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明亮那方·第六节·温柔堡垒和冒险乐园
苏更生
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一个」App常驻作家,微信公众号:ishikuaiqian
向着明亮那方·第六节·温柔堡垒和冒险乐园
文/苏更生 章节目录

若曦正准备开门,听到楼下两个人正在吵架,看来已经吵了一路,两个人都像气急了,女的说,早跟你说,不能跟她结婚,不听我和你爸的话,现在出这么大的事,你以后怎么办?男的说,你让我安静一会行不行,还顺手摔了东西。

 

她还没反应过来,向真真已经拉住了她的手,示意不要出声。若曦突然反应过来,楼下来的,正是她的丈夫Kevin和他的妈妈。自从在酒店被拍到后,媒体报道说Kevin失踪了,不知道躲去了哪里,现在竟然躲到了向真真的别墅来。这里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安静而私密,夫妻俩想到一块了。

 

两人继续争吵,kevin妈妈喋喋不休,指责儿子娶错了人还不肯离婚,婚姻大事,门当户对,怎么可以娶向真真,她能红几年?再说了,老婆红,对你有什么帮助,出了负面新闻,你现在就完蛋了,她没事人一样?kevin不肯说话,想必已是被唠叨了几天,眼下并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只能先找父母帮忙。

 

眼下接若曦的司机就快回来了,司机一来,楼上的两人肯定藏不住。若曦心里盘算着向真真会有什么反应,楼下越骂越难听,听起来kevin妈妈就从来没让向真真进过门,两人结婚两年,因为工作太忙,聚少离多,kevin的妈妈看不上向真真,不认这个儿媳妇,几次让儿子离婚。kevin不听,现在闹出这样的事,妈妈说不如对外说,两人早已离婚。

 

kevin像是进了卧室,猛摔了门。

 

若曦回头看了看向真真的脸,在温柔光晕里,一张小巧的面孔,不动声色,像是楼下两人谈论的是别人,她回看若曦的眼神,笑了笑,说:“我们出去吧。”

 

若曦拿不准她做了什么盘算,跟着向真真下楼,她们故意踢踏有声,让楼下的人知道有人。果然kevin妈妈一脸惊愕,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嫌恶的表情,kevin妈妈也是演员,早年大红过,她确实有理由看不上野模出身的向真真,根本不怕她听到了什么。

 

kevin闻声也走出房间,若曦一看他的脸,就明白世界上真有如此好看的草包。他长着一张轮廓分明,五官立体的英俊脸,一双眼睛向下耷着,像绵羊般温柔,这样俊美的男人,单纯又无辜得要命的明星二代,女人很容易爱上他,原谅他。

 

向真真边下楼边说:“妈,你们怎么来了,我刚在按摩,都睡着了。按摩师喊了几声,才把我喊醒。”

 

若曦不得不佩服向真真,虽然媒体说她没演技,但是此刻真的演得很好,像是没听到所有恶言恶语,又像不知道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Kevin走上前来,刚准备开口,他妈妈立刻说:“对外宣布你们早就离婚了吧,不然Kevin的演艺生涯完蛋了。”

 

若曦一时气涌,是Kevin出轨在先,向真真也算受害者,现在她如此理直气壮,不仅不道歉,甚至命令式地要求向真真出头挽回局面,难道不应该客气点。

 

甚至连Kevin都露出了抱歉和内疚的神情,看得出,他是想道歉的,但是或许是自己从未遇到过这么大的麻烦,一时不知怎么办,管不了那么多,先躲起来,连电话都没打给过她。

 

向真真却不恼火,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场面,她说:“妈,这个不用您说,我的经理人已经跟杨老板打过招呼,说我们两个人应该出来说,早就离婚了,一直没对外宣布而已。”

 

她说的这些,吓了若曦一跳,原来向真真早就想好了对策,那她为什么还躲在这里?

