重新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脚步。叶其昌在屏幕那边回了一句话,其实这样也不错啊,你抱着这样的期待,才能坚定不移地对生命中经过的每个人都投以真心。

她刚从付博车上下来,就看见叶其昌提着个小袋子等在单元门口了。晓棠礼貌地跟付博说了再见,就三步并作两步向不远处的男孩走去。真奇妙啊,付博曾与她分享过那么多亲密的时光,而久别重逢后的他们却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来自对方身上那尴尬的不适感,然后朝着此刻的爱人奔去。叶其昌也笑着朝她走来:“慢点走,刚吃完饭别跑。”她喘着粗气,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就长臂一伸揽住了她的双肩,本来她想告诉他,我很粘人又挑剔,是个超级醋坛子,有时候脾气还不好,缺点那么多,但她的额头轻轻抵在他胸膛的那刻,这些话在心口打了个转,就飞了出去,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三餐四季,能跟我吃很多很多饭的是你,与我走很长很长的路还是你,一辈子很长,唯一能把握的时机就是此时此刻,所以我不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就这样一个不完美的我,愿意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不平庸,也愿意相信五十年后的我们依旧有爱。

“怎么不说你担心我们不能走到最后了?”叶其昌边兑蜂蜜水,边问晓棠。

她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看他的背影:“就算那样也没关系啊。”

真的没关系,她始终心怀热情,于是对爱情充满期待,过去现在或未来,每一句喜欢都发自心底,某天等到那个不辜负的人,这就够了。

文/江不泊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