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现实击垮,就连喜欢也不得不为之让步
谢绾
谢绾
百日空想美食家
百日空想美食家
我们被现实击垮,就连喜欢也不得不为之让步
文/谢绾 《爱过你》

1.

我在便利店买了一瓶酒,不知是什么促销活动,店家还送了一朵肥皂玫瑰。

2019年竟也过了许多天,这个冬日雨雪分外多,仿佛是为了凑够夏天因为太过炎热,而未足够的1600mm年降水量。

抱怨一样把这句话发给项思安,忽而便想起张爱玲写给胡兰成那句话:“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工作党与二战考研党之间的交流时间太过匮乏,何况还隔着几百千米的实际距离。唯有到晚上我下班、他从图书馆回去。

项思安好像猜到我手里握着一瓶度数不高不低的烧酒,所以回答我的是:“你少喝点。”他的声线一如既往得平稳,就像一个温暖巨大毛绒绒的罩子,把人耳朵包进去。

我的口袋里还放着Zippo打火机和一包薄荷绿色包装的烟。听了这句话,我的手便不由自主抖了一下,虽然他不在对面,我还是撑起一个微笑:“今天没喝酒。”

“我才不信。”

“今天公司没有项目要搞饭局。”

他慢慢叹了口气:“女孩子不用这么拼。”

项思安一直很擅长展露关怀,所以总有女孩子对他表达爱意。我冷眼旁观了这些年,哪怕我对他抱有同样的情感,却深知他并不是一个适合在一起的人。

福至心灵的刹那令我有些许不真切感,就好似我们曾经度过的时光,又以另一种姿态重返脑海。

毕业之后难免要融入社会洪流,跟着上司辗转各个酒桌,依靠能喝酒签下各个合同。

不知道他从从哪里得出一个我是酒鬼的认知。也许是因为大一时候,给朋友庆生,从饭局到唱K,项思安也在刚好列。

我兴致盎然喝了好几种酒,在KTV厕所里吐到昏天黑地。第一次肆无忌惮,可惜了高估自己的酒量,下场是不省人事。清醒过来时候已经躺在宿舍,脸上搭着一条湿毛巾。

还有朋友拍了我们醉酒后的照片,发在人数寥寥的好友群。我好似一只依赖桉树的树袋熊,趴在他身上,可以说十分搞笑了。

室友脸上隐秘暧昧的微笑昭然若揭,在我尚且困惑懵懂时候,“他喜欢你吧,回来时候还特意说要我们好好照顾你。”她还说,项思安在我们楼下站了许久,确认我睡熟之后才走。

虽然我跟倾向于,是自己酒后撒泼让项思安惊恐不已。不过我们的关系仍是因为那次,而渐渐熟络了。

他总是好奇我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喜欢喝酒,这可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就像每个人身体中总有喜好作奸犯科的因子,在某些场合,促使去违背以往的律令。


2.

我很喜欢项思安身上的某种自控力,认真而自持的男孩子,在同龄人中间,总是分外迷人的。

譬如在学校时候,我们总会抽空聚餐,他说滴酒不沾,便会认认真真单独点一扎玉米汁。虽然这难免有些扫兴,但并不影响气氛。偶尔有朋友带来不熟悉的人,我在桌上总会替他挡酒。

饭局上会有人给我灌酒,有时出于无伤大雅的玩笑。他那样好气性的人,唯一一次发火,将酒杯狠狠往桌上贯下去,玻璃撞击在木头上而后碎掉,那声音让大家都吓了一跳。“这么灌女生酒,也太下流了吧!”

项思安和那人打了一架,踩着青春的尾巴,用暴力宣泄泛滥的荷尔蒙。

“一个女孩子少喝点,容易被欺负。”他有点负气,又格外绅士,将外套往我肩上一披。

我头一低,感受棉质外套摩挲在肩颈皮肉上,同金丝绒的裙子产生出一种沙沙的奇妙声音。

“现在把酒量练好了,以后不容易吃亏。”我随便挑了个借口,暗自希望这能让他将我和寻求刺激的人分开。

他揉了揉有些青紫的胳膊,叹了口气:“女孩子不用这么拼命,就算是以后,也要先照顾好自己。”

其他人走得快,刻意叫我们一起并肩回去。校医院早已关了门,我叫他在楼下等等,自己则反身上去拿来药酒。

男孩子在照顾自己上总归粗枝大叶一点,却在提醒我的时候显得细心如发。

我们同在一个专业,不同班,课时总在同一个上午或下午的前后。项思安总能恰到好处的,于我们课程交错的间隙,拍拍我的肩膀,令众人目瞪口呆又哑然失笑地说一句:“不要喝酒啊。”

而我总能适时地晃晃保温杯或者矿泉水,“哪敢啊,老年人要开始养生了。”

说不心动太过虚伪,可项思安太过坦然。况且那时候,他尚有一个从高考岁月一起走过来的女朋友。

他分手后,我曾经委婉曲折的暗示过,可是终究也未能明确点破。因为我们有相去甚远的理想,就算踩着时间之尾谈一场仓促的恋爱,也只是没有结果的爱情。


3.

项思安选择二战考研时候,我选择祝福。

向公司请了三天假回来参加毕业答辩,酒杯向前一递,就被他抢下来换成一杯玉米汁。“既然祝福,就和我一样别喝酒了。”

朋友们踩着大学尾声起哄,可他面不改色,同我碰了碰杯。“女孩子不用这么拼,以后不在一个地方,不能天天提醒你了。”

我忽而便有点难过,空调风吹过来之后,只有那条金丝绒绿裙子摩擦在声音。连借酒装疯的机会都没有。

找到工作之后,深知哪有一份职业是轻松的,加班熬夜都成为常态,便将他说要照顾自己那句话抛开了。会喝酒确实更有优势,加薪升职在酒精浸泡中,好似触手可及。

有时候压力太大,也会向他抱怨,项思安总说女孩子不用太拼。可是社会远比这句安慰性的话现实,奔波和劳苦总归是如影随形。

朋友圈晒出很多伤感分手语录婚纱照,学生时代的情侣走到这时候,好像只有这两条路。

项思安同我抱怨,他妈居然焦急到命他去相亲。占用了复习时间,让他去和绝不可能在一起的人碰面。

“那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我在繁重的PPT和数据之间抬头,活动了颈脖之后,回复一条消息。

“抛开别的不谈,起码以后要在我身边啊。异地恋太辛苦了,而且多半没有结果。”

时至今日,我才深觉这句话太过残忍又正确。

我们原本相信距离产生美,可是这时候才发觉,再深切的感情也会因为时间与距离而消磨殆尽。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四年前,我会因为他的关照而心动不已。时至四年后的今日,我们都已被悭吝洪流击垮。

我觉得苦闷的时候,项思安会隔着屏幕安慰。可我只会选择一个,能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吃火锅的人在一起。

朋友这层关系,并非项思安与我唯一的选择,却是最佳的选择。

我们被现实击垮,就连喜欢也不得不为之让步。

文/谢绾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