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美慧孜:我就是想红
茜嘻嘻
茜嘻嘻
三流影评人/丧气少女
三流影评人/丧气少女
曾美慧孜:我就是想红
文/茜嘻嘻 《三夫》

刚刚过去的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颁给了曾美慧孜。

如果不经常关注小众电影,你甚至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更别说她出道后连换了三个艺名,什么曾子灵、曾尤美。

改名为了什么?想红。

去年10月份台湾金马奖,曾美慧孜和孙俪、周迅、赵涛并列提名最佳女主角,成为她最接近红的时刻。她的团队立刻改年龄、发通稿,自炒“新生代影后”。结果被慕名前来的吃瓜群众们一顿嘲笑。

金马奖后,关于曾美慧孜的讨论又归于平静。她的微博粉丝依然只有13万,比不上一个普通网红。以上就是金像奖之前,“曾美慧孜”的大众印象。

虽然曾美慧孜身上有着一言难尽的“想红”气质,但这不影响她是一个难得的好演员。是时候重新认识她了。

一、不是90后新生代影后,是个生猛的女演员

为曾美慧孜拿下最佳女主角的是一部香港三级片《三夫》。这部电影是香港导演陈国妓女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前两部《榴莲飘飘》让秦海璐拿下金马奖影后,《香港有个荷里活》也拍出了不一样的周迅。

曾美慧孜在《三夫》里的角色“小妹”有智力障碍,还是个性瘾者。普通男人难以满足她,于是出现了三个丈夫的荒诞故事。第一个是她的亲生父亲,和小妹乱伦生下一个儿子后,把她卖给了渔民老头;老头成了第二个丈夫,他让小妹在渔船上卖淫,并且转手卖给了嫖客四眼仔。四眼仔虽然善良,但也满足不了小妹的生活和生理需求,最后只能把她带回船上继续卖淫。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最后小妹和三个丈夫竟然实现了和谐共处……

这个故事,看上去是充满噱头的艳情奇谈,其实是暗讽政治与现实的黑色寓言。这样的电影,自然少不了大尺度的表演:多种姿势的交媾戏、光着身子扔到水里、被三个男人观察下体……尺度之大,让人佩服曾美慧孜的勇气。

凭借大尺度表演,爆冷拿下最佳女主角,在香港金像奖早有先例,四年前《踏血寻梅》的春夏。那位才是名副其实的90后新生代影后。

曾美慧孜绝不是第二个春夏。曾美慧孜的真实年龄已经查不到,但肯定不是90后,因为她是个出道13年的影视圈老人了。

她起点很高,还在上大学时,就被娄烨选中,出演了《颐和园》女主余虹的朋友冬冬。娄烨捧红了郝蕾,也让曾美慧孜获得了一些演戏的机会。之后,如《三夫》里的小妹一样“生猛”,曾美慧孜也在电影圈走了一条另类的演员之路。2007年的《苹果》,曾美慧孜演洗脚城小妹,失业后沦落成妓女。近两年的《下海》,她演法国“站街女”。在《冥王星时刻》,她演孤村里一个思春的寡妇。再到《三夫》里船上一女侍三夫。

凭借大尺度表演走红,在电影圈也有先例。但是郝蕾从《颐和园》里出来后,不再尝试这种尺度的作品。李小璐在《天浴》有裸露戏份,拿了金马最佳女主后,甚至不愿再提自己的这部作品。汤唯够勇敢,但拍完《色·戒》后,也转型成了文艺女神。一直走这种戏路的,只有曾美慧孜。这在娱乐圈绝对是独一份。说得文艺一点,她专注演绎充满情欲的边缘女性。说得直白一点,她几乎成了“妓女专业户”。这样的女演员,太生猛了。

二、想红,也想演好戏,戏比天大是她的信仰

这么些大尺度的角色,确实很容易与上面她迫切想红的操作联系到一起:这位女演员是不是想靠演这些博出位啊?拿她跟博出位的女星比,是低估了她的实力和野心。前面说她起点高,不仅是娄烨、李玉,大学期间,她就已经在《气喘嘘嘘》里与葛优对戏;参演冯小刚《手机》和《建国大业》……

她是有曝光度的,那时候也有很多剧本找到她,但几乎都是“牛彩云”式的小丑角色。曾美慧孜都拒绝了。她执拗地关掉手机,用大半年的时间,在房间里几十遍地看同一部电影,研究怎么演。她想演正剧,想当主角,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后选择去纽约读了两年书。

白天在NYU上课,晚上在百老汇进行音乐剧的训练,她还去拜访了体验派表演前辈的求学地,参演了美剧与百老汇音乐剧《芝加哥》。她说,“出国深造给了我二次生命去重塑表演职业生涯。”

