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专访了吴吞,他说,“有一天我也会退出乐队”
大象音乐
大象音乐
“大象音乐空间”作者。
“大象音乐空间”(ID:bigxmusic)音乐不是热闹的潮流,不是稍纵即逝的娱乐,是思考的切口,是自身的成长,是世界的倒影。在音乐里,我们照见自己。
我们专访了吴吞,他说,“有一天我也会退出乐队”
文/大象音乐 《妈妈 一起飞吧,妈妈 一起摇滚吧》
通过经纪人向舌头乐队约采访,几番沟通之后,将采访时间定在早上十点。

这个时间难免令我们有些惊讶,毕竟一般印象中,摇滚歌手的作息都是日夜颠倒的,早上十点就进入工作状态的实在是凤毛麟角。

在约定时间,我们准时见到了吴吞。坐下来时先寒暄,说到他现在的作息习惯,吴吞说,“我现在养成一个习惯,只要醒了就要起来,尤其是早晨,所以就会起得很早。而且人自然有个规律,我们年轻时可以随意安排自己时间,但是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就会跟着自然规律来走,早上起来晚上睡觉,否则身体会受不了。”

这篇采访稿不打算走寻常路,希望用最快捷的方式把吴吞最精彩的发言传递给大家。所以,我们直入正题。

先说你们最感兴趣的三个问题

1、关于朱小龙退出、舌头成员变动。

吴吞:舌头乐队一直在变动。舌头乐队最早的成员现在就剩两个了,吴俊德、郭大刚。乐队最早的主唱柳遇午、吉他手丁健、鼓手李旦,这些人都走了。所以有一天我也会退出,都有可能。也许有一天会有更年轻更有才华的主唱,我会自动退居二线。给我一个经纪人助理的工作,让我还能在你们的身边看着你们,我就满足了。

我们也需要更新鲜的东西进来。现在的年轻乐手他们的知识面更广,他们接受的更多,而且我们也需要进步,所以我们欢迎更多更好的乐手来和我们合作。

2、2016年参加《中国之星》的原因。

吴吞:个人觉得主要是因为崔健的介入。我很认可他这个人,他是影响我们这一代的一个人。当他去做这个节目,很多非议过来的时候,我希望帮助他,支持他做一件事情,这是一点。

还有一点我觉得,电视和Live House,音乐节现场,日常生活街头,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一个地方而已,它不会因为是中央台就有多么神圣,它和地下通道是一样的。而且每一个观众都是神圣的,每一个听众都应该得到尊重,他们有权利听到更好的音乐,得到更好的信息,有权利发表他们的评论。

3、怎么看节目最后被剪。

吴吞:很正常,因为中国的媒体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没有办法还原一个真正的现场。因为所有的节目都是录播,没有真正的现场直播,所以我们看到的节目都是经过删减的,而且相关部门还要审批,就像那一句“侵略者们带走了他们能够带走的,毁掉他们能够毁掉的”,他觉得这句话不行。我就不明白这句话错在哪里了。

以下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两个问题

1、为什么新专辑里有那么多类似于红色牛奶、穿着比基尼的鲨鱼之类的荒诞意象?

吴吞:这张专辑其实叫《机器解放全人类》,但是这题审不过去,所以才改成了《原始人爱空调协会》。对我来说这些不是荒诞,歌词是我写的。读的人可能会觉得荒诞,如果觉得荒诞的话,我们的世界都很荒诞,我们都处在荒诞当中。所以“荒诞”这个词是不存在的,对我来说就是现实,它们来自于生活的全部细节。比方说,空调。其实空调对人的伤害是最大的,我根本就吹不了空调。但是有些场合你必须要吹,而且有些人觉得没有空调不行。实际上空调破坏环境又影响人自身的内循环。当然飞机上需要空调,地下室需要空调,但是老百姓确实是不需要空调。热就热了,你夏天热的起冬天就冷得起。现在的人冷不起也冻不起,大夏天开着空调,大冬天也开着空调。所以这些意象就来自于这里。

2、曾经在专访里看到吴吞说,“现在的科学和商业已经取代了哲学和宗教,精神层面的东西都已经退居到二线”,现在看法如何?

吴吞:现在已经是反向了,现在精神层面的东西又慢慢在浮现出来,因为人不能缺少精神。因为人的物质越丰富,科技越发达,外在的东西越强烈,他就越需要内在的东西。所以他不可能把内在消灭掉,而这种需求会慢慢转变成一种渴望,一种本能,他会自动去寻找。外在和内在是相互影响的。

我们认为吴吞答得最精彩的三个问题:

1、老粉觉得新专辑风格改变了,会不会介意这种评论?

吴吞:不会。我们做音乐是出于我们内心喜欢,我们从来没有被迫去做一些事情。你可以说你不喜欢,你可以说我们转型了。我们支持这种评论,随意。因为摇滚就属于大众的,你可以说你喜欢,你买了1000块钱的票,你来看演出,你也可以“Fuck”,你也可以嘘他们。我们都接受,这都是乐迷给于我们的,可以质疑我们,可以不喜欢,我们接受。你越不喜欢,我们就会越尊重你。当然不是说无理取闹,也不是说对于喜欢我们的乐迷的一种诽谤。通过这东西能真正找到自己内心的需求和渴望就最好。这就是摇滚乐的目的。

2、作为个人的吴吞与舌头乐队主唱的吴吞,哪一个“吴吞”更真实?

吴吞:舌头乐队的每一个人都是个体。大家合作在一起,并不是为了这一个集体而怎么样。集体只是大家的载体,它永远在那。就算我不在了,或者谁不在了,舌头乐队永远都在。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都是在表达自我,我们也允许对方表达自我,我们也有冲突。

在更多程度上,你听到舌头乐队创作的所有音乐,包括它的意象、歌词都是由每一个个体展示它自己所能达到的。我们希望你来表现你自己,通过你对音乐、生活和社会的理解表现出来。我们支持这种东西,我们乐队是这样的一个乐队。也没有非要说以一个人的名义来创作强加给每一个人。大家都是在磨合的一个过程中产生(音乐作品)。

3、独立音乐人的生活没那么艰难了吗?

吴吞:我不这样看,生活一直都很艰难。从人类来到这个星球,诞生这一刻开始,就一直和“艰难”这两个字没有分开过。我们看到更快了,更高了,拿到的工资更多了,等等的一切,这意味着艰难的将会更艰难。如果有一天能把这些放下了,我们就不艰难了。

吴吞的其他金句,值得抄在小本子上。

1、不要叫我老师,就叫我吴吞,我们中国没有人配得上当别人的老师。

2、创作对我来说就是有感觉我再创作,没有感觉我不会写的。

3、现在精神层面的东西又慢慢在浮现出来,因为人不能缺少精神。人的物质越丰富,科技越发达,外在东西越强烈,他就会越需要内在的东西。

4、可以质疑我们,可以不喜欢,我们接受。你越不喜欢,我们就会越尊重你。

5、我觉得艺术它来源于生活,它在生活的所有层面。

6、从人类诞生的一刻,就一直和“艰难”这两个字没有分开过。

7、凡事都有两面。因为在中国这个大环境里面,音乐产业本身就是一个不完善的一个东西,不完善的一个状态。在有些共同点上我们和公司达成共识;在有分歧的地方尽量合作,来弥补。

8、要让我们做一些我们做不了的事情,违背我们的意愿,对不起,我们做不了。

9、能唱就唱,能做就做。

10、保持你们的清醒状态,该嘘就嘘,该哄就哄,不要跟在别人的后面,找到自己,不要追星,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

文/大象音乐
责任编辑:秦何人 qhr@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