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10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10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10 去公园抓招财猫

新学期伊始,大家纷纷开始在校外找房子住,因为学校的寝室资源有限,到了正式上课的时候,大家就有了选择住在寝室或者校外的自由。

郑鸳在SOHO租了一套单身公寓,32楼,法式装修的双层loft,飘窗大阳台,半个曼哈顿城的景致都尽收眼底。

至于田多多,也开始寻觅起全纽约城最便宜的房子。她在网上找了一个华人的租房中介,对方在三十秒之内就给她回了电话。

“喂,是田小姐吗?”

“请问田小姐这里有什么需要呢?”对方的语气谄媚,恨不得钻进电话线来给田多多捶腿。

“不管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啊,纽约就没有我房哥找不到的房。” 

“不知道田小姐每个月的房租预算大概是多少刀呢?”

“嗯。”田多多深思片刻,“400。”一段短暂的沉默。

“最好不要超过450。”田多多又咬咬牙狠了狠心说道。

“嘟嘟嘟……”

“喂?喂?”变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在曼哈顿岛,就算和别人合租,每个月也需要差不多两千刀的房租。哪怕住到queens都得超过一千刀,除非住到upper state new york纽约上州,每天坐火车上学,那有可能找到一千刀以内的合租房。至于田多多给出的预算,可能比较适合住桥洞。

就这么找了差不多有一个礼拜,眼看就快到要搬出寝室的日子了,田多多的地毯式搜索找房依旧一无所获。一来,预算不够,二来,不愿意交中介费,三来,那些特别远点的地方,光靠两只脚是走不到的,这就意味着还要多交一笔高昂的交通费,田多多可不愿意。

身为田多多最好的朋友,郑鸳可是亲眼见证了田多多这段时间焦头烂额的样子,但背地里开心是开心,表面上还是要忍不住站出来为姐妹排忧解难一番的。

这不,眼看田多多要沦落街头,郑鸳的“善心”又忍不住开始蠢蠢欲动。

“多多,你要不要到我家暂住一段时间。”

“不用不用不用。”田多多忙摇头。郑鸳太过了解田多多的性格了,她是那种宁愿自己麻烦点也不想打扰别人的性格,抠也是抠自己的,蹭别人便利这种事,她绝对做不出来。

“那你要不看看New Jersey的房子?” New Jersey,新泽西州,虽说已经不属于纽约州了,但只隔了一条河,相当于上海的浦西和浦东,实际上交通还是挺方便的。

“早就看过了,那里的房子也太贵了吧。”新泽西有很多住满中国人的小区,像Avalon cove这种,基本属于中国码农聚集区,房租也不便宜,但胜在环境不错,总体来说性价比还算高。
“那你要不看看再偏一点位置的?要不我来帮你一起找吧!”郑鸳热心无比。

 “多多,你看这个怎么样?”郑鸳的超薄款苹果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一个招租启事:groove street,单间,每月400刀。

从曼哈顿岛到新泽西必须要坐过河的path,算上每个月path的交通月费98刀,这个房子依旧是田多多迄今看到最便宜的。

当天下午,田多多就风风火火约了房东看房,先走到33街,再坐path到新泽西的groove street,再坐20分钟班车,跋山涉水,千里迢迢,但好在班车是免费的。

接应田多多的大妈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印裔阿姨,脸皱得像话梅核,身上披的纱丽早已看不出颜色,语速很快,又带着浓重的印度腔,田多多恍然有种回到托福听力考试现场的紧张感。

大妈带田多多穿过一条狭窄逼仄的过道,走到尽头,推门,“呐,这就是你要看的房间。”

说实话,田多多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目测十平米不到的房间,紧贴着墙壁放了一张大概一米三的床,说是开门,实际上门只打开了一半,就被床角给卡住了。

