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除了你
Kongmolan
Kongmolan
不擅交际的汉语从业人员
不擅交际的汉语从业人员
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除了你
文/Kongmolan 《Shape of You》

我记得那个下雨的天气,我站在地铁出口,正看着前面踏进雨水里的高跟鞋看得出神,突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我回头和那人四目相对。我等着一句抱歉,他却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吧。”我想了想,还是对这张脸感到陌生。

他又绕到我前面来,用那种让人不自在的目光看着我,摆出绞尽脑汁在想的表情,直到一拍脑门迫不及待地说出结论:“你上周来我们公司面试了,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那上班啦。那天我看见你了。面试怎么样?”

我不想回答,甚至不情愿回忆。面试过程不算愉快,遇上的面试官意外地尖锐,针对我换工作的问题不断提出置疑,甚至有点人身攻击的感觉,还说了很不中听的话。

“给你回复了吗?”他又问。

“没有,估计不行吧。HR感觉……很犀利。”

“哎,他就是这样的人,喜欢压力面试,想看看你什么反应。之前还有人被说哭了呢。”

其实我也差点,被说了喜欢逃避和容易认输这种话后,我也有些忿忿地想哭,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凭什么对别人的经历指手画脚。

“加个微信吧。完了我帮你问问,他们那边一般会拖挺久才给通知。”

我第一反应是拒绝的,但他就那样看着我,已经做好了添加好友的准备,只等着我掏出手机来。在这种情势下,我的纠结和挣扎来不及发挥作用,只会让他的意志占了上风。

结果就是我还没想清楚呢,我们就从陌生人变成了微信好友,一瞬间的事儿。

但是,要过一段时间我才会知道,这个叫顾青楠的人其实一开始就认出了我,他看见我在面试结束后脸色难看地走出去,也看见我在大楼的阴影里站了很长时间。可我真正想弄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要在那种偶然的情况下接近我,以及我后来接到录用通知是不是和他有关系。

总之,我们成了同事。上班第一天,我在犹豫要不要和他打招呼,他就从我身边风风火火地走过去。在卫生间门口又碰到,他却向我挑了挑眉,有种在等我接招的意思,而我下意识地躲开他目光,慌乱地低下头去。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关系,我也不想单方面这样认为。

他发微信对我说,你怎么看起来呆呆的。我打算回一个装傻的表情,手一抖错发成了666的动图。当然撤回也没用,他肯定看到了。

我懊悔地叹了口气,心里清楚,我给他留下的傻呵呵的印象估计很难改变了。

其实毕业以来,我已经在试着改变自己,让我的迟钝看起来像一种慎重,让我的笨拙不会轻易被暴露,可是要做一个时时刻刻都淡定,同时百分百小心的人真的很难,我还是经常一脸迷茫,有些事花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面对顾青楠的主动靠近,我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想问为什么又觉得有些失礼,好在我也不讨厌他。

应该就是那个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吧,他突然出现,把胳膊肘搁在我那一摞书上,伸过脸问我:“你是不喜欢发朋友圈吗?”

我迟疑着,在心里列出一连串原因,但总觉得要说出口语言就会混乱,只好郑重地点点头。他接着追问:“为什么呢,没有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吗?”

我再一次陷入沉思,“应该有的吧,但总觉得没必要说出来。”

“是吗?从来不见你发状态,还以为你把我屏蔽了呢。”

然后他等我把东西收好,两个人一起出了公司。在电梯里我想起便当盒忘了拿,他却伸出右手给我看,“你傻吗?”他说,收回的掌心里握着他的电脑包蓝色的提手和我的便当袋白色的提手。

我突然有点小开心。

不用深入了解,多看几眼就会发现,他是和我不同的人。他比我外向的多,能够轻易地插入别人的生活,丝毫不担心是否会显得多余。他也比较直接,说话都是挑自已想说的说,不会吞吞吐吐,不会欲说还休。奇怪的是,这种主动的姿态竟然一点不招人烦,反倒是好人缘信手拈来,人际关系也维持得不错,是我羡慕不来的生存状态。

我就是另一种人了,怀抱的是封闭的世界,不知道怎样用我的意识去影响别人,也不知道该在何种程度上接受别人的影响。我常常进退失据,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每次想寻求认同就会失去自我,保持最像自已的样子,又绝对不会有人理睬。试着溶入别人圈子的我像个傻子,好不容易被接纳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归属感,还是格格不入的边缘角色最适合我。这种违和才是我辞掉上一份工作的原因,并不是我在面试时一概而论的“压力太大”。

我想换了工作之后,和同事就保持同事的关系,上班聊工作和日常,下班就当谁也不认识谁。但顾青楠是个例外,他早就模糊了同事的界线,毫不掩饰地表示对我的好奇。“你周末都做什么啊?在家看书?你逗我吧,那么无聊的话不如去和我看电影?”

