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34
花大钱
花大钱
花大钱,青年作家。
花大钱,青年作家。
日落第五大道·Chapter34
文/花大钱 章节目录

Chapter 34 东北饺子陷阱


等凌凯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何处。


只是觉得周遭一股潮湿的腥臊味,十分难闻。还有头疼,头炸开一般的疼,他下意识抬手扶额,“哐啷”一声,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动不了,像是被一个冰凉的金属禁锢住了。


是手铐。凌凯的心一沉,下一秒,就发现自己沉重的头顶也被人套了一个头盔,怪不得眼前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


害怕的情绪立马像虫子一般顺着脚尖爬上来,凌凯倒吸了一口凉气,脑子却在这个时候稍微清醒了一些,那天晚上的场景也断断续续浮上脑海。


那天晚上,他像往常一样很晚才回家,沿着漆黑的楼道慢慢往上走的时候。他还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毕竟楼道的灯年久失修,一直都不亮,对于这些他也早已习惯。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儿跳出了几个黑衣男人,前后夹击,他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背后的那个人已经用手枪顶住了他的头,而另外一个人立刻拿一个巨大的针管扎进他的胳膊。紧接着,他就失去了意识……等到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模样。


绑架,自己这是被绑架了,凌凯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人在突然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候,会失去理智,变得无比慌乱,凌凯也不例外。他想大喊救命,却发现自己的嘴上被贴了胶带,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于是他只能挪动身体,用身体去撞击身边的东西,以便制造出了一些响动。


很快,他的声音就被绑匪听到了,门被踢开,有人走过来,野蛮地掀掉了他的头盔。


不知是时隔多久之后的重见天日,凌凯的眼睛竟在此时变得有些畏光,他费力地撑开眼皮,但还是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全副武装,黑衣黑裤黑头套。


站在凌凯左手边的男人先往前走了一步,掏出一把泰瑟枪指着凌凯的肩膀,紧接着,站在凌凯正对面的男人,把手上的变声器举到了嘴边,“你最好听话一点,不然可有你苦头吃的。但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让你爸妈赶紧把钱打过来,我们收到钱就会放了你,听到没?”


凌凯发不出声音,只好重重地点头,任他平常再桀骜,性命攸关之时,也不得不低头。


刚才抬头的瞬间他已经迅速地打量了四周,这个空间是封闭的,没有窗,门也很隐蔽,天花板和墙体都铺上了厚厚的海绵,用于隔音。再看绑匪们的装备,手铐,泰瑟枪,变声器, 太专业了,恐怕自己是遇上了极其专业的绑架团伙。


绑匪专业,对自己而言或许还是一件好事,这起码说明对方不是因为私人恩怨而绑架,只是求财而已,这样的话,撕票的可能性就比较小。只要听话,只要乖乖配合,应该还是能保住性命。


想到这里,凌凯极其配合地按照他们的要求乖乖拍了照,还手写了文中标牌举在胸前,“爸爸妈妈!救救我吧!”


这张照片被绑匪用暗网发到了凌凯妈妈的邮箱,附文:再不交赎金,就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

凌妈妈看到邮件的瞬间,情绪又立马再次崩溃,“是我们小凯啊,这可怎么办啊我的小凯,我们赶紧交钱吧!可一定要把我儿子救回来啊!”


纵使凌妈妈平日里是一位多么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此时此刻却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她变成了一个母亲,一个羸弱,无助的母亲,眼泪都快流干了,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求把自己的孩子救回来。


看着她这副样子,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不好受,特别是田多多,看着凌妈妈红肿的眼泡和憔悴的面容,她的心一抽一抽的疼,但却什么劲儿都使不上。


那天和凌凯爸妈碰面之后,大家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还是决定以隐蔽的方式向警方报案,并且了联系了中国驻美国使领馆。可警方和领事馆的介入也没有为案件的进展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现在他们的情况极其被动,对方的邮件都是通过暗网送达,IP地址变了几百次,还是加密的,根本查不到。


最最狡猾的是,对方提出以比特币的形式支付赎金。因为比特币是完全匿名的,一旦付出,就无迹可寻。别说追回了,就连知道流水去向都不可能。


这样一来,没有收赎金的具体场所,绑匪就能完美脱身,而人质的生命安全也不能得到完全的保证。


“不如把剩下的也付了吧。”凌凯的爸爸沉着脸说道。他们已经按照对方的要求支付了一半的赎金,1500个比特币,按照现在的情况,1个比特币相当于1843美元,1.3万元人民币,1500个比特币,差不多两千万。


再付剩下一半的话,又是两千万。这些钱哪怕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事到如今,他们唯一想要的也只是凌凯的安全而已。


