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23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23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23 blue blazer


传说中国菜有五大菜系—鲁菜,川菜,粤菜,淮扬菜和流亡海外的中国菜。前面四种想必大家都听过,至于最后一种,就非常性感迷惑了,什么General Tso's Chicken,左宗棠鸡,Chop Suey, 鸿章杂碎,还有Yangon crab仰光蟹。


光听这些魅惑人心的艺名真的想象不到它们究竟是什么东西,等真正见到了,才会真的大跌眼镜,左宗棠鸡就是炸鸡再放糖稀里面炒一炒,鸿章杂碎就是肉啊菜啊丢到一口大锅里弄弄熟,仰光蟹就更匪夷所思了,奶酪和肉搅和搅和,包进饺子,再丢进油锅,据说外形像“螃蟹”,真是让人不得不敬佩发明者了不起的想象力。


话说回来,王佩琦做的这几个地道粤菜和咕噜咕噜不断沸腾的火锅完全颠覆了Ryan对Chinese food 的认知,“这就是传说中的hot pot?听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旁边这些也是中国菜吗?”Ryan边说边夹了筷蒜蓉蒸丝瓜放到嘴里,“哇哦,这是什么东西,好奇妙的口感!”


“这是一种叫丝瓜的蔬菜,在我们广东啊,也叫胜瓜,过年的时候吃胜瓜,寓意来年能够百战百胜,也是讨个好彩头啦。”看外国友人吃得都这么开心,王佩琦心中也喜滋滋的,自己真是没白忙活一下午。


“Dollar,你们中国人真是太厉害了,在吃上竟然有这么多讲究。”

“那是”,田多多的嘴巴被塞得满满的,含含糊糊地说道,“不仅如此,我们每个地方的风俗还不一样,过年吃的东西也都不一样。”

“那你们那里不吃胜瓜吃什么?”

“额,”田多多一时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剩饭。”

“哈哈哈哈哈哈哈。”话音未落,就引得大家哄堂大笑,所有人都以为她在开玩笑呢。但只有田多多感到了一瞬间的辛酸,有什么好笑的,我说的是真话啊。


“诶,郑鸳你们上海过年吃什么啊?”沈安洛突然问旁边的郑鸳。

郑鸳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陈亦舟就激动地说道,“侬似桑海宁啊,窝啊似!”

气氛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但很快郑鸳就淡定自若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会讲上海话,可能是因为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家从小都让我讲普通话。”

“哦哦,这样啊,”陈亦舟若有所思地点头,“阿拉上海人不会讲上海话我还是头一回碰到,我猜你是新上海人吧,祖辈肯定不是上海的。”

“嗯嗯,我爷爷那辈还真是江苏南京的,我爸他们都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后来我爸上学就举家搬来了上海。”郑鸳顺着陈亦舟的话继续往下说。

“诶哟,还是红二代,不对,是红三代了,失敬失敬。”

明明刚才是沈安洛挑起的话头,但当陈亦舟和郑鸳开始热火朝天地聊上海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却已经完全不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沈安洛的眼里只有坐他对面的田多多。

整张桌子上最忙的就数她了,从头到尾嘴巴一秒钟都没停过,两只手更是忙活得不得了,一边拿着漏勺烫肥牛片,一边从锅里捞毛肚,“快快快,你吃吃这个。”田多多直接一筷子夹到Ryan的嘴边,Ryan来不及反应,直接张嘴吃进口中,嚼巴了好几下之后才反应过来,“这,这是什么?”

