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随便地生活吧
MISS南
MISS南
专栏作家。
专栏作家。
就这样随便地生活吧
文/MISS南
我的朋友二马是一个宿命论者。

二马说这世界上一切的事情都是注定的。为什么有些人生在富家,容貌美丽,性格开朗,聪明伶俐。而有些人就生在鸟不下蛋的山沟沟里,并且还丑,还别扭,还蠢?

我说:你这样讲是不对的,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知道那谁谁谁,生在农村,不美,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在上海整了容,学了手艺,开了公司,现在过着美好的生活。

二马笑了,二马说: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那她为什么会勤奋和努力呢?因为她生来就是一个勤奋和努力的人。如果老天把她生成一个不勤奋不努力的人,她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老天把那谁谁谁生成了一个不勤奋不努力的人她会怎么样。二马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

《第二性》里波伏娃认为“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被造就的”。我一直觉得我的想法和波伏娃是一样的。一直到二马这么说了,我才重新想这个问题,既然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被造就的,那为什么在同样社会环境下,会造就那么多截然不同的女人?

我是一个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上海长大的孩子,差不多年纪的女性在同一个社会里有差不多的经历,受过类似的教育以后对各种事情却各有各的看法。

有人觉得独身万岁,有人想尽办法要把出轨的老公抢回来,有人擅长劈腿爱着几个摇摆不定。有人工作狂,有人一天班都不想上。有人爱买名牌,有人爱旅行,有人养着小白脸,有人只想花男人的钱。

看到这里,读者要说“那是因为她们出生在不同的家庭,是家庭文化背景不同导致性格行为的差异”。

OK,那回到二马说的,一切都是注定的。为什么A生在A家?B 就生在B家呢?

A是一个漂亮,学历高,收入高的女性。A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校花,追求她的人很多。但A眼界高,学校里那些她都看不上。毕业后A在工作中认识了她的富豪老公,一跃嫁入豪门,旁人羡煞了眼。可婚后好景不长,生完了孩子A就发现老公出轨,这轨出得可是又远又长,不但有小三小四还有历任前女友。旁人此刻都在看笑话。A发誓不能让旁人看笑话,此刻就拿出了她妈妈的绝招,情感绑架。在她的记忆里,妈妈就是这么留住爸爸的,虽然她的爸爸不是富豪,只是一个和她妈妈差不多水平的普通技术工人,但是A的爸爸极其风骚,外遇不断,A的妈妈常年来用各种装病、装弱、装无助等手段终于慢慢坐到摇椅上两个人去摇了。如今的A毅然走上妈妈的老路,这一切手段使用起来得心应手。渐渐A的老公感受到了A的好处。在A的努力下她又怀孕了,看着自己大出来的肚子,A感到很高兴,旁人终于没有话讲了。这段婚姻是可以天长地久的,A和二马一样,相信宿命。

而A如果生在B家,这一切情况就会不同了。B没有A美貌,也没有A要强。B的妈妈是个开朗活泼的前千金小姐,解放后资产没了,那一家门也想得穿,靠变卖一些皮袄凑合着乐滋滋地过。B的爸爸书香世家,斯斯文文谦谦君子。B家的教育就是对B没有任何约束,从小她对什么感兴趣就让她去学什么。等到她读大学,几乎所有的兴趣爱好都让她学了个遍,就是没一样精通。毕业后,B出了很多新花头,一会到处旅行拍了很多照片,一会去做瑜伽教练,一会教外国小朋友画画。工作之余谈谈恋爱,年纪渐渐大了,旁人问B的妈妈,着急不着急,女儿还不结婚,人家都抱外孙了。B妈妈说:地球人口已经很多了,我们不给地球添乱了。旁人渐渐也就没有话讲。到了三十岁,B突然宣布要结婚了,新郎是个法国医生。婚后小两口想去东京生活一段时间,因为两人都很喜欢日本文化,然后一起去非洲做一年的联合国医务人员。旁人又问B的爸爸:女儿去那么远,不照顾你们这不好吧?B的爸爸说:她是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她的人生很好。我们的人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也已经为社会做了自己的贡献。我们一家都很好。旁人说:哦……

在这两个故事里,大家首先可以看到有一种非常愚蠢的人叫“旁人”,其次大家也可以看到一个人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可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就决定了你未来的路是怎么走。

如果A生在了B家,A就是B,而B如果生在A家,B就是A。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我问二马。

二马说:是的,你出生在哪家,代表你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天分有多高,代表你未来的路能走多长。你有多漂亮,代表你的人生能少体验多少苦。你生来勤奋,就代表你“也许”能跳跃你的出生给你自己更好的生活,当然这也只是也许。

但是!!二马突然峰回路转:你知道吗?绝大部分时候不是所有的好事都在一个篮子里!

二马继续:出生好又漂亮的人有不少都挺蠢,出生好又漂亮还聪明的大部分都不努力,出生好又努力的人都不漂亮,又努力又漂亮的人出生又不好。而万一有那些啥都好的人,因为太完美,老天都嫉妒他,容易短命,比如张国荣。

必须得这样才行,要不然世人心理多不平衡啊!二马总结说。

好了好了,这不就是上帝给关了你的窗又给你开了门嘛!我说。

二马突然阴阴笑,他说:非也!不是所有的好事都在一个篮子里,可坏事常常都在一个篮子里,上帝确实不会又给你开窗又给你开门,完美的人很少。但上帝绝逼会把人关在没门没窗的房子里。倒霉的人却太多了。很多人天生既丑又蠢还懒,比如我。二马指指他自己的鼻子。

我看着二马,心里有一点点悲凉。我不得不用柴静式眼光看着他说:那你怎么生活呢?

就这样随便地生活啊!二马说:

我被生成这样不是我的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就算有机会问问老天,他肯定也说我没运气抽到好签。所以就这样吧,告诉自己别人的好都是注定的,然后偶尔开心一下,嘿嘿,你看他们也没那么好。绝大部分时候就随便地生活着,命运那巨大的魔爪,你越挣扎抓你越紧。

和二马分开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想着二马的话,突然发现了又被二马戏弄了!能想明白这些的二马,他真的蠢吗真的蠢吗真的蠢吗???


在知道二马的生活哲学以后,我的生活慢慢也就容易起来。对别人的非议随便地忘了,对争取不到的工作随便地释怀了,如果有人鄙视我我随便地骂句傻逼就算了,对年岁增长出现的皱纹随便地照镜子也不老想着要消灭它,对强求不来的感情随便地就淡了,对必须放手的人和事随便地哭一场就认了。

我想我就会这样随便地老去,等到快死的时候,我会对我的儿孙们说:老奶奶我这辈子活得很轻松,不累。

很轻松,不累是人生的最高褒奖。


MISS南,专栏作家。微博ID:@我是MISS南
(责任编辑:薛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