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酒 · 第九章 · 雅尔洛斯(上)
天爱
天爱
作者、编剧。
作者、编剧,已出版《卿云歌》《十方一念》等多部长篇小说。
祝酒 · 第九章 · 雅尔洛斯(上)
文/天爱 章节目录

纳热迪奇(Narodichi)位于切尔诺贝利西南约五十公里地区,被称作“禁区4号”。经历过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这里成了核辐射重灾区,近十万人受到侵害,终身与疾病和贫穷相伴。三十年过去,原本生机勃勃的地区,已经潦倒成荒芜的鬼域。

雷恩等人已经出发三天了,这次的行动,丁昔酒没有参与,她留在基地,查了很多关于那个地区的资料。

一同留下的只有安妮,她终日愁眉苦脸,眼中藏着深深的担忧,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祈祷。

“请上帝宽恕我这个罪人,让我的玛拉平安回来,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的……”这个深夜,当安妮又在窗前喃喃自语的时候,她的手机接到一条陌生的短信:丁昔酒没有来?

安妮看到这个号码,就开始心惊肉跳,她知道这是阿尔杰那边一个颇受重用的中国人,接连几天,都从她这里套取信息。

安妮不敢欺瞒,如实回复道:她留在基地了。

陈陨的信息很快又来了:想办法让她过来。

安妮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做什么,似乎从她误收到那封邮件开始,他就是冲着丁昔酒来的。难道这个中国男人和丁昔酒有什么渊源?这件事情阿尔杰知道吗?安妮胡思乱想了一通,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又不敢拖延着,只好回复道:我现在很乱,根本无法认真思考,不知道要采取什么方式。

她等了很久,都没有新的短消息进来。难道那个人生气了?这会对玛拉不利吗?不,不会的,她刚才的那个回复,并没有不配合的意思,况且……他们还是想从她这里得到更多信息的。

安妮惴惴不安,把手机捧在胸口,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祝东炎走后,丁昔酒就住在他家。接连好几天睡眠不好,这天晚上,她倒了一杯百利甜兑牛奶,一边喝着,一遍将纳热迪奇地区的注意事项做了一个文档整理,通过微信给祝东炎发送了过去。这个微信号,还是她给祝东炎注册的,现在已经成了他们之间常用的联系方式。祝东炎的头像是一片雪域,丁昔酒等了很久,也没见到这头像有什么反应,索性放下手机,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正好听到微信的短信提示音,她打开一看,是祝东炎回消息了:收到。想你了。

丁昔酒摸了摸脸颊,回道:我也想你。事情进行得怎么样?

祝东炎:一切顺利,没有想象中那么麻烦,后悔没带你一起过来。

丁昔酒看到这句,先是笑了一下,继而又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她给祝东炎拨打了语音通话。

很快,对方拒接了,回过来一条:太晚了,不想影响别人休息。

丁昔酒微微皱眉,想了一会儿后,发过去:不高兴,你答应过我,每天要打语音电话的。

那边回道:要不你直接过来吧,我这边尽快收尾结束,去机场接你,我们可以在基辅玩几天。

丁昔酒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额头开始冒汗。她开始就觉得今天祝东炎的语气有些奇怪,按照他的性格,根本不会想让她一起去纳热迪奇的,所以她才有了后面的试探。她和祝东炎之间,从来就没有过每天联系的约定,这个人,不是祝东炎。

丁昔酒闭眼沉思了片刻后,回复:好啊!我把手头这画稿画完,订后天的票。

她发完这句,立即给安妮打电话过去。

安妮刚睡下,接电话的时候,有些迷糊道:“酒酒?”

丁昔酒道:“阿纳托利那边可能出事了,刚才有人冒充他与我联系。”

安妮瞬间清醒过来,电话里的声音也非常紧张,道:“他用手机和你联系的?我这就给其他人打电话!”

“先别打。”丁昔酒阻止道,“如果他们的确都出事了,那个假冒的人刚联系完我,你就去找了其他人,就会让那个人知道,我们已经把他识破了。”

安妮急切道:“那怎么办?”

