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战记·争议性结果
彭思萌
彭思萌
青年科幻作家。一生负气成今日。
生于1990,宜昌人,土家族。
上海战记·争议性结果
文/彭思萌 章节目录

决赛当天向萌萌醒得很早,早早来到上海体育馆,等待比赛。天气很阴,又飘着雨,她嗅着空气中的湿气,觉得那是命运的味道,她的命运是什么,她还不知道,但无论是什么她都做好了接受它的准备。体育馆上空那巨大的敞开式顶棚已经合上了两扇巨型玻璃,以免让冷雨落到观众的头上。

比赛台已经搭好了,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做着最后的检查,她先跑过去站了一会,看那玻璃天顶上的水花,像一支涌动不休的曲子。她回到后台,换上比赛背心和短裤,戴上专用眼镜,经过细致的安全和医疗检查,任一群人围着她忙个不休,折腾完整套繁琐的流程,她就坐在空空的休息室发呆,在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这儿倒布置得简洁,除了一张大桌子和几把折叠椅什么都没有,她捡了张椅子坐下,忍不住去想外面的场馆是不是也是这样空旷安静。

有人猛地推门进来,她皱起了眉头,想看看是谁这么没眼力见非要闯进来,结果火气一下消散了,发现那是萧洒,距离昨晚在“西天”相见还不到八个小时。她冲他点点头,他也冲她点点头,在她对面坐下。

“‘穿梭’和‘润星’都来了挺多人,给你加油。”萧洒说。

萌萌点点头。

然后他们各自盯着自己桌子前面,一言不发,屋子里多了一个人,却更安静得吓人。他们既没有提将要面对的孔方,没有提到那危险的阴影,也没有提将要进行的比赛,也没有提那消失到现在的萧瑟。她相信他们都明白,除了接下来的比赛,现在一切都不重要。

在这种安静中她差点睡着了,有时候过度紧张的弦一崩断人倒疲惫了下去。

“邦,邦,邦。”敲门声,又有人来打扰了。

“萌萌,准备好上场了。”甜甜的声音,一个穿着长靴和毛毛裹胸的甜姐儿探头进来,柔柔地提醒道。看来他们这几天的举牌女郎还挺不错。

她站起来,走了出去。

炮哥在门外等着她,“加油,我会在旁边看着你的。”

她点点头,发现萧洒没有跟出来,他就站在屋子里,冲她招招手。

“这次记得给我加油。”她说。

他也点点头。

然后她就独自继续向前,穿过一条又长又昏暗的走廊,一人走上了舞台,远远看到那儿光亮一片。走得越近,乐声越发轰鸣,还有闪闪烁烁的影子。她越走越快,慢慢走进了光亮之中,舞台的影子清晰了起来。

她的眼前是四五个几层楼高的全息投影,看起来像是几个原始部落的战士。他们浑身黝黑,脸上戴着面具,跟着有力的鼓点拿粗壮的腿不停地敲击地面,跳着一种粗犷的舞蹈。所有的声响和动作都在高亢的乐曲乍然结束时一同停止,消于无形。

“现在,欢迎我们的第一位选手上场,她就是《上海战记》目前排名第一的著名格斗手,一位战无不胜的女战士,我们无坚不摧的——向萌萌!让我们期待她的坚拳利腿和那让人颤栗的爆发力!”

这一长串言辞浮夸的漂亮话让她头晕得厉害,但她身边的两个举牌女郎催促她继续往前走,身经百战对她已经不是一个夸赞词,但她此时依然感到紧张,那是一种生理性的感受。她身子僵硬,嘴巴发干,眼睛不知道看哪儿,就这么面目僵硬地走了出去,走上那个巨大的舞台。她终于能看清整个体育馆的全貌了,人山人海闪动一片,她知道上海体育馆又叫八万人体育馆,这个数字并不是一虚指。现在整个体育馆欢腾无比,座无虚席,显然,这八万张票都卖掉了。

