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发现自己的微博正在被视奸
孟夏
孟夏
一个自救失败的心理系同学
一个自救失败的心理系同学
当我发现自己的微博正在被视奸
文/孟夏 《Revenge》

当我的微博故事的访客记录里第四次出现那个 ID 时,我知道我被“视奸”了。

我点进那个 ID 的主页,发现账号的主人是个女生。

我不认识她,但她和我的男朋友却是好友;翻了翻点赞记录,又发现她总在给我男朋友点赞。

我把她的微博往前翻了两三个月,大概也就梳理出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喜欢我的男朋友,所以她才总来看我。在所有视奸和被视奸的关系里面,“爱而不得”总是最常见的桥段。

她像是完全没想过我会发现这个账号,什么都肯拿到微博上说;甚至配合着我发微博的内容和心情,她也在很有节奏感地产生感慨:

我丧了,她就觉得我敏感细腻;

我开心,她就觉得我神采飞扬。

看她在微博里谈论我,让我平白产生了一种很羞愧的感觉:我什么都没做,她却总在无端发现我的好处。不管我发表什么样的状态,她总能从中窥见我比她好的地方,混合着自哀自怜,酿成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我看她的微博看了很久,犹豫着我该对她做什么反应。我明知道,我只要轻轻按下一个“关注”或者一个“赞”,就足以扰乱她的这种窥视。

但我却停下了手。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我想起了自己也曾经“视奸”过别人。

被我视奸的女孩是一位学姐。

开始视奸的原因非常简单:我喜欢的男孩喜欢着她。那时,我表白被拒,辗转知道了她的存在,我几乎是立刻就想办法加到了她的微信。

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她的相册是我最常点击的页面。

学姐是很好的女孩子。直到今天我也承认这一点。她是学校国标队的领队,相册里最常发的是她跳舞的照片和视频,我喜欢的男生总在给这些状态点赞。

在我最得意或最悲伤的时候,我都会去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些视频。仿佛自虐似的,我需要反复复习她的美好,来疏解自己没有被爱的失落。

“视奸某人”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我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是:

“如果我是那张根本没有及格的试卷,让我看看标准答案还不行吗?”

甚至情绪积累到一个程度的时候,我去上了国标舞入门课。

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而事实是,国标课让我觉得空前绝望。

不管我如何努力,就是没有办法记住正确的动作。老师一遍又一遍地跟我强调跟上音乐的节拍,但我在音乐里根本听不到节拍。

我的吃力所有人都看得到。有一天课间休息时,老师跟我开玩笑说:

“我以前总觉得学不好只是不努力。遇到你我才知道,原来真有人天生协调性可以这么差。”

我一时语塞,他像是也觉得玩笑开过了,赶紧找补:

“但是你跳得开心吧?让自己开心最重要。”我冲他笑了笑,心里的尴尬更甚。

我也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才来学国标舞的,在舞蹈教室里,我没有一秒钟是快乐的。在镜子里,我看到的是我的别扭、尴尬和手足无措。

我想赢过那位学姐。可我并不知道怎么才算赢,也赢不了,更不知道赢了又能怎么样。

情绪是在那天晚上回宿舍的路上突然爆发的,我问我自己:

“什么啊,我只是想要被爱而已。我又不是想要成为国标舞大师。”

在我磕磕绊绊地学国标舞的那段时间,我已经是几个公众号的签约作者了。我对跳舞没天赋,但我也有自己如鱼得水的一个世界。

然而当我过于专心地凝视着别人时,我就忘了这一点。当我耿耿于怀“那女孩比我好”的时候,一切都可以构成自卑和自我否定的理由:

你比她深刻,你就输了娇憨;

你比她活泼,你就输了端庄;

你比她细腻,你就输了率真。

人和人之间本来是没有输赢的。但只要你比了,就一定会输。

决心是在我看了很久自己的相册之后才下定的。我看到我分享的每一篇自己写过的文章下面,都有一些朋友的评论。有人会直接地赞美,有人会和我讨论文中的观点。

但在所有这些评论里,唯独没有我喜欢的男生的存在。

如果有人看了我最好的一面,仍然不打算对我产生兴趣,那么我就应该立刻到别处去。

能跳优美的华尔兹的学姐也许是他的标准答案,但却不是我生活的答案。

后来,我谈了新的恋爱,给男朋友看我写过的文章,他总说,“每次多了解你一点,就多喜欢你一点。”

而我总是把我想说的那句话咽回去。我想说的是,那恐怕只是因为读者是你。

也有人曾经一读再读,却毫无兴趣。

我还是会再在朋友圈看到学姐的消息,还是能体会到她的出色和精彩。但我也发现,那确实不是能引起我兴趣的精彩。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孩的存在,她也只是我知道但不关心的许多人之一。我们像苹果和梨子生活在平行但不同的宇宙,各自做让自己产生魅力和力量的事。

我偷偷地看了她那么久,赞叹着、羡慕着、嫉妒着那么久。最后让我放松和释怀的,并不是看到她的不足——我根本不可能看到她的不足——而是因为我把目光收回来,看到了自己的精彩之处。

毕竟,美丽并不是一个客观概念。

我喜欢过的男生能理解学姐的美丽,但不能理解我的美丽,这是他的问题;我没有领悟这件事,想要成为一个拙劣的模仿者,这是我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已经足够了解你但却没有爱你,这不是谁的问题。只是两个普通人因为成长经历和喜好的不同,无法互相懂得而已。

在停止视奸学姐很久以后的一天,我看到她在群里聊天,才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关注她的状态了。

我点进去她的朋友圈,手机屏幕上九宫格里,学姐在每张照片里都笑得非常灿烂、非常耀眼。

我曾经以为那是被刻在我心上的面容,竟然在某些下午,被我手指一滑就滑过去了。

没发现,也不记得了。

我记得以前有一个挺流行的朋友圈封面,内容是:“别看了,过得比你好。”

当我们发现自己被别人窥探的时候,是会有一种被冒犯到的感觉,但我曾经也偷偷观看过别人,我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差。

我们无法被戒掉的不是对一个人的关注,而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和与某个人无穷无尽的比较。

所以,我看到那个来视奸我的女孩时,我甚至不认为自己真的是被她所观察和窥视的那个人。

和当年的我一样,我们所注视的,是一个我们以为“只有如此,才能被爱”的幻影。

我退出了微博,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不过,有句话我很想说给那女孩听,或者更想说给当年的自己:

看一看也没关系的。一看再看之后,总有不需要再看的那天。

文/孟夏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