“现在不确定阿纳托利他们的情况。明天一早,你找个理由先联系米歇尔或者拉维尼亚,直接打电话,如果没有人接,就继续联系下一个。要是所有人都失联,就表示,的确是发生意外了。”丁昔酒十分冷静地说着她的计划,“那个冒充阿纳托利的人让我去乌克兰,我骗他说后天出发,但一会儿我就会买明天的票。万一真的发生了所有人都失联的情况,我就立即联系马特维,然后前往乌克兰。”

安妮的心砰砰乱跳,想到那个给她发信息的中国男人,试探着问丁昔酒:“是阿尔杰那边的人吗?他们为什么要让你过去?”

“有些陈年旧事,私人恩怨。”丁昔酒语声淡淡,几乎已经猜到那个人是谁,“我现在去基地,看一下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

安妮道:“好,我在这里等你。”


丁昔酒收拾完东西,来到海豚基地的时候,安妮已经在地下二层的会议室里等她。

定位地图显示,所有人都在一起,是一个名叫雅尔洛斯的小村庄,附近的道路没有名字,好在导航足够精确,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在一起就好,在一起就好。”安妮喃喃说着,继续祈祷。

她们一直盯着定位的位置看,等到天蒙蒙亮,没有一个人有过挪动。

安妮开始给那边打电话,从拉维尼亚开始,一直打到雷恩,全都不在服务区。

丁昔酒看着几乎要哭出来的安妮,道:“先不要太着急,他们没有一个人发回过求救信号,说不定是我们多虑了。”

多虑了?安妮想提醒她昨天的那个冒充者,但张了张嘴,又没有说什么。她根本不用说,丁昔酒心里比她更清楚,那么说,只是想稳定她的情绪罢了。

丁昔酒拨通了马特维的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来,听声音,很明显是在睡梦中被吵醒了。

“马特维,我是丁昔酒。”

马特维道:“请说。”

丁昔酒问道:“你在乌克兰吗?”

马特维迟疑了一下,道:“我没有义务告诉你,女士,我们现在已经不在合作阶段了。”

“我们的人,现在都在乌克兰,从昨天中午之后,一直联系不到。”丁昔酒不得已亮出了底牌,“我知道你是军火案的负责人,这次的跨国追查,你一定也会参与。”

马特维直白地道:“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丁昔酒道:“和上次的情况很像,你们要找军火,我们要找鲨鱼的主服务器,不冲突。在不影响你这次计划的情况下,希望你尽可能帮点小忙。”

“帮点小忙?”马特维忍不住笑起来,“你以为这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

“当然不轻松,要知道……”丁昔酒顿了顿,“在上次的合作中,我们失去了一名队友,付出了这么惨痛的损失,才找到了纳热迪奇这个位置。”

马特维沉默了一会儿,道:“好,我答应你。”

“另外,”丁昔酒把自己的航班号告诉了马特维,“我今天到那边,麻烦找个人接我一下。”

“我们哪有那么多人手……”

“我登机前给你发航班号。”丁昔酒说完,就挂了电话,马特维的话语淹没在电话机里。

马特维在那边一脸惊愕,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得寸进尺,还好意思让他派人去接机?是不是来了之后还得给她包食宿?

丁昔酒一点都不耽搁,拖着行李箱准备出门的时候,安妮将一块电子表递给她,道:“已经连接上了所有人的定位,方便你找到他们。”

丁昔酒点点头,拥抱了安妮,道:“等我们回来。”


这是祝东炎等人来到纳热迪奇的第三天,遭遇过核爆炸的巨大磨难之后,这片地区留下了持久的创伤,水土污染、疾病肆虐、新生儿畸形……很多人选择了离开,但也有留下的,守在他们老旧的平方中,对于未来,听天由命。

海豚组织装扮成一支考察队伍,对主服务器的所在地点做了一个简单的概括:人迹罕至的无人区,鲨鱼网站可能会以实验为名义,租下那一片区域后,对其进行管理,不许附近的村民靠近。

他们没有太刻意地打探,怕引起村民的怀疑,以至于打草惊蛇,但有村民很快就在聊天中自行透露:“来这里考察的人,总是一波又波的,不过时间都不长,我们这种地方,哪有人会愿意常住啊?也就雅尔洛斯村的那个考察队,来了有两三年了,队员们经常轮换,好像还运来了很多设备……”

