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百货大楼
李星锐
李星锐
无业游民
无业游民
迷失在百货大楼
文/李星锐

1.

晚餐时间刚过,柳落石走进这家高档百货商场的廊檐下,他是来避雨的。他刚刚在一家更普通更便民一些的商场里吃了点东西,顺着一条他没走过的街道散步,左转、右转、左转,走向哪里全凭直觉。他喜欢穿过自己从未踏足过的街道,仔细查看两旁的建筑和商店招牌,有时会发现没听过名字的植满香樟树的小路,有时会遇见像是从80年代一直开到现在的只卖香烟和饮料的小窗口,有时会遇见一片繁华的商区,就像这幢百货大楼。

他走到距离商场两百米的地方时,天气尚还晴朗,夏日融化成濡湿而粘稠的天空,远远飘过来一片小小的黑云。等他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黑云已经发酵得占满了小半个天空。大雨泻下,毫无预兆。柳落石没带伞,只好躲到这幢大楼的廊檐下避雨。随着避雨的行人越来越多,廊檐下没有多少空间了,被淋湿的行人衣服上滴着水,把脚下的迎宾地毯浸湿,踩上去像浅海的泥。他叹了口气,转身走进玻璃旋转门里,准备在商场里胡乱逛逛,等雨停了再走。

商场里的空调开得劲猛,氟利昂嗡嗡汽化,有如加满柴油的发动机般运转不停。柳落石脚上的阿迪达斯运动拖鞋吸饱了水,走在干爽的瓷砖地上,踩出尴尬的嘎嘎声,像是兜里揣了两只想要逃生的鸭子。他背后的旋转门悄无声息地转动着,走走停停,像一个紊乱的时钟。

他穿过中庭广场他认不出牌子的化妆品专柜,彬彬有礼的专柜小姐穿着白色衬衣,脸上永远挂着足以融化冰雪的微笑,在给大学生模样的女生讲解口红色号。广场左侧有个临时搭建的日式集市,是一个他不了解的游戏的主题展,右侧是特斯拉的车展,一辆白色的MODEL X停在徐徐旋转的圆形展台上,车门张开双翅似的推到车顶,线条优美得如同每周健身五次的女孩的臀部。

柳落石有点不知所措。这商场过于高档,从中庭广场向上望去,一口气能看到第六层的天花板,上面悬挂着九个大如太阳的黄色水晶玻璃球,让人有种置身古老宫殿的错位感,错落而上的扶梯,像是古堡里大理石铺就的旋转楼梯,穿着西服的笔挺的保安来回走动,个个都是帅小伙,像是巡逻了上千年的永远不会老去的卫兵,在这个高档场合里,他们比柳落石更有上层人士的气质。

柳落石深吸了一口气,想去卖男装的店里假意逛逛,打发时间,但他在一层走了一整圈,也只看到一些奢侈品店铺。索然无趣,他想,不过真应该带窝在老家一辈子没出过远门的母亲来这里看看,然后告诉她:“嘿,老妈,怎么样,这就是你儿子在上海的生活常态。”然而他现在只想出去,甚至连二楼都没去,他就向门的方向走去,想去看看雨停了没。

他按着原路返回,可拐来拐去都没找着路,柳落石有点路痴,在没有路标,也查不了导航的商场里,他迷路过好几次,转来转去都转不出去。于是,他用上了他的老办法,贴着墙,顺着商铺的门走上一圈,总能发现门。

这商场可真大。柳落石心想。他觉得自己走了很远,测量周长似的围着商场走了一整圈,然后看见了刚才朝里面望过的GUCCI皮包店。“奇了怪了。”柳落石头皮有点发麻。一个留着寸头、戴着一块卡地亚好表的保安从柳落石身边走过,他打量了他一会儿,30岁左右的样子,留着一圈发青的胡茬,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的线条把西服撑得满满当当。柳落石叫住他,“你好,请问出口在哪里?”保安停下脚步指给他,“这边走,右拐,直走再左拐就到了。”“谢谢。” 柳落石说。

可当他走过去,并没有发现门,只有一家排着长队的星巴克,他折返回去,看见了刚刚那个壮硕的保安,“你好,我还是没找到出口。不好意思,你可以带我过去吗?”