扑面而来的欢呼声像一片海浪淹没了她,她顶着这片浪潮继续稳健地向前走,走向那个舞台正中间的虚拟比赛台。空旷、平整、簇新,那最熟悉的赛台已经好好地在那里了,她掀起绳圈,钻了过去。脚踩在又凉又软的橡胶垫上,试着让自己跳动,活动开双腿双腿,好像最普通的日常训练一样,努力去忽略对面的人潮、身边的飕飕寒风,还有头顶上几十台摄像无人机的嗡嗡轰鸣。

那个过于夸张的男声又响了起来:

“现在,欢迎我们今天的第二位主角出场,他就是崛起的黑马,冷酷的绝情杀手。残酷、果断,又充满力量,令人颤栗,在半决赛中折断了对手的手臂,让我们期待今天他有更精彩的表现。让我们欢迎——孔方!”

孔方从舞台另外一侧的通道慢慢走出来了。对,向萌萌已经在全息投影中见过他了,但当他真人缓步走来的时候,那感觉依然是完全不同的。对面这个人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场,随着越走越近,这股气焰将向萌萌完全笼罩,一股冰冷彻骨的气息。

这个小个子的男人迈步走向舞台,昂首挺胸,解说还在大声叽里哇啦说着什么,她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她对上了孔方的眼睛,他抬起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深深地回望,他也在打量着她,眼神深邃而复杂,包含了太多内容。

这个人极度平静,又极度强悍,强,非常强,眼神里还包含了毒蛇吐信般的阴冷。但向萌萌不害怕,反而涌起了一股强大的信心:

我要打败他!

“现在,请两位选手走到擂台中央。好,比赛正式开始!”

巨大的铜钟敲响,余音在整个体育馆中回荡,激得人骨头都快要一起共鸣,观众的欢呼声雷动。

孔方围着向萌萌跳跃,用刺拳试探着两人间的距离,观察着她的反应。而她只想把拳头挥上他的脑袋,她就这么做了,他一个侧身迅速闪开,却露出一个空当,她一个低扫腿,这下中了,结结实实的。她信心大增,觉得发现了他的一个弱点,两拳虚晃,又是一腿,但这次他却早有防备,一把抓住了她的腿。她就要失去平衡,那会陷入被动,干脆向前一跳,跳到他身上,两腿死死夹住他的腰,猛打他的脑袋。孔方整个身子向前一扑,她的背先着地,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天哪,这一摔可是抢住了一个好身位,向萌萌这下被动了,让我们看看她还有机会吗!”

那个讨厌的解说还在推波助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她的背重重摔在地上,还在恼恨地想着这些人想看的只是一场挑战者逆袭的好戏。

情况不妙确实非常不妙,她被他压在身下,地面搏斗中一开始就是劣势身位,几乎就是任凭对方摆布,轻易就能被对方降服。现在她正拼命从这个境地中脱身,努力抱住孔方的两条胳膊,想把他的上半身先控制住。但他像一条人体巨蟒一样,用两条胳膊一点点突破她的防线,用双腿缠绕上她的身子。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浑身都在使劲,却感觉处处受到钳制。她瞪着一双眼面向天空,看到了高空中的投影计时:04:52。

见鬼,我可不想也在五分钟之内就输掉比赛!我也不想像奇迹那样被生生掰断一只胳膊!

而她马上意识到,孔方正在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她的脖子上,他那钳住她脖子的胳膊力气越来越大,连血液的涌动都变得困难。向萌萌想起萧洒的话,觉得这一次孔方想扳掉的根本不是她的胳膊,而是她的脑袋。她睁大了眼睛,全无章法地乱打乱踢,却只感觉脖子上的力量越来越紧。

他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我的命!

这个念头闯进她的脑海。这已经不是一场争夺金腰带的决赛了,而是生死之战。向萌萌一阵恐惧,但随之力量涌上了两条胳膊,她拼命想要解开他那铁钳似的双臂,他也在不断施力量,她憋着气拼命顽抗。这样过了很久,她只能听到两人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在视线边缘看到他也憋的通红的脸。终于,她感觉脖子上稍微松了一松,他的力气快耗尽了,她却没有。她趁机猛吸一口气,再扳他的胳膊还是扳不动,干脆松开他的胳膊,朝着他的脸猛打,他的鼻子应该被打破了,鼻血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脸上,他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反而被刺激着恢复了些力气,那缠在脖子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些。感觉折断她的脖子是有点难了,但他依然想给她来个“断头台”。

