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柔软易藏针
不辣
不辣
青年写作者
出生农村,留学英国,常居江南。曾经,热血业余边缘传媒人;如今,想专注插秧却恨家中无田,无奈投入自由写作。已出版个人长篇小说《梦》。
人心柔软易藏针
文/不辣 《调音师》

区别一个故事讲得好不好,节奏很关键,2010年的法国短片《调音师》用14分钟完美诠释了节奏对讲好故事的重要性。

 
短片《调音师》

改编这样一部高分短片,是一件难度系数很大的事情,意外的是,印度电影《调音师》的改编不仅在故事部分保持了原短片“猜不明开头,更猜不到结局”的悬疑精髓,在立意上对人性也有了更深刻的探索。

 
2018年印度电影《调音师》

故事的开始要从男主阿卡什假装盲人钢琴演奏者说起,作为一个艺术家,他认为黑暗使人专注,专注是灵感的来源,所以每天戴墨镜,练习盲人的生活方式。他完美的伪装骗过了身边的所有人,卖彩票的大妈帮他打车,被一见倾心的苏菲邀请到餐厅当常驻演奏师……

络绎不绝的客人被他精湛的琴技和盲人的标签吸引来这个餐厅。正当阿卡什陶醉于假装盲人的种种好处时,意外收到了一个大明星结婚周年表演的邀请。

作为电影事件的催化剂,从阿卡什赴约表演,电影才算是真正开始。而阿卡什原本平静的生活,也是从这里开始刮起了一场飓风。因为,谁也不知道,私人音乐竟会是一场谋杀。

来到大明星家,阿卡什像往常一样全情投入地演奏,只是这次的观众有些特别。大明星想给妻子西米周年惊喜,却意外撞到西米和情人的偷欢现场,情人擦枪走火杀死了大明星,准备转移犯罪现场时,又正巧碰上阿卡什上门赴约。

盲人钢琴师的身份,看起来让阿卡什侥幸躲避了一场灾难,却也让他卷入了更深的漩涡。

电视里播放着大明星死亡的消息,全城都在搜捕杀人凶手。面对警局的问话,目击者阿卡什守口如瓶,纵使心里很想揭发真相,却也只能隐忍着。说出真相,意味着自己必须暴露一直在装瞎的事实,甚至会引来杀身之祸。因为,杀人凶手——西米的情人正是此刻审问他的警官。

只是,再严密的石头都有缝隙。西米的邻居达萨太太作为谋杀第二目击者,还没来得及揭发凶手就意外坠楼。阿卡什更加确信只有自己保持沉默,继续装成盲人的样子,才能保命。

在电影节奏趋于平缓之际,西米突然造访阿卡什家,让故事再次紧张起来。为了测试阿卡什是否真的什么都看不到,西米戴上恐怖面具坐在一旁看他泡咖啡,紧张的阿卡什没有露出丝毫马脚,直到看到西米在自己的咖啡里倒入不明液体,阿卡什的伪装才被识破。心虚的西米将计就计,趁机把他弄瞎。

这里,电影完成了第一个大反转:佯装盲人的阿卡什变成了真的盲人。

失明后的阿卡什变得一无所有,因为欺骗和背叛,连苏菲也离开了他。

而电影真正的高潮到这里才即将要开始。

如果说,送出的每一颗糖都会以别的方式回到自己的手里,那么从手里放出的每一条毒蛇,最后都会吞噬自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这个人心叵测的故事里,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行为得到了相应的惩罚。

多年以后,当阿卡什和苏菲在伦敦偶遇,诉说着当年自己的悲惨遭遇,原来死里逃生的阿卡什来到伦敦,继续当起了盲人演奏家。但当阿卡什一脚踢开易拉罐,我们又怎么知道所谓的故事结局是不是真实的结局。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最后仍无从得知,只剩阿卡什那句与电影一开始互相照应的:“说来话长,咖啡”,给观众留足了想象空间。

不得不感叹《调琴师》导演的巧妙心思,连最后一个镜头都在反转。而在不停反转间,故事从结尾回到了开始,其间种种,好似噩梦一场。

 
liver既是肝脏,也指生命的拥有者。

回到电影一开始提出的疑问:生活是什么?在我看来,不过全由人心决定。人心,就是生活的方向,向明向暗,只在一念。它时而脆弱无威胁,却时而又于柔软处藏针。对生活保持警惕,无非就是警惕人心。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