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目中甜甜的爱情是怎样的?
孤光
孤光
专栏作者
专栏作者
你心目中甜甜的爱情是怎样的?
浪里个浪问:
你心目中甜甜的爱情的怎样的?


孤光答:

1.
在爷爷奶奶家玩的时候,闲不下来的奶奶剥好了水果非要亲自喂到我嘴里。

我吃了两口不要了,奶奶又去喂爷爷。

“张嘴。”奶奶拿着一牙橘子对爷爷说。

爷爷正聚精会神地看电视,便把头偏过去张嘴等待“投食”。

就像年轻情侣经常玩的一样,奶奶拿着橘子的手一点点后退,爷爷把头一点点伸过去,然后终于发现了不对。

只见爷爷装作小孩子赌气一样的仰头大哭,奶奶便开始笑,把橘子放进爷爷嘴里,于是爷爷也笑起来。

我???

我寻思好不容易放假回家了,原先身边的那些情侣各自逍遥去了,我却还是被秀了?

2.

奶奶喜欢看每天下午不知道哪个台放的层出不穷的泰国、韩国的泡沫剧,每次一看起来爷爷跟她说啥就都听不到了。

“饭煮上了吗?”

奶奶摆了摆手让爷爷走开。

“中午剩的菜放哪了?”

奶奶又摆了摆手。

“XX(叫我,下同),晚上给你炸两个鸡翅膀啊。”

以为爷爷又在跟她说话的奶奶还是摆了摆手。

“你看你奶奶看电视几专注哟。”爷爷对我说。

爷爷又说:“知道怎么跟你奶奶讲话不?”

然后爷爷走到了电视前张开胳膊。

“电视看不了了,看我吧。”

抱枕从奶奶手上飞向爷爷。

爷爷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cctv的《动物世界》,而由于奶奶看泡沫剧时爷爷总在边上捣乱,奶奶有时也会“报复”爷爷。

奶奶:“你看那个猩猩几像你爷爷哟。”

说一次,说两次,说三次,爷爷就真学着猩猩锤两下胸。

“你看那个猴子几像你爷爷哟。”

爷爷又学着猴子挠两下头。

“你看那个河马打鼾几响哟,跟你爷爷一样。”

这回爷爷索性就闭上眼,头一仰,靠在椅背上真打起了呼噜,还故意把呼噜打得震天响。

一声,两声,三声,没个停。

“XX,你去把你爷爷的鼻子捏着。”

3.

小时候,爷爷每次睡觉打呼噜,奶奶都“教唆”我去捏爷爷的鼻子。

爷爷打呼噜是真的特别响,关着卧室的门在客厅都听得一清二楚。每天下午,爷爷午睡时呼噜声响起,奶奶都说:“听到没,你爷爷又在打雷了。”

爷爷也是特别能睡,要是没人叫醒他,他能一睡就一下午。奶奶说老年人睡那么多觉不好,没事应该多到外面转悠,于是就叫我去喊醒爷爷。

“我喊不醒他。”

“我教你,你就捏住他鼻子,他打不了鼾就醒了。”

此招屡试不爽。

从前奶奶这么喊爷爷起床,有了我以后这活就落在了我身上。再后来,我上学了,搬去和父母住了,奶奶便旧业重操。

放假去他们那的时候,还是熟悉的呼噜声,奶奶还是叫我去喊爷爷起床。

“你爷爷睡一下午了,去把他鼻子捏着。”

“这是我多大时候玩的啊。”

于是奶奶就自己起身去卧室。紧接着,呼噜声停止,屋里传来爷爷的声音。

“你莫作好吧。”

(“作”是我们这的方言,大概就是做蠢事的意思)

4.

爷爷睡觉时不让人省心的不光是他的呼噜。

小时候住在爷爷奶奶家时会和他们睡一张床。夜里有时候会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奶奶坐起来,又躺下去,一晚上能有好几次。

白天,爷爷午睡时,奶奶要隔一会就去卧室看一趟,把爷爷睡着时不自觉搭在胸口的手放下来——我想了想,夜里奶奶起身大概也是为了这个吧。

奶奶说睡觉时把手搭在胸口不好,会压迫心脏。我也不知道这种说法有没有科学道理,但她已经习惯了每天在爷爷睡着时检查他的手——而这习惯大概坚持了一辈子。

从前幻想浪漫又激情澎湃的爱情,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酒入愁肠时想着的姑娘其实就在边上,签名却挂着十年生死两茫茫。

人生长了些阅历才有点明白,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过到最后生活就是爱情。那些曾经热烈的或是平淡的、甜蜜的或是相思疾苦的,甚至是生离死别的,爱情的何种模样。

在生活中走了一遭后都变成了习惯。你习惯了,也许感觉不到了,可是它其实就像润物无声的春雨,已经渗透进了生活中每一个你忽略了或是还没有看见的地方。

5.

家乡的城市是一座小山城,我们住的那块又远离市中心,挨着山沟,爷爷奶奶经常会进山去钓鱼。

每次钓鱼回来,他们总是比赛似的要分清哪条鱼是谁钓的,但其实一次也没分清过。

爷爷:“XX,你看我今天钓了几大一条鱼哟。”

奶奶:“你爷爷又谎报军情,那条是我钓的。”

爷爷:“你莫作好吧,看着看着我拉起来的。”

奶奶:“你再说,到底是谁拉起来的?”

