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佳玮
张佳玮
自由撰稿人。公众号: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作品《爱情故事》2019年的修订本,正在热销。
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网友问:
工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张佳玮答:

恕我直言:

现代的大多数工作——划一个地方美其名曰单位,让大家按时集中扎堆,各自有个狭窄的工位,牺牲白天八小时或更长的时间噼里啪啦做事——是违背人天性的。

人的自然天性,就是没有任何压力时表现出来的那些:好逸恶劳、贪生怕死、爱吃爱喝、喜欢漂亮的可交配伴侣。

人的社会属性,是社会磨炼出来的,包括但不限于:忍耐、自律、理智、合群、自控能力、延迟满足。

所以现代的工作是:

一个人,在庞大而发达的社会体系里,找一个岗位;付出劳动力和时间,发挥自己的社会技能,压抑自己的天然本性,换取满足自己身体或精神需求的物质资料。

这不意味着工作本身有多神圣。

工作本身应该是你养活自己、顺便愉悦自己的工具。其他附加意义,是其他的事。

当然,人类是会自我调节的动物。

有的人就会不断寻找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样一边挣钱,一边也很开心。可惜,让自己精神愉悦的工作,报酬普遍不高;报酬高的工作,自己普遍不会太高兴。

又高兴又高报酬的工作,凤毛麟角。

也有些人自我调整:哪怕不喜欢自己的工作,也要自己跟自己说:“我这份工作是有意义的,特别有成就感”。以此来自我压抑,压抑过度了,就崩溃。

不要这样子。对自己好一点。

很残忍的事实是:你的大多数勤苦与牺牲,别人是看不到的;主流舆论上谈勤奋的多是成功者;大多数普通人,像你我父母长辈兢兢业业的勤奋,很少人多看一眼。

因为勤奋牺牲往往只能感动自己、感动亲友以及在意你的善良的人;对大多数弱肉强食的看客和绝大多数老板而言,他们不在意你勤苦与牺牲(甚至还会嘲笑你笨),只会看你的成就。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里,说过一个情节:一对厨子,饭馆打烊后,他们在后厨,自己给自己炒了盘菜,找点小酒,很惬意地饮食一番,舒服那一两个时辰。

古龙说,他们还活着,就是因为一天还有那么一两个时辰。

我觉得,我们世上大多数普通人,该明白这一点:

如果我们喜欢做一件事,那么即便不挣钱,也会喜欢做。

但凡不挣钱我们就不会做的,就是工作。

工作这事一点都不神圣,现代的许多工作甚至有点反人类。

工作是我们与社会的交换:我们付出时间与劳动力,获得可以养活并愉悦自己的物质资料。

人可以自我催眠,将不喜欢的工作夸大到很神圣的地步,来弥补自己的痛苦。但不能因此本末倒置:如果工作痛苦到要让自己崩溃的地步,就不要再轻易接受了,甚至该考虑放弃。

“人就该是生来工作挣钱的,不努力压榨自己的人都可耻,没有工作的人都可耻”——这种论调都是忽悠之词。

工作是我们获得愉悦的工具。一切工具,是为了人类自己方便存在的,不要被工作倒推着走。

人生来不是为了受苦的,也不是为了满足周围的人(尤其是老板)对自己的索需而一路奔走不息的。

人活着不一定有意义,如果有,那也是好好活下去,并多少享受一点做自己想做的事愉悦。

永远不要听信任何忽悠,把工作置于自己的健康与快乐之上,放弃那每天一两个时辰的舒服。那每个人还活着的,最后一点理由。

也不要相信忘我工作、挣取报酬、大肆消费才是人生的意义。

如果老板或他人非要忽悠说,工作才是一切,可以表面假装附和他一下,但心里得时刻意识到:

我们是在现有世界体系下,不得不去工作换点报酬养活自己:但工作这玩意以及类似的社会压力,本身并不神圣,也并不是我们生而具有、必须去牺牲自己来满足之的义务。

责任编辑:张拉灯 zhangch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