“你就吃吧,反正是好吃的东西。”田多多边说边往Ryan碗里夹东西,“牛肉稍微涮一下就可以吃了,等等,这个不能吃。”眼尖的田多多看到肥牛片上面沾了好几颗花椒粒,还小心帮Ryan夹出来。


这俩人一来一去的互动虽然有些亲密,但在大家看来也没有什么,田多多向来就是能照顾人的性格,再加上Ryan是这桌上唯一的外国友人,给予一些特殊照顾也是应该的。只是看着他们俩言笑晏晏的样子,沈安洛的心里突然有点很不是滋味。


刚才落座的时候,沈安洛是想挨着田多多坐的,一转身的工夫,Ryan和孙含之已经一左一右坐在了田多多的两边,而Ryan的旁边坐的是陈亦舟。沈安洛还愣在原地呢,郑鸳就很自然地拉着他坐到了陈亦舟的旁边,紧接着,从厨房端着菜出来的杨全和王佩琦也找位置坐下了,凌凯最后一个从沙发上起身,边打游戏边走到桌边,一抬头,只剩一个空位了,只好拉开椅子坐到了孙含之和王佩琦的中间。


一张大圆桌,看似不经意的位置顺序,却隐隐昭示了些什么。


田多多在教Ryan怎么吃火锅,当然自己的胃也没歇着;孙含之的嘴唇已经变成了麻辣锅底色,自带口红效果,还胆大包天地开了一瓶可口可乐,大饮几口,“啊,好爽,零度可乐也配叫可乐?这才是真的可乐啊!”凌凯原本没什么胃口,却被孙含之感染,也伸出筷子吃了几口;杨全和王佩琦已经唠上了家常,虽然杨全不善言辞,但厨房一阵忙活下来,两人的聊天已经完全不再尴尬。


只有沈安洛,心中郁闷,败了胃口,一抬头就能看到对面的田多多和Ryan,只好埋头拨弄着筷子,“怎么不吃呀?”郑鸳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夹了桌上的上汤焗龙虾和脆皮烧肉到他碗里,“快尝尝琦姐的手艺,可比中国城任何一家中餐厅做得都好呢。”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她不由提高了声调,毕竟这半句是说给王佩琦听的。

“哪有哪有,家常小菜随便做做的。”王佩琦都被郑鸳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琦姐你可太谦虚了,我的舌头吃了这么好吃的饭菜,自己忍不住说的,跟我可没关系。”

“哈哈哈哈,好吃你就多吃点,千万别客气。”就连王佩琦都被郑鸳夸得喜笑颜开。


“嚯,”对面的孙含之忍不住发出一阵冷笑,还小声嘀咕了几句,“好吃你倒是真的吃啊,看你吃了这么久也没吃几口,别告诉我你在祭祀,把菜的气儿吸吸走就饱了。”


孙含之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旁边的凌凯听见了,“噗嗤”,凌凯强行憋住才没让自己大笑出声。这女孩说话也太有趣了吧,坐下这么久,凌凯第一次抬头打量了一下孙含之,“咳咳。”目光刚一触到孙含之的侧脸,凌凯就突然呛进一口气,剧烈地咳了好几声。


“没事吧你。”孙含之听到声音立马转头拍了拍凌凯的背,还递过来一杯水。

“没事没事。”凌凯喝了一大口,这才好了些。呼,他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被呛了一口气,这才没人看出来他到底是被呛得脸红,还是因为害羞而脸红。但怎么回事,孙含之一靠近自己,自己的心脏就怦怦跳个不停,凌凯又拿起桌上的杯子连喝了好几大口。


“来来来,大家都别喝饮料了,喝点酒吧。”陈亦舟突然起身。从座位后面拿出了好几瓶酒,“我带了一些威士忌来,难得过节,大家一起喝点。”


“其实我家里还有很多更好的酒,今天就随便带了两瓶今年刚出的限量版套装。” 陈亦舟边说边把酒瓶摆到了桌子中间。

“诶,这是不是vive la vie系列的?”沈安洛眼尖,一下就认了出来。

“不是啊,这是麦卡伦22年和朗摩21年的双支套装。”陈亦舟试图纠正沈安洛。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酒的名称,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vive la vie系列的,这个系列的威士忌有个很好听的名字,vive la vie,在法语中的意思是莫忘今生,如果用中文来翻译,我觉得应该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更有趣的是,他们用浮世绘画风把三国画在了酒瓶上,你们看,这两瓶酒画的是不是关羽长沙战黄忠的故事。”

