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31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31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31 猛虎落泪


普天之下,没有女人不爱买包,当然田多多除外,她只喜欢买包子。


话说孙含之得到人生中的第一个LV还是她刚上初二的时候,那会她爸做生意小获成功,便买了那个包给她作为14岁生日礼物。虽说家里并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但在当地也算是个响当当的有钱人,她爹更是信奉女孩子要富养的说法,这样长大以后才不会随随便便就被男人骗走,所以从小到大都好吃好穿供着孙含之,要什么买什么,稍微大一点就送去美利坚读书。


也就是从14岁那年的那个LV开始,孙含之便开始了她买包的征程,越买越多,也越买越贵,一发不可收拾。


田多多曾在孙含之家的衣帽间里见识过她这些年来的战利品。拉开衣帽间的门,满满几柜子的包,一排排,一摞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走进了商场,更可怕的是就连地上也堆满了包,孙含之说这是她的“养心殿”,每次难过的时候,只要一屁股坐进包包堆里,摸摸它们皮革的纹理,吸吸它们身上的仙气,立马就能得到心灵的精华,智慧的启迪,纵使有再悲伤的情绪,也能立刻被治愈。


田多多怎么都想不通一个女人怎么会需要这么多包,“这分明就是时尚产业的骗局,那些人费尽心思塑造你的消费观,告诉你这样才是美的,你才是美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骗你口袋里的钱。”


孙含之骂她不懂审美,没有情趣,“我就是心甘情愿被骗怎么样,起码我现在觉得很快乐很幸福。田墩墩!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国家的GDP谁来推动?国家的经济增长大任要落到谁的头上?”


“啧啧啧,我看你对奢侈品的热爱已经成为了一种邪教崇拜,包海无边,回头是岸呐施主。”虽然每次田多多都要这么揶揄孙含之一番,但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孙含之和自己不一样,她配得上这些东西,而她自己也就像是一只昂贵的名牌包,华丽,好看,就应该被好好地养护。


只是就连田多多都没有想到,爱包如命的孙含之也有突然不要它们的一天,看着车的后座满满当当,全是各种各样的包,“你到底想干嘛?没发烧吧你?” 田多多万分震惊,伸出手就往孙含之的额头贴。


“卖了,换钱。”孙含之一把拍掉田多多的手,“快把你的狗爪缩回去。”

“哇,你终于开窍了,莫非抠门是会传染的?经过这么久你终于意识到钱才是比包好上千百倍的东西了!”

“哦,我没说完。卖了,换钱,给我家北鼻。”

“什么!你是为了陈亦舟才卖包的?”


“嗯呢。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俩都快结婚了,我的不就是他的?原本这事儿我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这不,我第一次来那种二手奢侈品寄卖店,难免有点紧张,带个人一起比较好谈价格。而且,怎么说我也是个网红,”孙含之说着便抬手托了托自己的墨镜,“要是不小心碰到了粉丝,你记得帮我挡着点。”


田多多一个白眼翻过去,“是是是,孙冰冰女士!不过话说回来,陈亦舟不是个超级无敌富二代吗?怎么还要你卖包给她钱啊,这也太扯了吧。”


“多多,这事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孙含之突然把墨镜一摘,一脸严肃地看着田多多,妈呀,第一次听到孙含之叫自己多多,田多多感受到了一种史无前例的紧张感,于是便咬紧下唇认真地点了点头。


“亦舟最近的投资出了点问题,资金周转不过来。”

“这件事本来我是不知道的,他一直瞒着我。直到有一天,他去洗澡,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平常我俩都知道对方的手机密码,他也经常让我看他手机,于是我就直接拿起来看了。”


“那条消息是一个女的发来的,说什么给他的户头打了100万刀。我看了很生气,跟他大吵一架。他迫于无奈才告诉我,自己最近遭受了一些现金流的困难,给他转钱的那个是他的前女友。”


“那女的一直很爱他,之前在一起的时候,还送过他跑车之类的。但他却不爱她,分手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原本他俩都是在一个圈子里,业务上也会有一些联系,这次也不知道那女的从哪里得知了他最近手头上有点困难,就主动打钱给他,希望能帮他度过危机。”


“他一直没把这件事告诉我是怕我担心,怕我多想。但他再三表示这个钱他是绝对不会要的,他原本就打算原封不动地退回去,可没想到还是被我看到了,还引起了误会。”

“诶,看到他这副样子,我真的很心疼,我真的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原本和他在一起,我就已经觉得很自卑了,多多你知道吗,他的那些个前女友,不是马来西亚富商的千金,就是什么世界小姐亚军,一个个既有钱又漂亮。”


“在遇到他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宇宙霹雳无敌大美女,而且还是个富婆,这世间,哪有什么人能配得上我?但遇到他之后,我才发现,不是这样的,他就是那个连我都配不上的人。”


