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好似群星,能在这个宇宙相遇已是奇迹
刘莱斯
刘莱斯
独立音乐人
南京,独立音乐人,特小特小的那种。
我们好似群星,能在这个宇宙相遇已是奇迹
文/刘莱斯 《洛希》

1.

小时候读书的时候,总喜欢抬头看天空。在夜晚,除了朦胧的月亮,还有若隐若现的金星和土星。第一次与宇宙的见面,是在天文学的书中。头顶这片神秘的天空深深的吸引我,很长一段时间,几乎不放过任何天空和宇宙题材的书籍和电影。

前段时间重温《星际穿越》,「洛希极限」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在外太空因为潮汐力的变化,外星球的海水被牵扯的巨高。而当天体与另一颗天体距离过近时,双方会受到彼此的引力影响,较小的那颗天体会被较大的天体吸引,巨大的潮汐力会将较小天体拉扯成细长的椭圆体,继而解体分散。天体与天体之间的解体极限距离,被称作 “洛希极限”。


2.

看完电影,《洛希》这首歌的框架大概的印在了脑海里。写着写着,越来越觉得天体与天体之间像极了爱情。多一点就会沉溺,少一点就会疏离。

总的来说,这是一首孤独的、渴望的、注重自身感受的歌;是在感情里,人际关系中的呼唤。是渴望,是需要被需要的认同感;是在人际关系,感情中不自信,没有底气的想法。“他”需要对方,需要被别人需要,“他”希望对方尽快的、明显的表达,用来告诉自己:“他”是被对方需要的,“他”做出的举动表达,希望得的对方的反馈。

可是在爱情中,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不是所有的热忱都能换回在乎,也不是所有的付出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爱让人变得盲目,眼中只会出现所爱之人的光芒。身边的朋友在爱情中分分合合,明明有个最小的安全的距离,却总是奋不顾身,虽然结局可能是粉身碎骨。


3.

其实吧,别太不顾一切了。行星可以碎裂一万年,人不可以,因为会很痛很痛。寻找我、拥抱我,就好了。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