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明亮那方·第十三节·便利约会
苏更生
苏更生
「一个」App常驻作家。
「一个」App常驻作家,微信公众号:ishikuaiqian
向着明亮那方·第十三节·便利约会
文/苏更生 章节目录

“哎呀,真是讨厌死了,偏偏这个时候拉人家出来吃饭。”方可把包丢在一边,坐在沙发里,开始抱怨。若曦听到这句口头禅,心里就觉得亲切,她笑了笑,看着几个月不见的女友,瘦了一大圈,本来就消瘦的身体,如今更单薄,头发也像很久没剪,竟然长了一点。


章海飞笑了笑,说:“生意做不完的嘛,你总要吃饭。”


从香河回来以后,章海飞总想找理由请若曦,可是他也没什么好理由,只好借着答谢方可的名义,邀请两位出来吃顿饭。馆子是若曦和方可常来的居酒屋,这里是若曦设计的,典型的日式居酒屋,面积小,只是在两百多平方的空间里,若曦花了不少心思,看起来平常,多走两步,脚边的纸灯和神像,都不寻常。


章海飞是第一次来,不知其中原委,只觉得这里日常且典雅,又有人间烟火气,不像别的居酒屋,要么邋遢昏暗,要么明亮得不像喝酒的地方。他旁敲侧击问过方可,她们常去什么地方,就订了这里。


让若曦没想到的是,罗品言竟然也来了,和大家打招呼。方可埋头吃着一碗鳗鱼饭,没抬头,说:“我看他也没吃饭,就叫他一起来了。”更让若曦诧异的是,章海飞也认识罗品言。她一时没理清关系。四个人坐在方桌边,听方可说起最近的生意,她从自媒体人做成营销商,一路没把自己忙死,本来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现在在市场上看货比货,还说正在办签证,打算去国外看看。


若曦听了一会才明白,原来是有天方可去五环外的建材市场,天下了暴雨,根本打不上车,叫了罗品言来接自己。后来罗品言只要有空,就开车陪着方可到处转,眼下竟然还帮方可对接供应商,于是也认识了章海飞。若曦感觉朋友们的生活变化真大,方可忙多了,罗品言嘛,她觉得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平时穿得正正经经的人,今天穿了件宝蓝的棒球夹克出来。趁着他上厕所,若曦拿起他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看了看,嚯,名牌,还是方可经常买的那个牌子,就猜了怎么回事。


想着上次见到方可,虽然只是大半年前,他们的生活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北京就是这样的地方,时间过得总比别的地方快一点,只要半年,朋友们都可以脱胎换骨,换了职业,换了身份,换了恋人,当然,若曦也换了住的地方。她这才想起,自己搬进新家已有大半年,眼下依然是毛坯,她和景明谁都没说要装修,住久了,她也习惯了,水泥墙、木箱床,竟然也不觉得应该变化。


章海飞看到若曦有些走神,给她倒了杯酒,若曦也没反应。聊得火热的三人才发现,今天若曦格外安静,虽然她平时也不说话,但是神色不至于黯淡,虽然嘴角挂着微笑,但心事重重的样子。


方可停下筷子,问她:“周景明呢,今天怎么没和你一块来?”


三人见若曦神色如常,说:“他总是很忙的呀,一向就不参加我们聚会。”


罗品言有些奇怪,昨天他才接到景明电话,像是喝醉了,打来问施工资质的事,罗品言如实相告,正在审批,景明像是有点生气,觉得罗品言不够意思,拖了两个多月,也没进展。他今天来之前,还担心若曦会帮助景明催催他,但是她完全没有这个意思。他没多想,说了句:“昨天我还看他喝酒了,跟一群设计公司的朋友,有那么忙吗?”