“当然。”保安领着柳落石右转、直走、左转。柳落石没再看到星巴克,一扇玻璃旋转门在十米开外,似乎不是他刚才进来的那个,不过没关系。外面没人打伞,雨大概停了。保安走到这里停下来,对柳落石咧了咧嘴角,转身走了。

柳落石向外走去,门口很多人排队进进出出,大伙儿挤在旋转门里,像是在做什么游戏。他排着队走了进去,随着人群走着,他的小腿感受到外面吹进来的黏湿的热气,继而又变成了冷气。他又进到商场里了,而排在他前面的外国妈妈推着婴儿车向马路走去,排在他后头的红衣服小伙子站在门外点着了烟。只有他没出去。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柳落石有点懵。他排着队再次走进旋转门,热气,冷气。再排一次,热气,冷气。他忽然打了个冷颤,冷气顺着他瞬间张开的毛孔钻进身体里。他发现自己好像走不出这幢大楼了。


2.

柳落石顺着原路返回,仔细地记下了旁边的商铺,一家奶茶店和一家写着一串英文的素色衣服店,然后继续围着边缘绕,想去找找其他的出口。商场像一个巨大的迷宫,时而空旷,时而狭窄,但无一例外挤满了人,他穿过通道,走到B座,找到那里的门,还是出不去,空间像是仅仅针对他折叠起来了,眼睛能看见窗外马路上行驶的车辆,走在人行道上的行人,以及在商场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可他就是走不出去。他的后颈渗出冷汗,打湿了T恤的领口,贴在身上,被空调强劲的冷风一吹,冻得他直打寒战。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柳落石坐扶梯上到商场顶楼,又坐升降电梯下来,他像一只被关到笼子里的豹子,来回踱着步子烦躁不安,寻找出口。这事儿肯定不会这么扯,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他想。

一股莫名的狂躁挠抓着柳落石的心,他想找个地方抽烟,坐下来好好地平复心情,但又去不了室外。快到晚餐时间了,商场里到处都是人,穿着热裤、挎着精致小包的白领模样的女人一波接一波,这里仿佛是她们的巢穴,是生产精致、小资和中产的流水线。趿着拖鞋的柳落石不属于这里,要不是避雨,他连进来的念头都没有。事实上这里离他的出租屋比他中午吃饭的便民商场更近,但这里是这座城市里另一群人的栖息地。柳落石不认识这里的大部分牌子,也不敢随便进到一家衣服店里,他害怕导购员走过来让他试衣服,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买得起。

“不行,我一定要出去。”柳落石捏紧了拳头。他决定做点吸引人注意的出格事情。

他深吸一口气,哒哒哒走下扶梯,脚上的拖鞋嘎嘎作响,冰冷的气息从那里传上来。他径直走向广场右侧的特斯拉展柜,趁着展柜小姐给别人讲解的空隙钻到大张着翅膀的展车里。冰凉的皮革黏着他的小腿,他从里面关上车门,手握方向盘,他无法像电影里一样用半分钟时间就把一辆车启动,闯出这里。除了坐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他第二次坐在一辆豪车的驾驶座上,上一次是三个月前,他还在上家公司里,那天老板去他家附近办事,准备送他一程,他突发奇想,说想坐下驾驶座,试试手感。老板答应了,他就那么傻愣愣地在老板的注视下坐上驾驶座,踩踩油门,转转方向盘,把手搭在盘子上拍了张照,露出玛莎拉蒂的小恶魔叉子。“好了,不早了,下来吧。”老板说,“好好工作,以后也能买得起。”柳落石兴冲冲地下来,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路上盯着刚刚拍下的照片发呆。

“先生。”展柜小姐敲着车窗,“先生,您可以开一下窗吗,如果您想模拟试驾,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 柳落石咽了咽口水,把手从方向盘上拿下来,放在腿上,又紧紧地伸手握了上去。

“先生?没关系,要是您不想听介绍,可以自己先体验一下,有问题随时叫我,我就在外面。”展柜小姐跺着高跟鞋走向了别的顾客。柳落石听着展柜小姐的脚步声,莫名地想起了前老板的话,“好好工作,以后也能买得起。”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愤怒。

