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怎样的?
Hello何耀
Hello何耀
专栏作者 公众号:i-book8
专栏作者 公众号:i-book8
朋友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怎样的?
拉拉问:
朋友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怎样的?


Hello何耀答:

2016年。

有人把我要买房的消息发在同学群里。

沉寂很久的群突然火爆。

“耀哥牛!/耀哥现在是班里混得最好的!/走,投奔耀哥去!/羡慕啊……”

群消息像烟花,应接不暇,绚烂浮夸。

突然一条私信,是他——“首付还差多少?我这有七万暂时不用。”

他一直没有在群里说话。

2015年。

父亲因为胳膊旧伤在老家丹凤县城做个小手术。

转完手术费我还是不放心,毕竟老人年纪那么大了。

正在和领导沟通请假事宜时,他的电话来了:

“刚看了,叔这边一切顺利,小手术,你从深圳跑回来能干嘛?”

他在老家,我跑得再远也觉得安心。

2014年。

我在欧美到处出差,一整年没有回老家。

但端午和中秋我都收到父亲短信:

“你同学来了,带了一箱水果,一箱鸡蛋。”

“你同学来了,带了两盒月饼,一箱饮料。”

我想,如果我有个哥哥,也不过如此吧。

2013年。

我过年前去他家,惊奇地看到门窗上都贴了喜字!

愤怒地将他按在沙发上:“你他妈的,是人不?结婚这么大的事不告诉老子?”

“远处的兄弟都没通知,你们来回一趟路费比礼金都多,咱们之间在乎那些个红包干啥呀?过年回来聚一场比啥都实在。你还指望我飞去深圳看你结婚啊?”

太多人,近在眼前,却看不清。有些人,隔着一片又一片人海,却不停地向你挥手。

2012年。

“嗨,我回丹凤开个尿不湿的店怎么样?”

“真的吗?先不急,我改天帮你看看。”

三天后,我收到邮件:丹凤现有主要街道X条,总共有尿不湿店X家,如果开新店,最好在XXX……

店至今没有开成,也是我们心底长久地遗憾。

2011年。

深漂两年回家,年后准备返深。

他借了辆车,用实习期的三脚猫驾驶技术,带着我颠簸了两天,找遍能做家乡特色小吃的地方。

等火车的那天晚上,他叫来附近能玩得来的全部同学,从丹江边的烧烤摊到KTV,半夜两点的火车,我竟然感觉没等多久。

我五音不全,但我记得他那天在KTV唱得最后一首歌是《这一拜》,MV里面是桃园三结义的画面。

2010年。

我和女同学分手,消息传回村里有些走样,众说纷纭,甚至有人找去我家和我妈理论。

他打来电话:“你别插手,什么也不要说,清者自清,必要时我帮你解释。”

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当事人都还是朋友,年轻人情感的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越抹越黑。

静静地,让流言自行冷却。他这么告诉我。

……

2005年。

在丹凤中学教学楼,我从一楼冲上三楼,揍了他,他一直没有还手。

我暗恋隔壁班女孩,不敢说,全部写在日记本上,被他偷看了。

他给我写了一封长信,大致就是农村出来不容易,高中三年学习重要等等一堆老生常谈。

我恼羞成怒,不知是因为日记被偷看,还是他的多管闲事,打得挺重。

我都走到一楼了,还看见他静静地站在三楼的栏杆旁边,默默地看着我。

……

平时。

我们很少联系,基本没有过彻夜煲电话粥的过往。

有事需要帮忙时,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对方。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