在这之前,都是我在努力接近别人,希望像楔子一样找到机会顺利挤进别人的小团体。我以为不会有人想了解我,因为我看起来就很无聊,只会用最土的方式做自我介绍,和人交流时也很难找到共同话题,除非我刻意地去迎合和附和。而这让我更难摆脱无聊的标签。

我开心的不仅仅是顾青楠愿意涉足我的世界,在旁人都选择性忽略我、习惯性路过我的时候他把目光投向我,还有他站在我身边的姿态,好像很久以前就在那里了,不需要重新认识,客套寒暄、礼貌试探也都可以省去。等到我发现时,我们已经在以最自在的方式相处。

我不喜欢去电影院,却觉得在黑暗中听他吐槽剧情还挺有意思。我坚持认为逛街购物是浪费时间,反正需要的都能在网上买。可是他却在吃饭排号的时候拉着我去逛服装店,还自作主张地挑了一条裙子让我试。

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他是怎么做到的?把自己的想法堂而皇之地强加给别人,也不担心是否多此一举。

我问他为什么喜欢用祈使句,为什么要说“你去试试”而不是“要不要试试看”,难道不应该更尊重对方的意见吗?

他把我推进试衣间,“没什么区别嘛,有意见说就是了。”

可是他根本没有听我说的意思啊,还是说,我其实也没有意见。

尽管态度有点强硬,但他做的都是我讨厌不起来的事。在下雨的天气里不由分说地塞给我伞,带着外卖过来蹭吃我的便当,给我的手机里下载他认为好的软件。他这样想就这样去做了,仿佛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默认我会自然而然地接受。

是啊,我也没什么好抗拒的。我喜欢这种被拉近的距离,用不着去回答“好不好”“行不行”的问题,未尝不是一种轻松。而且他那算不上强人所难,至多有点霸道和不客气,也可以被当成是直率的脾气不用计较。

我其实蛮欣赏这一点的。


满打满算,我和顾青楠保持这种我以为恰如其分的关系也不过一个多月。从某一天开始,他不再来找我吃饭,下了班也是匆匆不见人影。我在等他解释,但又忍不住猜测,他对我是不是没有兴趣了。我们的相处本来就没有明确的目的性,我也不能像小孩子,人家不和你玩了,还要哭着闹着要一个说法。

他的疏远给我一种幻灭感,我以为我们之间有着很妙的默契,他对我做的恰好是我需要的,我在人际交往方面的空白刚好能由他填补,我们可以构成完美的对应关系,像齿轮咬合一般,他的强势裹挟着我性格里那份无所适从一起运转,所以不会有不知如何是好的尴尬和怕做错了选择的为难。

可惜没有什么能一直顺利,有什么东西把我们正在磨合的进程给打断了。就是已经被动成习惯的我,也终于主动去问原因。他倒也直接,告诉我他的前女友回来找他。

“对不起,”他说,“我本来是想和你……”

这话说得水平很高,我明明从没表白过,却觉得已经被伤害了一百次之多。

他曾经毫无预兆地谈起过交往七年的前女友,他说分手不是因为劈腿、出轨和三观不合,而是他接受了前女友“爱情不在”的观点,给彼此自由。

那时候我以为我还是有机会和他发展成亲密关系的,我说:“如果你确定从过去走出来了,想要新的开始,可以告诉我吗?”

他伸手把我的头发揉乱,“你傻吗?”

这在我们之间是很少见的亲昵动作,而且我甚至觉得他在说下面的话时有一点害羞。

“第一次在公司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有些眼熟。后来接触你,也觉得以前就认识似的。”

但这份似曾相识最终还是败给了长达七年的情分。也许我应该再主动和积极一点的,像在很深很深的海里孤独游弋终于遇到同伴的鱼类一样,使出浑身解数拼命抓住他。可是,我已经孤独了很久,我想要用更久的时间去确认心底的感情。也许是我太迟钝,忘了遇见一个合拍的人是多么小概率的事件,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失去了难得的运气。也正是因为经验不足,才不知道要争分夺秒地珍惜。

我发了朋友圈,晦涩地表达这种遗憾。有人好奇,留言问我怎么了。顾青楠不在其中。他会知道吗,那是一条只想让他看见的状态。

我听人说过,交朋友的秘诀是分享。而我的生活确实乏善可陈,关于很多事,我都没什么想说的,我以为这是我孤独的原因,但其实,找不到想分享的对象才是。

我不确定对顾青楠是友情多一些,还是爱情多一些,我喜欢他,却没想过占有。果然我太慢热了。也可能他本来就不属于我,他的出现,只是为了让我意识到,我可以拥有理想的人际关系,即使我不擅长交朋友,也时常觉得自己更适合一个人,还是能够通过与别人的相处找到乐趣。虽然不会轻易相遇,遇见了也不一定能留下,但毕竟是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证明这一点,不需要很多时间,所以顾青楠也不用陪我太久。我这样安慰自己,包括和他有过的那些回忆,也都是安慰。

我会一个人走过漫漫长长的孤独时光,说不清是自找的,还是自愿的,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我有一些话,一些想法,找不到合适的人,不说就不说了。我们内向的人会从内寻找能量,自己说服自己前进,不用向无关的人展示自己的心理活动,受伤了自己慢慢愈合就可以。

人际关系复杂,社交活动太累,这些我不想参与其中。我允许自己独善其身,做一个局外人,不是我不屑和别人交往,自视甚高,而是我确实不擅长于此。不擅长,所以不喜欢,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我终于可以诚恳地说,我内向、害羞,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但对顾青楠除外。

文/kongmalong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