他走出车门,重重地关上,抄起展台上的玻璃杯,砸向车玻璃。清脆一响,玻璃杯水花一般四溅开来,车玻璃毫发无损,周围的人全都停住望着柳落石。柳落石捡起一块大的玻璃碎片,上前去猛划车门,声音尖锐得令人牙酸,白色的车门上刮出一道道银色的伤痕。有人拿起手机拍照了。很好。柳落石想。继续拍吧。

“先生,你在干什么?快停手,不然我要叫保安了。”展柜小姐说。柳落石没停,他又划了6道后,戴卡地亚的保安来了。“先生,你……”保安两臂架住柳落石,把他拖走了,柳落石不停地挣扎,但无济于事,戴卡地亚的保安像一头熊一样壮实,柳落石把拖鞋甩到保安的脸上,保安把鞋捡起来拿在手上,扛着柳落石离开了汽车展柜。

“你疯了吧你?”保安把柳落石拖到男厕所才放下他。

“我要出去!” 柳落石喊道。


3.

柳落石曾经看过一部墨西哥电影,《意外空间》,两个人被困在6层楼里,从6楼上去是1楼,从1楼下去是6楼。另一家人则被困在无边无际的马路上,同样的加油站,同样的便利店,食物吃完了会第二天再生出来,他们永远往复在看不见的牢笼般的空间里。

保安略带惊疑地打量了几眼柳落石,说,“刚刚不是给您指了门吗?”

“我知道我说了你一定不信,但是这是真的,我好像出不去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你刚刚的确给我指了出口,我都走到旋转门里面了,可就是走不出去。不是门出问题了,除了我,其他人都正常地走出去了,只有我绕了好几圈,怎么也出不去。” 柳落石说。保安没有接话,继续以惊疑地眼神打量着他。柳落石说,“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神经病,换做是我,别人跟我这么说,我也会觉得他有病,但是这是真的,不信你跟我一起去门那里,你看着我走试试……”

“我知道。”保安打断了柳落石的话。“我也没有觉得你神经病。因为我也走不出去。”

柳落石愣住了,他张着嘴望着眼前的保安,说不住话来。保安压低声音对柳落石说:“咱们到旁边来说。”走到商场的角落里,保安对着柳落石晃了晃右手手腕上的卡地亚手表,说:“你知道这只手表多少钱吗,8万块。你觉得我买得起吗?我被困在这里第四天了。和你一样,无论如何也出不去。不过这也不完全是个坏事。被困在这里的时间,你可以找点事情做,比如拿点‘纪念品’,就像这个。”他点了点手上的手表。“不过不要弄得太过了,像你刚才的行为,纯属愚蠢。”

“这是什么意思,这算偷吗?”保安有些尴尬地笑笑,正要开口,柳落石说,“算了,这不关我事,我是想说,你也出不去,我也出不去。这算什么?你不着急吗?我们还有出去的可能吗?”

保安干咳了一声,看了看来往的人群,压低声音说:“能出去,只是不知道会过多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我不久之前才刚到这个商场来做保安的。刚开始发现出不去了,我跟你一样惊慌。我试过报警,但是打不通。我试过砸门,也无济于事,我以为我撞了鬼,但是第二天,我遇到一个人,她跟我说,她在这家商场工作了好几年,已经遇到三四回这种事了,她说,嗯……这里的人太多了,每天承载着数不清的人进进出出,商场也会累,就像一个人,工作量太大,就会出点岔子,就跟电脑的BUG一样。等几天,就会恢复正常。对,她就是这么说的。”

柳落石说:“出岔子?一个商场?你他妈在逗我呢,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要出去!”他转身想走,保安拉住了他:“我也解释不清,但是我说的是真的。这样。”他看了一眼手表。“9点半,商场关门了,我们在一楼广场见,我会把她带过来,让她给你说,好吗。现在你可以到处逛逛,点杯喝的,吃个饭。”说完,保安松开柳落石的胳膊,转身走进人群里。

柳落石晃悠着走到特斯拉的展柜处。刚刚驻足的行人全都不见了,大家有说有笑地逛自己的。玻璃杯渣已经被打扫干净了,刚才那位展柜小姐站在被刮花的车门前,用身体挡住车门,一边微笑着与前来咨询的顾客说着介绍性的话。什么骚乱也没发生。

 

4.

