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明亮那方·第九节·cooper小姐的算盘
苏更生
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一个」App常驻作家,微信公众号:ishikuaiqian
向着明亮那方·第九节·cooper小姐的算盘
文/苏更生 章节目录

丁达尔工作室的招聘广告发出去两周后,应聘者寥寥,邮箱里收到的简历,要么是些刚毕业的大学生,自诩艺术家,起薪要求一万五,要么是些在大的地产公司做了两三年依然没有作品的设计师,薪水要求就更高了。

 

周景明每天盯着邮箱,一个合眼的人都没找到。其实不是他开出的待遇不好,而是业内都知道,设计师行业,要么死命为自己的个人品牌卖命,要么进入大公司赚钱,像丁达尔这样的小设计公司,既拿不到什么大单子,也不能为个人品牌增值,大家的算盘都精得厉害。

 

那天从看守所回公司,他热情洋溢地写了招聘启事,委托朋友在各个网站和论坛转发,一是想要吸引设计师,二是想为丁达尔做做广告。写完招聘广告,景明发现丁达尔实在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作品,向真真的豪宅能算一个,可是签了保密协议。这几年,虽然赚了钱,丁达尔的名声却没立起来。这间公司能勉强运转,一是靠景明的勤奋,二是靠若曦做的设计出色,但是设计的,毕竟是小户型私宅居多,想要名声大振几乎没有机会。

 

他有些气馁,嘴上又不能说,毕竟公司是自己的,面子也是自己的。在北京这种地方,大部分其实都是这样,工作不好不坏,算不上多出色,但是也饿不死,但是没人敢承认这种状况,只说希望还在未来。如果没有希望,谁还能在这样的城市活下去呢?他没敢把这份忐忑告诉若曦,只说要求高,必须有足够优秀的设计师才行。

 

劳力士手表的风波已经过去,他向若曦道了歉,就像往常两人有矛盾的时候一样,景明先道歉,若曦也不深究,他们一向如此相处,在从前是因为彼此信任,相信对方不会欺骗,不会隐瞒,拌嘴只是小事,不会真的伤害感情。可是这次,景明没有告诉她自己进了看守所的事。日子虽然过得和往常没有区别,但若曦依然可以感觉到,两人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变化,以前景明回家再晚,如果若曦想要找他说话,他必然会陪着聊上一会。可是现在,他回家只说累,想睡觉。若曦体恤,不会勉强,只是偶尔深夜画图时,听到景明在卧室里鼾声大作,隐隐有些失落。

 

其实景明也知道自己有了变化,他以前将女友的心愿放在第一位,想要买房,给她一个家,此刻房子已经买了,却连装修的钱都没有,住在水泥毛坯里,开始还觉得新鲜好玩,可是越看越简陋,他每天从精装修的客户家出入,回到自己家,这房子像是个讽刺。他意识到,以前他以为在北京买了房子就算有钱人,但是现在他明白,真正的有钱人不会存钱买房子的。

 

若曦一心想着多存钱还贷款,两人的日子过得还不如租房,他心中越发憋闷,喝酒喝得越勤,回家越来越晚。他知道这肯定不是若曦的错,但也不是他的错呀,这种局面让他难以忍受。

 

有天深夜,景明开车回到地库。这是他少有的没喝酒的日子,比往常回得早,若是此刻上楼,若曦肯定还在工作,自己也睡不着,干脆坐在车里发呆。这阵子他也弄不清自己出了什么问题,心里没来由地有气。他以前看那些结婚有了孩子的师兄,也是下了班躲在车里不肯回家,那是因为家里有唠叨的老婆和吵闹的孩子,可是景明并不是这样,一切都算得上步入正轨,没有什么不如意,可是他就是有气。

 

可能连景明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男人最难的不是扛过失意,而是如何面对成功。此刻他受到众人的羡慕,身边的客户和同学都羡慕他事业有成,在北京买房生根,或许他自己也不明白,此刻比以前的状况好得多,心却依然如此焦躁和不满。他或许模糊地意识到,他真正想要的不是完成女友的梦想,而是要更大的成功和更多的羡慕。

 

景明坐在车里琢磨这些事,听到车外有人正在吵架,他摇下车窗,看到一个女孩子急急忙忙地打开mini cooer的车门,而车前正横停着一台宝马,司机探出头来,对着mini cooper车主大骂脏话,景明简直听不下来,对着一个女孩骂得这么难听,是有多大仇。

 

他听了一会,发现是女孩误停了宝马的车位,司机打了电话让女车主下来,对着一通狂骂,女孩已经想要挪车,但是司机却堵住车头,不肯让路。景明想不就这么点事嘛,用得着嘛,眼下那个女孩正坐在小车的驾驶位上,开不出来,也不能倒退。

 

司机正骂在劲头上,什么外地逼瞎了眼,没见着是固定停车位嘛,没钱买车位租起啊……景明走下车来看了看,宝马上的是北京牌,而cooper上的是个浙江牌,司机可能是本地人,女孩可能是外地人,眼下骂得越来越难听,从地域歧视上升到了生殖器官,女孩倒还好,冷静,没想着还嘴。景明的车上的也是外地牌,不由得有些气愤,用得着吗?