这时司机回来了,本就尴尬的若曦说:“那我先走了,向小姐好好休息。”她没看其余两位,径直走出大门,向真真说了句:“我在这也睡好了,就跟你一起回城里吧。”Kevin像是有话要说,刚张开嘴,向真真看到了,但立即转身走了出去。

 

若曦突然明白,向真真原来不是在躲记者,而是在躲自己,她需要时间来结束这段婚姻,让她苦恼的,从来不是Kevin父母反对,甚至都不是kevin出轨,而是她真的意识到,她爱的这个人,不是个成年人。虽然他已经31岁了,但依然像个高中生一样,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对生活不过是随波逐流,一点应对的办法都没有。

 

即便如此,向真真需要一点时间来结束这段婚姻。她走下来讲这番话,做出这个决定,保护了kevin的声誉,做出了让步,忍受了侮辱,损失了利益,一切都是因为,这是她爱过的人。

 

人生里或许有很多东西,都是要奋力追求才能得到的,但是爱不是。

 

若曦回到公寓,见到景明在楼下的书桌前睡着了,她不忍心叫醒他。这阵子,她埋头画图,周景明为了监工几个小项目,累得够呛,四五个同学在郊区买了房,说照顾生意,其实给钱又少,操心又多,周景明也不抱怨,竟然也赚了20多万到手。和他们一起毕业的同学,留在北京的,要么进了大公司,要么考了公务员,毕业三五年,收入有了起色,都开始买房,打算结婚。创业的几个,都还是埋头苦干,毫无动静,若曦想,也是苦了周景明。

 

她心疼景明,但却没为自己考虑,同在北京,男人和女人的处境同样难,女人可能更难吧。若曦时常听可可提起,这个同学相亲了多少回,终于嫁个了有北京户口的男朋友,算是上岸了,有的人嫁不了北京人,天津人也是备选。若曦很少想,这些女生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她几乎不批评别人,方可倒是隔三差五讽刺上几句,若曦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

 

但是她心里隐约清楚,命运给的馈赠,迟早会标出价格,让你买单。或许三五年内,有的人走好运,有的人走厄运,这都不打紧,人生太长了,命运会让每个人付出足够的代价。

 

她轻轻坐在电脑前,打开绘图板,画了一半的图在屏幕里亮起来。多好的房子呢,宽敞、明亮,丝毫感受不到任何局促,这是向真真为自己赚到的。若曦想了想,一个睡不着的人,一个曾经相信过爱情的女明星,一个和妈妈关系不和睦的女儿。

 

她需要一个家,也需要一座豪宅,更需要一座堡垒。

 

若曦想了想,动手改动偌大的客厅,不再让每个空间都可以看到另外的空间,把原本宽大带套间的主卧,移到了主卧后的小房间,朝东,早上不会被阳光叫醒,再将床抬高了十公分,这样透过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大片天空。若曦想,她需要在安全隐秘的环境,看到窗外的世界,无论是蓝天还是夜晚,都会给她安慰。再将厨房从开放式改回了中式厨房,妈妈可以在厨房里做饭,又推翻了中岛。向真真是个和妈妈一起住的女孩,并不是中产阶级的全职主妇,她不需要一个连接家人的厨房。

 

若曦的灵感源源不断地冒出来,在原本精巧的构思上,为向真真特别设计了一些地方,最终的颜色,她保留了夏加尔的蓝色,温柔,深邃又隐蔽,配上白色的沙发,是人间烟火里的纯净。不知不觉,她画了五个多小时,在平面图完成后,直接做3D图。

 

等她快要画完的时候,她留意到了玄关处的小水晶灯。若曦想了想,深夜回到家里,进门是掀开开关,这盏雅致的水晶灯照出温柔的光,光斑摇曳,落在墙壁和地面,浪漫的人都会喜欢。她想,也只有这样浪漫的人,才会在那样的男人身上,都肯相信爱情吧。

 

若曦没有留意到窗外天光渐明,北京冬日的清晨,如果空气好,有一种独特的辽阔和晴朗,今天是个好天气,睡醒的周景明看到若曦依然在埋头画图,他发了几分钟呆,揉了揉眼睛,这阵子太忙,虽然心里急得要命,恨不得马上拿到向真真的设计款,但是他也不敢催,毕竟向真真信任的是若曦。见到通宵画图的女友,他心想这事十有八九成了,望了望窗外,真是个好天气,今天还有三四个工地要跑,再过两个月,跑完就能收到尾款。加上向真真的费用,他们离买房就不远了。