“雅尔洛斯村?”祝东炎看了眼雷恩,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他们向村民询问了具体的位置后,当天夜里,就静悄悄地去了。

整个村庄的,都已经搬空了,散落着的一幢幢房屋,没有一个窗户亮着灯,全都黑漆漆的。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宽敞的房子,拉上窗帘,借着手电筒的光,简单收拾过后,在此入住。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众人发现,他们的手机,都没有信号了。两种可能:信号基站离这里太远,或者,这里有信号干扰器。

好在村子就这么点大,用不了一小时就能绕一圈,没有电子产品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祝东炎根本不知道,此时,他的微信,已经被黑了。


半夜,祝东炎独自深入村庄查探,很快就摸清楚了鲨鱼在这里的分布:村庄最北边有四栋房子,大约是一个梯形结构,每一栋都有人看守。因为是荒废的村子,根本没有通电,所以他们是自带的发电机。根据电线的方向,主服务器的位置,应该是在最北部的一座房子里。而那栋房子以北,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

祝东炎在另外三栋房子的周围转了一圈,或许是因为地处偏僻,没什么人来,这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强烈的警惕,有些窗户甚至都是开着的。他估算了一下人员的分布,大约在二十人以上,三十人以下。

祝东炎原本想试着进入最北面的房子,但才靠近,就看到有两个人端着枪巡逻,只好作罢。

他返回村子外沿的住处,途中,忽然窜出一个人影,对着他大喊了一句什么。祝东炎险些就要拔枪,但对方一直站在距离他几米开外的地方,没有动,只是嘴里嘀嘀咕咕说着话。

祝东炎听不懂乌克兰语,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拿起手电照了照,看清楚之后,发现是个穿着邋遢的村民,身高只到祝东炎的腰部,衣服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手臂只有小小的一截。他的年龄根本无法辨别,因为额头巨大,眼窝凹陷,整张脸都呈现出严重的变形。

“你是这里的村民吗?”祝东炎问道。

那人对祝东炎伸出了短小的手,掌心朝上摊开,笑容十分难看,但看得出有些讨好的意思。

祝东炎猜测到,这应该是个受到严重辐射的人,自出生起就长相畸形,所以被家人抛弃了,独自在村里游荡。他把身上为数不多的钱都给了这个人,又提醒他道:“别往北边去了,那里的人不太友好。”

对方似乎是没听懂的样子,只是手舞足蹈地捧着钱,嘴里又开始边说边唱。他从祝东炎身边跳跃着走过去,方向正是往北去的。

祝东炎本想阻拦,但再一想也就放弃了,这个人在村里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鲨鱼的人指不定也见过他,不会对这么一个傻子做什么的。


回到住处,祝东炎向众人交代了刚才所看到的,并在纸上画下来,与雷恩商量下一步的计划。

雷恩看着村庄的分布图,一时没有说话。

米歇尔心直口快道:“虽然他们人多,但是现在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干脆直接冲过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拉维尼亚毫不留情地拍了她一脑袋,道:“把这些人全干掉?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

米歇尔摸了摸脑袋,道:“难道不是吗?”

伊万道:“米歇尔,我们的目标是阿尔杰和鲨鱼的其他主犯。他们的势力太强大,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没办法硬碰硬,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逼警方出手,这样才能真正地把他们一网打尽。”

米歇尔道:“把村庄里这些人干掉,直接控制了他们的服务器,不就能顺利拿到证据了吗?”

祝东炎道:“怎么干掉?把他们都杀了?到时候,我们就比阿尔杰他们都先被抓了。”

米歇尔睁着大眼睛,想想也是,他们这次明目张胆地过来,就连莫斯科警方都知道。别说二三十个人了,就算死一个,也会有很大的麻烦。她觉得很烦躁,从包里拿了包薯片出来吃。

拉维尼亚靠在墙上,双手叉腰,道:“照这么说来,我们毫无胜算啊,阿尔杰把那些警察都喂饱了,他们不可能出动警力来办这件事的。”

米歇尔问道:“很多生意牵扯到其他国家啊,如果我们在网络公布鲨鱼的犯罪证据,其他国家的警察会采取措施吗?”

