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27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27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27 做戏还得做全套


“五月初的一个周六,法拉盛Prince street上一家名为Bao的中餐馆突然闭门歇业,据附近居民透露,这家店开业近二十年来从不无端歇业,哪怕是节假日,也风雨无阻,照常营业。记者路过该店时,只看到饭店门口贴了一张这样的纸条——店主去参加为华裔警察薛尔文举办的游行活动,特关门一天。”


紧接着,电视屏幕上的镜头一切,突然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把街道围得水泄不通。端坐在电视前的田一土看到有人影了,立刻凑到了电视机跟前,巴着眼睛费力地在人群里寻找着田多多的身影,“怎么个个手里都举着这么大的大字报啊,把脸都挡住了,这我哪能找到多多啊。”


记得两天前,田多多激动地打电话给田一土,“爸!我们干了件大事!你可能要在电视上看到你女儿了。”

“啊?你不会做了什么坏事吧?”

“不是!我们帮一个华裔警察维权,结果一个不小心就搞出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华人游行活动!现在不光美国那些响当当的媒体,像什么《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都要来报道我们这个游行,就连国内的那些电视台都特意派了记者过来直播报道呢!”


“好好好!我等着在电视上看咱家女儿!”田一土没告诉田多多,家里的电视机早就坏了,他跑去问了一圈,修理费都快赶上买个新电视,最后还是牙一咬,亲手把陪了他们二十几年的电视机送上了那个上门回收旧家电的陌生男人的三轮车后座。

游行直播当天,田一土早早就守在了老年协会的公共电视机面前,还好,美国的白天正好是国内的深夜,才没有别的大妈大爷跟他抢遥控器。


“这真是划时代的一天!” 刚才那个面团子脸的女记者又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语调激动到都有些颤抖,唾沫星子使劲往外喷还浑然不知,田一土上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这么激动的人,还是2004年刘翔夺冠那会,那个解说激动到恨不得从电视机里跳出来,令田一土至今都印象深刻。


“全美,四十几个城市,十万多人,一同参与了今天的游行!如今我所在的地方是布鲁克林的卡尔玛广场公园,这里不仅是美国著名的暴力街区,而且距离审判薛尔文的最高法院只有百步之遥,更是位于著名的布鲁克林大桥底下。一会我们的游行队伍即将穿过这座著名的大桥,从布鲁克林出发,前往曼哈顿,为薛尔文警官伸张正义。”


“来,我们有请这次游行的主要策划人和负责人杨全先生,为国内各位关心此事的同胞们说两句。”

只见一位长得沉稳周正的男人被推到了话筒前,“我先谢谢各位国内同胞对此次游行的关心。大家都知道,这是一起意外,并不是刻意的犯罪,JK和尔文都是这起悲剧的受害者,都是体制的受害者。我们今天站在这里为尔文发声,也是在为我们自己发声,在为千千万万同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华人发声。”

“你们看,不远处就是纽约市的地标布鲁克林大桥,布鲁克林大桥见证了这片土地的历史,也聆听了这片土地对自由和平等的呼唤。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我坚信,穿过这座大桥,我们马上就会迎来属于我们的正义。”

“好!说得太好了!”杨全一席话毕,在场的各位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就连电视机前的田一土也有点被打动了,大半夜的,突然困意全无,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刻都不敢离开电视屏幕。


紧接着游行正式开始,大家纷纷高举手里的横幅标语,浩浩荡荡地向前走去,嘴里还不停唱着美国国歌,“And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in triumph shall wave,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你看星条旗将高高飘扬,在这自由国家,勇士的家乡)


高矮胖瘦,美丑白黑,密密麻麻的人一茬一茬地走过,田一土看得眼睛都花了,还是没看到田多多的身影,突然之间,那个面团子女记者的声音又响起,“快看前面的小站,那是志愿者们专门设立的为游行队伍送上食物和饮用水的地方,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吧。”


镜头跟随着女记者的脚步一起切换到了物料补给小站,只见那边有好几个人正在低头忙活着,田一土看边上有个女孩的身影特别像田多多,但这个姑娘一个劲儿地低着头,手上的动作倒是利索,一个三明治配一瓶水,一份一份,摞得整整齐齐,只不过脑门上不知为何还绑了块布,让人根本看不到她的脸。镜头拉近一看,才发现是和别人一样的标语,只不过,人家都把标语拿在手上,她倒好,直接绑在了脑门上。


终于,这位姑娘意识到有人在拍她,猛地抬头看向镜头,脸刚一露出,田一土就兴奋得大叫出声,“多多!是咱们多多!” “上电视了,真的上电视了!”

田一土那叫一个激动啊,整张脸都凑到了电视机跟前,恨不得要和屏幕亲上,他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迎接属于他们田家最辉煌的高光时刻。


可万万没想到,下一秒,镜头突然一转,一张老外脸代替了多多。田一土一时没反应过来,伸手揉揉眼,诶?自己没看错啊。

“快看,我竟然还发现了一位白人帅哥!他为什么要来参加今天的游行呢?让我们赶紧来问问他吧!”女记者又开始激动起来。

“你好,你是美国人吗?”

