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忠告:千万不要拿走别人的社保卡
方坊
方坊
我脾气不好。
我脾气不好。
一则忠告:千万不要拿走别人的社保卡
文/方坊 《英国式丑闻》

最近有一则新闻。起因是有人把一个视频Po在了网上,视频内容是一名年轻女子在公交车上遭到男子猥亵,女子试图逃离但被男子强行抱回后座。

网友看了大呼“禽兽”。视频里围观的群众表情冷漠,甚至还有人说了一句:“别损坏公物”。

这件事的最新进展是,警方发公告称当时双方有事实婚姻,也有小孩(女方年龄不够领证),警方已劝说男方不要使用暴力。

这件事让人觉得恐怖。

原因之一就是在一切暴力行为中,性暴力最让人感到无力。

因为性暴力的施加方往往象征着绝对权力、绝对优势。

你可以反抗,但反抗无效。

就像这部BBC的迷你剧——

这部迷你剧是根据英国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的。

上世纪60年代末的英国,才刚刚对同性恋除罪化。而当时作为自由党领袖,以及百年来英国政党中最年轻的领袖,Jeremy Thorpe 隐瞒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他是个同性恋者。

但 Jeremy 曾经的一个同性情人 Norman Scott 的存在,对他的政治生涯构成了威胁,因此他决定派人暗杀 Norman 。但暗杀计划失败了, Jeremy 还被指控,最终这件事闹上法庭, Jeremy 因此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因谋杀案而受审判的政党领袖,同时他的同性恋身份被公开后也影响了他的政治生涯。

两位男主分别由 Hugh Grant 和 Ben Whishaw 出演,两个人都是英国非常有地位的演员。

Hugh Grant 在1987 年凭借《墨利斯的情人》获得威尼斯影展最佳男演员,之后又相继出演了《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诺丁山》《BJ单身日记》和《帕丁顿熊2》等等。

 
《诺丁山》剧照

Ben Whishaw 的履历也同样很厉害,毕业后在伦敦剧场界以哈姆雷特一角引起轰动。评论界甚至将他喻为“下一个劳伦斯”。

 
《香水》剧照

在剧中, Hugh Grant 饰演的 Jeremy Thorpe 是个非常有魅力的政客。

他毕业于牛津大学,家境优越,政治上的成就更是让他称得上年轻有为。尽管一出场人已经到中年,但仍能从满是皱纹的脸上看出他年轻时英俊的样子。

他自信,果断,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上层阶级自然而然的优越感。

他在用餐的时候和同伴调侃自己的性取向,说自己是八分弯,二分直。

然后画面进入回忆,我们回到了他和 Norman Scott 初次相遇的场景。

在朋友家的马厩里。

年轻的 Norman 赤裸着上身用水冲洗身体。

Jeremy 几乎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不管是出于对雄性荷尔蒙的感知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马上就决定上前去搭讪,临走的时候还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说了那句话:“如果你以后到伦敦,可以来找我。”

一年后,Norman 真的来了。

他们在办公室聊天,Norman 说他和雇主闹翻了,他没有社保卡,他无处可去。

Jeremy把他带回母亲的家,他拉小提琴给 Norman 听,他说情话,他在 Norman 的床边放了一本同性恋小说,他管 Norman 叫“Little Bennies”,然后他又拿着润滑油深夜来到 Norman 的房间。

单纯的 Norman 于是毫无保留地献出了自己的情感和身体。

接下来他们开始了短暂的同居生活。几乎全部是以做爱为主要内容。

单纯的肉欲果然维持不了很久,他们终于在某一天吵翻,Norman 负气出走,从此和他断绝了联系。

离开后,Norman 直接来到了警察局自首,只拿出一部分证据,控告 Jeremy ,以及保护自己。

故事讲到这里,全部都是对同性恋或者说恋人关系的探讨。但回到现实,由于 Norman 没有社保卡,在二度失业后走投无路又找到了 Jeremy ,此时的 Jeremy 意识到, Norman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

因此他要抹去这段“不堪的”历史,他要毁灭证据,进而毁灭掉 Norman 这个人。

剧中的两个主角都很有趣。

Jeremy 有很少年气的一面。

当他得知 Norman 来伦敦找他并且现在就在前台等着,他下楼的时候脚步轻快,期间甚至还摸了摸涂满发蜡的头发,样子和要去见初恋的少年没什么不同。

Norman 也有很精明的一面。

虽然他一直寄人篱下,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还患有精神疾病。但他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人畜无害。

他的口头禅是:No one’s been this kind to me.

就凭借这句话,所有和他有过交集的人,JT、服装店女孩、寡妇、前妻、老太太、那对夫妇,甚至智障杀手,男女老少为他沦陷的沦陷,弯的弯。

这是一个典型的扮猪吃老虎的角色。

本剧最大的亮点源自于贯穿全剧的最关键元素——社保卡。

从最开始 Norman 来投奔 Jeremy,提起自己的社保卡扣押在之前的主人手里,他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他无法找到一份正经的工作,因此他把Jeremy当作他的救命稻草,在恋情彻底失败后,他又再一次陷入迷茫。

他一生的追求不是报仇,他甚至连勒索都不会,写信给Jeremy也只是要求他支付30英镑给他,原因还是因为他没有社保卡。社保卡是这个少年毕生的追求,这件事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 Norman所在阶级的人民的需求:需要别人得知并且认可自己的存在。

这部剧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关于 Norman 和 Jeremy 感情关系的讨论。

暧昧期的互动是甜得冒泡的,不管是不是性冲动作祟,但至少 Norman 不是。

Norman去伦敦找Jeremy时,在办公室扭扭捏捏半天,说了句:“你写给雇主诺曼的信,开头是——dear Norman,我以为信是写给我的”。这句话就已经很暧昧了,没想到Jeremy更会撩:“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等到肉欲被消耗殆尽,感情关系就变得冷漠,甚至暗杀,闹上法庭,两败俱伤。

对于 Norman,严格意义上讲他其实都不一定算是个双性恋。他的第一次也是被Jeremy引导的,他也根本不懂,Jeremy就没爱过他。Jeremy 管他叫 Little Bunnies,他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但他不知道这种称号在Gay圈满天飞。 

最后有场戏,律师问Jeremy :“为什么你这么有权有势的人,会选择Norman做情人?”Jeremy 迅速在脑海中闪现过那些和他曾经有过一夜情的男人,他们都是酒吧里鬼混的酒鬼流氓,Jeremy 顿了一会回答道:“考虑到那些人,Norman 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有个人爱你,一直爱你,只要你,但你却说他是你能找到的最好的选择。

电视剧的最后,Jeremy 无罪释放,他举着香槟跟媒体庆祝。但是这种胜利不过是演戏给别人看的,他的母亲表情冷漠:“你心里清楚,你的前程尽毁”。

而 Norman 坐在餐馆里,听到 Jeremy 被无罪释放,他买了一个焦糖苏,然后坐着公交车离开了。

两不相欠。

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个结局, Jeremy 得了阿兹海默症,而 Norman 一辈子也没有拿到社保卡。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不爱一个人,千万不要动他的社保卡。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