“不行!”凌凯爸爸的这个想法立刻就被田多多否决了,“绝对不能立马把所有钱都交齐了,这样对凌凯而言更危险,先说我们手上一时没有这么多的现金流,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


“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田多多紧盯着对方给过来的账号,喃喃自语道,“就算是比特币也是有支付场景的,世界哪有万无一失的东西,一定有漏洞,一定有……”


田多多已经整整四十几个小时没合眼了,沈安洛心疼地递了杯热牛奶给她,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四十几个小时没合眼呢,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凌爸爸忙着筹钱,他忙着对接警方和大使馆,帮助一起排查,田多多负责从技术层面找绑匪的漏洞。


“多多,你去睡一会吧,这里我帮你盯着。”沈安洛拉开田多多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他的双眼通红,明明才过去四十几个小时,却比半辈子还漫长。


“不行,你看凌妈妈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安心去睡觉。”田多多说着又转头看了眼凌妈妈,眼里满是心疼,沈安洛看得出来,她恐怕又是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诶,虽说我也有过一个比特币账号,但对于这个东西我是真的一窍不通。” 一直以来,在沈安洛心目中,只有人文才是治国之才,可现在,他却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他甚至开始愤恨自己为什么不是学计算机的,这样的话,起码在这个时候,还能为田多多分担忧愁。


“你也炒币?”田多多有些惊讶。

“不不不,我用那个账号donate过。”

“哦哦哦。”确实,因为比特币的完全匿名性,很多喜欢做好事不留名的人都会用比特币来募捐,这很符合沈安洛的做事风格。

“如果不出凌凯这桩事的话,我都想不起来了。”沈安洛的语气又有些沉重起来。

“等等,”田多多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沈安洛的衣袖,“你说,他们会不会之前也用这个账号,进行过其他的交易?”田多多眼珠一转,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


“虽说这样确实有点蠢,但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咬定要用比特币交易,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他们也是临时有了这个主意。”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顺藤摸瓜出些什么来。”田多多的双眼一亮,好像事态一下就明朗了起来。


由仓库改建的地下室里,凌凯正盯着盘子里的食物发呆,现在的他,已经接受了现实,整个人也已经冷静了许多。


第五天,他是靠送餐的次数和频率来判断自己在这个黑漆漆的密闭空间里呆了多久的。听绑匪的意思,他爸已经付了一半的赎金,现在正在筹集剩下的一半,但那些绑匪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放出话来,要是再不把剩下的钱打到,就要进入撕票倒计时。


绑架他的人至今他见过四个,虽然大家都全副武装,但从身高,体格还是能够做出区分,其中有个胖子,唯唯诺诺,常被另外三个人使唤来使唤去,一看就不是主谋,凌凯猜测他是被其他那几个人临时拉入伙来干苦力的。


这个胖子负责每天给他送吃喝,不说话,把餐盘放下就走。但有时候会给他扔个湿毛巾,让他擦擦身体,凌凯感觉他人应该不算太坏,就鼓起勇气尝试着和他说话,“大哥,你们送的食物实在太难吃了,我本来就厌食症吃不下东西,这样下去说不定钱还没打到,我就已经饿死了。”


“当人质还这么挑剔,饿死你算了!”话虽这么说,但胖子见凌凯身板极瘦,加上这几天的饭确实也是一点没动,俯身去收凌凯身边那个满满的餐盘的时候,还是没好气地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你到底要吃什么?”


听胖子松了口,凌凯立马两眼放光,“我想吃饺子!在6 Bergen street 有一家东北饺子馆是我最喜欢的,自从我得上这厌食症后,每天啥都吃不下,但只有他家的饺子,才能让我吃得下饭,大哥大哥,”凌凯说着就摘下了自己的一个耳钉,这是现在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手机之类的为了防止定位,早就被他们搜去扔掉了。


“这个给你,这个是真钻,值钱,回头你把上面的这颗钻抠下来,也能卖不少钱。”凌凯用一种无比恳切的神色看着这位胖子,“求求你了,帮我去那家买一份三鲜饺子吧,蘸料要酱油醋的混合版,再加两勺白糖!”


