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互试探,却仍旧不肯开口说爱
倾墨
倾墨
“十年后”公众号主编
离经叛道,异想天开,写爱与人性。个人微信公众号:天生我才貌双全(ID:jiusiqingmo)
我们相互试探,却仍旧不肯开口说爱
文/倾墨 《Helplessly Hoping》

Almost真是个悲伤的词,苏静婉几乎就让所有人相信了她和路南的爱情故事。

1.

苏静婉原本是个自由撰稿者,写着写着有了些名气,就顺着一些读者的需求开了个微博账号,方便线上交流。

她写的大多都是她和路南的爱情故事,从相遇到结婚,有甜蜜也会有小吵小闹,最后都是路南把她给哄好了。她的忠实读者都知道,现实生活中,路南是她的丈夫。

有读者会找她咨询恋爱婚姻经,大多都是把自己在感情中遇到的困惑和难过倒豆子似的私信给她。

苏静婉是出了名的好脾气的写手和博主,她会耐心地去看每一条私信的内容。

她的粉丝们知道,苏静婉不仅是要了解她们的故事写进文章里,更是把她们每个人当成了朋友在交流。苏静婉会问他们遭遇的这些是不是有童年的阴影,慢慢地,会从童年聊到在哪个城市,平时喜欢吃什么等等琐事,本来在线上找人诉苦的都是一群孤单的人,苏静婉愿意听,他们就愿意说。

只有苏静婉自己明白,她一直在等一个人,想在茫茫大海中寻找到这个人的消息,所以她每次在收到一段相似的感情经历咨询时,会在不经意间问对方,“你是哪里人”,以方位确定是不是她要找的人。

故事相同城市不同,城市相同故事不同。对苏静婉来说,几乎要放弃,对于那个人的记忆也渐渐模糊得差不多了,有时候她也不清楚,这段感情是否已经变味成了不甘心的执念。

她对路南,还有多少爱在?她自己也渐渐不明白了。

苏静婉已经27了,明天就是离婚的两周年纪念日,她还是有些迷茫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该继续重新开始一段感情还是继续故步自封在过去出不来?

2.

“我离婚两年了,居然忘不了她。”

不过是平常的七百三十天的一天,起床之后苏静婉照例先刷一下微博,二三十条私信先扫一眼准备洗漱完再一一回复,但是她看到这样一条的信息。

她心头一震,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觉得这个是路南,她等了许久的路南。

对方的ID是“想撞南墙没有路”,和她给他取的名字相似度极高,点开头像放大,是公交车上的手拉环,苏静婉恍惚间觉得这些有联系。

是的,她想起来了。

路南和苏静婉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就是在公交车上,那时候苏静婉大三,路南和她是一个班级的,保研名额下来,她第一,他第二。路南联系她,让她到宿舍楼下来一趟,这是路南第一次和她正面交流。路南在年级是风云人物,班干,乐于助人,190的身高,长得还帅气,在这个汉语言专业整个年级都找不到二十个男生的情况下,路南是个国宝了。

运动会的时候,本专业的男生每个运动项目都是倒数名次,被别的专业嘲笑“汉语言文学的男生都是娘炮”,是路南披荆斩棘扭转局势。虽说不是所有项目都是第一,但路南在田径、篮球方面出乎意料的优秀。他是年级女生的幻想,因为一直单身,更加加深了女生们的幻想。

苏静婉是什么样的人呢?大学三年独来独往,不参与集体活动,长相平平,默默无闻地窝在图书馆看书的读书呆子,只有每次英语竞赛获奖,班里的同学才会在喜讯的大字报上看到她的名字,还想了老半天,“这个苏静婉是谁啊?”

“找我有事吗?“苏静婉不会聊天,开门见山直接了当。

“恭喜你获得第一,综合所有的成绩我还以为我是第一呢。”路南手插口袋,笑得很阳光,“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么优秀的女孩子我怎么从来没注意到。”

“苏静婉,我们出去约会吧。”

苏静婉不会拒绝,也不知道怎么拒绝,还很蒙的情况下就被路南拉去了校外,挤上了学校南门的公交车。

她很久没出去了,站在公交车上也是手足无措,她个子矮够不到头顶的手拉环,手扶在椅把上,公交车一晃荡,她也跟着剧烈地倾斜,干瘦干瘦的她手臂也没力气。路南本来和她背靠背,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身体转过来,将她环在身下。

“你怎么那么小只,让我有了保护欲,”路南是这样说的,“和我在一起吧。”

苏静婉以为自己忘得差不多了,其实当那个人再次出现的时候,那些回忆统统复苏了,记忆是不死的。

3.

“为什么离婚?”

苏静婉回复:“想撞南墙没有路。又为什么忘不了?”