 

他动了动睡僵的脖子,咔咔响了两声,若曦抬起头,见到他还在发呆,笑了笑,问他在椅子上睡了一夜累不累,周景明看原本认真作图的女友,此刻温柔一笑,心里觉得满足,说不累。若曦站起来,给他煮面,也给自己做杯黑咖啡,再热一热放了几天的面包。

 

周景明是山东人,若曦是南方人,两人吃得完全不一样,加上两人工作习惯不同,很少有时间一起吃饭,早上在饭桌上相聚最多的时候,就是这种若曦通宵画图,周景明早起的日子。若曦再忙,也会给景明煮完面条,她知道他省钱,要是自己去吃,肯定就是买煎饼,只是她不吃面条。一般是若曦做两份早餐,两人一起吃完,虽然吃得不一样,但是两个人还是会很开心。若曦对爱情的期待,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既然两人没时间好好一起睡觉,那就只能一起好好吃顿早饭。两个人会在饭桌上交换工作的进度,遇到的事,周景明偶尔会说起工地上发生了好笑的事,两人有说有笑,这几乎是他们最轻松的时刻。

 

周景明进了浴室,打开了手机放歌,这是他心情好的时候才做的事。他习惯每天早上洗澡,毕竟要神清气爽地去见人,音乐可以让他兴奋起来,他是典型的北京动物,这也是大城市里年轻人独有的习惯,多数人喜欢晚上洗澡,暖和地去睡觉,而在北京,你需要一个热水澡,还需要一杯咖啡,支撑起一整个白天的忙碌。

 

等到周景明出了门,若曦整理好测量图、平面图和立体图,确保每个细节都完整,添加了解释设计方案的文档,发给向真真的两位助理。发出去的时候,若曦很平静,她意外窥探了向真真的私生活,明白了她想要什么。作为生意,不能不说运气好到爆炸,作为设计师,她明白,只有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甚至比客户还要理解自己的需求,才能顺利拿到项目。

 

作为设计师,能够为客户搭建出遮风避雨的家,而抛弃掉作为设计师本身的尊严,她觉得很高兴,这种不通透,不明亮的房子,她不喜欢,但这毕竟是向真真的房子。她活在闪光灯下,回了家,还需要一点阴影。

 

若曦明白,她做到了,在设计里,抚慰了向真真的内心。

 

屋子里安静下来,光线中浮动着跳跃的灰尘,若曦突然觉得有些过于安静了,就像小时候,她被留在家里,独自等待妈妈回来时候的安静。她有点想念妈妈,已经两周没有给她打电话了,妈妈是个小学老师,当初因为爸爸爱喝酒,又到处拈花惹草,妈妈没有选择上爸爸的单位大哭大闹,而是做了那个时代女性少有的事,提出了离婚,带着若曦搬进了农贸市场回字楼的大楼里。

 

那幢大楼是农贸市场的家属楼,典型的70年代设计,整幢楼呈回字形,走廊可以通达每个房间的门,第一层是商铺,当时不叫商铺,叫面门,中心是市场,四面都是各种商店,小吃、衣服、南货、五金,人们生活的需求可以在大楼里完全解决,中心市场里各种摊贩,从吃的到用的,一应俱全,早上4点就热闹起来,全镇的主妇都来这里采购当天的生活用品,再顺便吃个早饭。那是南方特有的场景,妈妈们带着孩子来市场里吃早饭,再打发孩子去上学,接着在市场里走上一天,蔬菜、肉,南货和换季要的衣服,就全部买完回家。

 

镇上的人都认识,市场同样具有社交的功能,人们大声问好,翻看对方塑料袋里的东西,询问哪家的肉新鲜,哪家的菜便宜,哪个老板缺斤短两,哪个老板弄到了新货。不到下午四点,摊贩们就散去了,人们也回了家,面门里的小老板们嗑起瓜子,相互扯着家常。

 

若曦觉得那是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鱼档肉铺的老板正在冲水洗地,打算拉上卷闸门。她被妈妈锁在家里,那年头,单身女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刚搬到这里的时候,没人认识她们,周末妈妈出门给班上的孩子补习,只能将若曦锁在家里。