田多多侧身,从半开的门中勉强挤进去,墙壁很脏,洇出大块大块的水渍,地面更脏,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吧嗒吧嗒”的声音,这让田多多想起自己小时候家里用的粘苍蝇纸,此时此刻,自己也像一只被粘住的绿头苍蝇,在这张不到十平米的苍蝇纸上举步维艰。

刚才走在过道的时候,田多多还担心,住在这种地方,会不会随时有人冲进房间来强奸自己?现在一看,真是多虑了,这里根本站不下两个人。

田多多安慰自己,嗯,还蛮安全的。

“请问,还能更便宜点吗?”房子破是破了点,但胜在便宜,自己每天回家也就睡个觉,忍一忍就过去了。

“已经是最低价格了,你绝对找不到比这还便宜的房子了。”大妈的语气里有几分不耐烦,这房确实紧俏,刚才田多多进去转一圈的工夫,她站在门口又一连接了好几个电话,似乎都是约看房的。

“那我要了,但我三天之后才搬过来,能到时候再签合同吗?”田多多暗暗盘算,能省三天是三天。

“那先交两个月房租的押金,签合同的时候再交半年的房租。”

交完800刀的押金,田多多喜滋滋地回到学校,准备收拾收拾自己的行李,过两天就从学校寝室搬出去。却不料,郑鸳在这个时候急急忙忙跑来找她。

“多多,怎么回事啊!你交完押金的那个房子还在网上招租,你该不是遇到骗子了吧?”

“骗子。”一听到这个词,田多多的脑子轰的就炸了,一时间,之前看到过各种新闻标题全部蹿了出来,什么“诈骗集团瞄准留学生,加拿大留学生自述被骗惨痛经历”,“跨国转账骗局多,留学生已成最大受骗群体”……出国前田多多再三嘱咐过田一土,“爸,要是我在QQ,微信上跟你说你汇款到某个账户,千万不要轻信啊,这年头骗子太多了,没听到我的语音看到我的视频绝对不要轻易打钱!

“按理说你交完押金,她就应该把招租启事撤了啊。”

田多多觉得郑鸳说得有理,立马回拨电话过去,刚巧不巧,忙音。

“我听说国外有好多骗子,根本不是什么房东,自己租了个房,趁房子快到期的时候,假装是房东在网上发帖,然后同时把房子租给好几个人,收了他们的房租之后就彻底消失。”

这下,田多多彻底慌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这不是还没交半年房租么,赶紧去跟她说自己不租了,把押金要回来!”郑鸳在一旁出主意。

情况紧急,田多多根本没空上网亲自查证郑鸳所说的情况到底是不是属实,一心想着及时止损,便气哄哄地跑到groove street去找那位印度大妈。

印度大妈看到田多多的时候还有点惊讶,刚想开口问她是要提前搬过来了吗,但没想到田多多劈头盖脸就说自己要毁约退房。

田多多的脸憋得通红,怒气冲冲,俨然已经把大妈当成了骗子,大妈的生气程度也不亚于田多多,心想,这个中国女学生怎么这么没有信誉。两人怒目相对,都把对方当成了坏人。

“毁约可以,但是押金不退,我们之间可是有签押金协议的。”

按照协议,大妈确实可以一分钱都不退给她,可田多多才不想认这个理亏,她内心深处那股“保护好每一分血汗钱”的斗志又被点燃了,她开始调动自己有限的词汇量和大妈对骂起来,大声怒斥她是骗子。

本来大妈还想看在她是学生的份上,退她一部分押金的,这下好了,直接脸一黑,门一甩,把田多多关在了门外。

没办法,田多多只好恹恹地回到学校,心里又气又丧。

 “咱们以后可不能再贪小便宜了啊。”郑鸳话里有话,不动声色地把一切归咎到田多多身上,但谁能知道,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她自己。坏就坏在,田多多太过相信她,又太过怕受骗,要钱心切,这才没有亲自上网验证之前的招租帖是不是真的像郑鸳所说的还挂在上面。