 

他走上前去,宝马司机吓了一跳,没注意到地库原来还有别人。景明站在十米外,对着他喊,哥们,差不多得了,你赶紧退一退,让人家把车位给你挪出来。司机见景明,愣了愣,但是回过神来,景明也是独自一人,他不会吃亏,于是更加恼火,问:你谁啊你,管得着吗?

 

景明不怒反笑,走上前去,他本来见这人满脸通红,骂得脸红颈粗,正常人干不出来这事,想必是喝多了,于是闻了闻,说,哥们,今晚没少喝吧?要不要咱报个警,让警察来管管到底是停错了车位犯法,还是酒驾犯法?

 

宝马司机一听这话,立即不吭声了,摇上车窗,把车退了退,让mini cooper开了出来。景明一看没事了,转身回到自己车里,锁了车门打算上楼。就在他等电梯的时候,那个女车主也走了进来,他这才看清楚女孩的样子,身材高挑,一头利落的短发,脸小得只有巴掌大,一双杏仁眼漆黑,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她向景明道谢,景明却有些吃惊,她落落大方,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事受到影响,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竟然独自下地库挪车,不怕遇到坏人吗?

 

景明有些好奇,问:你也住在这里吗?

 

女孩说:对,我住在顶层,刚搬来的,还不熟悉,今天晚上把固定车位当成临时停车位了,给你添麻烦了。

 

景明见她说得诚恳,眼神里又都是感谢,自觉不好意思,说:没什么,那人太过分了。

 

女孩说:我叫曹子悦,你也住在这里吗?

 

景明这才回过神来,自我介绍,说自己也是刚搬来没几个月。

 

曹子悦说:那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加个微信吧?

 

景明受宠若惊,他恋爱多年,人人都知道他是好男人,马子奴,身边的女人几乎都知道他是若曦的男朋友,不会用打量异性的眼光来看待他。他也习惯了这种身份,眼下这个漂亮女孩主动加他微信,让他心里乐翻了,但是又不能表露出来。

 

到了15楼,景明先下电梯,回头对曹子悦笑了笑说再见,也没真的把这事放在心里。虽然是个漂亮女孩主动认识自己,但他也不会幼稚到自己能跟她有什么。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一周后,新的面试上,曹子悦却来应聘了。景明非常诧异,他之前浏览简历的时候,只是看到有份简历让他非常满意,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硕士,还附上了毕业设计作品和参加设计展获奖经历,作品设计感十足,材料和用色都非常大胆,和国内常见的设计师很不一样,他想丁达尔正需要这种差异化的设计师。

 

当曹子悦站在他面前时,景明才回过神来,这不是那天在车库里遇到的小姑娘吗?

 

景明还没回过神来,曹子悦大大方方坐在对面。原来那天车库后,她花了一晚上看了景明的朋友圈,知道他开了间设计公司,巧的是,自己也是学建筑设计。曹子悦是浙江人,家境优渥,父母送她到国外念书,回国后打算在北京开自己的设计公司,刚到北京一个月。她对这个男人充满好感,但是来求职却也另有打算。父母支持她创业,已经给了几百万做启动资金,但她来了一个月,发现自己人生地不熟,要独自支撑起一家新公司谈何容易。她不是头脑简单,白日做梦的独二代。明白自己即便有过硬的设计能力,但是支撑一家公司所需要的管理经验、人脉和对本地市场的了解,她都欠缺。她看了丁达尔的简介,这样本土化的小创业公司适合她,既不需要适应大公司的流程和制度,又能迅速掌握经验和供应商、客户人脉,是个不错的选择。

 

子悦看着愣了很久的景明,先开口说:“看到你们公司正在招聘设计师,不知道我的简历是不是让你们有兴趣?”

 

景明这才回过神来,他心里突然有了些莫名的感觉,以曹子悦的简历,去最好的设计公司都不为过,任何大型设计公司都会敞开门欢迎,她为什么独独看中了丁达尔了?景明把她对自己有好感这个念头压下去,打算好好聊聊,问道:“简历我们看过了,非常优秀,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我们公司感兴趣?”

 

曹子悦看了看这间40平米的Loft办公室,说得上是很寒酸了,但是她决定说一部分实话:“创业公司自由度大,学习速度比大公司快很多,独立做项目的机会也多,去大公司或者地产公司,可能做了两三年,还在画局部图。丁达尔这样的创业公司,对设计师的要求高,自由度也很大。”曹子悦刚回国,急需本地的人脉和资源,这部分实话她没说。

 

这让景明听了心里得意,又觉得实在。两人聊了聊设计理念,景明对她非常满意,对于薪水,曹子悦要求不高,一万五,既没有漫天要价,也没有露出初入职场的胆怯。她打听过设计师的薪酬,这个价格不算低,但是她也知道,自己远远不止这个价格。景明心里已经敲定,但依然对她说,等两天回复。

 

