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一定是值得等待的
九里棠
九里棠
你来了,我很欢喜。
你来了,我很欢喜。
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一定是值得等待的
文/九里棠 《凭什么》

1.

一个小时以前,姜戴刚和顾舟丞吵完架。她气冲冲地将门甩上,在家居服外边套了件风衣就跑了出去。等顾舟丞气消了追出来时,楼下早就已经没有了她的身影。

深夜十一点流浪街头,这样落魄的滋味她并非没有尝到过。早些年她刚大学毕业,匮乏的社会经验使得她很难应付职场中的汹涌暗流。那是她头一次见识到成年人间的巨大恶意,对方窃取她花费整整一个月才弄出来的项目策划,作为自己的邀功利器。

她结束持续到深夜的加班,万般沮丧且筋疲力尽地回到家门口,手伸进包里掏了半天,却发现忘带了钥匙。

那是她初入社会后经历的第一次崩溃。她几乎不敢大声哭出来,接近午夜十二点,旧式居民楼孤峭峭地耸立在夜色中,仅有几户人家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间泻出,像是在迎合路灯,亦或是伪装成暗夜的眼睛,嘲讽地凝视着晚归者。

她独自下楼,在马路上晃了好半晌,然后坐在人行道边,看着难得空寂的车道。偶有行色匆匆的人从她眼前路过,会将目光投在她身上做短暂的停留,而后继续赶着自己的路。互不干扰。

姜戴没有将这件事告诉顾舟丞。只说自己到家准备休息了,而顾舟丞也只回了她一句,“在加班。关好门窗,晚安。”自然,他也没把那晚加班到次日早上六点的事告知姜戴。

又有谁是容易的呢?除了不想让对方担心以外,更多的是不愿将这种坏情绪相互传染。那个时间点,他们两人大抵都是心情郁郁,而当这种丧达到极致时,最先选择的是独自冷静。

姜戴在马路边坐了近一个小时,最终找了一家附近的宾馆,就此将就一宿。往好的方面想,她应该庆幸自己有随身携带身份证的习惯。

那一次,是她与顾舟丞结束校园生活开始异地恋情的初始阶段。


2.

姜戴与顾舟丞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图书馆搭讪的招数也算是老套,姜戴从未想到这样的桥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将顾舟丞留给她的字条揉成一个纸团,走的时候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她不会相信两个连句话都没说过的人能凭着一面之缘对上眼,这样的撩妹技术于她而言可谓拙劣至极。

可她没有想到顾舟丞的执着。等她第二天再去同个位置落座的时候,十一点钟的方向,顾舟丞正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看着她,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了几分。姜戴一瞬间觉得哭笑不得。

顾舟丞的名字她是见过的,在学校的公众号上,似乎是获了某个比较大的奖项。她能记住,全然是因为这名字念着十分好听。他又递过来一张字条:我等了好久,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落款处再一次十分潇洒地签上自己的名字——顾舟丞。

姜戴没有再扔掉。她以为顾舟丞是情场老手,熟识之后才发现,以智商碾压众人的学霸在感情上却透明得像是一张白纸。并非是笨拙到不会表达抑或是眼光太高,按顾舟丞自己的说法,碰上骤然心动的人是一件概率十分低的事。

姜戴耸了耸肩,打算给他一个机会。他们两人从普通朋友到确定男女朋友关系的过程,可谓是自然而然。后来姜戴问他,倘若第二天她没来,他是不是会放弃,然后再去寻找下一个目标。顾舟丞皱了皱眉,扔给她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想什么呢。”他掏出手机打开相册,“照片我都拍好了,借用表白墙找人虽然有点非主流,但如果是万不得已,还是值得一试。”


3.

