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明亮那方·第五节·把灯关掉
苏更生
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一个」App常驻作家,微信公众号:ishikuaiqian
向着明亮那方·第五节·把灯关掉
文/苏更生 章节目录

这次见向真真比上次简单多了,几乎没有等,就有助理带着若曦上了电梯。只是助理已经换了,不是上次那个男孩,而是一个略成熟些的女孩,她训练有素,礼貌又得体,说真真姐和妈妈已经在等着两位,很期待看到设计图。若曦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情绪,隐隐有些不安。这几天的新闻,让向真真呆在暴风中,她的助理竟然如此平静。

 

她在做图的时候无法安心,时不时刷下新闻,品牌解约、活动取消、代言换人,向真真的丈夫Kevin更惨,几乎被网友扒出底朝天,出轨早有迹象,不是第一次,习惯性渣男。微博上不仅放出新闻,还有视频和动图,模糊的画面里,他和某位女演员在房间内亲热,一锤至死。八卦被爆后,Kevin失联,据说躲在香港,只留经纪人在舆论场上遭受狂轰滥炸。至于向真真?没人知道她的感受,即便她保持了沉默,网友依然冷嘲热讽。

 

来之前,周景明借着问好,给向真真的妈妈打电话探探风声,老太太这几天没来打牌,电话那头却听不出来任何状况,说真真上次见到他们挺满意,这几天想看设计图呢,不过真真只见若曦,小周就不要陪着来了。老太太想着早点装修好房子就能搬到自己家住,毕竟女儿长期住在酒店也不是个事。周景明听到老太太絮叨,稍微安心。

 

若曦翻了十几次夏加尔的画册后,终于意识到,向真真喜欢的,其实不是夏加尔,而是被爱,她喜欢漂浮的新娘,被祝福的恋人,她喜欢的深蓝色的天空下,有爱意回荡,于是她大胆地讲房间的墙壁做成了夏加尔蓝,在配上光洁的大理石和高窗,所有家具一律隐形嵌入墙壁,沙发是纯白色,她猜想向真真对酒店的爱,或许有一半那盏华丽的水晶灯。作为现代设计师,若曦不欣赏这种品味,但是她尽力满足,在一个欧洲二手水晶灯供应商那,找来了一盏小小的枝形吊灯,既不会过于招展,又熠熠生辉,若曦照着样子,画在在门厅入口顶端。

 

她将整幢房子设计成简洁而宽敞的大屋,在行为动线上,从一个空间可以看到另一空间,视线和行为都不受阻碍,但是又留出屏障,保护隐私,房屋开阔而现代,若曦做足了心思。

 

向真真拿着图,小巧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刚才进门时,老太太热情地招呼了二位,向真真坐在沙发上,今天她穿着一件普通T恤和运动裤,脸上的妆容却很完整,依旧是无懈可击的一张脸。从进门到现在,她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若曦看她垂头看图,脸上的假睫毛过于浓密和卷翘,像个洋娃娃,美丽得没有任何生命力的那种。

 

若曦看不出有任何情绪,这时房门开了,上次的小助理男孩拧着几袋奶茶外卖走进来。老太太见此,啰嗦起来,数落起向真真的恶习,只喝奶茶不吃饭,为什么不肯好好喝水,喝水才对皮肤好。糖有什么好处,糖就是毒品……胖了怎么办,胖一点就不上镜。

 

向真真皱眉,放下图纸,拿起一杯奶茶,助理已经将吸管戳好。

 

若曦反应过来,向真真现在烦得要命,虽然老太太事事像以女儿为重,但女儿并不领情。

 

屋子里很乱,看得出来向真真已经几天没有出过门,虽然有人收拾,但是随处可见试穿过一次的衣服,像是向真真打算盛装出门,又换回了T恤,泄气的华服丢在沙发上,没有任何魅力可言。两位助理都坐在餐桌前看电脑,假装没有看到正在尴尬站在客厅的若曦。

 

向真真终于抬起眼,看了眼若曦,问:“这是什么垃圾?”