等曹子悦入职,若曦也不知道新来的设计师就住在她家楼上。她看过简历,也觉得非常优秀。她也见过从国外回来的设计师,开口动辄就是改变国内建筑审美,改变家装设计理念。这些人让若曦非常头疼,他们不明白,国内的建筑审美根本不在于设计师,甚至不在于房主,而在于开发商。前些年国内城市商品房交付多是毛坯,家装行业混乱,基本由大型设计公司把持,选择度并不高,很多人为了图省事,都是选择打包装修套餐,家家户户都是原木色木地板和白墙,家具随便塞进去就结束。等到国内家装行业有了起色,商品房又开始流行精装交付,从简装套餐换成豪宅套餐,一水的大理石地面和护木板半墙,依然是每家每户都差不多。真正谈得上设计审美的,只存在于很少的客户,这些人要么有品位但预算少,要么就是没品位但是预算充足。

 

好在曹子悦不是这种设计师,她相当接地气,丁达尔接过来的几个私宅订单,她也对接得顺顺当当,画起图来并不马虎,干活也不偷懒,经常加班。景明和曹子悦谁都没有跟若曦提起过那晚车库里发生的事,也不知道她来丁达尔的机缘。景明想,要是有意对若曦提起,有点怪,要是不提,心里总是藏着些事。他不知道曹子悦怎么想。她总是加班,和若曦下班时间不同,过了一个月,若曦依然不知道这位天天见面的同事,就住在自己家楼上。

 

不过景明没顾得上理会这些细节,眼下最让他关心的是,丁达尔可能真的要红了。这件事说起来还得感谢方可,她有次看向真真的真人秀,节目是要让观众看到女明星的真实生活的一天,到了向真真家里拍摄,这也是方可第一次看到若曦设计的实际效果,比她想象得要好很多,真人秀节目火爆,家装品味也为人称道,方可看弹幕上一片夸赞向真真家里漂亮,为了赶热点,连夜截图,撰写了向真真家装设计的推文,文末还加上了由丁达尔工作室设计,留了电话。这是她写出的第一个十万加。

 

热点赶得漂亮,丁达尔也跟着火了一把,本来都要拆掉的座机,几乎都被打爆了。景明兴奋不已,也不出去见客户了,自己在工作室里接电话。咨询虽多,但是真正下单却少,刨除外地客户不能接待,真正预付定金的却也只有十多个。不过这对丁达尔已经够多了,这几乎是丁达尔创立以来最忙的时期,两个绘图员几乎每天出门测量,若曦带着曹子悦马不停蹄地画图,也忙不过来。

 

若曦原本还责怪方可没有跟她打招呼,就把丁达尔设计向真真家的事写出来,毕竟没有经过向真真的同意,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是方可解救了她一把,眼下丁达尔账上终于有了结余,第一次发完工资,账户里还有几十万存着,这些都还是只是定金,结完尾款,余额会更多。她是第一次,真的不再为房贷发愁了,就像一块大石头终于从胸口搬走了。

 

天气逐渐冷下来,两人搬新家也几个月,若曦打算今年忙完手头这十几个项目,就能将自己家设计好装修。那场劳力士风波过去得悄无声息,景明和若曦都没有提起过,若曦看着账户里的钱,想着收到尾款,还是买块表送给景明,毕竟他现在比以前更忙,两人见面的时间更少,景明白天依然在外谈客户,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只是她说不出来,他真的喜欢这么忙吗?还是喜欢那种在外见人挥洒自如,成功人士的派头?

 

两人现在连早饭都没空一起吃,若曦心下有些黯然,但又不好抱怨,她想不明白两人的关系怎么会比以前疏远,以前虽然没钱,但是两人总是一块想办法,现在关于公司决策,景明几乎不和若曦商量,不停签单。

 

今天晚上,景明照例深夜回家,显得格外兴奋,他告诉若曦,有个矿老板,在北京郊区买了个别墅,院子有上千平,指定让向真真家的设计师设计。他今晚喝了不少酒,跟若曦讲起来简直眉飞色舞,矿老板不喜欢目前两层极简设计,要求推倒重建,景明说,这就是丁达尔第一个自建项目,终于可以不只是做室内设计,还可以做建筑设计。这是多少建筑设计系学生的心头痛,建筑系毕业,只能进地产公司做室内设计,建筑设计碰都不碰不到。若曦一听,也跟着高兴,连忙问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景明喝得烂醉,说:“看地?我已经看过了。”

 

若曦没有不快,景明替她接下这么好的机会,当然是为了丁达尔好,她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见业主吧?”

 

景明醉倒在床,说:“早约好了,明天来咱们公司。”

 

若曦问:“那这人叫什么呀?”

 

景明翻了个身,脸埋在被子里,咕嘟了几句,若曦没听清,又问了一次。

 

他打了个嗝,说:“想起来了,叫盖茨比。”

 

若曦哭笑不得,这都喝成什么样了,连业主的名字都忘了。她帮他脱掉鞋子,心疼地想,不管景明有多少缺点,始终是爱她的,为了两人的家,拼命赚钱,为了丁达尔,拼命应酬,自己不应该再提更多要求。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明天她要见的到这位,真的是了不起的盖茨比。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