但她不会再让他得逞了,她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开始拼命踹他的腿,一手抓住他的胳膊,一手继续击打他的脸,好几下又打中了那已经破损的鼻子,血流得更多,他也喘得更厉害了。他们一路纠缠着,从场地中央挪到了虚拟围栏边上。孔方靠在那儿,两人都精疲力尽。虽然力道越来越弱了,孔方还是一直没有撒手,并且时不时加强手上的力气,向萌萌也回以拳头和肘击。她从视线边缘看到孔方已经满脸开花,鼻子全给血糊住了,她也没好受到哪里去,她的脑袋简直给打蒙了,又缺氧缺血,整个人一直在清醒和昏迷的边缘徘徊,但即便如此,她浑身的力气却丝毫没有减少。

两人又是一阵僵持,孔方又稍稍减弱了些力度,向萌萌攒了半天力气等待时机,赶紧踹了一脚他的腰,他被踹得一怔,又马上扑了回来,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但她已经不在乎了,至少他的力量越来越弱,已经不再能威胁她的脑袋了,她还是躺在那儿,拼命踹着他,不让他靠近。那一定像一只仰天大蛤蟆一样,她望着天空中那些载着摄像机的无人机想象着,自己从未打过如此难看的比赛。

“咚——”铜钟声响,简直如佛祖的清音一般拯救了她,一股力量把孔方从她身边远远弹开,第一局结束了。

“第一局结束了!这真是血腥劲爆的一局,时间把向萌萌从失败的边缘拯救了出来!让我们试目以待第二局更精彩的比赛。”

虽然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听到解说这兴奋的声音还是不太高兴。

她抓着虚拟围栏,勉强站了起来,这才感觉到浑身上下就没有不痛的地方。

那个举牌的甜姐儿一扭一扭走了上去,公布比赛的结果,向萌萌不看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能让比赛继续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一局显然是输了。炮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擂台边,往她手里塞了一瓶水,对她念叨着:“稳着点打!你那么急干嘛,如果不是开局的失误根本不会在地上打得那么被动。”

她一言不发默默喝了一大口水,任凭医疗团队来检查,拿纱布擦掉额头上、脸颊上、下巴上的血,孔方的血和她的血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来自于谁的伤口。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萧洒站在舞台入口那儿远远看着她。她委屈地看他一眼,他攥紧拳头给她加油。

她点了点头。

医生扳过她的脸,继续用棉签处理她的伤口,他们说她额头上裂了两道口子,她却完全感觉不到,只觉得视线老是被血挡住。他们在她的脸上一阵忙乱,终于把血止住了,他们撤下去了,宝贵的休息时间也结束了。孔方已经率先来到赛台中央,她走了过去。

“咚——咚——”铜钟再次响起。

她没有丝毫犹豫,向他挥出了拳头,这次他也一样,不躲不闪,而是跟她打起了对攻。她终于见识了他极致的出拳速度,那么短的时间里她感觉脸上中了四五拳。她生起气来,也拼命挥舞拳头回击。她敢肯定,她击中他的次数更多一些,但他向围栏边撤退的时候,她还送上了一记顶膝,这可不会让他好受。

孔方调整了战术,他的爆发力和速度不如她,这样拼下去会更加吃亏。他调动脚步,拉开距离,在赛台边游走。她占据了赛台的中央位置,紧追不放。她占据了有利位置,局面却慢慢落入下风,他的距离控制更胜一筹,不仅躲掉了她的大部分进攻而且常忽然停下闪避反身来一记冷拳回击。向萌萌就这样追在他后头吃了好几拳。她知道自己失控了,听到炮哥在场外大喊:“节奏!节奏!别被他带着走。”

