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眼中的世界有多么不同?
不同人眼中的世界有多么不同?
耿圣凯问:
耿圣凯问:在世界不同角落里生活的人,自然是会对世界有着不同的认识。然而面对同一个环境,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人与人之间到底会有多大的不同?<br>


知乎用户王子君答:
自然不一样。

住在拉各斯的印度商人,开着一家工厂,聘了一百多个黑人工人。他觉得西非是地狱,老家旁遮普是世界上最文明最美的地方,中国人都长得一样,文化全是打打杀杀。他叨叨絮絮的印度口音很快很难懂,我模糊地听出他要在这片野蛮的土地上赚够钱,回旁遮普盖房子,然后凑嫁妆给家中的女儿选个有教养的高种姓人家;

同样是在隔壁的日本人,看到我时激动得不停打招呼,即使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而非日本人,他依然很高兴。他是驻当地的销售代表,但他很害怕和黑人打交道,认为他们几乎都有传染病和暴力倾向。他很想家,英文结结巴巴手脚比划地跟我讲老家的海鲜;

家对门的豪萨族小伙,以前留学德国。他对自己的祖国有着无比的信心和自豪,但这不妨碍他给警察塞钱,他认为这是文化的一部分。他很喜欢中国人,认为中国人很聪明很勤奋,中国是他们这些弱国的榜样。当当地人想讹诈我们时,他冲出去把对方按住,为我们打架;

小区门口杂货店老黑大叔,喜欢中国的产品,但更想在中国传教。他痛恨本土的巫毒教,认为这些巫术毒害了国家,每次提起都会拍一下手以示愤慨。他觉得当上帝的荣光笼罩这个世界时,那一切都成了,科技、经济都是浮云;

而和杂货店黑大叔相识的韩国传教士更加激进,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敲门,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去当地教堂做礼拜。我几乎拒绝七八次,他才慢慢放弃。他认为韩国是上帝在亚洲的旨意,我们都是有待拯救的亚洲罪人,提到他们韩国人在非洲建的教堂,他总会自豪地抖一下衣领;

不过对待宗教,在维岛打工做清洁的黑小孩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基督徒都是懒鬼和骗子,每次在我面前搬东西时他都这么说。他相信伊斯兰与真主,他认为男人理所应当娶四个妻子,娶不到只可能是没钱。他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是美国,其次是中国,然后是尼日利亚;

在马尼拉,半夜刚住下酒店,酒店的菲律宾前台姑娘以为我是中国的有钱人,主动帮我收拾房间。末了她用脚轻轻蹭我,很是挑逗地对我说: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她,她说中国人都有钱;

马尼拉圣托马斯大学的校长,认为自己的大学有四百年历史,远超中国任何一所大学。他总是不忘提醒我,这里的一砖一木都是有故事的,你可以好好拍下来给中国人看;

帮我拎三脚架的菲律宾人,我记得他叫Markel,觉得菲律宾就是天堂。在长滩岛拍完片喝酒时,他告诉我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开一家酒吧。

这个世界上,不同人眼里的世界当然是不一样的。在我的朋友里,有觉得中国女人可以随便上的德国人,有喜欢烤鱼喜欢到每晚一条的美国人,有热爱伊斯坦布尔远甚北京的维族人,有坚信自己国家最美的尼日尔人,有深信中国会崩溃的印度人......我怀疑的是,哪两个人眼里的世界是一样的?

早先在拉各斯,当地中国人告诫我在外不要下车,不然很可能被敲诈勒索抢劫,所以我一出门,就惶恐地躲在车里。等到我老爹来,看我这么怂觉得好笑,就带着我徒步走过了一个准贫民区,然后在街角的一个小吃摊坐下,开吃。

每个路过的黑人似乎都眼露凶光,但当我战战兢兢地吃完那份难吃得要死的炒饭后,突然觉得,不过如此。

后来到了马尼拉,早上一个人出酒店,很自然地在酒店门口卖烟的小贩那买了包软白万,然后边抽边看着来来往往五颜六色的吉普尼,觉得,很有意思。

不同,是必然的。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面对这种不同。你可以视而不见,你可以套个现成的答案,你也可以安静地观察,然后尝试理解。这个世界是如此复杂,以至于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答案。但我觉得,与其评判答案的对错,不如听听答案背后的故事。这样,70亿个答案不再是70亿道判断题,而是70亿个有关人的故事。


(责任编辑:贺伊曼)
(责任编辑:贺伊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