“是的。”此时接受采访的人正是Ryan。原本他也只是来帮田多多的忙,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抓来采访。

“你知道这是一个为华人伸张正义的游行吗?你身为一个纯种美国人,为什么要来参加呢?”

“事实上,我是一名律师,在了解了薛尔文一案后,就决定要帮他。但你这个问题,我恐怕不太同意,在我眼中,公平,公正,是不需要分人种的,你说对吗?”Ryan边说边转头看向那位女记者,看似反问,语气实则笃定。


那位女记者被他迷得七荤八素,哪还有脑子思考,只知道不停点头,眼睛里都快要呲啦呲啦冒出火花来了,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帅如此善良如此有正义感的人啊!

Ryan看她这副花痴样,还是保持礼貌,面带微笑,紧接着又把头转向镜头,轻轻补上一句,“当然,爱也不分人种。”

“说得太好了!好感人啊。”大家都觉得Ryan的最后一句话是对这段话的升华,意思是,自己帮助薛尔文,是为大爱也。

可事实,当然并不如此。


长达好几个小时的直播结束,田一土没再看到女儿的那张大脸出现在电视机屏幕上,他的心情忍不住有些失落,但又转念一想,拍还是拍到了呀,尽管一共只出现了两秒钟,但起码也是上过电视的人了!想到这儿,田一土就乐呵呵地跑去睡了。


而千里之外的田多多,就没她老爹这么幸福了,一场游行下来,她整个人累到瘫痪,什么电视直播,早就已经全忘光,现在只想瘫在马路牙子旁放空一场。


但她也只是想想而已,大家一个个都没闲着,她田壮士肯定是要奋斗到最后一秒的。这不,田壮士又扛起一箱矿泉水咵地一下放到了桌子上。


说起来,这次游行,所有人都来了,大家出钱出力,一个个都没少帮忙。沈安洛杨全就不用说了,眼前这上千个三明治是琦姐和几个中餐馆的服务员大姐一起做的,凌凯负责校园的召集,找了好多留学生前来参与游行,听说郑鸳出了不少钱,游行的这些标语全是她赞助的,还有陈亦舟,一早就主动要求加入华人维权大联盟,专门负责给薛尔文筹款的事情,现在他已经在联盟名下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募集款项用于帮助薛尔文家人以及支付律师费用,就连平常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P自拍图的孙含之都来了。


只不过,来是来了,依旧没帮上什么忙,光顾着坐在那儿一个劲地拍照呢。

“别拍了别拍了,”尽管田多多已经喊了一天的口号,嗓子哑得不得了,还是忍不住吊着嗓门义正词严地批评孙含之,“你看看大家,再看看你自己。”

“你懂什么,我在网上发照片是为了利用我KOL的知名度来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力,这叫自媒体公关,怎么就不算帮忙了?”孙含之气鼓鼓地放下手机,又拿起桌子上刚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往嘴里塞。

还没送到嘴边,就被田多多一把夺下,“别吃了别吃了,一人一个,你都已经吃第3个了大姐!你不怕胖啊?”

听闻这话,孙含之委屈地努了努嘴,“多多,不知为啥,我最近老是觉得浑身没力气,这胃口倒是越来越好,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怎么说变态就变态了。”

“不舒服你去看医生啊,再说,哪有人不舒服还能吃这么多的。”田多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呃……可能我的这个不舒服要靠食疗。”说着说着,孙含之又趁田多多不注意,抢过她手里的三明治,放到嘴里大咬了一口。

“你!”田多多生气地瞪着孙含之,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诶呀!你别气了,我本来就是来帮我家北鼻的,但他那边好像还挺顺利的,我就偷个闲呗。”田多多顺着孙含之的目光向远处望去,陈亦舟正围在一帮大佬身边,全是各个组织的老大,什么中美商会的会长,华人企业家联盟的负责人,还有各个知名华裔富商,什么垄断纽约中餐的餐饮业巨擘,坐拥无数地产的房地产大亨……看着陈亦舟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田多多心里忍不住犯嘀咕,“这陈亦舟也真是的,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他过来看含之一下。”


当然这话她没有直接说出口,眼看孙含之望着陈亦舟含情脉脉的样子,田多多无奈地摇摇头,支起身子站到孙含之的旁边,“还记得你因为暴打渣男被送进警察局的事吗?”

“记得啊,干嘛突然说起这么久远的事?”
“要是换到现在你还会打吗?”

“会啊,当然会啊。”孙含之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要是那个男的是陈亦舟呢?”

“啊?” 孙含之一下没反应过来,思考了一会之后才慢慢说道, “墩墩,你的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

“当时我会出手相助完全是气不过那个女孩低声下气的样子,人家不爱你了,必须转身就走,起码还能给自己留点尊严是吧。”孙含之说得不急不缓,田多多从来没见过她这么认真的样子。

“但现在的我却不这么认为了,就算留住了那一点所谓的尊严又有什么用呢?如果低头有用的话,如果挽留有用的话,我也会做出和那个女孩一样的事。”

“毕竟,我们要的是爱,不是什么自尊。”


孙含之的这几句话字字肺腑,倘若身边站的是别人,必然已经被她这份深情所打动,但田多多是见过她以前那副又猛又飒样子的人,却觉得她如今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像被洗脑了一般,“你现在做什么事都是为了他,他已经成为了你生活的重心,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可怕吗?”