“是我的错。当初的我出轨了,”他回答得很快,像是一直等待在屏幕面前,“我只是玩玩,那个傻女人却以为我爱上了别人,骗我说她出轨了,要和我离婚。”

“你是……”路南吗。苏静婉想了想,把打出的文字又删除了。

她和路南在一起是甜蜜的,路南很宠她,也是因为路南,她逐渐在班级里有了存在感,“那个被路南看上的幸运儿”。虽然相貌差了点,但是成绩是第一第二的,她没有得到过多的嫉妒声,反而收到的祝福声居多。渐渐的,苏静婉也就放下心,那种“他为什么会喜欢我”的疑惑感渐渐淡去。

只要他们在一起是幸福的,就好。

也是路南提议的他俩一起放弃保研名额,“大学毕业就结婚吧,人生已经够完美了”,苏静婉恋爱上脑,更何况路南要和她一起放弃选好的路转而开启新的人生,未必不好,苏静婉答应了。叫林敏的女生幸运地填补上了这个空缺,还有个男生苏静婉不记得了。

苏静婉对林敏印象深刻,可能是出于女生的敏感,她一看到有女性填补上来就特别留意,也特别去注意去看林敏这个人。说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但是是很奇怪的感觉。

苏静婉和路南一切都很顺利,路南很体贴,结婚当天才和她睡了第一次。

她抱住路南,抵足相依,路南的手脚都是冰凉的,虽然刚洗完热水澡,但是路南的身体没有热气腾腾的感觉,苏静婉开玩笑:“我看书上说,手脚冰凉的男人都冷血无情。”

路南没回答,沉沉地睡过去。

路南对她虽然没有太多激情,但是平平淡淡的温暖未必不好,只是没有持续下去。

也就是林敏,结婚后一年,苏静婉和路南离婚。

苏静婉不清楚路南和林敏的故事,但是当她出差提前一天回来准备给路南一个惊喜的时候,推开门看到的是路南和赤身裸体的女人纠缠在一起,她在路南的上面,长发垂在她脸的两侧看不清楚长相,但当她撩发的时候,苏静婉看清了,那是林敏。

原来,他爱林敏。一些不愿意深入想的东西一下子全部显山露水,也没必要想了。

苏静婉轻轻地关上门,纵然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但是她依然能把感情隐藏地很好,就像当初在公交车上路南抱住她,雀跃欢喜羞涩惊诧统统都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后来她也是面无表情地将离婚书摆在了路南的面前。

等她平复心情按出差结束的日子回到家里,一切早已经被收拾干净。

路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问她出差累不累,要不要先休息会。

那个时候临近傍晚了,她把冰箱里的菜拿到厨房去择,路南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递到她手边,体贴地帮她系上围裙。她有些委屈想哭。

路南似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蹲下来看她垂下的面庞:“出差遇到什么事了吗,不开心?”

苏静婉也蹲下,和他对视。

她那不停流泪的脸,让路南有些慌张,但他说不出话来,苏静婉是知道了些什么吗。

是苏静婉先开空打破沉默的:“离婚吧,我出轨了。”

苏静婉走神的空挡,“想撞南墙没有路”已经发了很多段话:

“我看见我前妻的脸,明明是泪流满面,却还要笑着跟我说离婚,那一瞬间我的心非常的痛,我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以为很容易能走出来,但是我总是忘不了,不管是和出轨对象在一起还是寻找新的恋情,她哭的那张脸总是挥不去。我不知道是内疚,还是爱情。”

“一直没有勇气告诉她,也许我对她的爱比我想象中的多得多。”

“不知道她肯不肯原谅我。”

4.

苏静婉等这一天等了很久,等它终于到来却没有想象中的快乐,她很难形容这种感情的复杂。她决定先不去回复,等她彻底理清了这些思路再说。

两天之后她终于知道如何告诉对方关于自己的想法。

“你好,我最近读了一首杜甫的诗,诗里有这样一句‘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说的是当初分别的时候彼此还没有结婚,等再见面的时候,有一个人都儿女双全了。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当初本来有机会珍惜的,但是你没有,所谓的感怀真的没有意义。

看你说的,你在结婚的时候出轨了,离婚后跟别的女生交往又想着前妻,这样对谁也不公平,你是个很自私的人,其实从头到尾想到的都是自己的个人感情,没有照顾到周围人。

与其怀念过去,不如学会好好珍惜下一任吧。

原不原谅都没有意义了,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了,故事也该翻篇了。

祝你好。”

文字发送出去,没过多久显示消息已读。

对方也很快回复,“谢谢你,已经了解”。

苏静婉知道对方也知道她知道他是谁了,他们彼此小心翼翼却不敢戳破这层纸,以前的路南能够因为一次欣赏就要约她出去,她也能因为冲动稀里糊涂和他在一起。而现在他们相互试探,却都不敢说一句我是谁,那种爱情再也不会有了。

苏静婉提前排练过很久再次遇见路南的对话,如果路南真的来找她求她原谅,她该怎么回复。

“我很想你,路南。”她本来想什么都不过问,告诉他很想他然后他们就可以继续活在她的小说里,她没有写到离婚的情节,一切都可以重头来过。

而当这件事切实发生在她身上,虽然依旧很想路南,但她却明白,当初的心境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不顾一切已经在时过境迁后瓦解得彻底,只是有些不甘心才让她继续等待。她以为这是爱情,也许是的,但爱情过去了就不是爱情了,而是回忆。

路南啊,别撞南墙了。

文/倾墨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