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关于丑小鸭找回自己的故事
吴千山
吴千山
ACCA/自由撰稿人
香港青年文学奖得主。
这是一个关于丑小鸭找回自己的故事
文/吴千山 《穿普拉达的女王》

看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一部深刻的电影。没有太多的内涵需要挖掘,所有要表达的东西都赤裸裸地展现在观众的面前,让人觉得无比现实。

主人公安迪刚刚从大学毕业来到纽约,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记者,并且为此放弃了斯坦福的法律学位。在求职屡屡碰壁的情况下,她带着自己的简历阴差阳错地闯进了《天桥》——全美最知名的时尚杂志社,主编是女魔头米兰达·普利斯利。第一助理艾米丽告诉安迪,只要为米兰达卖命一年,她就能去到她想去的任何杂志社。

在炒掉了好几个“漂亮的蠢女人”之后,米兰达决定聘用眼前这个看似聪明,却毫无时尚感的胖女孩作为自己的第二助理。

可想而知,工作中穿着天蓝色化纤毛衣的安迪与周遭的时尚环境多么格格不入。设计师奈杰尔给她带来了一双吉米周的高跟鞋,她拒绝道:“米兰达雇佣了我,她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她仍然只是把在《天桥》的工作当作记者梦的跳板,认为自己不需要为此做出太大的改变,努力熬过这一年就万事大吉。

因为这份工作,安迪开始变得十分忙碌,只有在凌晨才能空出时间来给父母发问候邮件。她的父亲专程来纽约看望她,并支援了她的房租。和父亲吃饭时,本该悠闲的时光被米兰达的电话打断。她被飓风困在迈阿密,无法返回纽约观看双胞胎女儿的表演。她要求安迪立即给她找一辆能马上飞回纽约的飞机。正准备陪父亲去看舞台剧的安迪急得焦头烂额,打电话四处求援。最后米兰达没能成功返回纽约,次日安迪遭到了她的无情训斥。

心情低落的安迪走出米兰达的办公室,到奈杰尔的工作间想得到一些支持。她抽着鼻子流着眼泪对奈杰尔吐苦水:“如果我做对了什么事,就像是应该的,她连一句谢谢也没有。但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她就会瞬间变成一个恶毒的巫婆。”听完,奈杰尔非但没有安慰她,反而斥责安迪对工作的态度——她只是敷衍地在做这份工作而已,她根本就瞧不起时尚产业。外面有无数女孩愿意为这份工作做一切事,而安迪却在挥霍来之不易的机会。

奈杰尔的话就像一盆凉水浇在安迪的头上,让她认识到了职场的现实。她转变态度,央求奈杰尔帮忙改造她,开始认真地对待这份工作。这里的桥段就是大众都能遇见的俗套,伴随着麦当娜的《VOGUE》作为背景乐,安迪开始了丑小鸭变天鹅的过程。她开始穿大牌,开始适应时尚人群的生活方式,变成最初她厌恶的那些光鲜亮丽、踩着高跟鞋在大理石砖上“嘎哒嘎哒”的女人中的一员。

认真努力的安迪在《天桥》的工作慢慢走上正轨,同时,无处不在的工作也开始入侵她的生活。在老友聚会上,朋友开玩笑不让她接米兰达的电话,她露出了不悦的脸色,聚会最后不欢而散。

随着私生活的丧失,安迪的工作也逐渐受到米兰达的认可,开始要求她在晚上把杂志的模版送到自己的住所——这本是艾米丽的工作。艾米丽把米兰达家的钥匙交给安迪,并嘱咐她不要和任何人说话,进去,把书放下就出来。然而在安迪送模版去时,双胞胎引诱她走上二楼。安迪碰巧撞见米兰达正在和自己的丈夫吵架。注重隐私的米兰达勃然大怒,对安迪发难——如果她不能在四个小时之内拿到未出版的《哈利波特》手稿给双胞胎阅读,那她就不用再来上班了。

绝望的安迪尝试了各种方法,最后之前在工作上认识的作家汤普森帮他拿到了手稿。她重新在一线工作岗位奋战,本以为女友要辞职的同居男友内特却大失所望。内特认为安迪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来纽约追求记者梦的安迪了,成为了屈服于浮华和享受的物质女郎。在外摄的场地上,安迪和奈杰尔说自己的私人生活岌岌可危。奈杰尔却回答:“这说明你的工作开始步上正轨,等哪天你的个人生活完全覆灭,就说明你要升职了。”