 

若曦看她,嘟着嘴说出了这么狠毒的话,但眼神依然天真,像个无辜的孩子,她心里一沉,没有接话。

 

“我不是说了我喜欢住在酒店,这是什么?”向真真抓起图纸,伸手递给若曦。

 

若曦正打算开口解释,老太太上前劝住向真真,接过图纸看了看,转身对若曦说:“哎呀,小姑娘,这是什么颜色,我们家真真不喜欢蓝色的呀……你们这些年轻人……”

 

若曦看着把头扭向一边的向真真,叹了口气,这单生意确实不好做。她干脆说:“向小姐,如果你喜欢住在酒店的话,为什么要装修房子呢,永远住在酒店不就好了?”

 

两位原本正在竖着耳朵偷听的助理这时开始噼噼啪啪地打起字来,连他们都意识到,若曦这次过分了,设计师这么冲,不仅挑衅客户,还挑衅向真真这样的客户。

 

老太太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开口说:“小姑娘,跟客户说话是这个态度呦,你们怎么做生意?真真说不喜欢这个设计,我看你也不会做设计,你回去吧。”

 

若曦素来镇定,一脸沉静地捡起图纸,打算要走。

 

向真真皱着眉看了一眼聒噪的妈妈,对若曦说:“这不是酒店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若曦停下来。

 

向真真继续说:“图里看上去是挺像酒店的,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

 

若曦没那么笨,她不会开口问那你想要什么。对大多数人来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都是件特别困难的事,但是他们知道自己不要什么,懂得否定,若曦觉得这单生意可能还有戏,说:“我可以重新做一版设计。”

 

老太太插嘴说:“大把人等着给我们真真设计呢……”

 

向真真制止了母亲,说:“好啊,其实那个衣帽间直通电梯到地库的想法,我还挺喜欢的,不要改。”老太太一脸错愕,实在想不通女儿到底在想什么,刚才疾风骤雨说是垃圾,此刻又说喜欢,摸不清头脑。

 

若曦却明白,向真真只是快要爆炸了,随便是谁,都可以成为导火索。

 

小助理送若曦进电梯,或许是上次见过的缘故,他这次对若曦不是那么诚惶诚恐,而是有点亲切,刚才房间里发生了那尴尬的一幕,像是拉近了两人的关系,他对若曦说:“姐,你别介意,其实真真姐人特好,她就是好几天没睡觉了,可能有点崩不住。”

 

若曦有点惊讶,几天没睡?

 

助理见若曦惊讶的表情,说,对呀,自从那破新闻出来,真真姐门也出不了,到处都是记者,不停地刷手机。她想这样人怎么受得了,不禁暗中有些佩服向真真,成年人即便崩溃,也要不露声色,心里又有了丝怜惜,说:“不如吃点药,睡一觉吧。”

 

助理连忙点头说:“对啊,真真姐一向都是吃药睡觉,这几天吃了也……”他突然住嘴,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若曦没有问下去,她回想起刚才出门时,小助理拎的奶茶塑料袋旁边还有个牛皮纸袋,里面放着几盒药,散在桌上,她觉得有点眼熟,只是一时没想起是什么,助理这么一说,她意识到,那是镇定剂,处方药,一般开给有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人。这么一想,若曦突然明白向真真为何时而沉默,时而暴躁,她靠镇定剂压住情绪,只是这几天连镇定剂都帮不了她,她怎么也睡不着。

 

她看了眼助理,说:“她在这里睡不着的,客厅全是落地窗,卧室也是三面落地窗,会让她很紧张,你必须带她去个没阳光的地方。”

 

助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若曦对着设计图发了几天呆,究竟是哪里不对呢?她有点静不下心,不停刷着向真真的新闻,出轨事件还在继续发酵,炒热,向真真离开了长期住的酒店,不知所终。若曦想,明星真的也挺惨的,不管生活怎么样,都要给公众一个交代。其实谁也不关心她的感受,只是要个交代,就好像有了交代,大众的生活就真的和明星发生了联系一样。

 

