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的藏野驴&摄影/于Rum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from 《东邪西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