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人生终是一场一无所有的徒劳对抗
蓝莲&樱桃与飞鸟
蓝莲&樱桃与飞鸟
独立乐队
蓝莲,独立音乐人,负责词曲创作和演唱,与其乐队樱桃与飞鸟的成员进行演出。 他们以沉郁唯美的曲风为呈现手段,表象清雅,内里热烈。
哪怕人生终是一场一无所有的徒劳对抗
文/蓝莲&樱桃与飞鸟 《等待》

如果把人生比成一个空空的容器,那么我们的人生可能主要有三种状态:一无所有、得到一些什么、得到过的一切彻底消亡,而这三种状态之间就是——等待。

在做音乐人之前,我曾在一家知名企业做英语翻译,出于对文学的爱好,我与秘书室的另一位女同事成为了好友。她担任的工作是同声传译,虽然年龄最小,但她的职业能力却被公认为是最出色的。颜值高、身材好、衣品佳、能力强的她,被我们戏称为“魔都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

看似光鲜的外表之下,她却一直隐藏着一颗对爱渴望又求之不得的心。究其根源,大概是因为她的母亲对她很严厉,过往的成长经历将她塑造成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又勤奋好强的女性。一方面她不肯轻易交出自己,一方面又对恋人有着很高的要求。她一直相信只有同样优秀的人才有资格来谈一场恋爱。

认识她一年后,她终于等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爱情的甜蜜让她恨不得时刻在爱人身边,发条微信给对方恨不得对方秒回,她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地要求对方给与关注,很快对方就受不了这样火力迅猛的控制,刻意疏远她,之后这场爱情就如昙花一现,谢幕了。

她伤心地问我是不是她哪里不够好,如何能放下那段失败的爱情,我安慰她说,你有你的精彩,只需要慢慢等待,等待得越久,果实越甘甜。

于是某天晚上,我为她写下了这样的歌词:我守着,小情怀,尘世中,暗精彩,任凭它,四季变幻,走越久,越精彩。作为对她的鼓励,也是我自己心中的真实写照。

后来我们相继离开了那家企业,她去香港攻读了MBA,毕业后在香港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我留在了上海,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名独立音乐人。

在做《等待》这首歌时,我请编曲为等待配上了空灵的手碟作为开场,配以错落的吉他,将听者带入行走高原的画面感,蓝天白云碧草如茵,天地间只剩一个小我独自漫步,以清透的女声在空旷的音乐氛围中响起,由低到高推进,缓缓吟唱出一个小我在尘世中坚强不屈的人生态度:哪怕人生是一场终会一无所有的徒劳对抗,我们也要在漫长的等待中活出自己的精彩。

多年后当我把做好的歌发给她听时,她说仿佛在歌中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年轻稚嫩的自己,但她感谢自己当初选择了勇敢执着,没有当初的越挫越勇无所畏惧,也不会有后来那个更优秀的自己。 

2018年6月,我的第一张专辑《空生花》正式发行,本打算三个月内就组乐队巡演,却发现很难找到合适的乐手,几经周折,我在无锡找到几位志趣相投的朋友,共同组成了樱桃与飞鸟乐队的五人阵容,由于成员都需要上班上课,每周只有几个小时排练,2018-2019年我数十次往返无锡和上海进行排练,乐在其中,甘苦自知。为的是更好地呈现专辑中的一些歌曲,我特意为现场演出进行了重新编曲,让观众既能看到丰富有力的五人编制演出,也能看到安静舒缓的民谣演出。

等待了近一年,才得以让巡演实现,五月份我将和乐队一起到无锡、苏州、宁波三个城市进行巡演,希望一切得偿所愿。

这是一个充满等待的世界,从光明的一面来看,我们可以说:种子等待萌芽,花朵等待开放,果实等待采摘,甘饴等待品尝,万事万物在空无中等待变化和发生。
从阴暗的一面来看,我们可以说:甘饴品尝之后是苦涩,果实采摘之后是腐烂,花朵开放之后是消失,有的种子可能从未有机会萌芽。

在这样一个喜乐参半黑白共存的世界里,既然从出生第一天开始就在等待死亡,这一路上我们应该如何确立自己等待的姿态,如何在漫长的等待中走完这人生的过场,是应该积极进取,高歌猛进,还是应该消极颓废,随波逐流?

对我来说,所有曲折都有意义,所有存在都有价值,我身在其中,坚守自我,让自己成为当下最好的自我,不负前路苍茫生活艰辛,不畏四季变换年华消逝,就已足够。以内心美好抗衡沧桑凋落,哪怕所有勇者背后都必有悲伤。

一切似乎都是在正好的时候到来,只需耐心等待。

文/蓝莲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