姜戴不是个感性的人,或许也是顾舟丞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情侣间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大吵的情况在他们这基本不存在。可爱情这种东西不可能永远被豢养在校园里。

毕业季总被一股神奇的魔力裹挟,那些平日里秀了无数次恩爱的情侣,总会在走出校门不久后分道扬镳。姜戴与顾舟丞从来没有在朋友圈里秀过恩爱,但与那些爱得万分高调的人相比,她和顾舟丞细水长流的感情并没因工作地域的问题画上休止符。

说来,她们两人间的地理距离也是相隔甚远。顾舟丞签的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公司,他看中了这份工作的发展情景,所以决定北上,而姜戴则来到了一个离家比较近的城市。这座城市对她来说也是陌生的,刚来的那段时间可谓过得艰难。除了适应新工作以外,还要四处找寻合适的房源。

她好不容易找到交通和治安都还说得过去的房子,却因缺少租房经验,万分狼狈的租到了间隔断房。奇差无比的隔音效果与糟心奇葩的室友算是给了她一个教训。

大学室友曾问过她,当初为什么不跟着顾舟丞走。姜戴想了想,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大概是:爱情固然重要,但生活中除了爱情之外,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姜戴对此深以为然。更何况在事业的起步期,顾舟丞也许需要更多时间去应付公司里的事。

她知道他的追求,她也有自己想做的事。虽说在遇上麻烦的时候,她也希望顾舟丞能出现在她的身边。


4.

她与顾舟丞约定好,至少一个月见一次面,但因两人工作忙碌,见面的时间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往后推移,可无论再往后移,顾舟丞从来都不会失约。有时候她刚从公司里出来,却发现他正在楼下等她。这样的小惊喜足以冲淡她连日来的疲倦。

姜戴曾为节省一点电费,在暑气难当的盛夏深夜选择吹电扇。出租屋选址不好,恰好能遇上夕照,一到下午就热得发慌。被顾舟丞撞破这种狼狈也是在很偶然间,她给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开门,他看着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有些酸楚,而后一言不发地按下空调的开关。她不自在地捏着睡衣的衣角,支支吾吾,“我其实也不是很热……”

“我热。”他打断她的话。姜戴也就不做声了,两人都陷入了沉默,顾舟丞突然将她抱住,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对不起。”之后的每个月,他都先一步替姜戴交完电费。

顾舟丞调往南方的分部是两年后的事了,是他极力争取到的机会。经过一番商量,姜戴决定前往他现在所在的城市。

两年的异地就此结束,他们两人选了个折中的居住地,离各自的公司都比较近。事实上,顾舟丞依旧非常忙碌,有时候他连夜赶飞机回来,姜戴已经睡着,他为了不吵醒她,直接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宿。等她次日醒来,发现他在厕所洗漱,两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他又匆匆忙忙赶到公司去。

深冬的时候,流感爆发,姜戴顶着三十九度的高烧去了医院。她给顾舟丞发消息,等他赶到时,她已经输完液先一步打车回去。

她与顾舟丞之间永远存在着时差。


5.

近来姜戴时常在想,这样的恋爱到底还有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一个小时以前,她和顾舟丞吵了一架,其实也只是因为一件小事。明明都已经做好了后天她生日的安排,但临时又赶上了他出差的时间。

没错,都快二十六岁了,已经没有小姑娘过生日的必要了,她只是想吵架而已。

很多时候,她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也没表面上那么体贴照顾人。她对当年自己同室友说的那番话产生了怀疑,爱情重要么?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生活过成了一个人的模样,那还是爱情么?她还喜欢顾舟丞么?

姜戴突然停止脚步,翻开手机,无数个未接电话之下是无数条短信轰炸。

如果现在分开,那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是什么?迟疑了一下,她转过身往来时的路走回去。她没想过分手,更没想过和顾舟丞以外的人谈恋爱。她只是在闹脾气而已。

她加快了步伐,匆匆往小区里走回去,临近单元楼前,正好瞧见顾舟丞靠着墙壁,指间夹着一支烟,烟头微弱的星火像暗夜中的一只萤火。

他说他后悔了,后悔没在第一时间追出来。他以为她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姜戴眼睛一酸,顾舟丞将烟蒂扔在地上,“你走的时候我在想,要不算了,我好没用,连陪你的时间也没有……可我还是舍不得。”他显得很憔悴,“再给我一年时间,姜戴,我会处理好这些事。”

她伸手将他环住,憋了半天,突然笑了出来,“我也舍不得。”

谈恋爱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唾手可得的爱情向来不会牢固。姜戴想到了刚在一起时候顾舟丞说的话——遇到骤然心动的人是一件概率十分低的事。如果那人仍未出现,或是中途你下错了站,你要相信,他一定正在来接你的路上,只不过有点堵车。

既然他们遇到了,并且确定对方值得被爱,那么无论如何他们都会走下去。

文/九里棠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