若曦一时语塞,她确实不知道景明最近在干什么,每晚回家,两人打个照面,并不交谈,白天景明很少在公司。最近丁达尔又来了两个设计师,才勉强消化掉源源不断的私宅设计。即便他在公司,两人也只是谈论工作,态度客气,当着员工,两人也得装作平常。


方可踢了罗品言一脚,说:“我前几天找过他呢,是挺忙的。”


若曦一时又语塞,方可接着说:“我们平台不是推了几次丁达尔的设计,就你设计那几套,很受欢迎,我让景明找个摄影师,去住户家里回访,再多拍些素材,分享一些真实的入住体验。”她本来还有句,难道景明没告诉你吗?自己憋回了肚子里。


若曦向来不会撒谎,只是顺势点头,淡淡地说:“他是挺忙的。”


即便木讷如罗品言,也知道这两人不对劲,何况是章海飞这样的人精,他心下有些高兴,思量着两人不会已经分手了吧?可是即便是分手……章海飞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有些悻悻然。他端起酒杯,说,大家随意喝。他自己先干了一杯。


方可说:“你们这些男的怎么这么讨厌啊,动不动就敬酒,说是敬,其实还是不劝酒。”


章海飞赔笑说:“你想多了,我干了,你随意嘛。”


他们都知道,这是朋友聚会,不是饭局,喝酒随意,章海飞见过太多饭局,一圈圈打下来,确实有意思,他也喜欢那种场合,推杯换盏,称兄道弟,这是他的生活方式。章海飞知道,若曦和方可不喜欢这种交际方式,收敛了些,说:“那我和品言喝,你们吃饭吧。”


罗品言竟然也多喝了几口,若曦记得,他可是个滴酒不沾的人。不用说,肯定是这大半年陪着方可四处对接供应商学会的。不过他酒品似乎不错,只是比平时话多一点。


若曦注意到,方可几乎从来不和品言有眼神交流,两人坐姿却亲密得很自然,没有靠近,但也不是朋友之间该有的靠近。她一时贪玩,对着方可昂了昂下巴,眼神问什么意思?方可翻了个白眼,意思是叫她不要多管闲事。章海飞和罗品言正在喝酒,没注意到她们的小动作。


喝了几杯酒后,若曦轻松了不少,眼前的困局虽然一筹莫展。丁达尔运作良好,她作为合伙人,很高兴,但是作为设计师,她依然固执,在很多项目上,和景明意见并不一致,现在有了新的设计师,可以完成任务。她虽然是轻松了,但是心理压力却比以前大,自己作为设计师的重要性在丁达尔被减弱,长期来看,这不是坏事。若曦并不是斤斤计较的女人,她知道一家工作室要长远发展,景明这么做是必须的。真正麻烦的是景明,他变了,不再和若曦商量任何公司决策,有些决定十分冒进。


盖茨比的工程已经做了两个月,除了前期的设计定金,工程预付款100万,已经花光了,但是盖茨比最近出差,景明竟然拿公司的现金流垫付了材料费用,继续施工。这在若曦看来,是不对的,对小型设计事务所而言,垫付工程款,是铤而走险。万一要有什么问题,公司现金流断裂,就会导致破产。今天出门前,若曦就为了这件事和景明争执了两句,但是他信心十足,说没问题,那么大的老板,设计费都有200多万,预付金没眨眼就付过来了,不会有什么问题,让若曦别瞎操心。要是按她的想法,一板一眼,那么就别想在北京做生意了。


他说得也没错。在家装行业,设计公司垫付工程款是常态,几乎每家公司都有,这并不奇怪。甲方为大,为了生意,设计公司自己出钱出力先把项目做完也是有的。后期收到钱和没收到钱的都有,也算是业内常态。她说不过景明,看他志在必得的样子,也怀疑自己担心得有些多余。其实是曹子悦托人调查了盖茨比的背景,此人确实富豪,而且不是一般的富豪,不仅矿业公司遍布全国,在北京的房产也有十多套。眼下只是拨出一套来给女朋友住,不至于有什么风险。


这些景明没告诉若曦,刻意回避在她面前谈起曹子悦。她最近一如往常,在公司遇到若曦依然打招呼,只是她手头的活比若曦多,出门也多,两人并不时常碰面。若非一方特别热情请教,设计师并不交流各自的设计,这是常态。以前曹子悦还热情地说要多向若曦学习,眼下这种表面功夫她也懒得做了。