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节奏,她打红了眼,只想让他尝尝自己的拳头,看看到底他还能不能杀死自己。她知道这样不好,但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她只是一头嗜血的猛兽,嗅着对手的血猛扑上去。除了那个不断游走的孔方,她似乎远远听到远处的疯狂呼喊,但那显得遥远和虚化,如同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狂热的斗志带来了超越极限的力量和速度,她把孔方逼入了绳圈一角,把他堵在那儿朝他脑袋上猛揍好几拳,孔方冷静地回击,她也挨了几下。痛,但那感觉不能再好了,她简直想死在这个赛场上,只要能让她这样打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体力不支把她送回了现实世界,这样的爆发和硬拼对体力的消耗太大了,她又一记势大力沉的右摆拳被他闪开,向萌萌感觉体力不支,竟停在原地,呼呼喘气。孔方显然觉得机会来了,扑过来就是一记右摆拳回敬给她,她一个下蹲晃过这拳,回赠一个踢腿,这点体力还是有的。

两个人稍停了一会略微休息一下,再一次同时扑向对方,短兵相接,但没有打上几拳他们就呼呼喘气靠在了彼此背上。向萌萌勉强抬起手给他背上来了几下,希望可以多得几分,这一局又快结束了。上一局消耗了太多体力,这一局也够呛,两个人都接近力竭。

“咚——咚——”钟声响起。

体育馆里声音雷动,举牌女郎又在准备上场,比赛三局两胜,现在仍在继续,那就说明她赢下了这局。

她跌跌撞撞走回角落。

“这局很好,有自己的思路,把他拖进你的对攻节奏,用爆发力和速度打败他。下一局要是可以的话还这么打,胜利在望。”炮哥拍拍她的背。

她一边喝水一边自顾自地想着。

不,我根本没有思路,只是听从了本心的召唤。

再次回头,萧洒依然攥着拳在给她加油,但她就是能明白这相同的姿势不同的意义,真奇怪。

她重返赛场。

“咚——咚——咚——”铜钟再次响起,最后一局。

观众和解说叽里哇啦地吵着,那些都毫无意义,她什么都听不到。

向萌萌和孔方缓慢绕着对方慢慢走着,彼此出了几个刺拳,又回到了刚开始的试探。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现在正在上海八万人体育馆进行的是GasaLine平台最火爆的游戏《上海战记》的年度冠军争霸赛决赛的最终决胜局!无论您是在现场还是在眼镜前跟我们一起如临现场,我都希望您发出您的声音,为我们台上两位坚持到现在的勇士加油!”

解说狂放地说出这一长段话,向萌萌觉得这个解说总算说了点人话,她感觉脚下的减震橡胶垫都在微微震颤,体育馆的观众们像被点着了,他们的热情熊熊燃烧,一个接一个从座位上跳了下来,有节奏地跺脚,发出吼叫,好像某种战歌。

这声音给了向萌萌力量,她不知道这些人中有多少是她的故人又有多少陌生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这些声音让她想起了她不是为自己战斗着,她为了这所有人,听到的或者听不到的。她立刻按捺不住,率先扑向了孔方。他不慌不忙地闪避着,无论满脸是血还是被逼到了绳圈角落他都面无表情,现在自然也是一样。他躲闪了一会,忽然冲了上来,一胳膊搂上了她的脖子,抱着她摔向地面,他又想来个断头台。她在地上拼命挣扎,这次他的力气没有那么大,而她更有经验了,身子一缩就挣脱了出来。她抡圆胳膊打上他的下巴,把他揍到一边,但并未在地面恋战。她一翻身站了起来,冲还在地上的孔方勾勾手。

“来啊,你这个懦夫,站起来打啊,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她冲着他喊叫。

孔方很快站了起来,她再次扑了上去,但没挥几下拳头就气喘吁吁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该死,体力消耗太大了。

还好,现在孔方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他们时而趴在彼此肩膀上,时而挺立起身子,互相胡乱揍上几拳,踢上几脚。她知道他们现在打得跟抡王八拳的孩子已经没什么差别了。他的脸上、身上全是血,她也是一样,刚才处理好的伤口又全部裂开了,又添了新的口子,她只能拼命甩头,甩开视线前的鲜血,才能勉强看清眼前的对手。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打些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有许多个瞬间她都觉得不用孔方来打她,她自己就要摔倒在地上了,但是她没有,她还站在这个赛场上,她还在不断挥舞着拳头,不断去打那个面无表情的对手。野火燃烧般炽烈的呼喊声包围了她,给她注入了近乎无穷的能量。