被沈安洛这么一说,大家这才发现,酒瓶上画的果然是关羽和黄忠。

陈亦舟倒依然淡定自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看来我都不用介绍这酒了,沈老师都帮我介绍完了,看来沈老师也很懂酒啊。”

“酒我不懂,我就是之前看到过这个系列的广告,觉得很有意思,还擅自把vive la vie翻译成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所以才印象这么深刻。”


听沈安洛这么一说,陈亦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立马话锋一转,假装自己原本就知道这个典故的样子,顺着沈安洛的话继续往下说,“我也是觉得这个三国浮世绘很东方,很中国,所以才特意拿了这两瓶过来。中国风配中国年,多喜庆。”


听他这么一说,在座的各位纷纷点头,“那么,我们就喝起来?”

“好,好。”

王佩琦起身准备去厨房拿杯子,不料却被陈亦舟叫住,“等等,我自己带了杯子,喝威士忌啊,得用专门的杯子,”只见陈亦舟又掏出几个杯腹宽大的玻璃杯,“这叫闻香杯,”他边说边倒了三分之一杯的酒,拿手掌盖住杯口,轻摇了几下,等到杯壁有雾气出现的时候,把手掌放在鼻子边闻了闻,这才喝了一小口。明明喝的是液体,但陈亦舟却像是咬固体一样地咀嚼了几口,这才慢慢咽下,“大家要不要也试试?”

田多多第一个举手,其他人也纷纷说好,只有孙含之一脸嫌弃:“我不喝烈酒,难喝死了。”

“没事,我给你调鸡尾酒,”陈亦舟走到孙含之面前,旋即转头问王佩琦,“琦姐,你有没有糖,柠檬和肉桂棒?”

“有。”

“我就做个blue blazer蓝色火焰吧。”只见他在威士忌中加了热水和白糖,又往后退了好几步,从口袋掏出打火机,点燃杯中的酒液,然后隔空倒入另一个杯子里并且来回倾倒。一瞬间,空中出现了一道流动的蓝色火焰。

“哇。”孙含之激动得从椅子上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双手合拢抵在下巴,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场不可思议的表演。

“好了,孙小姐请喝吧。”陈亦舟在上面挤了点柠檬汁,又插了一根肉桂棒,这才很绅士地端到孙含之的面前。

酒暖暖的,又带着绵长的甜味和肉桂的香气,孙含之一连抿了好几口,听说越甜的酒越容易上头,孙含之感觉自己都有点醉了呢。


这顿年夜饭最后的结局是——孙含之和陈亦舟恋爱了。


所有人都很惊讶,但仔细一想,虽是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孙含之漂亮,陈亦舟有钱,怎么看,都是万分登对的一组CP.


只有田多多,从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天起,就盼着他们俩赶紧分手,跟陈亦舟没关系,只不过谈起恋爱来的孙含之真的太可怕了,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呢?田多多怎么都想不通,好端端一个人,说变态就变态了。记得上个礼拜,孙含之还当着她的面边刷tinder边疯狂辱骂上面的男性,“蠢货,怪咖,奇葩,丑逼……”

“这位大哥有事吗?拿五百人大合照当封面,他以为玩性感小游戏呢,猜猜我是哪一个?”

“真是了不起,感觉这世界上所有的CEO都在tinder上,只是tinder吗,我怎么觉得是职来职往?“

“诶,为什么只有super like?没有fuck off?“

......

罢了,还一脸认真地对田多多说,“墩墩,你可绝对不能恋爱,看看这些狗男人的样子,啧啧,在这上面的男人啊,大多数还都有家室。真是十个男人十一个渣,我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让这些垃圾有机可乘!”


几天之前,孙含之那副恶狠狠的大女权模样还犹在眼前,但此时的她就像是被什么妖怪附了体一般,满心满眼都是陈亦舟,还觉得他是电是光,是这世界上唯一的神话。


最让田多多郁闷的是,身为孙含之唯一的同性朋友,她承担了这个年纪原本不应该承担的痛苦——每天下班后被孙含之的电话短信狂轰滥炸,被迫与她共享这恋爱甜蜜的小悸动。


“墩墩,下周我想来你家跟琦姐学做菜。”

“不许来!我怕你把我家给炸掉。”

“好吧,可是我觉得做饭真的好难,我看日本漫画里,女主角都会给男主角做那种寿司便当…….”