“还好你没有交半年的房租,不然损失的就是两个月押金加六个月房租了。”郑鸳不忘安慰。

可那也是800刀啊,差不多是田多多好几个月的伙食费了,这下田多多是真的穷了。

无家可归的滋味当然不好,但人在被逼到极限的时候,总会爆发出极大的想象力,创造力,以及胆量。毕竟是田多多,是永远能给人惊喜的田多多,每次上帝为她关上一扇门的时候,田多多总会自己“哐哐哐”凿出一扇窗来。

从寝室搬出来的那天,田多多找地方寄存了大部分的行李,只背了一个双肩包,带了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然后大摇大摆搬进了一个高级豪华还不要钱的地方——图书馆。

 Bobst Library,曼哈顿城中心,12层,39500平方米,田多多一个人住。

图书馆是24小时开放的,田多多去自习的时候就发现经常有人在里面通宵,这才萌生了要搬进来住的大胆念头。

白天的时候,田多多就把所有东西都锁在免费的自助寸包箱里,然后去上课。到了晚上,随便找一张没人的桌子,铺好睡袋,就可以钻进去睡觉。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申请到那种单独的学习室,门一锁,直接跳到桌子上睡觉。

而且,图书馆的厕所一年365天,全天供应免费水电,可以进行日常洗漱,至于洗澡的话,就去借用一下同学的寝室。

这世界上还有比图书馆更美好的地方吗?没有了。怪不得就连博尔赫斯都要说,“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当然,田多多这样的偷住行为是不符合学校规定的,倘若每个穷学生都这么干的话,那很快,图书馆就会变成一个免费招待所。

所以,田多多的目标是,能多住一天是一天,学校不赶人,坚决不挪地。当然,自己也要一边到处找地方打工攒钱,一边继续找便宜房子。不然下次被赶出来的时候,就真的要住桥洞了。

2016年9月8日,Pokemon Go登录Apple Watch,托宠物小精灵的福,田多多终于赚到了自己来美国后的第一桶金。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在这样一个简单的秋日,全纽约有多少亚洲人会上街。一个在亚洲人圈内爆火的日本游戏,仿佛一块无形的磁铁,把散落在纽约城各处的亚洲族群都汇聚到街道,公园,一切空旷开阔的地点。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个个拿着手机,iWatch,被另一个次元的生物牵引着,纷纷攒聚在一起。

和往日一样,田多多正快步穿过华盛顿广场,突然被一个女声叫住,“Excuse me?”

田多多一转头,“卧槽。”只见眼前站了一个时髦女郎,一身水银色的流苏吊带裙,外面松松垮垮搭了一件皮毛背心,橄榄色的皮肤时隐时现,脚上还蹬了一双田多多从未见过的漆黑金属面高跟靴,透明的鞋跟莫名有种科幻感。

“中国人?”对方伸手把三角镜片的猫眼墨镜往额头一搭,眼神滴蜜,自带袅袅的热气,泥金色的眼影在太阳下泛着光泽,贴着睫毛根部而画的纤长眼线衬得一双凤眼又飞又魅。嘴巴厚厚的,沁出血色,脏橘色的口红看起来有毒,但又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

田多多第一次看到这么时髦的女孩,有点招架不住,原来人的美貌是会哐啷哐啷一顿猛砸下来的,田多多被砸得有点头晕,只知道愣在原地木然地点头。

说起来,孙含之的美和郑鸳的美是截然不同的,郑鸳美得像一道甜品,用孱弱勾勒出魅力。但孙含之像一棵蛮荒的热带植株,浑身充满了攻击性,她的美是会剥夺人的视力的,就像阳光下的金属,看久了会失明。

“请问能帮我拍几张照吗?”看着田多多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孙含之的内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对于一个网红而言,遇到一个合适的摄影师比遇到一个合适的老公还重要。自从御用摄影师回国之后,自己已经将近两个礼拜没有在Ins上更新照片了。