“天哪——我从没有看过这么疯狂的比赛,太疯狂了,这两个人拼上了一切。他们是为了胜利还是为了生死而战呢!这是两个真正的斗士!”解说几次喊破了嗓子。

向萌萌已经不在乎了,她奄奄一息,仍在出拳。眼前是一片血色,她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了,只有一个对手模模糊糊的影子。

“咚——咚——咚——”铜钟响起了,三声,代表着第三局也就是决胜局的结束。

向萌萌从对手身边走开, 晃晃悠悠走了两步,玻璃天幕外的天阴得很,她在湿润的空气中再次闻到了自己命运的味道,但她依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她高举起双手。

对,我可能会赢。

但她举了一会她又犹豫起来。

我也可能会输,该死。

她放下了双手,望向空中的记分牌,等待最后的结果。

观众们不再跺脚,也不再吼叫,他们高举双臂,一起鼓掌,一首壮丽的奏鸣曲。

“这是一场多么厉害的比赛,不,这是伟大,伟大的比赛……我们多么幸运能看到这样的比赛,太幸运了……”解说结结巴巴地说完这些,也停了下来。

大家都在等待着,最后一局打得太胶着,但胜负再难判别也难不倒计算的精密统计,显然,最终的结果在显示在公众面前之前还要给后台的高层过目,而结果出来的却是太慢了。

向萌萌的心一沉。


空中的光亮开始闪动,那个巨大的荧光红的记分牌终于跳动了起来,2:1,上面显示着,还有四个大字:

胜者:孔方

向萌萌的膝盖忽然一软,跪在了地上,仍然面无表情的孔方高举双手,原地跳跃了三下,僵硬地表示喜悦。她开始怀疑他到底还有没有正常的人类感情。人潮涌上赛台,四周喧嚣一片,她却干脆躺倒在地上,脸朝下趴着,不敢面对他们。她知道,比赛打得很精彩,大家都看到了这场精彩的胜利,但胜利从来只和胜利者有关,而她失去了一切。

“你打得很好。”炮哥的声音。

她背上搭上了一只手,然后是两只,然后是三只,然后是不知道多少只。有人在拍她的背,有人在说着安慰的话,还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要把她拉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抓住那只手,爬了起来。是萧洒,他用空着的那只手紧紧攥成个拳头,继续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很棒,非常棒,所有人都看到了,整个世界都看到了,你做到了。”他说。

她抱住他,哭了。

“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

赛台中央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那是萧瑟。向萌萌转头看过去,发现他西装笔挺地站在那儿,一脸红光,好像从来没有失踪过一样。

“这场比赛没有失败者,《上海战记》决定授予向萌萌和孔方同样的荣誉和奖金,我谨代表游戏制作方给你们两个人颁发这个荣誉。你们都是我们的英雄。”萧瑟转向向萌萌,朝她勾勾手,让她也过去。

萧洒松开她的手,冲她鼓励地笑笑,她走向萧瑟,站到他旁边。他拉起她的手,和那边的孔方一样,高举起来。

观众们叫喊得跟疯了似的。

向萌萌的脑子一片空白,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和血冲在一起,整个世界变成了粉红色,又有无数的人涌向了她。

“恭喜恭喜!”

“你太厉害了!”

“我爱你!”

“我们爱你!”

人群之中她还看到了核桃,是的,他总能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他满脸堆笑,小眯眯眼笑得完全看不见了,她跟他在《幻境》中相处了那么久从来没见他这样笑过,他一边拼命挤过来想抓住她的手,一边说:

“嘿,我说,你真的很棒,我早说过你能行的!我们真的得合作一下了。”

她的脑子轰隆隆作响,只是看着听着这些就够她受的了,更不要提思考。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一开始她想得很少,只是希望人们看到这场战斗,现在她做到了。她想甩开所有这些人,回头去找萧洒,他已经不在那儿了,他不在这个赛台上,他去哪儿了呢?她没法去找他,她被身边的这些人围得寸步难行。

责任编辑:金子棋 jinziq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