9点半,柳落石坐在车展对面的长椅上兀自发呆,商场里剩下的人不多了,头顶金色的水晶玻璃球反射着右侧玻璃墙外的灯光,较之白天暗淡了一些,但没有到漆黑一片的地步。柳落石环顾四周,这是他不认识的百货商场,此刻这里像一座古老的宫殿,住着神秘而虚弱的老伯爵。

保安走了过来。他身边跟着一个穿白色衬衣,画着浓艳口红的年轻女人。“你好,叫我小雅就行。”女人对柳落石摆出职业式的微笑。柳落石记得她,刚进商场的时候,她正在化妆品专柜给顾客推荐口红。

“我叫周铁成。”保安说。“我们现在算是正式认识了。”

“我叫柳落石。” 柳落石对着小雅说。“你也出不去这鬼地方吗,听他说你已经不止一次困在里头了,那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出去。而且我不明白,既然你第一次被困在里头之后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再来这里。如果是我,我一辈子也不会再来了……”

“我特意来的。”小雅掏出一支烟,放在红艳的嘴唇中间点燃。

“这里,不是不能抽……”柳落石说。

“没人。”小雅撅起嘴,吐出一缕烟雾。“我特意来的。干嘛老想着出去,你一定出得去的,不可能被困一辈子,但这里却不是说来就能来的。”小雅盯着自己的手指,她的指甲精致小巧,也如嘴唇一般鲜红。“这里有吃有喝,精致好看又简单明了,晚上睡觉不要钱,摸清楚门路后还可以顺点自己想要的小玩意儿,不比乱糟糟破兮兮的合租房次卧要好得多?”

“但是没什么意义啊,而且也不真实。”柳落石觉得荒谬。

“有什么不真实的,你看我不真实吗。”小雅笑了,她把头发绾到耳后,坐到柳落石身边,跷起二郎腿,她贴得很近,柳落石盯着她晃动的绑带凉鞋和白皙的脚,有些不知所措。

“总会出去的。也许到时候你反而不想出去了呢。闲着干嘛,走,逛去。”小雅拉着柳落石,走向她的夜间宫殿。

“周铁成……”柳落石望见保安没有跟来。

“他不爱乱逛,就喜欢去看那些手表啊,西装啊,没劲。别管他。”

那个晚上,柳落石想到了自己的童年的那段时光,他和隔壁大他两岁的姐姐在笼罩着他童年的小城里飘来飘去,和街道上每个店铺的老板打招呼,收下叔叔阿姨们小小的施恩。那些都是他们的地盘,姐姐牵着他,穿过花坛、马路、楼下卖菜阿姨的菜篮子,像穿行在孤独的游乐场里,坐着旋转木马围绕整个城市旋转。小雅像他走失的隔壁姐姐,牵着他穿过城市,把他带回童年的失乐园。

逛累之后,他们躺在电动按摩椅里,望着右侧玻璃墙外被切割成方块形状的城市夜空。柳落石说:“我们这样胡闹,明天不会有事吗?”

小雅说:“你不喜欢吗?”

柳落石说:“喜欢,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转过身面对着小雅:“你知道吗,我小时候跟朋友捉迷藏的时候,觉得那个老院子是真正属于我们的地盘,我们想躲在哪里就躲在哪里,想干嘛就干嘛。长大之后真的再也没有这种感受了,房子是租来的,随时可能要搬离。工作是不定的,随时可能换。走在街上也不自在,因为这个城市没有任何地方是真正属于我的。”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不想离开这里了吧。”小雅说。

柳落石摇了摇头:“可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很慌张,现在又觉得它很美,但这么离奇的事情,是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

小雅走到他身边,抓住柳落石的椅子说:“可以自己选择不醒过来的,就不是梦。而且……”小雅俯下身子,一粒粒解开白衬衫的纽扣,月光与霓虹灯的交织里,小雅的衬衣在他眼里仿佛正在变得透明。“哪有什么永远可言。”

 

5.

