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确非常喜欢你,但我更爱变好的自己
陈烬
陈烬
请你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首好听的歌。
请你不要吃我,我给你唱一首好听的歌。
我的确非常喜欢你,但我更爱变好的自己
文/陈烬 《忘与记》

在夏日里悠长又恼人的蝉鸣声里,昏昏欲睡的我好不容易从支撑到课间,正想趁机补个觉,同桌许素神秘兮兮地凑过来,眼神里亮晶晶的:“给你看,我的男神。”

我顺着许素的指尖,看到她亮起的手机屏幕,锁屏照片上的男生穿着白色衬衫,五官俊朗,笑得一脸阳光。

刑铭,我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有些不以为然。因为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高到让人审美疲劳。

在青春期荷尔蒙躁动不安的年代,校园里总会出现那么一个众星捧月的白马王子。在我们学校,这位白马王子的名字叫做刑铭。

刑铭是高我们一级的学长,人设堪称完美:一米八的身高,外形俊朗,成绩优异。更加分的是,他还弹得一手好钢琴,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上行云流水的模样,不知道圈住了多少颗小鹿乱撞的芳心。

故事的开始,许素跟大部分执着花痴他的少女一般,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将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打探刑铭的消息上。

想方设法地要到他的联系方式,然后将他每一条动态都背得滚瓜烂熟,紧接着又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消息,说刑铭很是欣赏电影鬼才岩井俊二,就立刻将岩井俊二的每一部电影下载到网盘里,看电影肯定不能无人作伴。

遭殃的是我,被硬拉着从情书到花与爱丽丝,又从爱丽丝到莉莉周。

许素的情感很丰富,联想力也很强悍。画面里明艳的青春和圆满的结局,会让她生出和刑铭也终成眷属的美梦。更多时候的兜兜转转的错过与遗憾,也会让她潸然泪下,猜测自己未来会不会也和刑铭这样。

像岩井俊二镜头里的青春,许素的一颦一笑都被轻易地左右。心上人轻轻地皱眉,于她而言都像是山崩地裂的大事。

身为朝夕相处的同桌,我对她的抓心挠肝早已见怪不怪,更多的时间里她总是絮絮叨叨,到我的耳朵要生茧。

“珊珊,我今天刚刚知道,刑铭的生日是四月二日。”

“珊珊,刑铭报名了学校的化学竞赛,我猜他的成绩一定很好!”

“珊珊,刑铭今天穿了米色的风衣,真的好帅啊!”

“珊珊,刑铭今天主动跟我说话了!”当她使劲地晃了晃我的手臂,第五十八次地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终于产生了一点兴趣。

我很高兴这次的内容终于不是她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于是挑了挑眉:“他跟你说什么了?”

“前面我出去打水的时候,楼道上太挤了,他过不去,就叫我让一下。”

看着全身都散发着粉红色泡泡的许素,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彻底缴械投降。

元旦晚会上,刑铭为全体师生带来钢琴表演的节目。镁光灯下的他从容自若,仿佛天生属于舞台似的。将节奏、力度和情感都掌握得恰到好处。

演出结束后,我望了望身边早已空空如也的座位,又看到许素在众多的粉丝里一马当先,将一束精致的蝴蝶兰抢先地递到刑铭手里,娇嫩的花瓣上还带着新鲜的露珠。

作为晚会的志愿者,我最后留在场地负责收拾,因为许素的缘故,我特地留意了从后台走出来的刑铭,只见他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捧着那束蝴蝶兰,身侧伴着娇俏可爱的女孩,女孩撅起嘴嘟囔了几句什么,路过垃圾桶的时候,刑铭就漫不经心地将那束花扔进去,然后两个人相携而去。

看着包装精美的那束蝴蝶兰悄无声息地沉在垃圾桶的最底部,我心里没来由的难过。犹豫再三,我对许素选择了守口如瓶。

即便我只字未提,作为公众焦点的刑铭,有了女友的消息很快被传了出来,女友是和他同届的文体部部长,公认的金童玉女,两人走在一起仿佛也顺理成章。有人看到他们在游园的烟火下拥抱,亲密而浪漫。

而这时候的许素还浑然不知,看到他在朋友圈里提及自己一直以来都想听岩井俊二和乐队带来的演出,就熬夜直到凌晨等着门票发售,抢下票想借着生日礼物的名义送给他。

当然那张票,连同她珍贵的心意,最后终究没有送出去。

“夏珊珊,”她难得郑重地喊了我的全名:“我决定了,我要变得比他还要厉害,然后让他后悔没有选择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蓬头垢面,眼睛红肿,像一朵枯萎的花一样,整整一周毫无生气地趴在课桌上。

我没有问她,她这么说到底是为了让刑铭后悔没有选择自己,还是残存着一丝侥幸,希望他将来幡然悔悟,有可能选择她?

不是很多电视剧都有这样的先例吗?起先我被你拒绝,最后我华丽蜕变,光彩照人地站在你面前让你惊艳地移不开眼,也成功地俘获了当初对我不屑一顾的心。

我不知道许素是不是也隐忍地打了这样的算盘,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许素果然没辜负她的誓言,她对刑铭本身的关注开始渐渐移开,转而到他那些硕果累累的成绩上。许素本也不笨,每天就刻苦专注,演算的草稿纸叠了厚厚一沓,几乎将整个人都埋了进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渐渐开始崭露头角,如愿以偿地收到最高等学府的录取通知书,成了众人艳羡的对象。

毕业以后的故事依旧充满戏剧性,机缘巧合之下,我与刑铭当初的女友录取了同一所学校,辗转从她的口中听到相恋的过往,刑铭并不如外表上看起来那样的完美无瑕,甚至将他与渣男相提并论。

我暗自为许素庆幸了一番,又突然开始好奇现在许素的想法,毕业后鲜有联系的我们,被时光的洪流冲散。但从她的朋友圈里不多的分享,大致能推测出她的生活依旧充实,每天都在热情满满地迎接新的挑战。

很多时候事情偏偏是这样,我们选择去喜欢一个人,费尽心机,辗转反侧,结果与本意背道而驰;却在阴差阳错中给了自己无穷无尽的力气,支撑我们在遥远的路上高歌猛进。

而在一整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看到更新更好的风景,等历尽千辛万苦到达终点以后,才恍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再提起这个人的名字。

譬如许素,我在很久以后的毕业生聚会上遇到她,那时的她衣着得体,妆容精致,整个人散发着自信的光亮。

“珊珊,好久不见。”她大笑着地拥抱住我。我原本很想张口问她如今对刑铭的感觉,又将想说的话全部咽了下去。

故事的末尾,喜不喜欢都已无足轻重,刑铭就像记忆里一个遥远又模糊的符号,或是青春叙事曲上一个平淡无奇的八分音符,会和其他的过往一同被收藏进时光里。

看着她含笑的眉眼,我觉得我不必再问这一句。

责任编辑:陈允皓 chensaisai@wufazhuce.com