祝东炎道:“别忘了,鲨鱼虽然也触犯其他国家的法律,但也和很多境外的非法势力合作,我们一公布消息,首先找上门来的,根本不会是警察。”

米歇尔弱弱地问道:“所以,我们现在能做什么?”

雷恩终于开口,道:“按照原计划,找到服务器后,将它控制,让鲨鱼先进入瘫痪状态。这是A计划,如果A计划失败,就进行B计划:尽可能拷贝数据。我们的时间和硬盘的容量都有限,挑大的单子拷贝。拿到这些数据后,再想办法交到该交的人手里。”

祝东炎点点头,他们要做的,是一件长远的事情,无法一蹴而就。虽然没有硝烟弥漫,但已然危机四伏。


丁昔酒一夜没睡,天没亮就去了机场,鬼使神差地,她没有坐原来的航班,而是临时改签了最近的一班,起飞前给马特维发去了信息。

因为太困,迷迷糊糊睡了一路,却也十分不安稳。到达基辅机场,丁昔酒跟着人群前往办理入境手续。中国护照直接可以办落地签,她快速填完单子,也没有行李托运,拉着随身的小行李箱就往出口走去。

接机口人很多,她为了防止鲨鱼那边的人有埋伏,事先准备了副平光镜,把头发都盘进了帽子里。飞机起飞前,她和马特维约定,用米歇尔这个名字接机。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一个警察穿着便衣,举着一块写有米歇尔的牌子。

丁昔酒走过去,和那个警察碰面后,两人前往地下车库。这个年轻的小警察名叫阿历克赛,英文不好,有些拘谨,也带着俄国人普遍的那种矜持。丁昔酒连说带比划的,依然沟通不畅,她说英文,阿历克赛即便听懂了,也非要回答她俄文,丁昔酒表示自己真的听不懂。阿历克赛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看样子还有些小脾气。丁昔酒叹了口气,放弃与他沟通。

阿历克赛的车与另一辆车擦肩而过,对方的后车窗开着,丁昔酒清晰地看到,陈陨正坐在后座上抽烟。她惊慌失措,好在自己的车窗是关着的,陈陨没有注意到她。但是让她震惊的是,陈陨竟然知道自己的计划,若不是临时提早出发,她一定就会在接机口和陈陨撞个正着。

他们没有去基辅,直接开往马特维带队驻扎的一个小镇,丁昔酒看了看定位的地址,和祝东炎他们所在的雅尔洛斯村庄相距七八十公里。

这是一个破破的小旅馆,才两层楼,房间不多,被马特维的人全包了下来。看得出,他们的经费确实挺紧张的。

马特维也穿着便衣,见到丁昔酒,脸色不是很好看,十分疏离地跟她打了招呼,道:“我并不知道你的同伴们在什么地方。”

丁昔酒道:“我知道,或许是我多虑了,他们现在的活动应该是自由的,只是那边断网了,联系不到。”

一下飞机,她就研究了祝东炎他们的定位,虽然手机没有信号,但他们的定位设备不受影响。从手表盘上可以看出,他们有在雅尔洛斯村庄走动,有时候还是三三两两的,说明行动并未受阻。

马特维难以置信地笑了,道:“所以,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不不不,”丁昔酒把自己的微信打开,给马特维看她收到的冒充信息,一遍给他翻译。

马特维很快就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告诉这个冒充者一个假的航班信息,明天我们就可以在机场对他进行围捕?”

丁昔酒点点头。

马特维想了想,道:“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但是,你确定明天出现在机场的,一定是他本人?如果他只是派一个小人物过去,那我们大费周章一圈,最后抓到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从犯,还暴露了自己,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丁昔酒微微皱眉,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不过你的确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线索。”马特维现在的脸色比刚才好了很多,看着丁昔酒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和善,“我可以派人在机场等着,然后跟踪那个人,找到他们窝藏非法物品的地方。”

丁昔酒道:“原来你们还没有找到具体位置啊。”

“正在找……”马特维有些尴尬地含糊过去,“明天就能找到。”

责任编辑:卫天成 weitianche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