完事后,小雅一粒粒系上白衬衫的纽扣,掏出小镜子补妆。柳落石回味着刚才回荡在空旷的百货商场里小雅的声音,问她:“你对所有困在这里过的男生都这样吗?”小雅露出我选中的口红正好在打折一般的微笑:“怎么会,只对你。因为你,”小雅从头到脚看了柳落石一遍:“我不知道,你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柳落石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不一样。他脚上阿迪达斯的拖鞋汲过水,潮乎乎的,被商场的空调吹干,散发着微弱的脚臭。“去洗澡吧,”小雅说。“7楼有个健身房,里面可以洗澡。”

商场里晚上没有空调,他们各自洗好澡,一起在健身房的窗口乘凉吸烟。

柳落石说:“我只是进个商场避雨,竟然遇到这种鬼事情,然后又遇到了你。你知道吗,我以前只来过一次这里,是跟着我前老板一起来的。那个时候我才刚从小地方来这个城市,哪见过这么豪华的商场。那也是我第一次坐老板的车,玛莎拉蒂,啧啧啧,我现在还记得那种引擎声,和一般的车完全不一样。可是后来,我越来越发现,老板就是个混蛋,不管做什么都靠水军,买假数据,然后靠这些数据去拉投资,找合作。别人看他西装革履,开着玛莎拉蒂,一副上流社会的作派,怎么会不信他。所以我辞职了,没意思。我都在家休息了两个月了,不知道做什么好。”

小雅见他激动,捏了捏他的屁股:“不要想那么多了,你可以在这里找一份工作,白天赚钱,晚上这里就属于你。”

柳落石说:“我承认你打动我了,好像就在这里也挺不错的。就算真的出去了,外面的世界也不会更好,对我这种人来说。我觉得它从来没有需要过我。”

接下来的几天,白天周铁成继续做他的保安,小雅继续做专柜小姐,柳落石看看电影,在咖啡馆坐一坐,去书店看看书,逛一逛一楼广场临时搭建的日式集市,他开始考虑自己在这个百货商场里应该做点什么样的职业了。晚上周铁成挨家逛西服店、手表店,他把它们一个个戴到手上、穿在身上,又脱下来换一种搭配。柳落石和小雅四处寻找新鲜的地方做爱,自己动手做咖啡、画画、做手工,小雅总能找到一些奇怪的地方。商场太大了,A座连着B座连着C座,足足好几栋,好像怎么也逛不完整。

柳落石已经在这座商场里度过一周的时间了,除了白天空调冷得让他有点难受之外,其他的他基本已经适应了。开始几天,他每天三次走进那扇时钟般的旋转门里,到后来连靠近门口的兴趣都没有了。

在这里真的也挺好的。柳落石想,吃的、喝的、玩的、睡的、电影、书、女人,这座百货大楼就像这座城市的浓缩一样,外面有的一切,这里都有。还图什么呢?柳落石觉得自己成了海上钢琴师。

第九天商场关门的时候,柳落石拿着杯奶茶去找小雅:“小雅,我喜欢你。”小雅正在收拾包包,她想了个法子挡住摄像头,把柜台上的新款口红塞到自己的包里:“傻子,怎么了这是?我知道啊。”

柳落石说:“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想好了,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

小雅说:“傻子开窍了?今晚好好奖励一下你。”她瞥了一眼柳落石的裤裆。

“我明天就去找份工作,也许可以做个店员,或者做个保安。等过几年,我们存些钱,拿点商场里的东西,去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买套房子结婚,怎么样?”柳落石说。

“你不是说留下来?怎么还想着出去?买房子又怎么样,能有这里好吗,能有最新款的口红和包包吗?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小雅甩开柳落石伸过来的手,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开了。

夜深了,柳落石还是没有找到小雅。商场太大了。他跑到健身房的窗口处点了支烟,回想小雅刚才说的话。小雅说得没错。他想。买了房子,也始终没有这里的条件好。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算了。柳落石心想。还是先把小雅找回来赔礼道歉吧。他灭了烟后,顺着扶梯一层层,一座座地找。他的拖鞋踩在无人走过的瓷砖地上,嘎吱声格外洪亮,周围的店铺里挂满了衣服,灯光照亮一些地方,也照不到一些地方,四周的一切显得鬼影森森。“小雅!小雅!” 柳落石喊了起来。

走到C座4楼,经过卡地亚手表店门口时,柳落石听到一阵断断续续的,微弱的人声,那声音太过飘渺,柳落石仿佛是嗅到这声音似的。他驻足倾听,忽然意识到,这是小雅的声音。他轻悄悄地走了进去,在森冷的霓虹灯下,他看到两团雪白的阴影,在卡地亚手表店的角落里颤抖。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柳落石退了出来,手脚冰凉,为了不发出响声,他把拖鞋提在手上,赤脚走过尖刀似的手扶电梯,去了离这里最远的A座。

 

6.