“可怕?”

“我真的很怀念以前那个说要在情场上呼风唤雨,天天教我怎么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的drity girl,虽然我知道你也只是嘴上说说,但那个时候的你起码很自我。”

“墩墩,人都是会变的,你啊你,你就是太缺乏恋爱经验,等你自己谈了恋爱就懂了,要不你就拉Ryan跟你谈个恋爱,让你长长见识吧,或者沈安洛也行,我看他们俩都乐意为之。”

“怎么说着说着又绕到我身上了!”田多多无语,“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更不敢恋爱了,恋爱太可怕了,我才不要。”

“我说,”孙含之忍不住开始打趣起了田多多,“田墩子你不会是不喜欢男人吧!不然这两个帅哥摆谁面前都不可能不心动啊。”

“是是是,我确实不喜欢男人,我的性取向是钱,行了吧。”

“噗嗤,”孙含之忍不住笑出声,“那我就只好祝你以后变成一个大富婆,然后整天睡在钱堆里,抱着人民币相拥至死了!”

“这个祝福我喜欢,借你吉言了。”

“好了,我不跟你贫了,我呀得过去看看我家北鼻了。”孙含之说着就把屁股从桌子上挪下来,起身准备去找陈亦舟。

“去去去,赶紧去,可别再回来偷吃三明治了。”

田多多没好气地打发了孙含之,便又开始蹲在地上干起活来。


“多多,”才刚一蹲下,田多多就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抬头一看,竟然是郑鸳。

田多多正准备起身,没想到郑鸳竟快她一步蹲了下来,“多多,我来帮你。”说完还抬头冲田多多甜美一笑,就好像上次那件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两人之间从始至终都没有过一丁点芥蒂。

田多多本想找机会向郑鸳问个清楚,但看她现在这样子,田多多倒不知该怎么开口了,只好郁闷地低头继续干活。

今天的郑鸳出奇朴素,一改平常精致的装扮,只穿了最普通的运动套装和运动鞋,都有些不太像她了。蹲在地上帮田多多干活的时候手脚也麻利得很,和之前那个羸弱娇嫩的女孩完全不是一个人,甚至都有力气帮田多多抬整箱整箱的矿泉水。


就连田多多都咋舌,怎么回事?郑鸳是在用这种方式向自己示好吗?搞得田多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郑鸳,你不要勉强自己,搬不动就别搬了,我一个人也能行。”

“没事多多,我本来就是过来出力的,大家可都比我辛苦多了。”

“诶多多,你都出汗了,”说着郑鸳就从口袋里掏出纸巾给田多多擦汗,还小心解下她绑在额头上的标语头带,仔细擦干汗后再帮田多多小心绑上,举止之贴心,动作之轻柔, 实在让人感动。

“谢谢你啊郑鸳。”

“没事多多,咱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好了,我看你这里忙得也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那边还有点事。”

田多多没有多想,目送郑鸳走远。但没想到,田多多一转头,郑鸳就走向了一个藏在暗处的摄影师。

“拍得怎么样?我看看。”郑鸳接过相机,一张张翻看。

“是不是很好,”那个摄影师得意地说道,“你看这张,还有这张,这个角度简直完美。”

“小视频拍了没?”
“拍了拍了,早就已经同步传到网上了,特别是你给她擦汗那段,网友们都说你是人美心善的真仙女呢。”

郑鸳面带得意地点开了网页,关于她的报道都已经获得了上百万的浏览,大家都在讨论这次的游行事件,有一位美女慈善家捐了不少钱,不仅如此,这位美女慈善家还特意来到现场帮志愿者一起干活,出钱出力,无比朴素,万分低调。还有一些据称是“围观者”用手机拍下的小视频,都已经在脸书,推特,甚至微博,微信上传开了。


“不错不错,看来这些钱都没白花。”郑鸳一脸满意。

说起来,为了这次的游行,她也是煞费苦心,早早准备好了专业摄影师和公关团队,为她拍摄,写新闻稿,还要负责在网络上的传播推广。

当然,郑鸳才不是为了当所谓的“网红”,她压根看不上,她想要的东西可不止这些。

薛尔文事件,看似只是一场正义的发酵,看似只是一个自发的民间运动。可背后潜藏了太多的资源与利益,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打入高级华人圈,吸引那些真正有钱有权者的视野,彻底打开自己社交的格局。


甚至,更有野心一点的话,可以通过这个事件来笼络人心,汇聚力量。如果能让自己变成华人这个团体的意见领袖,那么未来甚至可以进入政坛,参加选举。要知道,在这样一个民主国家,获得了民心,就等于获得了一切。


郑鸳心里的算盘正打得噼里啪啦响呢,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人群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有人晕倒了!有人晕倒了!”


物料供给站那边的田多多也听到了,正疑惑地朝前方看去,却只见到有人冲出人群奋力跑了出来,那人竟是凌凯,而他的怀里抱的正是晕过去的孙含之。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