“什么!你还看日本漫画!”电话这头的田多多已经惊到下巴都要掉下来。

孙含之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马打圆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家做了好久好久,失败了N次,好不容易才做出这么个看起来像寿司的东西。其实我当时都有点想丢掉算了,但又实在不忍心,毕竟真的花了我好大功夫,就鼓足勇气带去给我北鼻……”

“你恶心不恶心,已经叫北鼻了?”

“你别打断我!我真的是好无语,我特意买了那种很正式的外包装,就是我们去餐厅吃饭用的那种打包盒,本来我想的是这样看起来会好看一点,结果我北鼻直接默认我是从餐厅买回来的,他刚吃了一口就吐出来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吃,还问我是哪家店买的,你说叫我怎么讲?我更不好意思说这是我的DIY手作了,只能随便说了个店名,然后跟着他一起大骂,太难吃了吧,什么黑店,下次绝对不买这家了!”

“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觉得这么好笑啊。”

“诶,你可别笑我了,我真的觉得我配不上陈亦舟,我又不会做饭,又不会撒娇,也不会讲甜甜的情话。”

“别别别,你可别这样,你这样我真的很害怕,你还是孙含之吗?你真不会是被谁下了降头了吧?”

“是被爱情下了降头,我心甘情愿。”

“Stop,我要挂了,再不挂电话我就要吐了。”

“诶墩子,我认真跟你说,你也要考虑一下你的感情生活了,赶紧从沈安洛和Ryan之间选一个,我比较看好Ryan,不过还是得看你自己喜欢。”

“喂,你可别瞎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Ryan是我的财神爷,我俩就像哥们一样,沈安洛就更不可能了,他是我老师,你瞎想什么呢,我看你真的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且,你不知道我现在工作有多忙,诶,”一想到工作,田多多的头一下又变得很大,“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继续工作了。”

“现在?你发什么神经,现在都凌晨两点半了。”

“所以啊,为什么你谈恋爱我要受这份罪?不说了,再见!”


田多多气呼呼地挂了电话,揉了揉眼睛又马不停蹄开始她的深夜战斗。


漆黑一片的办公室里,只有她眼前的两台电脑还发着幽幽的蓝光,巨大的显示屏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和代码,它们不停跳动变换着。田多多时而盯着屏幕蹙紧眉头,时而又低头拿笔在纸上飞速演算着什么。


从上周开始,她连续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并不是作为实习生的她,真有这么多事情忙,这回田多多完全是主动加班。


眼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交易3年期美债的风控模型,那些乱七八糟的数字是一直以来记录的历史数据。大概两周前,田多多被派去风险管理部门打杂,但看到这个模型和数据的时候,她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里面似乎有什么问题。


一般来讲,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这么多交易都依赖这个模型,至今也没出什么问题,田多多的预判真实发生的概率几乎微乎其微。


最棘手的是,倘若真的要去验证这个虚无缥缈的所谓“直觉”,将会非常麻烦,要用历史数据算出在标准风险价值模型的有效范围外波动幅度的大小,再预判未来的走势是不是会真的超过临界点。


只可惜,田多多完完全全就是一头倔驴,她自己认定的事情,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她都要去做。哪怕最后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错误的,她也要亲眼看到这个结果摆在她的眼前。


整整一周多,田多多每天一下班就扑在电脑前,忙这个事情到凌晨。尤其是今天,已经到了验证的最后阶段,挂了孙含之的电话后,田多多又忙活了一个多小时。


眼看最后的结果马上就要出来,田多多已经顾不上自己发涩的眼睛和酸胀的肩颈,她调动全部注意力,万分紧张地盯着屏幕。突然之间,田多多的眉头越蹙越紧,几乎快要拧成一条。


下一秒,“啪”的一声,她手里的笔掉到了桌子上。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