盖茨比的项目太忙,建筑主体即将完成,更多材料就要进场,不管有没有必要,她都拉着景明往工地去,两人去完工地便一起吃晚饭。


曹子悦把这种方式称之为便利约会,在工作之余,顺带约会,恋爱工作两不误,简直是完美。景明也乐得如此,他虽然嘴上说忙,其实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应酬,几乎每顿晚餐都和曹子悦在一起。


每天晚上都要走下那条漆黑的楼梯,回到家里。他心里清楚,时间越长,他转身走向楼梯的勇气就越少。


曹子悦也清楚,但是她不想主动开口,她必须让男人自己来做决定,否则就像是她逼迫。她明白,要是自己和景明的关系在开始的时候,就有了逼迫感,那他们以后一定会分开。男人最反感的是别人替他们做决定。不管是谁的决定,都要让男人以为是自己的决定。


只是周景明确实有些太犹豫了,曹子悦想,既然自己不逼他,那就让若曦来逼他吧。自己只是舒舒服服地吃饭约会,总有人受不了,那个人可不是她。


方可见着若曦总是发呆,在她眼前挥了挥手,说:“你们最近不是赚了钱吗?为什么不去休假?我看你也应该休假了吧?”


若曦下意识回了句:“哪里有空。”


认真回想起来,她说得对,若曦工作四五年,除了周末,好像从没休过假,过年也就是回老家陪妈妈而已。周景明和她,都不是有生活情趣的人,上大学那会,两人恋爱就是散步,看展览,工作以后,几乎没有出去玩过。现在虽然赚了钱,但是钱又投入项目垫资里,若曦每月依然是拿着两人的薪水还房贷,手头并没余钱。


方可接着说:“你怎么没空了,设计师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好心情,我看你心情不行,最近设计是不是也不行?”


若曦被气笑了,说:“不是我没空,是景明没空。”


方可说:“没人规定要你们俩一起去啊,不如你陪我出差,我给你报销路费嘛,我这周末要去绍兴看四件套。”


罗品言一听,说:“不是说好了我们一起去吗?”


方可又踢了他一脚。


他手一抖,酒洒了一点出来,他是老实人,不会圆谎,没出声。


章海飞见状,说:“方老板,怎么现在找供应商要绕过我?”


方可笑了笑,说:“大家都知道章老板只做进口生意,难道国内的批发也做?”


章海飞说:“什么进口批发,有钱赚都可以做的嘛。绍兴的老板我认识不少,方老板要是带上我,成本起码可以再降个百分之十。”


方可很来劲,跟他打听当地的消息,两人聊着就把去绍兴的事定下来了。本来按照方可的聪明劲,她应该能猜到章海飞对若曦的心意,又是请吃饭,又是要陪着去绍兴,可是眼前她被工作冲昏了头脑,又因为罗品言的事,没对若曦说实话,自己心里也有鬼,没去多想。


若曦再迟钝,她也隐约察觉了章海飞的心思,但是她对他并不了解,是工作上合作几年的供应商,做事周道,为人体贴,没有额外的念头。只是章海飞自己不说破,她也不能贸然开口。万一章海飞真的只是为了工作,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除了方可,三人都有些喝多了。她今天破天荒没喝,晚上要回家赶稿。若曦稍微有些懵,罗品言喝得太多,歪在一边快要睡着,章海飞很清醒,说要送两位女士回家。方可让他别逞强,赶紧叫个代驾,又把罗品言塞进出租车。


若曦知道她有话想单独问自己,方可拿了她的车钥匙,自己坐进副驾。


方可虽然直来直往惯了,不习惯藏着掖着,但却不是冒失鬼。一路上,她不咸不淡地聊着日常,关心丁达尔的状况,听下来,若曦最近和景明确实好像有问题,若曦心里也明白她想问什么,主动说:“你就别绕圈子,我跟景明确实争了几次,不过都是小事。”


她这么说,自己心里也没底。方可却清楚地知道,这不是小事,就单说回访业主拍照的事,那是若曦的设计作品,景明应该告诉若曦这件事,可是她不仅不知道,而且似乎还经常见不到景明。方可心里实在有点慌张,从读大学起,景明和若曦就是最完美的情侣,别的情侣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可是他们从来不会,别的情侣分手劈腿,他们绝对不会。大家公认这是最完美的天生一对,可现在,两人似乎很疏远。


她迟疑着问:“你们也没什么矛盾吧?”