“你看,他的家境比我好,从小就住在静安寺的大别墅里。他的学历比我高,本科硕士一路常春藤。他的事业更是不用说,年纪轻轻已经是花旗银行的高管。还有什么审美,情趣,品位之类的就更不用说了,你也知道的,他衣着考究,又懂酒懂音乐懂文学,什么都懂,真的是全世界最最完美的人了。”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去和他的那些前女友们比较,她们能做到的,我也能,她们能给她的,我也能给得起。”


听完孙含之卖包的心路历程,田多多的心头涌上百般滋味,但都堵在喉头,说不出来,爱情竟然是这样的?爱一个人竟然真的会低到尘埃里去?她不理解,更不感动,甚至还觉得有点怪怪的,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毕竟爱情这个议题太深奥了,她根本没有发言权,“那你真的决定把这些全卖了?”

“不,留了一个。”
“嗯?哪个?”

孙含之拍了拍自己手上拎的那个CELINE,“当然是他送我的这个啦。”


田多多无语,“他,他到底需要多少钱啊?”

“嗯,把我这些包卖了再乘以十倍吧。”

“靠,”田多多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剩下的怎么办?”

“继续想办法咯,原本这些事我都没打算告诉我爸妈,实在不行的话只能跟他们开口了,但估计他们也一下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再不行就问银行贷款呗。”

“靠,你是傻X吗?他怎么不问他自己爸妈要?”

“就是他的家族事业出了点问题啊,诶,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家生意做得太大了。”

“诶,”田多多继续无语,“你这样怎么行啊,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在爱情中,谁爱得比较多,谁就输了吗?”

“多多,道理是死的,但人是活的。是我以前年少轻狂,不懂爱还大放厥词,现在我长大了,成熟了,知道为爱付出了,这不是件天大的好事吗?我现在啊,就想着能顺利帮他度过难关,然后尽快举行婚礼,一起迎接我们的孩子。”看着孙含之轻抚小腹,满脸幸福的模样,田多多都有些迷茫了,这或许,就是一种她所无法理解的幸福吧。


陪孙含之卖完家当之后,田多多正准备回家睡觉,没想到却在这个时候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她立马回公司加班,说要准备明天早会要用的资料。实在悲伤,原以为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毕竟这些天飞来飞去旅游,还通宵处理凌凯的破事,田多多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但头可断,班不可不加,田多多正强打起精神,拖着梦游般的脚步往公司走去,手机却又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凌凯,“大爷你又有什么事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好不好,一个蹲警察局,一个卖包,我不用工作天天围着你们转啊?真是累死我了一个个的……”

“什么卖包?”凌凯敏锐地抓到了关键词,原本他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田多多她和孙含之两个人鬼鬼祟祟干嘛去了,这几天孙含之发在网上的状态都有些忧郁,这让他十分担心。
“没什么没什么。”田多多立马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赶紧改口道,“你听错了,我说的是…慢跑!对!是慢跑,这会我正慢跑着去公司加班呢!”

“我听得清清楚楚,你就别骗我了,到底怎么了?她为什么要卖包啊?”

“你一个小屁孩怎么这么八卦,女人们的秘密你管这么多干嘛!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公司加班了!拜拜!”田多多恶狠狠地挂了电话,却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凌凯根本没有罢休,既然你不告诉我,我就只好自己去查咯。


等田多多到了公司,这才发现,偌大的公司就只有叫她过来的VP——Paul,说来也是有点奇怪,这位VP是郑鸳他们组的老板,平常并不负责他们组的事务。


但是田多多也没有多想,毕竟 实习生不就是这样嘛,哪里要用了就借来用一下,说简单点,就是带有共产主义特色的廉价劳动力。


坐到电脑前,田多多大概看了眼老板布置的任务,量不少,但好在不难,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尽快结束工作,然后回家睡觉,想到这里,她就撸起袖子,噼里啪啦地敲打起了键盘。


等所有文件都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快凌晨两点了。田多多松了一口气,转头望向旁边的老板办公室,隔着百叶窗,依稀还能看到一个正在努力工作的身影,田多多忍不住心生敬佩,老板们真的都很敬业啊,看来自己以后也得更加努力才行。


鸡血打到一半,田多多就忍不住先打起了呵欠,不行不行,今天是不行了,还是等明天再努力奋斗吧。想到这里,田多多就起身走向影印室,她把明天早会要用的文件都仔细印好,装订成册,然后捧着这些文件走到老板办公室,准备交给老板之后就回家睡觉。


看到田多多进来,Paul这才从屏幕前抬起头,“哦!谢谢你”,边说边起身走向了办公室里的小沙发,顺势瘫坐在上面,又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眶,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忙到现在,才想起来今天还没吃饭呢,诶你吃晚饭了吗?”


