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说它不同意
黄集伟
黄集伟
黄集伟,专栏作者。
黄集伟,专栏作者,曾有“阅读笔记”系列、“语词笔记”系列、《孤岛访谈录》等闲书出版。
金钱说它不同意
文/黄集伟

2018(第50 周)2018-12-10~2018-12-16 

每到年底,“年度汉字”之类的老戏码自会如期上演(比如马来西亚今年年度汉字是“变”,台湾地区的今年年度汉字是“翻”),今年的新意思是,本地民间年度汉字先就自行颁布了,网友们嘻嘻哈哈没心没肺地自造了个字,据说念 “qiou”,啥意思?谁看谁都懂啊,瞬间扎心啊,有网友甚至自黑成瘾,大声疾呼,不对啊——它怎么能念“qiou”呢?它不就该念“wo”或“ni”吗?

很扎心的力量忒巨大。这个字形自组(上穷下丑中间藏土)、语义自撰(意为财力吃土颜值老土)、读音自创(qiong+chou=qiou)的新造汉字引发广泛共鸣。“第一次遇到生字不需要查字典 ,就能明白它的意思……这是多么痛的领悟!”“虽然这个‘2018年度汉字’是被网民“戏称”出来的,但大家如此热议,证明它确实说出了一大批人的心声”……心声,扎心之声?

穷开心的自黑也恓惶。南师大学者董先生认为,这个新造字是一种反讽,“现在的社会越来越看重颜值和经济能力,年轻人都压力非常大,‘高帅富、白富美’都是指颜值高和经济能力强,网友创造这个汉字就属于以反讽的口气对时下的社会风潮和年轻人困境的一种调侃”……还能调侃谁?最终也只好调侃自己吧?

“敲空米缸唱戏——穷开心”“叫花子玩龙灯——穷开心”“饿着肚皮说闲话——穷开心”……相比这些俗语刻录中的穷族先辈,现今的“开心”其增益部分其实并非全在物质,宣泄重点更偏心绪或精神——既然全无现成汉字存储悲欣交集万般感慨,那索性造个字,编个词儿,将3成悲欢7分自怜小件寄存,趁圣诞节给晦丧放个小长假,在人家的洋节里定定神,歇歇脚,喝点吃点……穷、开、心。

 

▍没兴趣,无利益,不参与

来自作者李雅婷本周文章,语出作家朱天文,新近荣获“华语文学人物奖”,在答谢词里,朱天文援引汉娜·阿伦特的话,赞美“身处一个干净位置”的青年学子,称之为“没兴趣,无利益,不参与”:“那么大家要问了,是对什么没兴趣,无利益,不参与?我回答大家,对声誉,对财富,对权势”……朱天文的转述很文学(分拆解说),但那温婉里自带确定和确信。

 

▍实力派路人甲

语出作者瘦驼本周文章标题“杂色狼,一个想改名转运的实力派路人甲”,抛开文章主旨不说,这个“实力派路人甲”的矛盾造词更为诱人联想:它有鲜明的吃瓜底色,有不甘的内心激荡,有不宜较真推敲的存在感,也有不易发觉的企图心,很像我或你。

 

▍劈你的雷正在路上

来自百家号本周文章,上为歌手王心凌新专辑所收曲目之一,据说“歌词意思就是怼网络喷子。王心凌确实近些年没少遇到网络暴力,这也算是正面怼黑了”……文章认为,从甜心教主,到以喷怼喷,王的人设改变稍显突兀:“面对恶人,直接请雷,这样的做法是《延禧攻略》的女主魏璎珞的独门神功……现在这种方法果然开始流行了,歌坛魏璎珞——王心凌,也开始请雷了”……“请雷”,是多么霸悍的一种脆弱呢?

  

● 我发现,有些人表达对爱豆的喜爱,

主要方式是对其他人释放恶意。

但是我也理解,

毕竟这是他们唯一擅长的事情。 

(周玄毅)

 

● 收到匿名情书,

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暗恋自己。

(Marskay)

 

● 很想去做金钱的奴隶,

可惜的是,

金钱说它不同意。

(上官侍郎)

 

▍含咪量

网络熟词,跟“抖音梗”之类近似,算是所谓流行文化影响力的派生词,而所谓影响力,也常经历路转粉、粉转路之类的跌宕起伏——在被人指摘与自我黑化间,还有恁多移步换景的维度,换个角度看,好多“梗”或“量”其实漏洞百出,没人推敲也经不起推敲,呵呵而已。

 

▍通过无尽的含混来言说那种确定性的力量

语出学者洛之秋本周微博,参加文学奖评奖,洛老师坦陈一己之好:“我最钟爱的现在在《信徒》和《卜马尾》之间摇摆,大概是因为这两个文本其实很相似——透过一个老人的衰老和死亡来传递信仰的价值。大概与“迷幻”“碎片”和“丧”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文学通过无尽的含混来言说那种确定性的力量”……末句中强调的“含混”与“确定”是很高级的标准,说它是小说的生存级底线,也不为过,不然,为啥还要写小说读小说?


▍野奢 

来自作者潘姜汐熹、龚鉴本周文章。“野奢”一词原为特色旅游主题词(描述定位语),“野”极言旅游地自然原生状(冷僻偏远荒无人烟),“奢”极言景点吃住奢华(奢靡无度豪华独享),这种反差比,成为此类旅游或个性化度假的噱头和招牌,而正如两位作者所说,当它的“野”野到基本没有网络信号、当它的“奢”奢到必须赊账打白条时,“野奢”也不过是个宰人杀熟的招幌。

 

● 诗歌,就像奢侈品包包,

是我们对工业文明之前的一种乡愁。

(饭而不否)

 

● 比死亡更难做到的,是饶恕。

(《不可饶恕》台词)

 

● 我看说自己有社交恐惧症的人都挺交际花的。

(满洲浪子)

 

▍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网络流行语,来自歌手李荣浩参加某真人秀节目后热传的表情包(文字部分),有人称之为“黑人问号”(懵逼的尼克杨)的本土实名制版,也有人称之为小眼族励志奋斗版。2018年,表情包语文在流行语文中占比蹿升,它匹配了视觉化潮流,也跟现代人简单粗暴即时满足需求很搭,至于语境是否妥当、溢出语义是否尴尬之类,少人细究。

 

▍不耐烦文化

来自作者刘融本周文章,作者从“心情基调”切入,讨论当代人“轻微烦躁,偶尔自燃”背后的“不耐烦文化”,作者没将其简单地归结为浮躁,也没将其归结为坏事,而是小心翼翼地辨析“即时满足”与“延时满足”之间的人性更迭:即时满足让人欢呼雀跃,延时满足让人莫名不爽,“一边说‘我一秒都等不了’、一边用拖延症浪费光阴”……跟即时满足放大需求一样,延时满足映照出人格撕裂的日常:小妹啊,茉莉花炒蛋还上不上啊?

 

▍我可以当首富,但是没必要

2018网络流行句式,亦称“可以但没有必要体”,原为某游戏主播口头禅,热传后成为流行造句梗。样板句如“我可以当首富但是没必要”“我可以原谅你但是没必要”“我可以回答你但是没必要”……此梗既是一种遮掩能力弱项的话术格式,也是一种慌张人格的自我抚慰,它超强的适用性和开放性,让一些游戏玩家视其为装逼神器。

责任编辑:向可 xiangke@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