孙含之没有更新的第十三天,六十万两千五百八十七个粉丝巴巴地望眼欲穿,他们的天空,星星都暗了。

更要命的是,除了日常照之外,给Pokemon Go的合作推广照也还没拍,客户一天800遍猛催,实在顶不住压力,孙含之只好自力更生上街找路人帮忙,心想,“大不了咔嚓咔嚓对着快门一顿猛按,不求张张精品,200张里挑一张总归可以吧。”

可惜事与愿违,这到田多多已经是第三个人了,之前那两位拍的,张张废品,不是拍成表情包,就是拍成五短身,看得孙含之都恨不得把相机砸了。

“没问题,”田多多倒是没看出孙含之的顾虑,有点开心地接过了相机,“但,这个怎么用?”

孙含之的心又一凉,“取景框在这里,你直接按快门就行”。

“大概就是我戴着iWatch在公园里抓精灵的样子,你抓拍就行,多拍几张。”孙含之又不太放心地提醒道,“一定要把我腿拍长点。”

田多多若有所思地拿着相机偏来侧去,身子时而向上,时而往前,双腿趴得很开,以便她的上身做出各种扭曲的姿势。

“好了吗?”孙含之姿势拗得有点累,又看到田多多这么不专业的样子,心已经彻底凉透了,准备尽快结束这场战役。

可没想到,刚一接过相机,这才翻看了两张,她就忍不住发出惊呼,“哇塞,你也拍得太好了吧!”只见田多多镜头里的自己,张张黄金比例,腿长八米。

“你这么会拍,刚还以为你不会用相机呢。”孙含之埋头选片,语气中满是惊喜。

“是不会啊。”

“那你怎么会构图构得这么好啊?”

“我不懂什么叫构图,但你不是说要把腿拍长一点嘛,那么就是一个几何问题啊。首先,要通过角度的计算让你的腿在二维画面上呈现最长的效果,然后,我发现通过相机镜头的前后倾,可以从三维空间进一步拉长……说这么多,其实就是一个很简单的立体几何问题啦。”

田多多一番讲解把孙含之听得云里雾里,身为一个在帕森斯学设计的艺术生,她从小到大的数学基本没怎么及格过。

“反正先不管这么多了,你能不能帮我多拍几张啊?只可惜,今天的光太冷了, 拍出来的色调都灰扑扑的,也不知道RGB参数要怎么调一下才能让色调暖一些……”

“什么参数?”

“RGB参数,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以前都是我的摄影师搞这些的,现在他回国了,都没人帮我拍照了。”

“能不能把你手机借我Google一下?”孙含之一愣,她自己没有手机吗?但还是伸手把自己的iPhone递了过去。当然她并不知道,田多多的小白一旦离开有WiFi的地方,就成了一个无法上网的大哥大。

田多多接过手机,直接往地上一坐,一手Google,一手拿着相机摁来摁去,过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她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把相机递给孙含之,“呐,你看看。”

孙含之一看,哇靠,连色调都被田多多给调了回来,就在一瞬间,眼前这位土妹的形象立刻就高大了起来,浑身散发着一种名叫高智商的光芒。

其实田多多这个人,一点审美没有,完全不懂构图,更是连色调都分不清。她只是把暖色调的RGB数值背了下来,然后用相机里的直方图曲线来调整色彩偏离。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美不美的概念,有的只是各个数值的差别,但光是凭着这一点,就足以让孙含之对她五体投地了。

“你以后能不能帮我拍照啊?”孙含之已经下定决定要抱住田多多这条大腿了。

“我可以按照专业摄影师的标准给你付费,对于可用的成片,每张二十刀怎么样?”

“二十刀!”田多多一听,两只眼睛都直了。

发财了发财了,这下,田多多可高兴坏了,二十刀一张,十张就有两百刀,而且这钱未免也太好赚了吧,只要动动手指,钱自己就会咻咻咻飞进口袋。

这真是值得铭记的一天,当每个人都在忙着抓宠物小精灵的时候,田多多却抓到了属于自己的招财猫——孙含之。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