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都很牛吗?
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都很牛吗?
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学生问:
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学生问:我上的大学很普通,毕业以后压力非常大,常常觉得是在和那么多好学校的好学生在竞争。然后深深感到绝望,觉得无论如何努力都跳不出现在这个圈子。


王路答:
2004年,我刚考上中山大学时,老师常说,你们在高中肯定成绩数一数二吧。我暗暗嗤之以鼻。我在高中从来都徘徊在20~30名之间。我们班100人。第一名F君,从高一到高三,每次都是第一,不知把我甩到哪儿去了。他从小梦想上清华,第一年高考差了一点点,第二年还是差了一点点。

我和F的同桌Y在一起聊时感叹:人总有个适合自己的高度,并且最终会到那个高度上。再往上,哪怕只高了一厘米,还是怎么跳都够不着。Y深以为然。滑稽的是,若干年后,Y去了清华读博士,并发了几篇很牛的论文,还因论文获奖上过清华主页,甩出别的清华生一大截。但我们都知道,让Y高中就报清华,考上的可能性几乎为0。

这不怨他们不行,是起点低的缘故。我们5000人的高中,连个实验室都没有。学校把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集中到一个班,还是七八年都考不出一个清华北大。不过,我要说的重点是,烂高中的背景丝毫不影响F今天在美国,Y今天在清华的现实。我虽然比不了他们,但中大的经济学硕士毕业,也还不算次。

我现在的同事、好基友,也是凤凰男出身(凤凰男是他自己说的)。他脑子不如我,学东西也比我慢,但我们在同一个单位,他混得比我出色得多。如果看天分,他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非常一般。他说我:你虽然智商很高,可你还是很二的。我回他:你虽然智商不高,可你也是很二的。中学时,都没人相信他能考上大学,他发奋几年,加上运气好,考上了湖南师大。他当时的最大梦想是毕业后能去《湖南日报》做记者。结果又发奋了几年,从湖南师大考上了复旦新闻系。在复旦新闻系他参与到中X部的项目里,去新华社实习,我问他,你那时候还想去《湖南日报》不?他笑笑摇摇头,说看不上了。

《让子弹飞》里有一句台词:步子迈太大,容易扯着蛋。一个人层次的提升和电子产品跃迁类似,不是渐变的坡度,而是层级的台阶。如果一次要跳太高,跳不上又落下来,就还等于在原地。可你哪怕一次只上个小台阶,三五个台阶下来,就发现和之前的境界是天渊之别。

我虽然写了以上这些,却也私下觉得以学校、专业、成绩来评判人实在太不妥,太小儿科。因为那些根本不重要。它们只在一种情况下重要——就是当一个人别的方面都不行的时候。


(责任编辑:薛诗汉)
(责任编辑:薛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