接下来的三天,柳落石都远远地躲着周铁成和小雅。他这时才知道,在人流攒动的百货商场里,想要躲着两个人是多么的容易。只要他想,几乎可以一生都不被他们找到。他像是中了魔怔似的,在接近门口的地方晃悠,不停地穿过紊乱的时钟般走走停停的旋转门,直到将自己转晕。

第十三天的早上,他走出去了。那时他低着头,只是麻木地走着,忽地感觉四周亮堂了两分,轮胎在马路上碾压而过的声音一下子近在咫尺。他抬起头向上望去,夏日滚石般大朵的云从头顶飘过,一阵热风涌来,空调的冷气像退潮的海水般从他身上褪去。柳落石忽然意识到,他已有接近半个月没有吹到自然风。他就这么傻傻地站在百货商场门口的烈日下,哪怕站到浑身冒汗也在所不惜。

不能就这么走了。柳落石想。他重新推开旋转门,走进商场里。

他找到小雅所在的柜台,推开站在小雅身旁的女孩,拉住她的胳膊。“你干嘛。”小雅说。“我正在给人推销产品呢。”

柳落石看了一眼那女孩,看到她脸上精致的妆容,心里升起一股怒气:“你滚开!” 柳落石冲那女孩喊。

女孩惊疑地看了柳落石一眼:“有毛病吧,小赤佬。”愤愤地走掉了。

“你听我说,现在可以出去了。小雅,我带你出去好不好,这地方虽然很好,但是它真的不真实。这里没有阳光没有风,只有空调吹个不停,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好好在一起,我一定努力找工作,让你买得起所有新款的口红包包,好不好。”柳落石说。

“随便你,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出去。”小雅把头偏到一边,假装在整理柜台上的货。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 柳落石说。

小雅停下手,直勾勾地盯着柳落石:“我要这栋百货大楼里的所有东西,你能给我吗?”

柳落石不敢直视小雅的眼睛。

“柳落石,你怎么就说不明白,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出去有什么好?这个城市不就是一栋栋这样的商场组成的吗,剩下的就是马路,车,破旧的老楼,和这里一样挤得满满当当的人。还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了。那里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你的,但是这里,每天晚上它都属于你。我就不明白了,除了这一点,外面的城市和这个商场到底有哪里不同。”小雅说。

“小雅。”柳落石彻底平静了下来。“那天晚上的事……我看到了。”

“我知道。”小雅说。

“我不怪你,没关系。只要你和我一起出去,我一点都不会怪你。” 柳落石说。

“你在威胁我。柳落石先生,告诉你吧,没有用。在你来这座商场之前,我们早就好了,那时候都还没你。”小雅紧紧地抿着嘴唇。

柳落石的话像是被掰断扔在了地上,好一会儿,柳落石才弯腰把它捡起来:“小雅,你真的觉得晚上这里属于你吗?”

小雅眯起眼睛,上下嘴唇碾动着,像是在咀嚼什么难以下咽的东西。她说:“就这样吧。你去吧,柳落石,你去吧。”说完,小雅转过身子闪到柜台后面,不再看他了。

柳落石像是拿不定主意,又像是怀念似的,把这座百货商场重新转了一遍,然后兀自穿过人流,穿过一楼的广场。特斯拉车展和日式集市已经撤走了,新的临时展览正在搭建中。他从周铁成的身边擦过,没有看他一眼。他选择从他进来的那扇门走出去。

下雨了。是像他刚来的那天一样突然落下的大雨。柳落石走到旁边的玻璃墙那儿向里望去,雨滴从玻璃上滑下,把里边的人影晃得模糊不清。他看见周铁成还呆呆地站在不远处,打着哈欠,手上的卡地亚手表闪闪发光。小雅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柳落石刚刚从那里出来,但隔着一扇玻璃和雨水,仿佛已经很遥远了。

他敲了敲玻璃墙,墙对面一个刚刚走进商场的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吓了一跳,转过头来,看见柳落石在看她,又迅速把目光转向别处。

柳落石笑了,转身走向刚刚变为绿灯的斑马线。他走进雨里,没有打伞,脚下的拖鞋吮满了水,走在水泥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责任编辑:吴晶晶 lijing@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