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安迪成长为一个处事专业、精准、滴水不漏的职场女性,并且越来越受到米兰达的器重。在出发巴黎之前,米兰达决定撤换掉艾米丽,转而让安迪陪同自己前往。一整年都在期待巴黎之行的艾米丽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同时遭遇车祸的她在医院里大声呵斥安迪:“你知道整件事情里最让我愤怒的是什么吗?是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在乎这些东西,你说自己一心想要成为一名记者,而你却最后拥有了这一切。”安迪想要解释,却被艾米丽再度反驳:“你就承认吧,自从你第一天穿上那双吉米周开始,你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与此同时,巴黎之行也彻底激化了安迪和内特之间的矛盾。在他们吵架的过程中,很不巧地,米兰达来了电话。内特愤怒道:“你知道吗?你真正在乎的人,是随时能让你接起电话的人。”说完,便与安迪分手。

安迪和米兰达前往巴黎,在活动上她再次碰见帮她找到手稿的作家汤普森。之前因为安迪男友的存在而迟迟无法对其下手的汤普森终于找到可乘之机,邀请安迪到自己的旅馆里共度一夜。早晨醒来时安迪看见了桌面上新的《天桥》杂志的模版,她询问汤普森这是什么。汤普森告诉她集团总裁准备撤换掉米兰达并且启用新主编杰奎琳,而他将作为新版《天桥》的文字总监。安迪愤然离开了汤普森,前往提醒米兰达即将发生的事情。

然而米兰达早有准备,她威胁集团总裁如果强迫她离职,她将会带走大票她挖掘的摄影师、设计师和作家。集团总裁屈服了,而后米兰达要做的,就是给杰奎琳安排一个大油水的职位。她成功把杰奎琳推到了一个新品牌合伙人的位置上。不胜唏嘘的是,这个位置本是给奈杰尔准备的。米兰达为了自己,牺牲了好朋友的前途。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米兰达对安迪不顾一切想要警告自己的行为作出夸赞,认为在安迪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安迪反驳道:“我并不这么认为,我不会为了自己牺牲朋友的前途。”而米兰达则道出了血淋淋的现实:“你会的,来巴黎之前你就已经对艾米丽这么做了。”

在这场对谈中,安迪才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真的变了,她为了这份工作改变了太多。车停稳之后,她走下车,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跟随米兰达在璀璨的镁光灯簇拥下进入酒店,而是选择走了相反的方向,把不停响动的手机丢进了水池中。

她回到纽约寻找内特,穿上自己曾经觉得舒适的化纤毛衣和人造革外套,向内特承认自己的错误。虽然经历磕磕绊绊,但是她又变回了原先质朴,追寻记者梦的安迪,内特也重新接纳了她。

约见过内特之后,她到《纽约镜报》面试,当面试官问她:为何在《天桥》工作不满一年就离职?她回答:我学到了很多,也搞砸了一些事情。然而最后面试官却告诉他,当他给《天桥》打过电话之后,米兰达本人发来了一份传真,写道:安迪是所有助理中最令我失望的一个,但如果你不雇佣她,你就是个傻瓜。

安迪震惊地抬起头,最后她得到了在《纽约镜报》的工作。

本片的可贵之处便在于这结尾,让这片子这不仅是一部华丽的时装电影。胖胖的丑小鸭跌入了充斥着苗条身材的浮华世界,最后一步一步变成美艳的天鹅。但就在即将达到成功时,她发现自己并不想做天鹅,她想做的就是她自己,一只追寻记者梦的丑小鸭。

影片的前小半剧情是大多数人都要经历的阶段——初入职场的洗礼,在房租、工作和生存之间挣扎。有人找到了梦想中的工作,也有人顺着境遇走,逐渐忘记自己最初想要做的事。《穿普拉达的恶魔》通过一个天真烂漫的主人公,在最后以一种十分理想主义、但又不无道理的方式给予了观众一种鼓励:不论经历了怎样的沮丧和迷茫,都应该记得自己最初想要的东西。

责任编辑:梁莹 liangy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