田多多正准备开口说自己就先走一步了,被Paul这么一问,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不饿,不饿,我一点都不饿。”


“不用客气,来,” Paul边说边拍了拍旁边的沙发,“一起点些东西吃再回去吧,我刚好也要感谢你节假日晚上还跑来加班呢。”说完还朝田多多露出了一个微笑。


换平时,田多多这么虎的一个人,肯定就大大方方坐过去,乐乐呵呵点起了吃的,可现在,半夜三更,整个公司就他们两个人,她面对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老男人,对方还是他的老板,这气氛,怎么讲都有点怪怪的。


“不用,不用,我还是先回家了。”田多多说着说着就转身去拉门把手,可没想到,下一秒,Paul就拉住她的胳膊肘,把她按着坐到了沙发上,“你们中国女孩子都这么客气的吗?”说着又挪了挪屁股,坐得离田多多更近了一些,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看看你要吃些什么?”


“我都可以,都可以。”田多多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坐如针毡,什么叫史无前例的紧张,她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被沙发给黏住了,丝毫动弹不得,但她还是故作镇定,接过手机,胡乱点了几下。

“哇哦,你点的都是我爱吃的呢。”

田多多无法接话,只好哂哂地笑了几声。


“其实我一直有关注你,是个很聪明的年轻女孩。”Paul又坐得更近了一点。

“谢谢。”这突如其来的赞美让田多多更无措了起来,就连气氛也隐隐地又尴尬了几分。

“你很棒,你一定会大有前途的,我看人很准。”Paul边说边看着田多多,说着说着手却伸了上来,帮田多多拢了拢头发,别到了耳后。


这下田多多彻底愣住了,她呆了大概有五秒钟,整个人都是木的,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五秒之后,她的脑子“嘭”的一下就爆炸了,有无数个念头从脑海闪过,“什么情况?我是碰到了职场性骚扰吗?”

“不至于吧,我又不是孙含之,这种事只会发生在美女的身上吧?”

“但撩头发这个真的过分了!”

“这会不会是一种西方礼仪,就跟我们中国人的握手差不多?说不定只是文化差异呢,人家觉得这些并不算过分亲昵,只是上司在对下属表达关心?”

“会不会是我太敏感了,没有睡好觉都已经开始神经衰弱了。”


一番思考之后,田多多做出决定,无论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她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反正餐还没送到,我就先去外面等吧,就不打扰您工作了。”田多多准备出去以后直接找机会溜走,等到了家再发邮件给他随便找个什么身体不舒服之类的借口。


“哦,说到工作,”Paul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刚才你传我的那个文件我觉得有点问题,你来我电脑上看看吧。”说着说着,Paul还真戴上了眼镜。


KO,田多多一点办法没有,只好硬着头皮坐到了老板的电脑前,她颤抖着手点开文档,“请问是哪里有问题呢?”

Paul没有回答她,反倒是伸出双手支在电脑桌上,做出一个从后面环抱住田多多的姿势,然后把头凑到田多多的肩膀上,佯装是看屏幕的样子,“我看看哈。”


苍天啊,田多多的内心发出悲泣,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禁锢住了,胸口还泛上一阵阵的恶心,心怦怦怦地简直快要跳出自己的身体,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感到了无比的窒息。


田多多不由清了清嗓子,耸动肩膀,想让Paul离她远一点。却没想到,下一秒,Paul的手却握在了她正拿着鼠标的那只手上,轻轻摩挲,却像有一条毛毛虫在上面爬。


“哐”的一声,田多多把椅子脚猛力往上一抬,然后重重砸在Paul的脚上,“啊!”Paul立马就发出了一声惨叫,田多多趁乱起身跑向门边。


可没想到,Paul竟然又追了过来,伸手挡在门前,“你要干嘛!”田多多气急败坏,大声怒斥他。
“我很抱歉,我并不想让你感到不舒服。”

“让开!我要回家!”田多多并不想听他在说什么。

“我真的不想让我们之间不舒服,OK?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有多棒。”

田多多不理他,想继续往前走,却不料还是被他挡住。

“Come on, 让我们来抱一下,像个朋友一样,”Paul又做出来了要抱田多多的姿势,“什么都没发生,明明都是误会,我们应该抱一下来表示和好。”

“我信你个鬼!”气急之下,田多多飙了一句中文,然后往Paul那只刚被砸到的脚上又狠狠踩了一下,推开他,径直冲了出去。


等田多多跑到街上的时候,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等她完全确认周遭的环境是安全之后,她才掏出自己的手机,根本没有多想,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喂?“当那个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田多多的腿一下就软了,完全站不直,她哆嗦着,啪的一声直接瘫坐在了大马路上,然后放声大哭起来,“沈安洛,我碰到流氓了!”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