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和合适之间,差着孙悟空的一个跟斗
梁佑
梁佑
20世纪马孔多居民
20世纪马孔多居民
喜欢和合适之间,差着孙悟空的一个跟斗
文/梁佑 《Never Enough》

1.

于琪有个习惯,喜欢将自己包在被子里看电影,狭小又紧密的空间会让她有很浓的幸福感。

记忆会回到童年,被母亲裹在怀里唱摇篮曲的满足,在一瞬间汹涌而至。

这个习惯已跟随她好久,即使后来她和周扬住到了一起,她还是如此,这难免让对方有很强的距离感。

“为什么不能两个人一起看呢?”周扬轻皱起眉头,倚在门上,抬起眼睑,看到将自己裹得像个棕熊一样的于琪,又低下头玩起手里的游戏,“你是不是有什么情结,心理学家说的那种。”

“我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空间吗?”这句话她说了好几次,这次终于有点不耐烦,口气有些硬。

又戴上耳机,讪讪地扔下一句话给他,她不知道周扬为什么总是要质疑自己的这个习惯,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周扬轻叹一口气,无趣地退出游戏,走进阳台点燃一根烟。

他们已经同居半年,于琪公司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她太懒,中午不回家,长时间点同一家黑椒鸡排意面,而给她来送餐的人——是周扬。

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缘分在里面作祟的。

那日下着大雨,于琪没有注意,像往常一样点了意面,看到浑身被淋透的周扬时,她才转头看向窗外,满脸歉意,“雨这么大,我竟然不知道。”

她踩着高跟鞋跑回办公室,放下外卖便从桌上拿起一包卫生纸,推开玻璃门将卫生纸递到他眼前。

“谢谢。”周扬摘下帽子,“嘿嘿”地笑了。

于琪一直望着他瘦瘦高高的身影走进电梯,才回到办公室。

他像是一幕电影一样,在她的心里重复闪烁,她望着外面的雨,心里忽晴忽阴,脸上沾着雨滴的他,有种如梁朝伟一般的魅力。

她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已经丢失了很久的感觉在那个雨天,又扣响了她的心门。

于是第二天她又点了那家意面,怀着如同古人等待一封信的心情,等待着他来。

她想着好几种要他微信号的方式,却还是被他抢先要了。

在一起后她才知道,周扬被她吸引,要更早一点,也因此,那天她将卫生纸递到他眼前时,他笑得像个拿到了一堆糖果的傻子。

“你喜欢我什么?”她像所有女生一样问出这个问题。

“喜欢你额前松散的发,”他宠溺地看着她,“还有你时常倦怠的眼睛,很慢地闭住又睁开,像猫。”

于琪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躺在床上打趣地望着他,“没想到初中毕业的人,也能说出这种话。”

他假装柔柔地笑,心底却有些刺痛,他到底还是在意的,在意她偶尔地打趣,在意她的朋友们来时,他没法插入他们的话题。

在意她的光鲜亮丽在照亮他的同时,也给他的心里铺上一层不薄的灰尘。

原来有满满的心动和喜欢,是不够的吗?周扬抽完一支烟,听到屋里的于琪在哭,他有些烦躁,她经常被电影感动哭。

可是从未被他感动哭。

2.

他们刚加上微信的那会儿,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

于琪可以从北京的新闻说到北欧的乐队,她将她在世界各地旅游时留下的笑脸照发给他,将她中学时的趣事说给他听。

她甚至觉得,巴不得将自己过去的所有生命,都向他和盘托出。

于琪骨子里天生有股浪漫劲,也许是受父母的影响,她从小在看着他们的交际舞中长大,看着他们的烛光晚餐,红酒杯相碰。

这些年来,她对爱情的期望总是比较高的,在她的认知里,爱情就是父亲和母亲的样子。

可是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每个人的轨迹与际遇大抵是不尽相同的。

周扬对于她说出的一切,既感到新奇又略感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他这一路走来,一直在底层摸爬打滚的痛楚。

但周扬还是坚信,爱情是无关一切附加条件的,只要两个人一起携手往前走,不就好了吗?

他当时没有想到,两个价值观相差太多的人,是没有办法共进退的,除非有一个人愿意完全去改变自己,但是那太难了。

也许是在他想清楚这个问题后,两个人的感情开始出现很深的裂缝。

他很累地回到家,只想休息,于琪却想拉着他去看音乐喷泉。

他拒绝,她便开始撒娇,以为他会像从前一样抱住她,却没想到他躺到床上去睡觉。

她不让他睡觉,要拉他起来,两个人便开始争吵。

只有两个人都忍了对方很久,才能在吵架的时候不停地说出话来,都以为自己是唯一的重心,彼此不相让。

这架吵到最后,彼此都很难堪,都没有台阶可以下。

那一场吵架之后,于琪连着好几天住在朋友家,她开始冷静下来,回想起一开始两个人的甜蜜,眼泪开始不停地往下流。

朋友说他们两个不合适,于琪沉住气问她为什么,朋友便随口说了一堆话,那些话听上去有些蛮横,可是想想,好像不无道理。

很久以后,她忘记了朋友那天说的很多话,唯有一句,在脑里挥之不去。

心动只是一瞬间的感觉,但是合适,是长久地碰撞与摩擦,一段爱情能否长久,不是那一眼万年的心动来决定的。

于琪开始想,是她错了吗?可是她到底哪里错了呢?

3.

分手的时候,周扬说他们谁都没有错,只是不合适罢了。

他看着她忽闪的睫毛,没有再细说,他们到底哪里不合适,他于心不忍,不想给她那颗浪漫的心扑现实的冷水。

也许她终会遇到一个给她浪漫,可以在她的世界里自如自在的人,但那个人,不是他。

那日天很热,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将他的东西从出租屋里搬出来。于琪说叫了搬家公司吧,他挠头笑笑,说东西不多。

没说出口的是,他不忍心花那点钱,于琪看出来了,只是她看出来的太晚了,如果她能早点感受到他的自卑,她也就不会一次次地去刺他的自尊心了。

也许吧,她也不敢保证。明晃晃的太阳下,于琪有些晕眩。

她站在楼下,想起他们刚搬到这里来的那天,是新年刚结束的北京,落着厚厚的雪,两个人看着彼此冻红的脸,笑得如世纪初的一部爱情电影。

那时候两个人做什么事情都要粘在一起,生怕对方被谁抢了去。

她心动过,也爱过,她相信他也是,而所谓的不合适,说白了,不过是两个人还没有爱到死心塌地罢了,不过任谁都没有伟大到扔掉现实的一切。

他们都是凡夫俗子,为一日三餐匆匆奔波,而爱是一场严格的自我教育,经受不住的,只能被淘汰。

文/梁佑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