她对着设计图,知道自己的设计出了问题,一定是某个地方让向真真不满意,她想不出来,干脆坐在地上吃面包。若曦给自己倒了杯茶,已经是晚上了,窗外的车流依然密集,周景明这几天依然早出晚归,说要谈生意,甚至在找人聊公司扩张的事,策划着再招几个设计助理,这样出门测量,做草图,前期的体力活就能交出去。前几天若曦回家,没告诉周景明向真真发火的事,只说顺利,还需要再改改,其实她心里没底。

 

微信里跳出一个人来,是向真真的女助理,说了句您好,然后飞快地发了段文字过来,意思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真真姐想要见你,方便的话,20分钟后,车可以在工作室楼下接。若曦想,果然是个滴水不漏又不容拒绝的助理,她回复说好。

 

向真真这两个助理截然不同,一个周道而冷漠,一个马虎而热络,挺有意思的,向真真不像是依赖助理的明星,有些明星离开助理连路都不会走,工作日全天在一起,即便周末早上要助理买咖啡送到床前,晚上也和助理说晚安。向真真不是,起码从这个极其职业的助理来看,向真真分得清工作和生活。

 

若曦坐在保姆车的后座上,出发前两人客套几句后,就没有再说话。她没说要去哪里,若曦也没问,新闻上说向真真消失了,可能是避在某个地方吧。对方不方便说,她也就不问,反正都是去见向真真。让若曦真正疑惑的是,向真真为什么要见她。此刻新的设计图还没画好,要是她问起,她在想要怎么回旋,多留出点设计时间。

 

通过路边的建筑判断,车是在向北开,逐渐离开市中心,若曦心里有底了,是去顺义别墅区,很多明星都在那边有自己的房子。她猜得没错,车在某个豪宅区后慢了下来,一幢一幢的别墅散布四侧,每幢都有自己的院子和围墙,房子之间相距甚远,有大片的树木隔开,果然是富人区,谁说北京没有绿植呢,都在这长着呢。

 

助理带着若曦上了二楼,房子里没开几盏灯,有些昏暗,若曦还是看清了这幢很普通的美式装修的别墅,标准的田园风,浮华的蕾丝窗帘和美式高背座椅之类,她没想过向真真会住在这么俗气的地方,助理带她到卧室门口:“真真姐不想出来,麻烦你进去见见她吧。“

 

助理打开卧室的门,若曦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卧室竟然没开灯,向真真就坐在床上,见人进来,像是没看到一样,依然呆呆地望向窗外。她那么娇小,单薄的身体坐在被子间,简直像个孩子。见到她这副模样,若曦想,谁都没办法跟她生任何气。

 

助理打开灯,向真真回过头来,眯着眼睛,缓了一会,她对助理说,让司机送你回去吧,我和若曦呆一会,司机送完再回来接她。助理本还想说什么,但依然点头离开。若曦想,看来这几天,向真真连助理都没带,一个人住在这里。

 

若曦上楼看了眼房子,大概知道建筑的结构,向真真在的这间房子,不过十个平方,非常狭窄,可能是个朝西的次卧,甚至连次卧都算不上,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窗帘拉得死死的,向真真朝若曦扬了扬下巴,让她把灯关掉。

 

她眼神里是温柔的恳求,是睡饱的人独有的平静和满足。若曦很熟悉这种眼神,她妈妈常年失眠,脾气暴躁,每次吃了药,睡足后,就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若曦依言把灯关了,向真真拧开了床头的壁灯,一丝丝昏黄的光芒。

 

“我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提醒小祝,我也想不起来回这个地方住几天。”向真真说得很真切,像是真的心存感激一般。

 

若曦松了口气,心想她只是太累了,此刻应该不会在设计上为难她,于是她盘腿坐在地上,问:“睡得好吗?”