若曦想了想说:“也没什么,就是太忙。”


方可不再多说。到了小区,她问若曦车库在哪一层,径直把车开了进去。她绕着地库找车位,车开得很慢。方可看了看后视镜,却发现地库有对情侣正在散步,她认真看了看,大吃一惊,那男人正是周景明,拉着一个女孩的手,在地库摇摇晃晃,走得心花怒放的样子。


她瞥了眼若曦,她坐在左侧,看不见两人。此刻她脑子里很乱,若曦和景明果然有问题,但是眼下的情况也很费解,如果景明瞒着若曦出轨,带着女孩在自己家地库里散步是怎么回事?如果若曦知道景明出轨,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反应……她拿不准,这时若曦低头看着手机,确实没看到牵手的二人。


方可觉得,无论如何,自己不应该看到景明。


她按下了喇叭,若曦吓了一跳,问她干嘛。方可若无其事地说按错了,眼睛却瞟着后视镜,散步的两人果然不见了。


周景明却是惊出了一身汗,他和曹子悦说得正开心呢,只听到车喇叭巨响,竟然是若曦的车,他当下以为是若曦看到了两人,气得慌乱中按错。他下意识拉着曹子悦一闪,躲进了两台车之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等了片刻,却没听到若曦的脚步声。拉着曹子悦,从另外一条车道绕出去,看到了方可和若曦若无其事地走进了电梯间。


他这才反应过来,或许不是若曦看到了他,而是方可,给自己一个提醒。不仅如此,他更心存侥幸,其实两人都没有看到他,只是真的按错了。这时曹子悦才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呀,非得拉你出来散步,刚才吓死了。”


周景明回过神来,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态,说:“没事,就是被看见也没事。”


曹子悦说:“那多不好呀,你回家肯定会很为难的。”


她声音软糯,一脸愧疚。景明没多想,拉着她多走了一圈,说自己还要出去买点东西,让她先上楼。


此刻曹子悦才真的有些生气,她知道景明不是要去买东西,只是为了和她分开上电梯,怕碰到若曦而已。这一周,她时不时拉着景明下地库散步,两人都清楚若曦平时下班了就会回家,车停在地库,一般不会下来,这里是安全的。可曹子悦想,你总有出门吃饭的时候吧?于是拉着景明天天来。


今天她回家的时候,发现若曦的车不在车位上,故意等景明回来,没让他回家,直接在地库散步,特意绕开了若曦的车位,不让景明发现若曦其实没回家,就是为了碰到她。


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把问题抛给若曦,又不为难景明——要么分手,要么和好,这句话不能由她来说。不过曹子悦有些恼火,景明刚才的表现……她劝住自己不要多想,景明不是绝情的人,担心会伤害她而已。时间还有的是。曹子悦不希望那么快看到结局,她喜欢这个过程。

下一次,她不会让若曦这么轻松过关的。


方可送若曦上楼后,坐了一会。这是她第一次到若曦的家里,她嘴里笑话若曦,买了大房子的穷人,虽说是豪宅,但也是毛坯水泥豪宅,就算买个一居室的人,也不会让自己住毛坯的。她最近忙着工作,没叫嚷着离开北京了,但买房这件事,她依然不肯。


方可四处瞧,一边看,一边笑,说:“你们这些北漂真是脑子有毛病,买房买成穷光蛋了。”


若曦不恼,随她说去。


她问:“你和罗品言到底怎么回事?”


方可收了声。她刚刚确实有些紧张,不太确定若曦到底看到景明没有,但是此刻她确定,若曦不仅没看到,连景明出轨的事都不知道,于是说:“哎……若曦,我惹上大麻烦了,他真的烦死了。”


若曦看着她滚在沙发上痛不欲生的样子,回了句:“活该。”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