爷爷:“你奶奶在说梦话,那几条小鱼才是她钓的。”

奶奶:“那本来就是我钓的。那条大的也是我钓的。”

于是爷爷不跟奶奶争了。

“好,都是你钓的,谁钓的鱼谁吃。”

说着爷爷把鱼篓子放在了地上。

奶奶便蹲下去准备收拾,嘴里还念念有词。

“你看你爷爷那个人几讨厌哟,水平不行还把功劳全揽到自己身上。”

这时爷爷却又把奶奶拉了起来。

“好了,都是你钓的莫人跟你争。看电视去吧,我来收拾。”

???

我寻思这是他们那个年代的霸道总裁?

6.

山沟里的特产当然不只有鱼。

忘了从哪一年开始,奶奶在家里养起了蚕。第一年就是十几二十条装在一个小纸盒子里,蚕化成蛾子产了卵,第二年就密密麻麻的数不清了。

爷爷可讨厌奶奶养这些东西了。

爷爷:“你莫倒腾那些玩意哟,人家都是厂子养着抽丝做被子的,你养它干啥哟。”

奶奶一想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开始扩大养殖规模,并且自己学着煮茧抽丝。

爷爷:“……”

奶奶养的蚕每年都要铺满半个屋子和阳台,这么多的蚕要吃不少桑叶,那东西漫山遍野都是。奶奶说早上的桑叶最新鲜,所以三天两头就大清早的进山摘桑叶。

爷爷:“你自己找的麻烦自己解决啊,我可不会跟你去摘的。”

而事实是桑叶的需求量太大,每每都是爷爷骑车带奶奶进山,然后用车载着麻袋装的桑叶回来。

奶奶:“你不是说你不去吗?”

爷爷:“我是可怜蚕哟,我要是不去,就你摘的那点桑叶蚕都要饿死了。”

???这是傲娇???

7.

有一年过年,和奶奶一块到市里去置办年货。

东西买完天已经黑了,我说干脆在外面吃吧,这附近有家自助火锅,我带你尝尝。奶奶说行。

那天是奶奶第一次知道这种吃法,一人一口小锅,想吃什么都可以拿什么。而第一次体验这种吃法的奶奶都拿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有印象的是,我们俩基本上都吃饱了以后,奶奶又去拿了一盘子香菜丸子。

我:"别拿这么多啊奶奶,我是吃饱了啊。"

奶奶:"不是,一会找服务员拿个盒子装回去给你爷爷尝尝,他肯定爱吃这个。"

我:"哪有自助餐打包的,过两天我再带你们来。"

奶奶:"不用,火锅家里都能做的,就是这个丸子你爷爷没吃过的带给他尝尝。"

我:"人家餐厅不让打包的。"

于是奶奶才作罢。

那天回去的路上想起好多相似的场景。和奶奶去参加宴会,没吃完的菜她要打包几样带回去给爷爷尝尝;我出去旅游给爷爷奶奶带了特产,他们说留一点就行,剩下的还是拿去给你爹妈;爷爷的肉糕做得特别好,逢年过节他都要做上许多份亲戚朋友一家家地送……

恍然觉得那一辈的人就是这样,他们心里有份名单,无论是出于爱情、亲情还是友情的联系,他们表达"你很重要"的方式就是有什么好东西都想与你分享,像孩子一样。

孩子有一块饼干,他舍不得吃,于是找到另一个孩子掰给了他一半,那个一块吃饼干的下午至今想起来都很快乐。

而老一辈的人,他们在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生长生活过,他们分享过的不是饼干,而是也许可以让一个人不被饿死的大米。纵然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不再发愁生计,却习惯了,如今不再珍贵的东西,享用它也要和珍贵的人一起。

8.

从前身边也有一对朋友是情侣,两个人都有些浪漫的孩子气。我们最爱看每天他们俩各种互相diss,觉得这很温馨——它不是置气,而是更像那种不用有顾虑的孩子间的嬉戏。

那时候觉得平平淡淡和轰轰烈烈他们都有了,身边那几对情侣他们也许是最有可能走到婚姻殿堂的,可是后来他们也分开了。所以其实

哪怕和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地拌嘴也很难吧,更不要说它背后的感情。

写到这里之前,刚和爷爷奶奶通了视频。爷爷还是半天找不到挂掉视频的按键,奶奶说是不是按这里,爷爷说不是这,奶奶说咋不是这你按一下,于是一段“battle”过后,他们让我挂了视频。

真好啊,也真熟悉啊。我从来不喜欢物是人非的情节,那就希望世上所有美好的感情都能有几十年如一日的福气吧。

希望大家也能够遇到这样甜甜的爱情,相互挤兑又相互扶持,到白发苍苍,垂垂老矣,我也待你,美艳如初,岁月如故。

希望这世上所有温柔的人都能遇到其他温柔的人,这样这个世界就会变得更加温柔。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