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的阿荻丽娜
一君
一君
半驯之马。
半驯之马。
水边的阿荻丽娜
文/一君 《契克》

希腊神话里,有个孤独的塞浦路斯国王,名叫皮格马利翁,他雕塑了一个美丽的少女,每天对着她痴痴地看,爱上了少女的雕像。他向众神祈祷,期盼着爱情的奇迹。最终,他的真诚和执着感动了爱神阿芙洛狄忒,她赐予雕塑生命。电影中的两个少年从上路开始,贯穿始终的便是理查德·克莱德曼这首著名的《水边的阿狄丽娜》。

影片讲述了两个荒唐、叛逆、目无法纪的青春期男孩在暑假的一场公路旅行。蓝色皮卡跌跌撞撞地在公路上行驶,画面是摇晃、抖动的。本该用以摇滚乐来搭配,却放出了凄婉的古典钢琴曲。以至于契克忍不住问迈克:“你真的不是基佬?”

粗暴与宁静,这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相抵相交,生出一种另类又相契合的电影情绪。

这部青春公路片有点类似男孩版的《去他妈的世界》,没有什么大亮点,但还是让人忍不住随着摇晃的破车浮起一点笑意。两个人都是不受家庭管束的边缘少年。迈克有一个有钱的父亲,酗酒的母亲。学校的生活苦闷、无趣,喜欢的女孩视他无睹,被老师骂也不会去还嘴,他只能在想象中对父亲的背影开枪,拿水喷头气咻咻地冲花。

契克则是俄罗斯亚裔少年,他穿着花衬衫,留着三毛头出场,令人讨厌又令人害怕。他很像我们小时候学校里那种流氓头头,满不在乎的脸,敞开的衬衫,手插在口袋里,脏兮兮的球鞋,运动裤在束在高筒的白色袜子里。他嬉皮、我行我素,是个彻底的怪人。他不在乎迈克不喜欢他,称赞迈克那件绿色的龙绣运动夹克为战斗夹克,暑假的第一天就把偷来的车开到他家。

他和迈克最大的不同是,迈克还有退路,而他则是彻底的边缘人,做事不计后果,天性不被束缚,危险、怪异,又是当代社会里顶顶天真的那类人。所以他一直秉承着那句有点愚蠢的人生信条:“我是不会走回头路的。”

虽然迈克没有承认,但这是他被契克所吸引的原因。他们决定驱着这辆车一起去找契克在瓦拉几亚的外公。那是一个荒郊野岭。因为扔掉了手机,没有地图,他们几乎是在朝着一个不存在的目的地瞎跑。在田野地横冲直撞,用轮胎开出自己的名字,冲入一大堆奶牛群中,农场主开着拖拉机在后面追赶他们……夏日高高的草尖在额头上方飘动,成群的候鸟南飞。到了晚上,他们就睡在风车底下,即使伴着被警察追捕的危险。

在他们去垃圾场捡可以偷油的管子时,碰到了凶悍的女流浪汉伊萨。这个女孩的出现,恰合了那首水边的阿狄丽娜。她脏兮兮的,带有一点神经质,还教他们怎么偷汽油。起先男孩们并不接受她。然而,等他们一同跳下水去洗澡时,荷尔蒙才开始在水面上微微晃动。对于迈克来说,俄罗斯男孩是对他人生的启蒙,而伊萨则是他的性启蒙。她是残破的,边缘的,又是独特的。他将永远记得她湖蓝色的眼睛,在水边的阳光下像湖水一样泛着明暗。

契克后来对迈克讲:你知道吗,和伊萨相比,学校里你喜欢的那个女的就是个脑残。我能看得出来,是因为我不喜欢女孩。

在这场妙趣横生、事故不断的公路旅行里,两个男孩在摩擦和嬉闹间滋生出粗糙的情谊。他们要考虑的不再只是自己,还有对方。可以说,他们在一次次的冒险中得到了生活的救赎。

而独特的地方在于“不确定”。不确定方向,不确定目的地,不确定计划可行……因这种未知,因需要冒险、付出代价,旅程才变得分外动人。这个过程里,我们可以观察到迈克其实说过了几次“现在我们只能放弃了”,但每一次契克都会回答:不……他的每一次“不”,都在无形中影响了迈克。青春的动人便在于此,只要有人在你身边,便能生出不计后果的勇气。对孤独,沉默的迈克来讲,这场看似无疾而终、付出了代价、又无意义的旅行改变了他的人生,给了他青春期最特殊、无可替代的经历。因为那是他无法在学校里,在生活中得到的东西,那是对边缘、自由、勇气以及抛弃规则的歌颂。

影片的末尾,迈克、契克、伊萨三人分别时曾在名字的石堆前做了一个愚蠢的约定:五十年后的这一天,他们要再来这里见面,不论我们那时候在做什么。

他们的旅行在这个夏日终结了,一切似乎从未改变。他们仍然还是逗留在边缘的人,但无论未来有多坎坷,他们在此得到的一切都在这个夏末开始发挥余热,也还有无数个夏日得以延续这场勇气和平淡生活外非凡的情谊。

责任编辑:都禹桥 duyuq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