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是无法摆脱的劫,那就为你赌一场大冒险
瀰生
瀰生
对任何事都怀抱热忱
对任何事都怀抱热忱,又对任何事都半途而废的闲散懒蛋。
既然你是无法摆脱的劫,那就为你赌一场大冒险
文/瀰生 《All I Am》

1.

年龄真的是女人的洪水猛兽。18岁、25岁、30岁……很多时候,我们都自以为能预知未来,比如鹿鹿在18岁那年一度认为自己肯定能追上隔壁班最会打前锋的帅哥,后来,跟她谈恋爱的那个人是爱踢足球的浩子。25岁那年,鹿鹿以为,浩子一定成熟到可以为她披上嫁衣,可是这让鹿鹿一等,等到月色摇晃树影、等到海水融化沙漠……

等到鹿鹿30岁了,她依旧像一只高强度的迁徙动物,从南往北,再从北回归至南。她抽屉里厚厚的一沓车票,象征着与浩子至死不改的爱情,尽管如此,他们之间还是亮起了红灯。

2.

这一年,他们都在各自的阵营里经历着兵荒马乱。

浩子的计划是,年初让公司成功融资进入C轮;年终就在本市郊区买房;至于结婚?浩子想在公司成功融资进入D轮的时候再说。然而,当D轮资金就要进账时,投资人却临时变了主意,直接导致浩子的资金链出现缺口,这个时候,最焦虑的自然是浩子,他已经熬了好几个通宵想办法了,烟灰缸里、沙发缝隙里、甚至随意散落的设计图稿上,都沾染着烟灰。然而,更让他害怕的是,每天睡前的异地晚安Call。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没主动给我发消息了……”鹿鹿下班后,喜欢在空荡荡的房间来回踱步,自言自语。

也许在谈项目、也许是为了融资的事情吧,鹿鹿一边自我安慰、一边等着外卖小哥送餐上门。

“可是,今天是我生日啊,到现在也没个反应……”看着手机里全是VIP会员卡给自己送上的智能生日祝福,鹿鹿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气恼的。

凌晨了,凌晨一刻了……浩子像人间蒸发后残存的烟气,鹿鹿就是扑克牌里的王炸。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3.

失联的那个晚上,浩子正在为了资金缺口,陪投资人通宵划拳喝酒,等他从酒醉中醒来的时候,鹿鹿已经出现在他的客厅了。

其实,鹿鹿已经做好火力全开的准备,可见到宿醉后满眼血丝的浩子,像刀子一样的话竟活生生咽了下去,鹿鹿看着浩子坐在餐桌上吃早餐,浩子满怀心事一言不发。

“公司出了状况,今年的我可能会很忙,错过了陪你过生日。”浩子还是选择如实相告。

大概,很多女生都会有柔软得近乎圣母的时刻,特别是当你最在乎的人狼狈不堪地出现在你面前,你对他所有的质疑和愤怒就真的会忽而间消失殆尽,无论他说什么你都想原谅。鹿鹿就是这样的姑娘,如果要互换角色,她希望成为浩子的依靠。然而,谁又能真正成为谁的依靠?浩子的资金缺口,鹿鹿的爱填不满。毕竟鹿鹿自己,也要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水逆,公司在不久前发生了股权纠纷,随后老板硬是宣布公司倒闭。

浩子想要更好的社会标签、想更体面地成为别人的丈夫,鹿鹿想有一份长久稳定的收入、想和爱了很久的人白头偕老,这些统统在30岁这年近乎夭折。

4.

其实,我们在任何阶段都会遇到工作和生活上的瓶颈期,只是,当问题都聚焦在30岁,这个本该而立之年,会让想赢的人格外焦虑。浩子永远在出差,鹿鹿紧张又迷茫地投入求职大军中,他们已有两个星期不联系了。

等浩子的公司稍见稳定,可以喘口气的时候,他拿起手机想跟鹿鹿聊自己的近况,却一时语塞,有些话竟不知从何说起,是该聊自己如何度过危机?还是聊团队小伙伴如何陪着自己熬夜做案子?

类似的感受,鹿鹿也有。主要是,当大家平静下来,都不太想把境况聊得太仔细,懒得说的话越积越多,感情也会变得懒洋洋。

浩子都长了两个双下巴,鹿鹿看一眼,假装没看见。这要搁几年前,她一定不能忍受男生发福油腻。鹿鹿习惯了穿过分肥大的短袖坐在浩子车上,浩子也不再要求鹿鹿要化妆才能见他朋友。

从慢慢习惯,到进入彼此世界,再到共同经历起起落落……他们并没有太多言语和扶持,更多时候,是把对方当成生活里的一个伴儿,以这种隐匿的情愫维系的感情,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们会慢慢地好聚好散。

“可是,我已经没有精力再从头来过了呀……”如果,如果这一切全都发生在25岁那年,至少在那时按下人生Delete的快捷键,会更容易吧。

心里的哽咽始终无法消化,浩子的电话打了进来,口气依旧淡淡的,“我到楼下了,下来吧。”浩子一定是熬完通宵后连续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车,过来接鹿鹿过周末的,大概长时间疲劳驾驶的缘故,车还没开出小区,浩子因为没及时扭转方向盘,车与前面的大树剐蹭了,轻微的碰瓷把他被吓醒后,浩子最先想到的就是用身体护住同样受到惊吓的鹿鹿。

当人生浪漫心酸、来来往往,好不容易熬过30岁所经历的身心煎熬,那个陪你的人却变得忽明忽暗,当沉默和疑问像汹涌的暗潮在你内心盘桓很久,那个人哪怕举着微光进入你的小黑屋,也会让你觉得他就是太阳系。鹿鹿终于打破底线,把头埋进耗子的臂弯,恨不得把积压已久的鼻涕眼泪都抹他身上。

5.

“不如,现在就把证领了吧。”浩子沉默了很久,终于开口了。尽管他不确定,未来,他们能不能完美地解决婚姻里的一地鸡毛,更不确定在事业和家庭之间,能否毫无缝隙地切换角色,至少这一刻,他想将所有温暖化作点滴星光,坠入鹿鹿的口袋。鹿鹿终于把头从臂弯里探了出来,很用力地点头。

因为有些人注定是你无法摆脱的劫,你也只肯接受他们递过来的平淡或温暖,哪怕要消耗自己,也要为他赌一场大冒险。

文/瀰生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