 

向真真点头,:“好像有几年没睡得这么好了,总是没空,有空也睡不着。”

 

若曦说:“还是狭窄的房间适合睡觉,没有光最好了。人们都喜欢卧室朝南,被早上的阳光叫醒,其实有些人不适合。”

 

向真真笑了笑,说:“对,小祝说没光的地方可以好好睡觉,我就想起以前睡得最好的时候,就是在这个地方。”她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环顾了四周淡绿碎花的壁纸。

 

若曦在等她开口,向真真一定是有话要说。

 

“这是我拍了四五部戏才攒够钱买的房子,当时不懂装修,就看美剧里的人住这样的房子,我让设计师也那么弄,土死了。”向真真笑,一点也不介怀过去。

 

若曦想,就因为她现在红成这样,才可以不介意过去的卑微。要是她依然不红,不会对过去笑得这么轻松,不过她心里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了些陌生感,她不是看起来那么……怎么说呢,被宠坏的愚蠢。

 

向真真接着说:“结婚的时候,他说没地方住,我城里房子都是买来投资的,从来也没装修过。我就说那就住在这里好了,起码是个家。”

 

若曦突然明白向真真让她来的用意,她想要的装修效果,其实不是酒店,是家。她想让若曦看看,到底什么房子能让她安睡,让她放松,让她有了回家的感觉。意外地是,她竟然提起了自己的婚姻。不过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向真真除了这段婚姻,也没心思再想别的了。

 

新闻里写,两年前向真真和kevin闪婚,Kevin星二代出身,家世背景雄厚,说好听了是明星世家,不好听就是二世祖。老天宠爱,给了一张俊美的面庞,一路玩到了30岁,遇到了她。向真真没有这么幸运,她是18线模特出身,一步步走到现在,也算是嫁入豪门。没人看好这段婚姻,包括kevin的父母。婚礼照片发给媒体时,大家敏锐地发现,kevin父母的脸色不好看。若曦想,难怪连房子都不给,让儿子住在向真真的房子里。

 

若曦想,原来被宠坏的愚蠢和骄纵,只是向真真的保护色。

 

向真真看了看若曦的脸,笑着说:“你不要同情我,我比你有钱。永远不要同情比你有钱的人。”

 

向真真看穿了她的心思,若曦瞬间回过神来,她说得没错。

 

“好好做图吧,我需要的是一个家,你也见过我妈了。以后要和我妈一起住,别把房子弄得那么通透,我怎么受得了。”

 

若曦点点头,她想是时候走了。今晚的用意再明白不过。向真真只是需要点时间恢复,等她睡足了觉,转脸就是那个大杀四方的女明星。眼下的困境对她来说,不足为惧。她说得对,向真真轮不到她来同情。

 

只是司机还没回来,两人对坐着,向真真看着她,笑了笑,问:“你是不喜欢说话吗?”

 

若曦愣了愣,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是这样,她习惯观察和倾听,这才是好设计师,说话不是她擅长的事,她认真地点点头,说:“不太会说。”

 

向真真像是被逗乐了,她算得上阅人无数,第一次见到这女孩时,就觉得她沉默得很奇怪,原来不是故作玄虚的高明,而是真的嘴笨。她想起上次见面时的失态,说:“上次不好意思,其实我喜欢你的设计,你做得很好,不是垃圾。”

 

若曦点点头,她不想说没关系,设计师的作品被人骂作垃圾,永远都有关系,但还是说了句:“我想你只是心情很差吧。”

 

向真真叹了口气,说:“你不擅长说话,其实我也是,不过我只擅长发脾气。”

 

若曦疑惑地看着她,不太明白擅长发脾气是什么意思。

 

她见若曦如此,说:“你觉得我为什么喜欢摆架子,发脾气?因为没人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管你多有才华,多有理想,在别人眼里,就是别人,可是只要你摆架子,发发火,大家就知道你有本钱对人不客气,自然会高看你一眼。别人看不到你多努力,但是看得到你的脾气。”

 

若曦细细琢磨这句话的道理,娱乐圈各个张牙舞爪,看似妖魔鬼怪,其实精明得要命,连脾气都是想好了发出来给别人估价。她不禁佩服起这个眼前穿着卡通睡衣的女孩,真像是个普通的姑娘,只是她不是。或许眼前这个姑娘是,但大明星向真真不是。

 

窗外有车灯晃过,若曦站起身来,向真真也点头,示意今晚就到这。

 

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开车来的,不是司机,而是Kevin。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