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现实与虚幻间的生死局
不辣
不辣
青年写作者
出生农村,留学英国,常居江南。曾经,热血业余边缘传媒人;如今,想专注插秧却恨家中无田,无奈投入自由写作。已出版个人长篇小说《梦》。
一场现实与虚幻间的生死局
文/不辣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

试想,如果梦境才是人类真正的活动形态,那清醒的时候,不过是在收集做梦的素材。所以,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在哪里?

由玄彬和朴信惠主演的韩剧《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以AR游戏为题材,大开脑洞,突破现实与虚幻的边界,打造了一个亦真亦假,亦正亦邪的新世界,编剧的灵感正是源于韩国甚至全球愈演愈热的AR(增强现实)技术。

不同于《头号玩家》和《黑镜:卡里斯特号》,以VR(虚拟现实)为技术寄托,真实的现实世界和虚幻的游戏世界有着强烈的区别。《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中的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重叠,所有现实世界的存在游戏世界里都有,而从现实世界进入游戏世界只需要戴上一副隐形眼镜。玩家通过不断杀敌获得经验值升级,游戏里有NPC玩家,有真实玩家,可以同盟也可以敌对,实现了现实与AR虚拟的无缝切换。

故事的开始,投资公司代表刘镇宇接到一通来自西班牙南部的电话,为了寻找“魔法”,他来到了格拉纳达,住进了郑熙珠所经营的老旧旅馆。因为打刘代表电话的正是旅店主人的弟弟,也是这款“魔法”游戏的创造者郑世周。

作为投资方的刘镇宇,来格拉纳达的目的并不单纯,除了想体验“魔法”,更重要的是要拿下游戏的版权,只是宿敌车亨锡对这款游戏也虎视眈眈,而游戏创造者郑世周,无故在火车站失踪,刘代表无法与他见面商谈。

郑世周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在格拉纳达下车,成了本剧的第一个悬念。

几经波折和巧合,游戏版权的归属权还是落在了刘代表手中。

某次游戏,车代表偶遇刘代表,两人因为彼此间的感情纠葛和版权争夺,在虚幻世界上演了一场生死决斗。匪夷所思的是,游戏世界被一刀杀死的车代表,在现实世界里竟死在公园,全身没有任何利器的伤口,死亡原因却是失血过多。

这是剧里的第二个悬念:为什么游戏世界被杀死的人,现实世界也死了?

刘镇宇感受到了这款游戏的可怕之处,更可怕的是,死去的车代表变成了一个杀不死的NPC游戏角色。无论刘是否戴上隐形眼镜,只要响起吉他伴随的暴雨声,车代表就会出现,疯狂追杀他。

而这一切,现实世界的人都看不见,只有刘代表经历着。所有人都认为刘代表精神失常,但只有他知道自己没疯,疯的是这个世界。

这也是剧里的第三个悬念:为什么不戴隐形眼镜,人也可以自动进入游戏状态?

为了找到游戏失衡的原因,刘代表必须要找到失踪已久的游戏创造者:郑世周。他知道,此刻自己面临的一切,或许也是郑世周曾经历的一切。他只有达到和郑世周一样的级别,才有机会找到他,也找到问题的答案。

寻找之路从不断升级开始,级数越高,武器也就越先进。但随着级别的升高,敌人数量也增加,刘代表的危险指数也越高。这款游戏里的一切并不如他想像的那般,创作者郑世周身在何处,依然是谜。

这个故事里其实有三个世界:真实的世界、虚拟的游戏世界和虚实难分的第三个世界,三个世界里的人物和线索交织,扑朔迷离。

这部充满科幻元素和奇幻色彩,又颇具现实意义题材的韩剧,至少为未来科技智能世界做了一个大胆的想像。然而当一切进入剑拔弩张的气氛,观众正等待抽丝剥茧揭开真相的时候,许多问题只用“游戏BUG”解释,开头重要的悬念更是潦草带过,感情线也突兀和单薄,不禁令观众大呼烂尾。不过,略感失望的结尾对整个现实与虚幻的交叠而脑洞大开的奇幻故事来说,是不是瑕不掩瑜,还要自己看过才知道了。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