游学回来之后,她更坚定了自己对演戏的信仰——戏比天大。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曾美慧孜出演了男主前妻call机。戏份很少,少到几乎只有一个吃宵夜的镜头。拍摄时有意外情况导致曾美慧孜的戏份延期,她就推掉了其他片约,在凯里待了一个月,白天泡书店,每天晚上吃夜宵,准备她的上场。她还有一段被删掉的戏:call机知道自己的丈夫要和情人走了,在舞厅一边喝酒一边砸酒瓶。这场戏从凌晨4点开拍,曾美慧孜喝了二十多瓶啤酒,每次都是一口喝光。

拍《三夫》,角色需要增重,曾美慧孜就每天一顿吃五个汉堡,一个半月内增重三十斤。然后她一个人去了香港,人生地不熟,粤语一句听不懂,但她要的就是这种状态,因为刚好适合小妹这个角色,“就好像一条鱼,你放它到水里,它熟悉这片湖泊以后,就知道怎么游,在哪找食物吃。”

有一场在天台拍摄的戏:小妹把婚纱从一幢30层的民居楼顶往下扔。曾美慧孜因为太入戏,往栏杆走得太近,差点掉了下去,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曾美慧孜说,“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用《色·戒》里面的一句台词讲,那种情绪就像蛇一样,往我的心里愈钻愈深,我得像奴隶一样地让他进来。”电影里,小妹大部分表情都是这样呆滞 ,但曾美慧孜为这空无一物的眼神诠释出了难以言说的落寞。这种沉浸式的表演方式,让她的每个角色都让人过目难忘。在《冥王星时刻》,她的角色在最后三十分钟才出场,却成了全片的亮点。有人夸她,用后背都能演戏。

导演章明形容她:“朴实和妖冶混杂在一起,介于普通人和妖精之间,结实肉感,也很有内心的沉淀。”很多采访都会问她,会不会因为接了大尺度的角色后悔。她的回答是——如果有好的剧本和角色我是愿意为它做任何事情的。

三、矛盾与迷人并存,娱乐圈独一份的宝藏女孩

看完曾美慧孜的成长履历,相信你对她“十八线演员”的印象会有所改观。但她想红吗?答案是肯定的。多年前《手机》里她的一句台词,就说出了她的内心想法:“我非红不可。”

早在《苹果》上映那会儿,她和范冰冰一起出席戛纳红毯,造型直接就京剧花旦贴片头,比范冰冰还用力,也是想一鸣惊人。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赤裸裸的野心:“我要拿奥斯卡。”她想红很用力,在表演上也不藏着自己的实力,每一次都全身心投入。曾美慧孜的豆瓣简介上有一段话,也很另类,看上去像是她本人编辑上去的:在这个孤独的城市中,孤独的我会继续坚持着我孤独而伟大的梦想,继续前行在这条孤独的路上,除非我死,否则绝不放弃!!!

我们再回到昨晚金像奖的颁奖时刻。在最佳女主角的答案揭晓前,其他几位候选人都表面淡定,只有曾美慧孜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当惠英红念出《三夫》还没念到她名字时,台下的曾美慧孜就立刻放弃了表情管理,眉头纠到一起。上台时还踉跄了一下。这一系列动作不优雅,但真实。

在颁奖台上,她用粤语发表感言,感谢了自己的偶像张国荣:

“《三夫》是去年4月1号开机的,我从来没有来过香港,我不知道从九龙到文华酒店打车是要多少钱,他们说要过海,我说我身上只有500块钱,能回的来吗?第一辆出租车走了,第二辆出租车来了,我就直接上车了,因为那天是张国荣先生的忌日。哥哥给我很大的鼓励,看他的戏,我知道了戏比天大,所以在这里,我谢谢张国荣先生。”

她粤语讲得超烂,但是她带着一万分的自信和感激,让你感受到她作为一个演员的赤诚之心。

改年龄、发通稿、想拿影后,这些都是真实的。她用心拍戏、有实力、拿了影后,这些也是真的。她身上还有很多矛盾点,但不影响她的迷人。拿了影后的当晚,依然没人搜索她的名字。不如宋慧乔签约王家卫,比不上落选影后阿Sa的一条裙子。我看了一下她的微博粉丝,拿奖后的10个小时,只涨了不到3000。

在娱乐圈,红与实力不是对等的。金像奖之后,她可能还是不会红,但我想让你记住她的名字,曾美慧孜。

这娱乐圈独一份的宝藏女孩,你值得拥有。

责任编辑:都禹桥 duyuq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