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平里的爱情
坏蓝眼睛
坏蓝眼睛
作家。
作家。
天平里的爱情
文/坏蓝眼睛
他生日那天,收到来自于她的一份礼物。

她总是会想出古古怪怪的点子,平淡无奇是她最讨厌的事情。在他打开礼物包装盒的那一刻,他终于再次证实了自己的观点。

她是奇怪的女子。别人的礼物,总不外乎腰带打火机钥匙扣,而她,捏了一只五颜六色的天平送给他。连句生日快乐都没有写。他应该笑还是应该哭,不再是小孩子的年纪了,她依旧会沉迷在这些毫无用途的玩具中。他宁愿她送他一个崭新的鼠标垫。因为他的,已经被磨损得不成样子,而他又总是很忙,没有时间去买一个新的。甚至是一支最最普通的钢笔。前段时间开会,久不用笔的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种提笔忘字的恐惧,他想他要重新用起钢笔,认认真真地在方格里练字,一笔一画,分外工整,只是,这件事只是盘旋在他脑子里的一个念头,他总是没有时间去实现他众多的梦想。他永远无法盼望她会如一个正常的女人一样带来窝心和舒适感,她就像是带着尖刺生长的小动物,强硬而脆弱。

她不是合时宜的女子,他不止一次地这样想。

其实他身边有两个女子,她之外,还有一个,她们互相不知道对方,但是又隐约可以感觉到,只是她们都不问,她们不问,他也就乐得轻松,甚至有时候防备的功课都不太需要做,慢慢的,他就变得倦怠,懒散起来。

他喜欢她的古怪灵动,但是不代表他不需要一个稳定踏实的港湾,来承载自己一塌糊涂又倦懒的生活。

就像他喜欢偶尔吃顿美味的西餐,但是他总是还要回归到朴素而笨拙的米碗中去。

日子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划出了一道犀利的痕,他经常在那道痕内外游走,各贪景色。

生活。他想到这个名词,他认为她永远不可能去想。她仿佛从出生开始,就是为爱情而活,她颂读的,都是一些阳春白雪的句子。她信仰的,都是千古传世的感情。于茫茫人海中,她遇到他,不偏不倚,于是,她一直高悬的心稳稳地落下来,从此在他的身边,闲看落花,她所有空落的情绪都找到了寄托,他感觉,她甚至将自己的未来,也完全地放在了对他的盼望里。

他不是不被她吸引,而是,他很清醒,知道自己要什么,于是,他沿袭她喜欢的方式,去配合她一场风月,他可以在她设置的浪漫国度里扮演兴致勃勃的王子,她要他是月光,他便是了。她要他是蓝天,他也可以。就这样被催眠一样地,他不知不觉说了很多情话。他可以清醒地看到她对那些情话的珍惜和感受。他认为,他可以令她如此快乐,他已经非常仁慈。

而另外那个女人,好看,体贴,知道在他加班的时候煲了汤给他。在他很忙的时候不去打搅他。她不会埋怨他忘记他们相识的纪念日,不会责问他为什么时常忘记打电话给她,遇到困难,不愿意向他倾诉,但是如果他快乐,她却一定比他还快乐。

这样的女子,他有可能会不爱她吗?

一个是天使夜里飞,一个是人间好风景。

他以为,自己的人生,也算因此而圆满,他愿意就这样游荡在两个完美女人的完美爱情中,高高兴兴地扮演着她们所需要的角色,而得到生活中难以得到的快乐。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的生日过后,他再也见不到她。最开始,他以为是她惯常的情绪低落而躲起来几天或者她突发奇想外出旅行。他并没有在意,也慢慢地将她的身影放在了脑后,他毕竟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做,有那么多的人需要见,还有另一个她,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跟她轻言细语,不必每天紧张得关机。

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她从此在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她已经遍寻不见,电话关机,总是关机,一直关机。

他开始有一些慌张,试图找一些办法去跟她联系,e-mail,短信,在找寻她的过程里,他也尝试到了伤心的感觉,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在乎她的,就像小时候丢掉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恐慌,他甚至希望某一天早晨醒来,她又像以前一样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用奇怪的笑意封锁住他的疑问,用身体平息他的忧虑,那么,他想,一切都可以的,只要她说,他愿意。

但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直到他开始认清事实,并开始慢慢习惯,到最后逐渐忘记。

毕竟是流光容易将人抛弃,何况是模棱两可的感情。也许是天意,他有时侯会安慰自己,放下也罢。于是她,连同她送给他的那个莫名其妙的生日礼物,被他随意地扔在了一个角落里,就象是随时放置任何一件物品,没有多想,也不打算再想。

除了有一些遗憾,其他的也倒越来越淡,对她的记忆,她的言语,她的古怪,她的敏感,甚至她的抱怨。

一日他的人间好风景来看望他,帮他收拾房间,随手拿起那个已经蒙灰的礼物盒,问他,是什么东西。他正在看一本军事杂志,眼皮没抬地说,哦,一个旧的生日礼物。

她自顾自地打开包装,看来看去,然后若无其事地说,哦,这就是那个经常在杂志上看到的软陶吧。捏这么个东西可是够麻烦的,这个人还真舍得花这份心思。

他的心突然在这刻被这几句不咸不淡的话给揪起,软陶?花心思?他被这简单的一句话击中了灵魂,瞬间他觉得自己眼睛有点湿,曾经有那么一个女人,肯花那么多的心思,不怕麻烦地去为他做事情,而他,就是这样地轻而易举地将这一份难得的心思扔到角落里。

他想起那个女子,她没有为他煲过汤,可是她连他一个细小的眼神疏漏都会计较。

她没有为他花十块钱买一个鼠标垫,却肯花几天的时间去捏一个软陶的天平给他。

他为什么从来都没有明白她给过他的爱有多重呢?

难道他以现实为基点去衡量的爱情,真的是他所需要的吗?

她送他的东西防酸防水防腐蚀,如同她给他的爱情。爱情如同一座天平,须是分量相近的物体,才可以维持平衡,她当年就是这样地暗示过他吧,而他毫不在意,于是她终于在失重中,黯然离开。

很多的他跟他一样,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很多的他也像他那样,没有来得及体会她的爱情,就将她从生命中放开,而寻找一个看上去可以搭伴过日子的女人混沌着就过去了。

都几乎忘记,爱,是怎么样的一回事了。


坏蓝眼睛,作家。微博ID:@坏蓝眼睛
(责任编辑:金子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