胖子没有回凌凯的话,只是拿了他递过来的耳钉,放在手心看了好一会,然后就收进了口袋,直接转身走了。


第二天,凌凯就发现自己的“牢饭”真的变成了三鲜饺子,蘸料也是酱油醋的混合版,加了两勺白糖。


此时此刻,他正盯着盘子里的食物发呆。他是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他的最爱,但他贿赂胖子,引诱他给自己开小灶,还有另外两个更重要的原因。


一是为了确定自己现在所身处的位置,他告诉胖子的那家店离自己家不远,刚才他尝了饺子的味道,确实是那家的。胖子真去买了,那就说明现在他被关的位置离他被绑架的地方并不远。


原本他就推测这个地下室还在布鲁克林,因为走得越远就越容易招人耳目。这样看来,他的推测并没有错。


第二个原因就更关键了,明面上,饺子是身为厌食症患者的他唯一能下咽的食物,但实际上,饺子也是他向外界所发出的求救信号。


说得更准确点,饺子不是,那个蘸酱才是。


因为长期不吃饭,经常低血糖的原因,凌凯的口味比一般的东北人要甜许多,酱油混醋,再加两大勺白糖,这并不是店里正常有的蘸料,而是他的特殊要求。也正是因为这个奇怪而刁钻的口味,凌凯才认识了饺子店的老板娘。


胖子不懂这些,只会觉得这些是普通中餐的名字,但店里的老板娘绝对一听就知道这是买给凌凯吃的。


如果她刚好知道了自己被绑架失踪的事情,又刚好看到有个外国人来买饺子,要的配方却是他凌凯的专属配方,肯定会报警吧?一定能向警方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吧?


凌凯是这么想的,但他也知道,这些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很低,但又能怎么样呢,这已经是被困在这方小小地下室里的他,所能向外界发出的唯一的微弱信号。


“请你们一定一定要听到我的声音。”凌凯在心底默默祈祷。


大概是上天真的听到了他的祈祷,田多多这里的排查突然就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个账号在很久很久以前还真和赌场发生过一次交易。”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沈安洛不解。

“呃,因为比特币自创始以来的所有成功交易都在公开的账本上,所有人都能看到。”

这个时候,沈安洛就会史无前例地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后悔刚才自己问了个这么愚蠢的问题。

“但正常情况下,我们是没办法知道对方是谁的,但这次真是巧了,对方也真是运气不好,偏偏碰上了我。”


原来,田多多之前和Ryan大杀四方的时候,碰到过一个赌客不服她的德州牌技,提出要私下单挑,赌注还很大。


刚好呢,这个人是混币圈的,就提出要用比特币作为赌资。一点不奇怪,金融圈最不缺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又爱装逼的人了。


为了防止双方抵赖,大家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先把钱放在赌场的地址里,让赌场做仲裁方。


就是因为那次,田多多意外得知了赌场的地址,所以才一眼看出,它的交易对象就是那个赌场。


对方可能死都想不到,世界上竟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以为的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会有漏洞。


可就在田多多准备联系赌场,获得协助的时候,凌凯这边又出事了。


“你是蠢猪吗?他让你买你就买?”地下室的门开着,外面传来一阵阵激烈的打骂声。

“我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啊。”胖子委屈地哀嚎着。

凌凯的心一沉,他引诱胖子给自己开小灶的事情竟然被发现了。可还是很奇怪啊,按理说被发现也没什么啊?对方是怎么看出其中有猫腻的呢?


“我们是不是已经暴露了身份?这可怎么办,要不拿这些钱先跑吧?”又有一个声音响起,显然,这个人想退缩了。这种时候,要顶住心理压力可不是件什么简单的事。


“住嘴!”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个人的口气明显狠毒了不少,“慌什么慌!”

“现在外面到底什么情况,我们谁都不知道。但里面那小子心眼太多了,留不得,回头怎么着都得把他处理了。”


“不行!”刚才骂人的那位立马就开口反对,“绝对不行,绑架和杀人完全不是一个性质!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拿到钱就行,拿到钱就放人!撕票是杀人,杀人的事我不干!”他越说越激动,声音都开始不自主地颤抖。


“反正都是犯罪,你以为绑架是小事吗?只要暴露,我们就全完蛋了!全完蛋了懂吗?这里的每个人,我,你,你,你,全部都得坐牢,说不定连命都要没有!”说话的还是刚才那个一听就很狠毒的人。


“对对对,”有人附和,“里面那小子这么狡猾,谁知道放回去之后,会向警察告什么密?现在不把他灭口,以后死的就是我们!”


“不行!绝对不行!他不能死!”

“最早说要绑架他,把他信息都透露给我们的人是谁?不就是你吗!现在怎么了,想当好人了?我告诉你,没门!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呢,谁都跑不了!”


话音落下,全场就陷入了一片死寂。是的,当初绑架的主意是他出的,但那一瞬间,就像撞车,脑子一抽,就这么做了。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撕票啊,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真的要杀人吗?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责任编辑:专三千 zengkaimiao@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