 

不过这种状况没过多久,等若曦的妈妈和隔壁的邻居熟起来,就得到了改善。住在回字楼里,人们是不会有隐私的,谁家有困难,邻居就会搭把手,若曦开始在不同的人家里吃饭,看电视,和不同的孩子成为了朋友,在回字楼里疯跑,捉迷藏。

 

住了一年以后,每个摊贩都认识了若曦,是王老师的女儿,她往门口一站,就有人招呼她吃吃喝喝,带几把新鲜蔬菜回家。回字楼阴暗而湿冷,墙皮不断往下掉,每间房子都是前面一间客厅,后面一个卧室,厕所是公共的,臭气熏天,做饭得在走廊上支个炉子。即便在这么腌臜的环境里,若曦也没有很难过,她的家虽然小,但是公共空间实在太大了,对一个孩子来说,一幢几千平方的回字大楼,再加上几个小伙伴,几乎就是冒险乐园。

 

等到若曦上了大学,才知道回型楼,是那个年代特别有的建筑形态,属于苏联建筑,讲求实用,却不注重个人隐私,楼高六层,一层几十户,每间房子都一模一样,典型的分配性住房。进入现代后,已经被抛弃,不符合现代人的居住需求,舒适和安全性都极差。

 

若曦知道,现代建筑讲求隐私和舒适性,没人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走廊里奔跑,但是作为设计师,她同样也明白,这牺牲了公共空间。建筑除了给人安全和私密,更要提供公共空间供人交流,现在城市里,没人知道自己的邻居是谁,这不是好的建筑。

 

城市的冷漠,某一部分,是因为人们的居所变得封闭,没人再信任陌生人,这样的居住环境,算不上多好。若曦一直想改变这种状况,只是目前,她什么都改变不了,连出门跟邻居打个招呼都不想。都市人的冷漠是有原因的,建筑是其中之一,她想起了那条被抛弃的狗,心里又有了一丝内疚,它叫什么呢?叫包子。

 

若曦突然觉得很困,那杯咖啡都挡不住她的睡意,简单洗漱后,爬上了床。还没睡几个小时,电话就把她吵醒了,若曦还在头晕,只听见方可在那边大叫,让她开电脑,向真真和丈夫kevin正在开发布会,申明早已离婚。

 

若曦爬起来,搜出视屏,看到向真真和Kevin果然站在一起向媒体解释。和平时不同的是,她今天穿着白色针织毛衣和一条简单的黑裤子,妆容非常淡,眼眶红红的,像是啜泣。Kevin一脸愧疚,两人对媒体说,因为工作聚少离多,两人早已协议离婚,和平分手。向真真更是演得卖力,说自己工作太忙,忽略了家庭,是自己人生的遗憾,也抱歉没有向媒体朋友和粉丝们说实话,眼泪几乎要掉下来。

 

网上也已发布了申明,两人友好分手,Kevin交往女友并非出轨,舆论在半天内就转了方向。网友们开始辟谣,不再大骂kevin是渣男,对向真真也有了好评,力挺前夫是个好女孩。圈内好友也开始转发,说人生不易,真真加油,她也改了往日艳压的嚣张形象。

 

若曦看完觉得向真真果然是向真真,不仅一举改变了两人的舆论窘况,还刷了好感和热度。

 

但是若曦还是看出来了,向真真虽然演得真切,但她始终没有看过Kevin一眼,跟昨晚一样——看似平静地宣布了决定,没有任何情绪,但实际上,她受到了伤害。为了保全自己和kevin,不得不站出来说谎。

 

这个她爱过的人背叛了她。向真真的愤怒和悲伤,都藏在了力挺前夫的人设里——只是她的眼泪,确实是真的,不需要演。她是真的难过,难过到看一眼曾经爱过的人,都不愿意。

 

若曦关掉了新闻,看到有新邮件提示,向真真的助理发来合同,说她对新设计很满意,请签好合同和保密协议,并立即寄回。

 

她笑了笑,不愧是向真真,工作效率真高,任何事都是。

 

若曦拿起电话,打给景明,算上向真真的豪宅设计费,他们终于付得起那套房的首付,她迫不及待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